张志和著作考

 

张志和童年就聪明伶俐,三岁能读书,六岁能做文章,且过目成诵;十六岁明经擢第,少年游太学。然而这么一个才华横溢之人,其留下的著作却寥寥无几。韦应物《赠旧识》诗曰:“少年游太学,负气蔑诸生。蹉跎三十载,今日海隅行。”

张志和著作主要有《玄真子》十二卷和《大易》十五卷。

《玄真子》据陈振孙《书录解题著录》云原书有十二卷,南宋时已残缺,仅存三卷。今《道藏》本三卷,收入太玄部。又《四库提要》著录此书一卷。书分三篇,上卷曰《碧虚》、中卷曰《鸑鷟》、下卷曰《涛之灵》。

《大易》十五卷见《道藏》32768806页《玄真灵应宝签》。

张志和除《玄真子》十二卷和《大易》十五卷外,《全唐书》中录有九首诗,安徽祁门县张村庇张氏后裔收藏的《张氏宗谱》中存录五首,共十四首诗作,而《张氏宗谱》中的一首《渔父》诗与《全唐诗》中一首《渔父》重复,这样张志和的诗作只有十三首。

《全唐诗》有张志和诗九首,其中《渔父词》五首: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

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着荷衣不叹穷。

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莼羹[1]亦共餐。枫叶落,荻火干,醉宿渔舟不觉寒。

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父棹歌连。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

其六 《太寥歌》:

化元为哉,碧虚清哉,红霞明哉。

冥哉茫哉,惟化之工无疆哉。

其七 《空洞歌》:

无自而然,自然之元。无造而化,造化之端。

廓然悫然,其形团圞。反尔之视,绝尔之思,可以观。

其八 《上巳日忆江南禊事》:

黄河西绕郡城流,上巳应无祓禊游。为忆渌江春水色,更随宵梦向吴洲。

其九 《渔父》:

八月九月芦花飞,南谿老人重钓归。秋山入帘翠滴滴,野艇倚槛云依依。却把渔竿寻小径,闲梳鹤发对斜晖。翻嫌四皓曾多事,出为储皇定是非。

祁门县张村庇张氏后裔收藏的《张氏族谱》,收集了张志和作品五首,其中一首《渔父》与《全唐诗》中的《渔父》重复,故只有四首:

其十 《自叙》:

世事艰难如意少,功名荣耀误人多。浮云富贵非吾愿,且买扁舟理钓蓑。

其十一 《平原留题》:

沧海人间别一天,只容渔父钓青烟。谁知万顷烟波险,亦有比来留汉船。

其十二 《自歌》:

七泽三湘碧草连,洞庭江汉水如天。朝廷若觅元真子,不在云边则酒边。明月棹,夕阳船。鲈鱼恰似镜中悬。丝纶钓饵都收却,八字山前听雨眠。

其十三 《滥仙》:

鱼虾接海随身足,稻米连湖逐岁丰。往来客旅休相问,我是江湖一滥仙。

在《全唐诗》里的《上巳日忆江南禊事》又被收录在《李卫公会昌一品集·补遗》中,而认为是李德裕所作,这可能是一个误会,李裕德因为唐宪宗写真求张志和《渔歌子》,叹不能致,曾到处寻访张志和的遗著,长庆二年(822)李德裕终于找到了张志和的《渔歌子》,把它视为良宝,所以李德裕在寻访到《渔歌子》的同时,亦找到了张志和的《上巳日忆江南禊事》诗,把它夹杂在《渔歌子》里,后人在整理李德裕文集时,便认为是李德裕所作的了。所以我认为《上巳日忆江南禊事》是张志和所作而非李裕德所作。

另一首《张氏宗谱》里的《自歌》(其十二)诗,乃《鹧鸪天》词调。而《鹧鸪天》词调在唐时词人中很少或者说无有《鹧鸪天》词出现,故笔者认为此诗非张志和所作,而是北宋诗人徐俯所作,《能改斋漫录》和《苕溪渔隐丛话》均云:“东湖老人因坡、谷互有异同之论,故作浣溪沙、鹧鸪天各二阕。”其中一首《遮鸪天》就是《张氏宗谱》中收录的张志和《自歌》诗。这样张志和真正传世的诗作只有十二首了。

综上所述,张志和传世的著作只有《玄真子》十二卷、《大易》十五卷和诗十二首。

 


[1] 菰,茭白,古代现代湖州都盛产茭白,故湖州古称菰或菰城。莼:莼菜,太湖产的莼菜味最美。菰饭莼羹,用的是用晋代松江人张翰的典故。张翰在洛阳,因秋风起而怀念家乡的菰米饭、蓴菜和鲈鱼。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