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西塞山之感慨

1、关于对西塞山加强保护与开发的提案

    西塞山在吴兴区杨家埠镇樊漾湖村,山中桃花掩映,山前有百亩樊漾湖,无数鸥鹭栖息其间,山明水秀,“西塞晚渔”是原“吴兴八景”之一,是典型的江南山水风景,具有独特的自然景观与人文内涵,唐张志和一曲《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就是这里的生动写照。至今这里还存有相当多的古迹和民间传说,比如,桃花坞涧水泻入樊漾湖处相传即是当年张志和垂钓处,位于西塞山东隅的明尚书严震直墓至今遗迹尚存,而樊漾湖据传是为了纪念西汉名将樊哙在此处与湖州人民一起抗洪而命名的,此外还有仙人峰、仙人石等,这些古迹与民间传说都是有待开发的重要的旅游资源。

    西塞山和西郊众多的众多的景点连接在一起,构成一个有机整体。在《湖州市区地名图上,西郊有栖贤山,海拔281米,相传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名相管仲的后裔为避难而流落到此地的,山顶名妙高峰,有天鹤潭,栖贤山的北坡即为西塞山,东坡名仙人顶,是一个面积约二、三十亩的平旷岗阜,中有梵刹名仙顶寺,有泉数眼终年不涸,岗下相传有管仲与鲍叔牙的分金岭、分金石、分金路等古迹;栖贤山南坡即杼山,是唐代颜真卿、皎然、陆羽等文士活动的地方,如今已在此建造了与茶文化有关的三癸亭、陆羽墓、鸿渐桥、慕羽坊、皎然塔等建筑。栖贤山一带盛产鱼虾等水产品以及毛笋、蜜桃等水果,交通也十分便利,13路车直达火车站,而火车站就位于栖贤山东麓,由火车站到西塞山可通汽车,约5华里,火车站距杼山也只有5华里。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由于少数石矿矿主出于急功近利的动机,在西塞山一带有过度开采的现象,给景观带来一定程度的损害。在此我们建议,市政府应及早制订政策,进行科学规划,落实保护措施,加快开发这一珍贵的旅游资源的步伐,为发展我市经济、改进一方人民生活作出贡献。(九三学社湖州市委员会2003年政协大会集体提案)

2、探寻西塞山生态与经济的平衡点

西塞山距湖城不远,在西郊10公里许的吴兴区杨家埠镇樊漾湖村一带。清雍正《浙江通志》有一说:吴兴南门下菰青山之间一带远山为西塞山……其谓之西塞者,下菰城为(楚春申君)屯兵之处,座西向东故也。从杨家埠镇出发,不到10分钟,车子就驶离了104国道,开始颠簸起来。离山越近,路越艰难,车后扬起一路烟尘。

过弁南[1]大桥,到了一个叫戚家村的地方,同行的镇团委书记王新泉手指着前方告诉我们:这就是西塞山了。摇下车窗,鼻孔中有一种涩涩的感觉。窗外,灰蒙蒙的一片,路上浮着灰,农家的墙面和屋顶铺着灰,连这个季节里本该争红吐绿的野花野草也都像着了灰衣。远处,山峦稍有几许黛青,但那几洼赤裸裸的岩面,在烈日下显得更为眩目。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难道就是唐朝张志和笔下的西塞山吗?耳际炮声隆隆,恰似在隐隐作答。

车子开上了一条小路,路的尽头就是西塞山,樊漾湖村村委会就在山脚下。路两边就是有名的樊漾湖。王新泉说,这是传说中张志和钓鱼的地方,桃花流水鳜鱼肥写的也是这里,原先还有成群的白鹭来取水。

白鹭还飞来吗?

中年之上的人早些年应该看到过,现在没了。

下车,驻足而望。路两边的漾面加在一起,其实也并不大,一隔之下俨然就是两个小水塘。细看之下,不免一惊,漾边水面已呈泥状胶着,且大有蔓延之势。随手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抛向20米开外的漾面,传来的是一声闷响,顽石竟直直地站在了中。

有村民告知,脚下的路是为了方便矿产运输,前几年在樊漾湖中填起来了。这路对促进当地矿业经济发展功劳不小,可漾边一开矿,矿上洗石的水冲下来,漾难免就成了污水塘。

在村委会,看上去40来岁的村党支部书记王玉方接待了我们。

已是时近中午,头顶上仍不时传来零星的炮声。王玉方一边不停地抹着桌子,一边说:只要天不下雨,山上开矿的爆炸声就从早到晚不会歇,很多人把这里比作阿富汗。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西塞山一带就已走上矿产发展之路,最早那矿叫建新石矿。这些年,建材行情在好起来,这里的矿也多起来,掰指算来已不下十七八家。仅2002年,西塞山矿区就消耗炸药400吨,按每吨炸药采石6000吨计算,贡献了240万吨石头。

张志和雨中垂钓于湖上;西汉名奖樊哙与西塞人民一起抗洪,后人建起了樊哙庙;自号西塞翁的明代工部尚书严震直死后葬于西塞山,留下了尚书坟;还有仙人峰、仙人石……

说起西塞山原有的这些好去处,长在樊漾湖边的王玉方脸上挂满了遗憾:小时候常去玩的地方,眼下都面目全非喽。他还告诉我们,这几年从各地赶来寻访西塞山的人不少,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在村里,四处走了走、看了看,也和不少村民聊了聊。这里,正在开山采石中付出沉重代价——从踏上西塞之旅的第一步起,这样的感觉就在我们的脑海中堆积。

听村民们讲,离西塞山最近的舍头、丁家村等自然村原先都在樊漾湖里取水,用这水做饭,泥砂石屑都跟着下锅,锅边锅底留下的污垢,再好的洗洁精也不管用。后来在山腰里投入10万元建了个小水库,现在的水总算干净了些。年近八旬的方荣宝这样说。

方荣宝,是樊漾湖村上世纪80年代的老支书。雨中的青山、湖上的渔舟、天空的白鹭、两岸的桃柳,他有着说不完的美好记忆。在我有生之年,也许这些都将永远是记忆了。老人的话,谁听了都心酸。

我们还去了仙人峰。

仙人峰山腰有块仙人石,传说是神仙下棋的地方,至今尚在。这是村党支部组织委员卢小将的解说。

山体在开发,山上都修了路,仙人峰也就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高、那么远。一路上,满目是白色的裸岩、飞跑的车辆。我们还看见了那个为方便村民用水而修的水库,孤零零的,看上去仍在险境

不一会儿仙人峰到了。50余米高的仙人峰石矿其实已使得这里体无完肤

仙人石,紧挨着石矿。

顺矿沿爬上去,到一大石处,扒开厚厚的浮灰与杂草,果见一棋盘,入石三分。可望着身边张着大嘴的石矿,却已说什么也不会有那种仙风道骨般的脱俗兴致,倒让我们想起湖城的一位老人王维光于今年4月间陪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采访西塞山时的感言:宝物尘封西塞湮,桃花流水化烟云。

在仙人峰下,曾碰见一名在矿山扫碎石的女工,陕西人,丈夫在这里开了多年的矿车,她也跟来了。当我们问她是否知道有关头顶上这块仙人石的传说时,这里打工的很多,我们每个月工资能按时到手就行,谁管这些!她一脸不屑。

去年,西塞山一带的石料总销售额达9000万元,其中最好的新世纪碎石场盈利达80多万元。当然,更多的是当地人靠山吃山。

如今的樊漾湖村,有的在矿上入了股,有的下矿干活,还有的买了铲车、卡车挣钱。对绝大多数村民来说,石矿连着他们的生计。据说,年收入好点的,可拿到六位数。

杨勤芳,一个普普通通的村民,采石起家,后跑运输。眼下,他一年已有七八十万元的进帐,成了小老板

即使是深为西塞山破相而扼腕的方荣宝,年轻时也在这一带矿上干过。现在,他的3个儿子和2个女婿中,4个在矿上有股份,1个在开铲车,家里条件不错。

看来,西塞山的矿石确实为这里带来了音。

但是,在走访中,我们不难触摸到另一个事实:灰尘、噪声、飞石,还有征用补偿……为了这些,村里纠纷不断。这几年,不少人都忙着从矿石里捞钱,别的已难顾及,也不过问。但即使如此,对开矿持异议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响。村民方永祥这样说。

据称,正是因为樊漾湖村的矛盾纠纷多,王玉方才临危受命,于去年11月从镇财政办被抽调到村上,镇里满心希望他能当好这个村的家,也为村里找找新的出路。对此,王玉方不否认,却是一脸的无奈:难哪!

当地人均耕地稀少,因地处偏僻也无法吸引外来资金开办企业。除石矿外,这里几乎没有其它产业经营。

有人感觉这里搞旅游不错。来谈旅游开发的人也有一些,但最后都落空了。一者仅西塞山复绿就需巨额投资;二者这一带并非我市的风景名胜集中区域,独木难成林,很难吸引游客。王玉方说,没有支持,光靠镇里、村里的实力,搞旅游想都别想。

他还告诉我们,从湖州火车站到西塞山虽说只有3公里,但巴士开到西塞路上的宣杭铁路桥前面就要被卡住,涵洞太小,绕着走又得远不少路。

 山体的凝灰岩,山体外一公里处的长湖申航道,石料沿长湖申可直接进入大上海——这似乎已是当地致富的唯一资本。

现实不容回避,那么西塞山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平衡点又在哪里?在许多人的心理天平上,这就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离开樊漾湖村时,我们心情沉重。

之后不久的一天,杨家埠镇党委书记王文龙给我们传来了好消息:西塞山开始实施矿山整治了。

王文龙告诉我们,镇里按照有利于资源开发、环境保护、压缩矿点、形成规模、科学开采、保障安全生产的原则,对矿产行业进行了系统全面的规划,西塞山一带的矿山企业将在综合整治后被压缩到8个采矿权。目前龙溪石矿与新湖二矿,新纪元碎石有限公司与桃花坞石矿已分别实施了二合一不管如何,我们首先要把对生态的破坏降到最低限度。他说。

不由让人为之一振。至少,这让我们看到了西塞山已迈出了探索的一步。也许,这是一个新的起点。

西塞山,有着自身的客观实际,更有着自身的梦想期盼。何去何从?对那块饱经沧桑的土地来说,这确是一道难解的课题。我们相信,它会作出理性的选择。(《湖州日报》记者对西塞山的采访记)

3、保护开发西塞山刻不容缓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这是唐代张志和在《渔歌子》中所描写湖州西郊西塞山美丽的两句诗词。最近,记者来到西塞山,山上石矿炮声隆隆,山下运石睥货车车轮滚滚,樊漾湖旁一个个石料加工厂机声轰鸣,混浊的西苕溪泊着一艘艘前来运石的船队,西塞山生态已遭到严重破坏!当地村民告说记者,两年前还可以看到成片的白鹭前来栖息,去年来这种壮观的场面已看不到了。西塞山前白鹭飞的美丽景象被西塞山前尘土飞扬的恶劣环境所替代。

保护开发西塞山旅游景区的缘由:

(一)、人文资源十分丰富:

一、西塞山的人文资源:

1、西塞山位于湖城城西9.9公里,自古为“吴兴八景之一”,唐代著名文人张志和(号玄真子)曾在西塞山前的樊漾湖、西苕溪垂钓,作词《渔歌子》此词上千年来蜚声海内外,在日本,它的知名度超过唐诗人张继描写苏州寒山寺的《枫桥夜泊》。张志和还作图《清江垂钓图》,景因文传,使西塞山闻名于海内外。

2﹑和张志和同时代的湖州郡守颜真卿﹑荼圣陆羽常来西塞山和好友张志和一起唱和,颜真卿曾为张志和撰《浪迹先生玄真子碑》。

3﹑宋代著名画家李结隐居西塞山,作《西塞山渔杜图》,名流范成大﹑周必大﹑卢洪景题跋,此图为张大千所藏。

4﹑自唐代以来有不少名人为西塞山赋诗作文,皮日休作诗《西塞山泊渔家》,明初吴中四杰之一张羽作《西塞晚渔词》,等等。

5﹑明尚书严震直爱慕西塞山,自号西塞翁,卒后葬于西塞山。

6﹑西塞山有仙人石,上刻有棋盘,传说神仙下棋的地方。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7﹑西塞山下,樊澜湖畔在唐代建有玄通观。

8﹑曾建有樊哙庙,传说西汉名将樊哙与西塞山人民抗洪的故事。

二、西塞山附近的人文资源:

1、西塞山南坡杼山,唐代有妙喜寺,主持为诗圣皎然,颜真卿﹑陆羽等常来常往,著有《韵海镜源》。今山上建有“三葵亭”﹑“陆羽墓”﹑“皎然墓”等。

2﹑西塞山东为栖贤山。据传2000多年前,齐相管仲和鲍叔牙的后裔已在栖贤山开发,使这里盛产竹笋﹑桃子,管仲后裔才女管道升是栖贤山人,为赵孟頫夫人。这里还流传“管鲍分金的故事”,这时有分金岭﹑分金路﹑分金台等古迹,今还保存一块一米多高的石碑,刻有“管鲍二公分金岭圣迹”等文字。现在该地分别建有纪念“管﹑鲍”两贤的家庙。

3﹑距杼山10多公里处有霞幕山,有湖州胜景天湖庵遗址(元朝石屋清珙禅师在这里主持,该庵在韩国有很高的知名度),现建有云林寺。

(二)﹑自然资源山水清丽:

1﹑西塞山面积600亩,山下樊漾湖面积100多亩,紧傍西苕溪。山﹑湖﹑河相连。环境得天独有。白鹭等鸟类常来此栖息。

2﹑西塞山和杼山和栖贤山相连,实际为一山。其山顶名为妙高峰,海拔281米。山上古树怪石,风景优美。

3﹑和西塞山相连的栖贤山下有西凤漾,面积近200亩,据传,颜真卿﹑张志和等名人也常在这里垂钓。此处也是一处可雕琢的自然景区。

(三)﹑湖州郊区的旅游景点不少大多是星星,缺少月亮。

可将西塞山一带旅游风景区(包括杼山﹑栖贤山和西凤漾等)打造成郊区旅游景区的月亮。湖州北郊太湖景区开发成功,南郊风景区开发也初具规模,西郊除了妙西乡近年来以陆羽茶文化﹑白鹭谷农家乐和采桃节为主题的旅游活动外,西郊尚未形成旅游景区,如果西塞山开发成功,可以使西郊成一个较完整的旅游风景区。从而使湖州郊区的旅游形成规模。

(四)﹑湖北在抢西塞山。

    如今湖北省黄石市西塞山正在抢张志和词中所描写的美景,发展旅游业。如果我们对西塞山的的旅游不加快开发,将会失去机遇。

一、青山绿水满目疮痍    西塞山破坏令人堪忧:

    近十年来,由于滥开滥采西塞山石矿资源,昔日的青山,出现了一个个大窟窿,樊漾湖被一条条机动车道所切割,漾面面积已缩小到80亩,昔日清澈的西苕溪,今天已变成混泥河,青山绿水满目疮痍!不少有识之士为西塞山的遭遇扼腕感叹,愤慨不已,尽管近几年市内外各界人士和媒体呼吁不断,但是破坏西塞山的悲剧却愈演愈。去年年底吴兴区国土资源管理局批准了一个规模更大的石矿­­——太子山石矿,并在沿西苕溪征地80亩,作为太子山石矿的作业场地。至今有8个石矿在开采,据记者了解,每个矿每月产量约6万吨,在仙人峰半山腰上,有一块平整的山石突兀其中,在旁竖有湖州市文物保护单的石碑,树上的戚汉祥﹑戚汉英﹑丁勤芳等村民在仙人峰石矿告诉记者,这就是传说仙人下棋的棋盘,本来矿主要将这仙人石(棋盘)炸掉,在村干部的劝说下,上面却插着开矿用的国旗,旗帜在风中飘扬,背后炮声隆隆,让人感慨万千。

二、造成破坏西塞山的原因:

1﹑职能部门管理不力。湖州市人民政府早于20018月出台了《湖州市矿产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规划管理实施办法》,其中第十一条二款规定“风景旅游区的矿山……规模在5万吨至10万吨/(含10万吨)之间的矿山,在2002年底前予以关闭;这一实施办法出台后,继续批准在西塞山新开石矿,严重违反了市政府的这一规定,也违背了”遵循资源效益﹑社会效益相统一的方针。“

2﹑村镇机构因利益驱动,对整治石矿下不了决心。2003年,管辖西塞山的杨家埠镇党委书记王文龙曾在接受湖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西塞山开始实施整治了,但是时过之后,照样有新矿开出。据悉两级领导也想发展旅游无奈没有资金,只能靠山吃山。

三、不保护她,不开发她,是一种犯罪。

    保护西塞山不仅保护生态环境,同时也是保护人文资源,在保护前提下开发西塞山是我们这代人应尽的责任。西塞山旅游开发,可从文化旅游(人文古迹)﹑休闲度假旅游(樊漾湖可建成垂钓区)﹑宗教旅游(玄通观﹑妙西寺﹑云林寺)等做文章。

    景区建成后,还可以举办桃花节﹑钓鱼节﹑鳜鱼美食节等活动;还有人设想在这里建成“清明上河图”那样的景点,等等。关闭石矿,制定开发科学规划,吸引民间资金和外资,需要政府出台政策,加以引导。总之,西塞山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林宝地,不保护她,不开发她,是一种犯罪。保护开发西塞山,刻不容缓!(湖州日报记者汤建池  通信员朱仰高徐湖沈永林)

4、湖州西塞山发展路径引发质疑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唐代张志和的这首《渔歌子》意境优美,流传至今,并且构筑了不少外国人对于中国江南风光的基本想像。

经考证,西塞山其实就在今天的湖州杨家埠镇。然而,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这里成了湖州主要的矿产区之一。今天,西塞山的山体岩石,已被当作建筑石料源源不断地“接轨上海”。

一、品相尽破的西塞山

从湖州市区出发到西塞山大约半小时的车程。离山越近,路越艰难。当地村民听闻记者是寻访西塞山的,面露不屑,顺着他们的所指,尽是一个个张着大嘴的采石矿。

山脚有一个浑浊的凡洋湖,水面达200余亩。根据当地文献资料,在凡洋湖村南,有明尚书严震直的坟。严震直敬仰张志和,自号西塞翁,卒后葬于此山,故当地人又称西塞山为尚书坟。山东侧有桃花坞,以植桃花闻名,清代尚有白衣庵。

但是,除了面湖的一侧存有些许清远气象,那个至今还叫作“西塞山”的千疮百孔的土丘,无论如何也没法跟旖旎风光联系起来。

按照记者从国土资源局得到的数据,在西塞山以及连绵的几座山岭中,共有大小矿区近20个。杨家埠镇的石矿区集中在此。

据杨家埠镇工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去年西塞山一带共消耗炸药1200吨,按照每吨炸药大约产石6000吨来算,去年这里的山体“贡献”了720万吨石头。

二、难道靠山不吃山

靠山吃山是当地村民最直接的回答。据介绍,当地人均耕地稀少,除了石矿,附近村庄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产业经营。炸山卖石成了当地村集体经济最为主要甚至是惟一的收入来源。

据悉,西塞山的石头是凝灰岩,是混凝土的主料。山体与长湖申运河相隔不到一公里,石料通过运河可直达上海。因此,上海是当地石料的主要买家。

杨家埠镇工业办公室负责人介绍,该镇拥有一些塑料包装、耐火材料等产业,但西塞山一带离公路较远,地段偏僻,无法吸引投资,只能靠山吃山。

据悉,去年当地石料总销售额达9000万元,其中一个最好的石矿“新世纪碎石场”盈利80多万元。

三、卖石头的钱抵不上整治费用

据悉,从1998年开始,湖州市开展了大规模的矿产资源规划整治工作,其目的不乏拯救自然植被资源。

2001年,湖州共关闭了34家矿区,去年关闭了25家。可是,西塞山未在此列。

湖州市旅游局有关人士说,西塞山一直就没被列入过湖州的风景名胜点。据一位湖州旅游业的知情人士说,关于西塞山,旅游局也曾经有过一次次的讨论,但是一来山体品相已遭破坏,最重要的是没有投资,拯救工作从没进入过实质性阶段。

湖州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管理处的童志良说,近年来,湖州市已经针对一些矿区被取消后的山体进行整治工作,关键是复绿。但这些大量采石后的山,滋养植被的泥层早被消磨殆尽,只剩下裸露在外的贫瘠的风化石层,是很难养活植被的。“恢复”的过程很漫长、且成本较高。

童说,恢复的成本大约要超过当年这座山输出所有石料的利润。

四、是否非得开矿

在矿区,老板们向记者抱怨,现在开矿越来越注重环保、还有各类费用都在上涨,矿区的盈利前景不容乐观。地方经济、村民就业似乎是西塞山等非得被炸山采石的主要理由。

然而,记者了解到,同样在湖州,有一个八里店镇,一半的村子有山有矿,另一半村子无山无矿。1993年,有矿的村子很富,那是上海的一个建设大高潮期。可是时至今日,有矿的村子日子清贫,没矿的村子早就纷纷另寻出路,创办了一系列织机制造厂等,目前日子红红火火。两类村子大相径庭。

湖州市文化体育局一位姓吴的处长说,像这种天气,西塞山应该是小桥流水、芦苇灌木、鱼虾畅游的模样,先人把这样的美景交给我们,我们再把它传承下去,该有多好。

当地一位老人感慨说,湖州古有“山水清远,环城40里处处见佳景”的美誉,但现在一个连知名景点都没有,人们什么时候才会觉醒呢? (《都市快报》肖菁)

5、让白鹭重回西塞山

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道场乡的一个个停工矿山上,绿意盎然的草和树重现山坡,原来飞走的白鹭有望在不久的将来重新飞来。

吴兴区石矿资源丰富,是长三角地区重要的建材生产基地之一。近年来,长三角基础设施火爆,房地产开发热火”,掉了吴兴境内的座座青山。石矿企业的暴利,妇孺皆知,在利益的驱使下,吴兴的矿企数量剧增,最多时达63家。激烈的竞争导致了滥采乱挖。政府虽多次查处,但无证矿企你打我停,你走我干”,收效甚微。

开山采石还有一个最大的“副产品”就是粉尘。在道场乡,当地老百姓告诉笔者,每当天气干燥时,那些石矿产生的大量粉尘就像起了大雾,污染十分严重。东林镇南山村的鸭农告诉笔者,当地鸭子有一大顽疾——胃结石。这样的鸭子市场售价很低,他们只能到外地收购鸭子来卖。如此情景,哪里还会有翩飞的白鹭和欢游的鳜鱼呢?

20037月,湖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对矿山企业进行综合整治。截至目前,已关停21家设备落后、环保不达标的矿山企业。面对被乱挖滥采留下的裸露荒山,市政府专门划拨财政资金,实施矿山复绿工程。据介绍,每复绿1平方米的成本在450元左右,而一面山坡起码有上千平方米,因此复绿一个山面要投入至少50万元。为了让白鹭重回西塞山,吴兴区人无怨无悔。(亚标)

6、西塞山:桃花落尽山犹在

    西塞山对于文学的意义是巨大而深远的。桃花流水,白鹭鳜鱼,斜风细雨,箬笠蓑衣,这些色彩绚丽却本质伤感的意象标立于诗界文坛,仿佛碑石上镌刻的铭文经久不败。出湖州城,西行十余里,展目可望一带低矮的黛色山峦,便是当年张志和在著名的《渔歌子》里所深情吟咏的西塞山了。这是天目山往北延伸的余脉,当地人笼统称之栖贤山,西塞山是其中临江而立的一座小小山峦。

    车子在坑洼不平的乡道上颠簸,突兀而出的块石碰擦着汽车底盘,发出嘭嘭音响,一次次把我的思绪搅乱。张志和,这位西塞山生命的缔造者,就在这个时候鲜活地从我的思绪中跳跃出来。最初的形象是一位才华四溢的倜傥少年,十六岁即游太学,入翰林,又写得一手绝佳策论,备受皇帝赏识,可谓春风得意。可惜好景难常,不久就因事被贬,从此心灰意冷,隐居江湖之间作“烟波钓徒”,自号“玄真子”。在我看来,“志和”二字无处不在透散着浓郁的哲思和道学玄意。汉唐时期,佛道并存,张志和父兄均为道学弟子,生活在这样的社会和家庭环境里,清静无为、遗世独立的思想一定深深地埋于他心田之中。因此一旦遭厄,便萌发遗世之念,与封建统治阶级实行彻底决裂,这完全在情理之中。

    因此,当车子来到西塞山前,瞥见村外滔滔北去的西苕溪时,我的心怦然一动,一个截然不同的张志和依稀出现在我脑际。四十岁以后的张志和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应湖州刺史颜真卿之邀,乘一叶舴艋小舟来到湖州。那年春汛时节,张志和驾舟西苕溪,当他顺流来到湖城西郊西塞山前,只见坡前白鹭翻飞,坡上桃花灼然,斜风细雨中,钓翁披蓑戴笠,肥美的鳜鱼在波面上跃动。一时情动意跃,挥毫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渔歌子》。此词一出,立即传诵朝野,历代酣和续作不绝。苏东坡曾增其句演为《鹧鸪天》,云:“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朝廷尚觅元真子,何处于今更有诗?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人间欲避风波险,一日风波十二时。”把张志和欲说还休的话语全盘托出,把桃花白鹭背后那颗极度伤感和孤独的伟大心灵揭显无遗!

    完全有理由设想这样的场景:张志和写完此词,受溪畔钓翁的热情邀请,舍舟登岸,破旧的布履踢打着溪畔的碎石,往山坡前桃花掩映的村落走去,鳜鱼在竹篓里跳动,发出噼啪的声响,钓翁浓郁的吴地乡音使人陡生异域之感,回想自己四十多年孤独而坎坷的人生,这位大智慧家干涸的眼眶里终于渐渐湿润起来……

    一千多年过去了,西苕溪依然故我,从容不迫地从西塞山前缓缓淌过。有那么一会功夫,我让车停在西苕溪畔,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眼前的西苕溪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清澈和宁静,混浊的溪面上往返着货运的机船,哒哒哒驶过来一条,又哒哒哒地驶过去一条,在这样的繁忙景象中我触摸到了当地经济发展的有力脉搏,回望不远处那座低矮却神圣的山峦,我的眼眶像当年的张志和那样湿润起来。来源http://www.yhclub.com/news_detail.asp?id=703余杭宽带俱乐部)

7、妙西  山前山后白鹭飞 生态谷里农家乐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西雨不须归。唐代著名诗人张志和词《渔歌子》中所描述的盛景正在吴兴区妙西镇西塞山的白鹭谷凸现。该镇全面启动了白鹭谷生态建设项目。

    白鹭谷,位于西塞山南,因每年310月间,大批白鹭嬉栖于此而得名。山谷上游是出过陆氏状元的陆家庄水库,下游沿白鹭溪分布的是四个自然村,恰似一条玉带。阳春三月,遍布山谷的桃花灿如朝霞;仲夏时节,溪流中鱼跃虾欢;金秋十月,满山红叶层林尽染;隆冬时分,山谷依然满眼皆绿。

    启动西塞山白鹭谷生态旅游建设项目,是妙西镇实施生态立镇战略、打造浙北地区生态第一绿谷的重要举措。与吴兴区经济发达的东部乡镇相比,妙西无论在经济总量上,还是在单个企业规模上,都相对落后。但妙西有妙西的特色,那就是真山真水、原汁原味。全镇拥有山林面积11万亩,其中笋山面积近万亩,花卉苗木近万亩,森林覆盖率为64%;140座大小山塘水库,境内空气和水质均在二类以上。

第一张镇级生态规划

    调整产业结构,发展生态经济,规划是龙头。

    妙西镇党委政府坚定不移地抓生态镇总体规划以及各单项规划的编制工作。今年年初,该镇聘请同济大学城乡规划设计院和市城多规划设计院,联合担纲起草妙西生态立镇规划的重任。经过专家3个多月的努力,多方走访,反复协商,全市第一张镇级生态规划在妙西诞生了。据悉,这张规划不仅对全镇经济发展平台、群众居住区域、生态公益林、旅游景点布置等重要区块功能进行了科学定位,而且还对限制发展产业、需要逐渐淘汰的传统产业等都一一作了明确。与此同时,在总规划的指导下,7个景区和综合生态环境利用区块的概念性规划也一并完成。

    今年下半年,为了让生态立镇战略有实质性的突破,该镇完成第一个专项规划详规的编制与论证工作。聘请浙江大学专家对被市内外广为关注的西塞山景区进行全面规划。联合湖州恒基煤炭运销有限公司,在白鹭谷启动了农家乐旅游项目。

铁拳砸向黄砂漫天的矿山

    一边是清山秀水、真山真水,一边是开矿的炮声震耳欲聋、黄砂漫天。这令欲生态经济立镇的妙西人十分尴尬。

    今年年初,结合市、区开展矿山整治,该镇以铁的纪律、铁的措施、铁的手腕、铁的决心,发出了矿山整治总动员,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全镇矿山经济的比重降下来,把开采量不到规定数的小矿山整合掉。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该镇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一方面限制炸药的供应,从源头上限制开采,另一方面积极编制矿山分布规划图,规定开采区域。

    走进今天的南埠村赤山冲,溪流潺裤,满目苍翠,再也听不到震耳欲聋的开山炮,看不到漫天劲舞的沙尘。原来,几个月前,同样在这片土地上,当地个别农民为了谋取私利,开辟了5个非法采矿点。市级新闻媒体曝光后,妙西镇政府立即派员进行调查,对非法采矿点严肃查处。据悉,赤山冲的5个非法采矿点中,有2个属于妙西镇管辖范围,另外3个点则位于湖州农垦总公司农垦场的第6分场。

    “我们千万不能因追求一时的虚假繁荣而砸了子孙后代的饭碗,关停矿山我们的态度是坚决的。在与当地干部群众交流时,镇领导态度十分坚决。经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非法矿点全部关停。目前,村里的百姓在镇干部的引导下,开始把发展经济的触角延伸至花卉苗木产业。

拓展生态经济丰富内涵

    今年5月份,经过几轮辛苦的谈判。一个外资项目落户妙西的意向终于敲定了。可是在项目会审过程中,专家们发现该企业有一个大型的烟囱,而且还带有一定的污染。最终妙西镇还是婉言谢绝了这个项目的落户。当时,有些干部想不通。针对这种状况,镇党委书记郁培荣在机关干部大会上说,眼前妙西确实需要项目、外资,但我们绝不能饥不择食,千万不能因一时的疏忽,造成生态立镇无法抹去的阴影。

    从那以后,该镇在招商引资工作中又增加了一条明确的规定,凡是有烟囱的项目,一律婉言谢绝。据不完全统计,今年该镇拒绝的烟囱项目至少有10只。

    生态经济,不仅仅局限在生态旅游上,还应该在发展生态工业、生态农业上下功夫。经过反复比较、不断实践,妙西人的生态经济发展观也在不断得到充实,定位也越来越明确。他们从温州等地引进技术,开发种植野菜。

    以花卉苗木和山泉水开发为主的生态农业经济正日趋凸现。沿11省道和杭宁高速两侧,数千亩的花卉苗木带已经形成。10多家山泉水加工企业今夏一直保持旺销势头。据悉,有的山泉水已经搭上航空公司的班机飞上了蓝天。(来源:《浙江之旅》)

8、我也看湖州

    这几天中央四套《走遍各地》正在介绍湖州,有鉴于此翻出去年的一篇感怀旧作。

    清阮元《吴兴杂诗》这样描画湖州:“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打开地图可以感到,古人对湖州观察入微描画形象。湖州四面环水,被龙溪笤溪等挤的正象扑克牌中的方块,更象一只自天目山麓缓缓爬向太湖的乌龟,城中本来是有很多河流便利交通,这些河流便刻画出龟壳上的花纹。思想到这里,不竟心里哑然失笑,浮起一种宿命:难怪湖州发展缓慢,天时一样,其地利有别呀。当别人在驰道上飞奔,而湖州人鼓起一叶扁舟,还要自诩水利交通天时地利。正在这舟楫的伊呀声中,养成了湖州人“百态”(百态——湖州方言,意同慢慢、悠着点,湖州人见面送别时常频频互道百态)的性格,殊不知,当还在摆一百个姿态时,人间正道是沧桑,外面的世界早已更精彩。当然,今天宁杭公路经湖州沟通杭州和南京逾半个多世纪,杭牛铁路修成也快30年。然火车站距湖州市区七八公里,给市民出行并没带来什么实际的便利,那个冷冷清清的火车站说明一切。可很多人并不这么意识,反倒更喜滋滋地自夸公路、铁路、水利交通便利。

    湖州既为水乡,自然也应是多桥。试想,两千多年前春申君黄歇在何山之阳筑下菰城,自得筑桥修路,以利交通。然两千两百五十年沧海桑田,现在的湖州城早已定址于菰城以北二十余里,菰城现只见是一圈隐隐的黄土城垣,城内一派平地,秧苗绿绿,油菜黄黄,城垣翠翠修竹婆娑。何山现称金盖山,俗称云巢山,盖因山南属原云巢乡。这片熟地,毕竟耕耘经营起码两千多年,长出的竹笋嫩白肥大,不涩不苦,号为云巢白壳笋,饮誉沪上。只不知当年的路、桥湮没在何处,湖州是寻不出一座战国时代的桥了。

    本来这个世界便应该是多姿多彩的,封闭到了某一天,没准倒成了长处,也确实发生着这样的故事,距湖州不远淀山湖边的周庄,如今声名鹊起,便是得益于它停滞了近百年的脚步,其小镇百分之六十的民居,据说是明清的孑存,那小镇静静流淌几百年的小河和横跨其上的小石桥,现在居然可以都作为一道道独特的风景,吸引海内外的眼珠,作为一个精彩卖点,使得游客纷自沓来观光、怀旧,搜寻江南旧梦。

    我这湖州人心里很不是滋味,论历史积淀文化底蕴,六百年历史的小镇怎能和湖州相比。不算湖州太湖山庄附近五千多年前的邱城遗址,也不说早在战国时春申君在湖州古梅山庄附近即筑城始置菰城县,也不提三国时在现在的市区这里就置吴兴郡,从隋文帝定名湖州置州治也逾一千四百年了,要说古湖州有多少古可说啊!如今倒只得听凭人家称“江南第一水乡”了。可不是吗?有一个城市古桥仍在,钟声宛然,可听说申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城时却被拒之门外,理由据说是没有特色。湖州丢失自己的特色自己的历史也久矣,以至于湖北人敢说西塞山是在他们那里。好得唐代居住湖州名流甚多,诗僧皎然,茶圣陆羽,烟波钓徒张志和等俱为湖州刺史颜真卿的诗文酒友,他们饮酒连诗之处的湖州岘山天然大石樽犹在。张志和边垂钓边苦吟他的渔歌子的霅溪也乃在。霅溪——《中国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记载的:霅溪,水名,在浙江。《辞海》则记载的更详细一些:霅溪,浙江吴兴的别称。因境内东笤溪、西笤溪等水流至吴兴城内汇合称为霅溪而得名。宋末元初画家钱选,吴兴人,自号霅溪翁。张志和的渔歌子小学生应都能熟记熟背: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首诗在东瀛影响也很大,因据说它和另一首“夜半钟声到客船”的诗同收录在他们的小学课本里。不过,一般人都以为张志和就填了这一阕渔歌子,就连《词综》内也仅收录了两阕,还有一首是: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莼羹亦供餐。枫叶落,荻火干,醉宿渔舟不觉寒。后来在1992年的一期《中国钓鱼》杂志中看到了五首渔歌子,第二首是:钓台渔夫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第三首描写的正是霅溪:霅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著荷衣不叹穷。第四首《词综》内见过了,最后一阕为: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夫棹歌连。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至此,我敢大胆说一句,词中的松江、富春江、洞庭湖等烟波钓徒都是在赞美羡慕人家,而只有西塞山前霅溪湾里钓鱼翁才是他自己的写照,由此也可以结束有些书中渔歌子的注释“一说西塞山在湖北”。湖北也确实有座西塞山,只不过那西塞山非此西塞山,张志和的西塞山在吴兴那是不用怀疑的了。

    湖州岘山东碧浪湖畔建有碑廊,收有启功先生书写此诗的碑刻。可我不明白的碑上怎么刻成“……青箬笠绿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每次看到我都想笑,眼前仿佛是有一个戴斗笠的邮递员冒小雨……。扯远了,回到霅溪,关于霅溪我和《辞海》的记载有点不同的见解。如今康山(即西塞山,说是和宋时那个泥马渡江的康王有点什么瓜葛,而被叫成康山,毕竟世上势利眼多,人家后来做了偏安小朝廷的皇帝,树大招风吗)北的西笤溪有霅水桥,康山南有霅泉桥。张志和垂钓和所见是“西塞山前白鹭飞”,霅溪——那自然应是康山南霅泉桥跨越的河流才是,而东笤溪、西笤溪等水流至吴兴城汇合被称为龙溪港。西塞山往南即杼山妙喜寺,皎然即是寺中主持也。陆羽则寄住在寺中写他的《茶经》,闲时三癸亭坐坐。当然,为作实地考察,陆羽少不得钻山沟,而且一去半天,从皎然和尚的诗《寻陆鸿渐不遇》可以看到: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着花。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那时颜真卿则应正在韵海楼忙着编他的360卷巨著《韵海镜源》呢。再过若干年,刘禹锡才来师从皎然学诗,留下了“骆驼桥上萍风起,鹦鹉杯中箬下春”那样的句子。那时,颜真卿又应是早早已辞人世,就连陆羽也不在了,他们无缘相聚于湖州,当颜真卿和他的二十八位朋友和追随者往岘山的天然大石樽注酒五斗,开怀畅饮聚会连诗时,刘禹锡尚未束发成童呢。

    不过,湖州骆驼桥今天还在,虽然已不是那时模样,二十九位诗文酒友唱和处的天然大石樽还在,如今留有窪樽亭遗址,韵海楼被当过湖州的图书馆,记得小时常去那儿翻翻书刊。

    一千二百多年过去,又是桃花流水时节,西塞山前已钓不到肥美的鳜鱼,山上朝北并排五个石矿在隆隆的放炮开山取石,朝南也有石矿,西塞山相信不用多久就会变为一块平地,倒免得后世人纷争名山。妙喜不知何时起早已被传叫为妙西,如今地图宣杭铁路线上赫然标有妙西。只有妙喜寺三癸亭残柱在前些年被扒了出来,引得日本茶道界的也来凭吊一番。而我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湖州妙西石山的农民称他们的茶叶为三关(guai)茶,而实际应是“三癸茶”才是。

    时间能刻画出一切,时间也能磨灭一切。(文章来源http://bbs.people.com.cn/bbs


 

[1] 弁南大桥在杨家埠,此处应为塘口大桥。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