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志和《渔歌子》词和西塞山考辨[①]

 

西塞山之出名,在于中唐诗人张志和那首脍炙人口的《渔歌子》[②]

中唐诗人张志和一生留下的诗词不多,《全唐诗》共收了九首,大概是他的全部遗作了。其中《渔父歌》五首,并以第一首《渔歌子》最为有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此词是中国诗词传到日本去最早的几首之一,日本嵯峨天皇很是喜欢,便于弘仁十四年(公元823年)即仿效其体和词五首,皇女智之内亲王有和词二首,滋野真主也和了五首,后与张继的《枫桥夜泊》一起,列入日本教科书。《竹坡词话》一书中记载,说当时中国“和《渔歌子》者无算”。《渔歌子》唱响了,且成了千古绝唱。于是,西塞山也因而闻名于世。

但《渔歌子》中的西塞山究竟在何处?因为张志和辞官隐居,浪迹江湖,留下踪迹甚少,加之物换星移,沧海桑田变迁,因而千余年来争辩不休。令人感到迷惑和颇有兴味的是:浙江湖州与湖北大冶都有一座西塞山,都有白鹭翻飞,也有桃花流水;都产鳜鱼,也有志和词中所描写的“青箬笠,绿蓑衣”。这场争论,还在宋朝就开始了。北宋末年,吴曾在《能改斋漫录》卷九《地理》中,关于“张志和歌曰‘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按《武昌记》曰:“‘西陵县,对黄公九矶,谓之西塞’”。就明白提出西塞山是指湖北黄石市(即大冶)的西塞山。南宋干道六年(公元1170年),陆游因为“得报差通刺夔州“(今四川奉节县),闰五月从浙江出发,历经五个月,舟游长江抵达任所。途中走马观花,以日记纪行,写了洋洋数万字的六大卷《入蜀记》。他在八月十六日途经大冶县,曾写道:“晚过道士矶……矶一名西塞山,即玄真子《渔父词》所谓‘西塞山前白鹭飞’者”。这位诗人在日记中这么信笔一写,此后遂成为学术界争论中某些论点的论据,而围绕张志和词中的西塞山究竟在何处的问题,长期争论不休,众说不一。为《东坡全集》作注的赵次公,当时注曰“西塞乃湖州磁湖镇道士矶也”。孰料他这一注,问题又来了,点明西塞山在湖州,应该还是对的,但磁湖镇道士矶却不在湖州,而在武昌[③]。这种莫衷一是的说法引起了学术界思想的混乱。到了明朝,学术界经过考辨发现:“志和生平室居越州(今浙江绍兴市),舟居多在苕霅间”,“未闻其楚江泛宅也”。最多查到他“不复出仕,居江湘间”。找不到他到过湖北大冶(黄石市)的任何记载。西塞山,当属湖州。至此这场争论才算基本平息。

所以其后各地出版诸家编写的有关唐代诗词本,如《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唐宋五代词》、《历代诗歌选》、《唐宋名家词选》、《唐宋词一百首》、《唐宋词百首详解》,和大量史志书本及辞典、甚至中学生教科书,在注释张词中的西塞山时,都写着“在浙江湖州市”后又加笔:“一说在湖北”。

但是,随着旅游事业开展和史志编写工作的深入,有关的省市和学术界又把张词中西塞山的归属问题提了出来,并有人陆续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章,从诗词的写作过程和诗情画意、历代诗人的诗文和记述以及《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等重要志书来“引证”《渔歌子》中的西塞山就是湖北长江边上的西塞山,企图推翻明代历史学家的考辨结论。为此,笔者曾与黄石市史志部门探讨过,现把自己对西塞山考辨的情况论述如下:

一、从张志和与颜真卿及湖州隐逸诗人的交往,看《渔歌子》的创作过程及西塞山在湖州的历史事实:

提到张志和与张志和所作的《渔歌子》词中的西塞山,不能不说到颜真卿,也不能不提到颜真卿为张志和所作的《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这是一篇难得的、较完整的[④]陈述了张志和一生的文字,收录在《颜鲁公文集》里,无疑具有不可辨驳的史料性和真实性。碑铭中写明:“玄真子姓张氏,本名龟龄,东阳(郡)金华人。父游朝,清真好道,着南华象罔说十卷”;“母雷氏,梦枫生腹上,因而诞焉。”碑铭说道,张志和“年十六,游太学”,由于当时的皇帝——安史之乱后登基的唐肃宗李亨,感到朝廷人才匮乏,采用了面试这种开明的方法选拔人才,使才子张志和得以明经擢第[⑤]。有人说他不愿仕,事实是:他曾一度侍候于君王左右,“献策肃宗,深蒙赏重”领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录事参军”。但“寻复贬南浦尉”。这一次他“经量移不愿之任,得还本贯。”不幸的是他父亲的卒亡[⑥],不知是他因父亡认识到了生命短暂和不可知,还是贬为南浦尉使他认清了官场的腐败和黑暗?总之,他不愿去“复仕”。年仅二十余岁便开始了他的隐逸生涯,游钓江河,浪迹一段时间后,他曾在会稽(今绍兴)东部隐居了大约十年。颜真卿是大书法家、军事家和文学家,他在唐大历七年(772年)九月为湖州剌史,并“使持节湖州军事、本州团练守节使”诸职。大历八年正月“至湖州任所”。颜真卿懿文硕学,襟怀坦荡,虚已下士,待人热诚,结交了众多海内文儒之士;他爱惜人才,奖掖后进,许多人慕名投郊,追随左右。大历九年(774年),也就是他到湖州任剌史的第二年,由他的好友、茶圣陆羽前去相邀性情乖僻的张志和,兴许是张志和敬仰颜真卿,或者他们原来就是京华故交,也可能是他在会稽呆腻了,想换一处山水,他竟然来到了湖州谒颜真卿。

颜真卿也许是人格或者是人品的力量吧,不光玄真子张志和,“大历十才子”的耿湋、以擅长五言诗而闻名天下的皇甫曾、著名书法家李阳冰、“亮直有文风”的萧颖士之子萧存及女婿柳等,或为隐逸至友、或为文学知已。连云游四方的著名道士吴筠也游到湖州,与颜真卿“过从甚密”。颜真卿周围除上述著名人物外,还有名僧皎然、名士裴修、李萼、大理司直杨星、国子助教褚冲、评事汤衡、太祝柳察、长城丞潘述等,其它还有女道士李季兰、名士崔万、李益等最少有八十余人。他们有的直接协助处理政务,有的参与编篡《韵海镜源》,更多的是诗友聚会,开联句之风,《全唐诗》共收入联句一百三十六首,而以颜真卿为首在湖创作的达二十一首,实际上,数以十计的诗友聚会,联句之盛,怕也难以统计。

根据《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记载,张志和并没参加联句和编修活动,但他参加颜真卿画友聚会和诗词唱和活动,他和颜真卿成了挚友或者是和“故友”加深了友谊,有史料和志记载,张志和最少也参加了三四次聚会活动。《太平广记》中记颜刺史在平望(时属湖州)的一次宴会上,张志和以半醉半醒之态,随鼓瑟之乐,即席泼墨作画,后众鹤簇拥升空而去,虽有些荒诞,却把张志和和颜真卿与诸友聚会记载下来了,只是过于“神化”了。而在颜真卿的《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中,却把张志和与颜真卿、李萼、陆羽等众多名士的“聚会”活动描绘得既具体又实在,写玄真子张志和“九历九年(774)秋八月,访真卿于湖州,前御史李萼以缣帐请焉。俄挥洒横播而纤纩霏拂,乱枪而攒毫雷驰。须臾之间,千变万化。蓬壶彷佛而隐见,天水微茫而昭合。在座六十余人,玄真命各言爵里、纪年、名字、第行于其下。”皎然的《观玄真子置酒张乐舞破阵画洞庭三山歌》有酣畅的描写:“手援毫,足蹈节,披缣洒墨称丽绝。石文乱点急管催,云态徐挥慢歌发。乐众酒酣狂更好,攒峰若雨纵横扫……”

就在这次聚会兴余,颜真卿见张志和游钓的舴艋船已旧损,欲为他换新舟。张志和谢说:“倘惠渔舟,愿以为浮家泛宅,沿溯江湖之上,往来霅苕之间,野夫之幸矣。”东、西二苕在湖州城南合流进城,是为溪[⑦]。张志和自此便在苕、霅间往来,游钧自适。其间不时和颜真卿及茶圣陆羽等江东名士诗酒交往。颜真卿为他作《落玄真子舴艋舟歌》。

第三次聚会,正如《吴兴掌故集》所载:“鲁公刺湖州时,及门客会饮,乃唱和为《渔父词》,其首唱即志和之词”;《西吴记》和地方府志记载更为具体:“志和有渔父词。刺史颜真卿,与陆鸿渐(羽)、徐士衡、李成矩递相唱和,共二十五首。”首唱志和之词即“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张志和五首《渔父词》,即《渔歌子》已全数收入《全唐诗》卷三百八,并将递相唱和之意作了注释。五首中的第三首就更具湖州色彩了。第三首为:溪湾里钧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着荷衣不叹穷。人们查遍《辞海》和《山水志》,全国只有湖州有霅溪,也只有湖州人用小舴艋舟,而《渔父词》作证,颜真卿、陆羽、徐士衡、李成矩都有《和玄真子渔父词》[⑧]五首。颜真卿《和玄真子渔父词》的诗文虽已佚,但“诗文存目”中清楚地留下了目录。湖北黄石市的朋友来,我劝他们看看《颜鲁公文集》特别是那篇《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也翻翻《全唐诗》、《全唐五代词》、《西吴记》和湖州府、县志等,他们想了半天,却来劝我认真地读一读《大明统一志》和《大清统一志》,他们说:全国性的史志记载更准确些,也才更有说服力。我笑笑说:颜真卿是全国最有名的四大书法家之一,又是一位军事家、政治家,难道不算全国性人物?《颜鲁公文集》也不算全国性的史料?还有山东省地方志编修的《颜真卿志》也不公正?我还告诉黄石市的朋友们:大历年间,张志和白天泛舟湖州西塞山前,垂钓船头,夜宿芦苇深处,让孤独伴随自己。新编《颜真卿志》(人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终于考察证实了:大历十一年(776),颜真卿六十八岁时,“挚友张志和不幸溺水而亡”,颜真卿悲痛之余,就在湖州写出了那篇永存于世的《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碑,碑铭忠实的记载了这位中唐才子“甘贱贫,泛湖海,同光尘,宅渔舟,垂钧纶”漂泊烟波而“终其身”的人生和罕有的孤独灵魂。

二、从《大明一统志》和《大清一统志》等志史书的真实记载来看,西塞山应属浙江湖州无疑。

黄石市的朋友不想看湖州这里府志、县志,却提出了要我们读一读《大明统一志》和《大清统一统志》,并声明:全国性的史志记载更准确些,也更有说服力,我还以为是上述两本大志真的有误,把张志和和湖北黄石市的西塞山联系起来了呢?为了打消区域性界限,我们翻开了上述两本全国性大志,事实又如何呢?先看《大清一统志》湖州府志卷二百九十,在西塞山的条目下清清楚楚的写着:“西塞山,在乌程县(今属湖州市)西南二十五里。有桃花坞,下有凡常湖。唐张志和游钧于此,作渔父词曰: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翻至湖州府卷二百九十一,在(唐)张志和的条目下也清清楚楚的写着:“金华人。肃宗时,待诏翰林,后坐事贬南浦尉。赦还,居江湖,自称钧波烟徒。颜真卿刺湖州,志和往来苕、霅间”。不知黄石市朋友怎么会引证成湖北黄石市的西塞山去了呢?再看《大明一统志》:“西塞山,在湖州府城西二十五里,唐张志和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上述两本全国性的重要志书不会把词名及地点全搞颠倒吧?其实,对于张词中的西塞山位于何处的问题,学术界发现了颜真卿写的《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后,这个问题基本上就明确了。商务印书馆1921版《中国人名大辞典》第935页中也清楚地记载了张志和的这段史实,而最后还记云:“李德裕称其隐而有名,显而无事,不穷不达,严光之比云”。更早出版的二十五史之一《新唐书》该具有权威性了吧?197页循史传中有“张志和,字子同,婺州金华人,始名龟龄,父游朝……”一直写到“颜真卿为湖州刺史,志和来谒,真卿以舟敝漏,请更之。志和曰:愿为浮家泛宅,往来苕霅间。”写志和“善图山水,酒酣或击鼓吹笛舐笔辄成赏,撰渔歌。宪宗请人画出玄真子图像,求张志和“其歌”而“不能致”,此时不光张志和已“溺水而亡”,连颜真卿也早已壮烈殉国了。

从《大清一统志》、《大明一统志》一直到二十五史之《新唐书》都证明了张志和颜真卿在湖州的行踪、友好唱和及张志和“往来苕霅间”的史实,说明张词中的西塞山确在湖州而不在湖北。

三、从历代著名诗人的诗名中,也可证明西塞山确在湖州。

如果用历代著名诗人的诗文或记述来论证西塞山的归属问题,苏东坡的那首《浣溪沙》是很难说明什么问题的。不错,这首《浣溪沙》正如湖北友人文章所言,开头两面句是提到“西塞山前白鹭飞,散花洲外片帆微”。苏东坡仅仅是喜欢张志和的《渔歌子》,而把张志和词中的几个句子引进他的词里。据《能改斋漫录》卷十六记载,词人山谷当时即指出:“渔舟少有使帆船者”。张志和是中唐人,苏东坡是宋代人,中间隔着晚唐和五代,他的词又何能作为“引证”呢?学术界不少人都知道:苏东坡有一首名诗《赤壁怀古》,不就是把黄冈城外的赤壁当成三国当年大战的赤壁——即现在湖北嘉鱼县东北的赤壁来怀古抒情了吗?而我们则决不能以他的“赤壁怀古”来引证三国时期的赤壁之战,否则是要闹大笑话的。相反,后来苏东坡四到湖州,在刺湖州任上因“乌台诗案”而被眨黄州,在黄州五年,数次过江游武昌题诗十余首,其中有“子由舟次磁湖”,即黄石市磁湖镇,他因熟悉湖州情况,再没有把张志和和那边西塞山联起来了。如果想从历代诗人的诗作中来引证张志和的行踪和西塞山的位置,《全唐诗》里就有。《全唐诗》在收录张志和的九首诗词之后,收录了张志和之兄张松龄一首《和答第志和渔父歌》。题下注明:“松龄惧志和放浪不返,为筑室越州东郭,和其词以招之”。这首和词的史实与背景,已在《新唐书》及颜真卿文集中得到了证实。全词如下:“乐是(一作在)风波钓是闲,草堂松桧已胜攀。太湖水,洞庭山,狂风浪起且须还”。湖州,就是以北宾太湖而得名,而苕、霅二溪都经湖州市而流入太湖。太湖水面上以东、西洞庭山岛最为驰名。松龄中的太湖水,洞庭山,不是指湖州又是指何地呢?松龄是志和的亲兄,他比任何人便知志和的踪迹。他的诗词无疑可作力证。唐朝诗人皮日休《西塞山宿渔家》、明梁辰鱼《登西塞山访张志和的遗迹》,都说明张志和词中的西塞山在湖州。

宋代论及张志和西塞山的,如计有功《唐诗纪事》,阮阅《诗话总龟》,王楙《野客丛谈》等,都认为西塞山在湖州。又《全唐诗》收录诗僧皎然的诗约四百八十首。皎然,本姓谢名昼,字清昼,湖州长城人(今长兴县),为僧久居湖州杼山妙喜寺。他与陆羽、颜真卿、朱放、李季兰、张志和、灵澈诸位诗人和名士为友,经常唱和往还。其中有一首《访陆处士羽》诗:“太湖东西路,吴主古山前,所思不可见,归鸿自翩翩。何山尝春茗,何处弄清泉。莫是沧浪子[⑨],悠然一钓船”。

诗中“吴主古山前”,系指湖州西南的吴山。而吴山为“吴王送女至此,故名”。“何山尝春苕”的何山,即湖州金盖山,位于苕溪陆羽居住的草堂南面。这首诗是写陆羽移居苕溪草堂后,皎然来访陆羽而不遇,张志和又自称沧浪子,所以皎然便把陆羽比作张志和,惊叹曰:莫是沧浪子,悠然一钓船。往返苕霅间,行踪不定也。前边说过张志和在一首《渔父歌》中也这样写道:“霅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这霅溪,据水利部门考证,全国只有湖州这么一条,连同前边的太湖水、洞庭山、沧浪子、霅溪湾,不是都能说明张志和的行踪和西塞山的位置吗?张词中的西塞山确在湖州而不在湖北。

我看过湖北和黄石市许多朋友论述张志和词中西塞山的情况,真正重史料、重证据的学术性论文很少,大约他们找不到张志和在湖北黄石市写《渔父词(即渔歌子)》和活动情况,在全国大型的史书、志书中也缺少有力的史料,所以不少文章缺乏商讨和学术味,时而武断地说:“事实上在张志和写作‘西塞山前’词时的唐代,张志和浪迹江湖的区或内,只一个武昌西塞山……湖州吴兴则根本不存在西塞山”;或有些恼火地说:“张志和西塞山在哪里的问题,是一个被炒得真假莫辨混乱不堪的问题。”

事实上,湖州人凭《颜真卿志》、凭《颜鲁公文集》、凭《新唐书》、凭《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凭张志和与颜真卿、茶圣陆羽及湖州隐逸诗人的许多活动和史料、诗词记载,无须炒作,但研究历史遗留问题,总要尊重历史,尊重事实,以理服人。以确凿的历史史料服人。比如说“在张志和浪迹的区或内,只一个武昌的西塞山(现改属黄石市)……湖州吴兴则根本不存在西塞山”这就有点不顾事实,近乎睁眼说瞎话了。

四、湖州确有西塞山,从唐开始延至到清末,张志和词中的西塞山也确在湖州。

湖州确有西塞山,前边《大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已清楚记载了。他们请我们看这两部全国性的大志,他们自已何以不看呢?湖州有无西塞山,让我们再翻开湖州的一些府,县志吧:

清同治《湖州府志》卷十九载:“西塞山在府城西二十五里。唐张志和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有桃花坞、下有凡常湖。张志和游钓于此。”又,清光绪《乌程县志》卷三:“西塞山在府城西南二十五里”。明《吴兴备志》卷十五曰“西塞山也,山水明秀,真是绝境,家有小舫,时时携酒浮游其上。当八、九月秋气正爽,尤可爱玩,特恨无志和诗笔胸次耳。”又,清光绪《吴兴合璧》卷一:“西塞山,唐张志和浮家泛宅,沿洄苕霅之间,青笠绿蓑;来往风波之际,枫叶荻花之路。或东或西,乘流垂钓之舟;惟三惟四,桑村莎市,嬉中妇与小儿;小施残妆,点岭梅与沙鸟”。明万历《湖州府志》卷二亦述:“西塞山(在乌程)县西南二十五里”。从这些援引的资料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湖州确有西塞山,且湖州之西塞山“西塞晚渔”景区,在明清时代被列入“吴兴八景”之一。查看明、清地图,均实实在在标着“西塞山”;新编《湖州市志》选用了一张中华民国八年(1919年)的《吴兴全图》,西塞山也清清楚楚标在湖州市西面,西苕溪经山下而过,留下一片湖水——凡常湖。

问题是:1949年以后,湖州解放,由于政治原因,行政区划不断变更,镇名、乡名、村名、地名、山名不断变化,一度将西塞山改为太子山。所以,八十年代初,湖州编的《湖州地名志》时,图上就不见西塞山山名,代之的便是太子山。但太子山条目下注曰:位于严家坟之西,樊漾(凡常)湖以南。并引用光绪《乌程县志》称:土人至今曰西塞山。

太子山一名出现较晚,至多不过几十年的历史,而西塞山至少从唐开始叫西塞山,延至清末仍叫西塞山。

西塞山地名在古代一直是稳定的。新编《湖州市志》不仅设了西塞山条目,恢复了西塞山原名,而且考证较严,记述得更为详细。市地方志办公室的同志根据市志编修的需要,分别于1995年和1996年两次对西塞山作了考察,西塞山并不高,海拔只有117米,位于湖州城西十公里处的严家坟西,樊漾湖之南,面临西苕溪。我们根据明《湖州万历府志》记载:“尚书严震直墓在西塞山”。找到了自号“西塞翁”的严尚书墓。继而又找到了“桃花坞”、“凡漾(常)湖”、“霅溪湾”,位置与《湖州地名志》基本相符,与历代府、县志记载相吻合。在考察过程中,我们亲眼看到西塞山前的凡常湖中白鹭在飞翔;当地农民至今种植桃花树甚多,故有清同治《湖州府志》卷十九中有桃花坞“多桃花”之说。再说鳜鱼,它是湖州水产品中之特产,这种鱼在湖州各个湖泊中均有,西塞山前的凡常湖泊则更不例处。张志和“以旧吴兴县西的西塞山作为观察点,罗罗清疏地,几乎是信手拈来地捕捉了山前的一片景色:高处有从水田飞入上空的白鹭,低处有落英缤纷的春水绿波,以吸引起人们鲜美味觉的大口细鳞的肥嫩鳜鱼。作为画图中心的,则是头戴‘青箬笠’,身披‘绿蓑衣’的渔父。真正是:青山绿水,烟波迷蒙,桃花白鹭,风雨渔父……,地、人、色彩以及意境全描绘出来了。这旖旎的风光,这水乡画卷,这烟波钓徒,当为湖州一片青山绿水所有。

至于湖北和黄石友人写文章论述张志和词中的西塞山,总是喜欢引用唐代诗人韦应物那首著名《西塞山》:“势从千里奔,直入江中断,岚横秋色雄,地束警流满。”这横江一面、截流激旋、地势险峻的兵家要塞,真是的张志和隐居垂钓、修心养性的西塞山么?!

张志和是刻意仿效古人,真正的隐姓埋名,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以日月为灯,天地不室”,白天垂钓船头,夜宿芦苇深处。你越是证明你那地方是名山、是兵家必争之地,他越是不愿意去吧?否则,怎会找不到张志和在那里隐居、作《渔歌子》的遗迹、史料和故实呢!事实上,张志和词中的西塞山不可能在湖北,而在浙江湖州弁南乡凡漾湖境内。(余方德)


[]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1990年第3期。

[] 西塞山之名最早的记载是在南朝,南朝·梁何逊就有《入西塞示南府同僚》诗。

[] 赵公次的解释应该是正确的,西塞山在湖州磁湖镇道士矶。兹湖应该是兹坞,毗邻龙溪、弁南、南埠三角地有一村叫兹坞里,旧地方志里叫朱坞,并有前兹坞、后兹坞两自然村形成骑鹿之势,兹坞里,里是古代行政区划通名,由山坞名和与古行政区划通名组合而成。可以想象唐宋时期这里应该是龙溪、弁南、南埠一带的经济文化交流中心。参阅《《西吴记》磁湖镇道士矶之地名考》

[] 亦是最早记载张志和生平的文字。《碑铭》在《知不足斋从书》中,收录在张志和著的《玄真子》后面。

[] 张志和十六岁明经擢第时在唐玄宗朝,不在唐肃宗朝。参阅《张志行年简述》。

[] 应该是其母亲逝世。参见《张志和行年简述》。

[] 溪:应为“霅溪”。

[] 他们都有和作,但非每人五首,参见《张志和<渔父词集>考略》。

[] 沧浪子:这里的沧浪子是指玄真子张志和。意思是皎然寻陆羽不着,所以发出陆羽莫非和张志和一样,悠闲自得地在一舴猛舟上垂钓?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