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市莎市小考

——兼考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泊舟之地望

 

唐·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云:“白纶巾下发如丝,静倚枫根坐钓矶。中妇桑村挑叶去,小儿沙市卖蓑归。雨来莼菜流船滑,春后鲈鱼坠钓肥。西塞山前终日客,隔溪相羡尽依依。”诗中“小儿沙市卖蓑归”之“沙市”,我们把它理解为“买卖 沙(蓑衣)的集市”应该比较妥当。反之,如果我们把“沙市”理解为古地名“沙市”或“沙头”则是不太妥当的,且牵强附会。

清·光绪《吴兴合璧·卷一》西塞山条载:“唐张志和浮家泛宅,沿洄苕、霅之间;青笠绿蓑,来往风波之际。枫叶荻花之路,或东或西;乘流垂钓之舟,惟三惟两。桑村莎市,嬉中妇与小儿,小施残妆,点岭梅与沙鸟。”在《吴兴合璧》中的“桑村莎市”之“莎市”,如果我们把它理解为“买卖莎的集市”亦应该不成问题。而在古代“莎”与“蓑”是可以用来通假用的,亦就是说古代“莎”与“蓑”的意思是相同的。如《广雅·释草》中云:“其蒿,青蓑也”。 唐司空图《杂题九首》之八又说:“樵香烧桂子,苔泾挂莎衣。”清·王念孙《疏证》亦说:“蓑与莎同音,青蓑即青莎也。”所以,我们把《吴兴合璧》中的“桑村莎市”之“莎市”亦理解为“买卖蓑衣的集市”,当然亦是不成问题的了。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吴兴合璧》中“莎市”的意思和皮日休诗中“沙市”的意思是相同的,亦就是说无论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的“沙市”亦好,还是《吴兴合璧》中的“莎市”亦好,它们指的都是“买卖蓑衣的集市”。

湖州在一年中四季分明,但四季中有春夏秋三个季节都时有雨天,特别是春天的绵绵春雨,苏轼在《和孙同年卞山龙洞祷晴》诗中云:“吴兴连月雨,釜甑生鱼蛙”,可见湖州地区雨水之多。农民们为了不误农时,那怕是雨天亦要下地劳作,雨天下地必须要带着雨具——蓑衣笠帽。故蓑衣笠帽家家都有,并每家不止一件二套,而穿蓑衣戴笠帽的农民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做蓑衣笠帽,因而在这之间自然就形成了蓑衣笠帽的卖与买的关系。有了卖与买的关系,买卖蓑衣的集市亦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我们从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分析,皮日休诗中描述的那一家是一家生产蓑衣笠帽的农桑渔之家,诗中云“小儿沙市卖蓑归”,不正是说明了那家的小儿子刚刚卖完蓑衣哼着山歌从“蓑市”回到家里的情景吗?

说起蓑衣,在湖州的蓑衣有好多个品种,但主要的只有二种:

棕蓑衣

一种是用席草或莎草编织而成的,叫草蓑衣。唐司空图《杂题九首》和《吴兴合璧》都称它为“莎衣”亦是有道理的,它价廉物美而且质地轻柔,穿戴方便,可是因为它是草做的往往容易腐烂,用一个黄霉后就不能再用,第二年又得买新的蓑衣了。这种蓑衣的颜色新的时候是青绿色的,所以张志和在他的《渔父词》中称它为“绿蓑衣[]”,《广雅·释草》称它为“青蓑”,王念孙《疏证》则说“青蓑即青莎也”。它使用一段时间后就会变成黄或黄棕色了,有的草蓑衣干脆变成黄的像沙一样的颜色,所以皮日休称它是“沙衣”亦是有道理的。

另一种是用棕髿编织而成的,叫棕蓑衣。其颜色基本上是棕黑色,它比较经久耐用,一般可以穿上好几年甚至于几十年,但它价格相当昂贵,所以在过去一般农户家里只有一件甚至没有这种蓑衣,这种蓑衣至今湖州的农民家里还有保存着,在雨天还用它遮风避雨,并把它作为家档的象征,传给下一代用,这就是说如果这家农家有一二件这种蓑衣的话,这个家亦算是一个富裕之家了。所以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湖州还有加工蓑衣之手工行业。

有人为了把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的西塞山证明是湖北黄石的西塞山,蓄意把皮日休诗中的“沙市”作为地名来解释,说“沙市”是湖北的沙头市(简称沙市)。沙头市位于湖北长江北岸,古地名为沙头,属湖北江陵县(见《方舆纪要》七八·荆州府江陵县)。沙头相传为楚古城,现改湖北荆州沙头市[]。我认为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有点牵强附会之嫌。黄石的西塞山离那里的沙头(现沙头市)相距甚远,那时还没有汽车等高速运输工具,只能靠双腿步行,如果说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的西塞山在湖北黄石(大冶县),试问皮诗中那小儿怎么能早上从黄石之西塞山出发,步行到荆州沙头去卖蓑衣,中午卖完蓑衣后再返回西塞山呢?我想他一个月不知能否来回一次呢!更何况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和《吴兴合璧》里都已很清楚地说明“蓑市”就在西塞山旁,西塞山和“蓑市”二者距离相距很近。

皮诗中“中妇桑村挑叶去”句,亦是一个佐证,那“桑村挑叶去”中的“桑”字应该是指桑树或桑叶吧,“桑村挑叶去”证明西塞山旁有桑树的种植,亦就是此诗中的西塞山应该是种桑养蚕的丝绸之地,那“中妇”去挑桑叶正准备喂养家蚕。而湖州自古以来都是以“丝绸之府,渔米之乡”著称,试问皮日休诗中之西塞山不在湖州又在哪里呢?所以,我们可以很轻松地把认为“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的西塞山就是湖北黄石的西塞山”的观点推翻掉。再说皮日休吟湖州一带的诗很多,如《奉和鲁望渔具十五首咏》、《太湖诗二十首》等,其中《太湖诗·桃花坞》云:“夤缘度南岭,尽日穿林樾。穷深到兹坞,逸兴转超忽。坞名虽然在,不见桃花发。恐是武陵溪,自闭仙日月。倚峰小精舍,当岭残耕垡。将洞任回环,把云恣披拂。闲禽啼叫窕,险狖眠硉矹。微风吹重岚,碧埃轻勃勃。清阴减鹤睡,秀色治人渴。敲竹斗铮摐,弄泉争咽嗢。空斋蒸柏叶,野饭调石发。空羡坞中人,终身无履袜。”这首诗吟的就是湖州西塞山南麓的兹坞里。

那么,皮日休诗中的“沙市”即“蓑市”又在哪里呢?

我岂敢以现代人的观点去唐突地猜测唐代的古地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蓑市”在西塞山之北的西苕溪岸边,即现在的湖州弁南乡住地——塘口,它在湖州城西约二十里的位置,自古以来那里都有集市。塘口又是泗安溪与西苕溪交汇处,西苕溪旁泗安溪上横跨着一座名叫“通济桥”的古桥,唐诗人张志和经常游钓之地——石堂子古钓台亦正好在此段苕溪中,如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到塘口游玩,说不定还会疑此处即是张继《枫桥夜泊》之地呢。所以,皮日休当年泊舟之处应该是在塘口的苕溪岸边,苕溪两岸有成片成林的桑树种植。他隔西苕溪南望对面西塞山之景色,尽收眼底:西塞山前(背景)头带白纶巾的老头子在编做好了几件“蓑衣”之余,悠然自得地坐在钓矶(石堂子古钓矶)上倚枫垂钓,媳妇们正忙着挑起桑叶筐去采摘桑叶喂蚕,小儿子刚刚卖完蓑衣哼着山歌从蓑市回到家里。诗一样悠美的田园风光,还有那“雨来莼菜流船滑,春后鲈鱼坠钓肥”的情景,皮日休他怎么会不羡慕那农家逍遥自在的天伦之乐,而想天天来西塞山做客,留恋忘返呢?所以他在诗中写道:“西塞山前终日客,隔溪相羡尽依依。”

所以,我的结论是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诗中的“沙市”理解为买卖蓑衣的集市比较妥当,而那个买卖蓑衣的集市就在湖州西塞山边西苕溪北岸之塘口集市,而当年皮日休泊舟之处就在塘口的西苕溪北岸至通济桥这一段溪湾里。(参见《西塞山鸟瞰图》)


[] 张志和《渔父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 沙市地处湖北省中南部,江汉平原西部,长江中游荆江河段北岸。沙市历史悠久,已有三千多年的人文历史。沙市自古就是“三楚名镇”,原是长江泥沙冲积而成的一个江边渡口,古名津,又名夏首,在春秋战国时,改名江津,是楚国国都郢的外港,到唐朝时代,改名沙头市,简称沙市。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