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塞山前”并非张志和所作

 

有名的“西塞山前白鹭飞”等五首《渔歌子》词,几百年来都认为是唐人张志和的作品。但实际上,它是颜真卿赠给张志和的词,作者不是张志和,而是颜真卿。

记载这一历史真相的是唐人朱景玄。他在《唐朝名画录》中说:“张志和或号烟波子,常渔钓于洞庭湖。初,颜鲁公典吴兴,知其高节,以《渔歌》(既《渔歌子》,下同,笔者注)五首赠之。张乃为卷轴,随句赋象,人物、舟船、鸟兽、烟波、风月,皆依其文,曲尽其妙,为世之雅律,深得其态。”很明显,《渔歌》五首是颜真卿所作。大历八年(公元773年)春,颜真卿任湖州刺史,与“隐而有名”的张志和相善。以《渔歌》赠张志和,意在借渔父形象赞扬张志和的渔钓生活和渔隐情操。张志和得《渔歌》后,依据词意绘为丹青。颜氏作词,张氏作画,词画合轴,原委清清楚楚。

朱景玄《唐朝名画录》的记载应是可靠的。朱景玄与张志和都是中唐人。张志和“十六岁撰明经,以策干肃宗,特见尝重,命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①]颜真卿贬湖州刺史,“志和来谒”,时在唐代宗大历八年至十一年间(773年-776年)。后来“宪宗图真,求其歌,不能致”。[②]可见他的主要生活年代在肃宗、代宗、宪宗时。朱景玄在唐宪宗元和初年(公元806年左右)应举,官至太子谕德,唐武宗时尚在人间。朱比张年少,而且二人都是浙江人,朱景玄是吴郡(今苏州一带)人,张志和是婺州(今浙江金华)人。相距不远,朱景玄对同时同乡的张志和应有相当的了解。尤其重要的是,朱景玄撰《唐朝名画录》的方法和标准是“寻其踪迹,不见者不录;见者必书。推之至心,不愧拙目。”[③](着重号为引者所加)他奉行身历目见的原则,他必定在收集张志和的画的过程中亲眼见过张志和的《渔歌图》[④]和图上题写的颜真卿词《渔歌》,并在品评鉴赏画的过程中对颜词和张画作过对比研究,认为张志和《渔歌图》“皆依其文,曲尽其妙”,深得颜词的意境情态。朱氏所见的图卷,现已失传。笔者认为,其图当是五幅,每幅上部题颜真卿所赠《渔歌》一首,下部为张志和“随句赋象”的画面。总之《渔歌》词是颜真卿所作,朱景玄言之确凿,无可怀疑。

这里,我们着重从文学艺术风格上加以分析。从张志和的文学风格看,这五首词也不太可能是张志和的作品。张志和的家乡东南沿海地区素来道教兴盛,他出生于一个崇奉道家学说,长于理性思辨的家庭。他的父亲张游朝精通《庄子》、《列子》二书,并著有《象罔》、《冲虚白马非马证》八卷。这种家学传统给张志和的思想和文学风格以巨大影响。张志和以明经科及第,以策论辨议见用于肃宗,而不走唐代士人特重的进士科道路,表现出他的思维长处在策论思辨,而不在文学。张志和深道教“内丹”之法,他“守真养气,卧雪不冷,入水不濡[⑤],更精于道家玄学。他的理论著作与《玄真子》二卷,《太易》十五篇等。其《玄真子》艰深难懂,当代就有人替他作《内解》来阐释。这种玄学思辨的思维定势决定了他的文学风格,张志和现存文章篇:《鸑鷟》、《涛之灵》,其文模仿庄子《逍遥游》,虽文学性很强,但主旨在议论思辨。如:“道之形也虚,道之影也无,道之声也初,道之响也如”[⑥]之类,基本上是庄子的议论风格,老庄的道家灵魂,家传的玄学兴趣。《全唐诗》载张志和诗歌九首,除去笔者认为误系的《渔歌子》五首外,实存四首。这四首诗中有一半是玄言诗,即《太寥歌》:

化元灵哉!碧虚请哉!红霞明哉!

冥哉茫哉!惟化工之疆哉!

另一首《空洞歌》:

无而自然,自然之元;无而造化,

造化之端。廓然悫然,其形团圞。

反尔之视,绝尔之思,可以观。

前一首象是道教斋醮时的祝颂和赞叹,后一首则主要写在虚静状态下对自然造化的体认,但都包含了道家玄学对宇宙本体的探索和思考。它们是诗行的《玄真子》,有韵的《太易》。这种说玄论道的诗文代表了张志和“入道之境”的理论兴趣,也代表了他典型的“玄真子”风格:旁观超逸,冷静思辩[⑦]。张志和的另外两首诗是《上巳日忆江南禊事》和《渔父》。这两首诗才能算作富有文学意味的“唐诗”,但它们也浸透了张志和的思想个性和文学风格。如《渔父》:

八月九月芦花飞,南溪老人垂钓归。

秋山入廉翠滴滴,野艇倚槛云依依。

却把渔竿寻小径,闲梳鹤发对斜晖。

翻疑四皓曾多事,出为储皇定是非。

这无疑是张志和笔下的一首好诗。它写“烟波钓徒”式的渔翁生活,有种野鹤闲云,悠然自得的意趣。但是,它与《渔歌子》五首表现出的人生态度和艺术风格相去甚远。从艺术情调上看,《渔父》诗的作者从窗帘中望南山老人垂钓归来,带着旁观者的冷峻;结尾在羡慕南山老人的议论中,融进了自己早年仕臣的追悔,隐约可见“玄真子”的思辨特色。而《渔歌子》五首没有失意的冷静和议论,而是着意抒发渔父自己陶然自乐的情感,词中洋溢着热烈的生活情调,欢快的音色节奏,表现出与《渔父》截然不同的思想性格和生活态度。从韵律上看,《渔父》诗七言八句,中间两联对仗,后四句合乎格律要求,但前四句不合律,不能算律诗。这与“玄真子”崇尚自然天韵,不喜格律束缚的性格一致。《渔歌子》五首在填词的早期阶段,韵律也比较自然,但五首末句第五个字一律用“不”字,格式严整。二者相较,区别迥然。总之,从张志和的生活态度、思想个性和文学风格看,他很难写出像《渔歌子》这样的作品来。

其实,《渔歌子》五首不是张志和的作品是用不着奇怪的。张志和主要是个玄学家,其次是艺术家,最后才是诗人。作为玄学家,已述于前;作为画家,他“善画山水。酒酣,或击鼓吹笛,添笔辄成”[⑧]。他绘画多即兴挥毫,“不拘常法”,讲求自然天放,朱景玄把他的绘画列为超出“画之本法”的“逸品”。作为诗人,张志和除了误系的《渔歌子》五首以为,别无可称。因此,《新唐书》本传在介绍张志和的著作和才华时,首先列出他的《玄真子》等著述和“辨捷”才能,其次是绘画才能,最后才是他的文学创作:“尝撰《渔歌》”[⑨]。很明显,张志和的长处并不在文学创作[⑩]

颜真卿的《渔歌子》被误认是张志和的作品,是因为《渔歌子》是颜真卿赠给张志和的礼品,长期在张志和手中,而且在词画共轴以后,极易产生词画同属张志和所作的误会。《西吴记》云:“志和有渔父词。刺史颜真卿与陆鸿渐、徐世衡、李成矩唱和”[11]。与朱景玄的《唐朝名画录》相参照,这里保存颜真卿赠词《渔歌子》产生的背景,但又包含了错误张志和作词,刺史颜真卿相和的说法值得怀疑。颜真卿为湖州刺史时,陆羽(字鸿渐),是颜真卿府上食客,张志和往湖州谒见颜真卿,也是颜府座上宾。按一般作诗唱和的通例是长官作诗属下奉和;主人作诗客人奉和;长辈作诗晚辈奉和。当时,颜真卿是长辈、官长和主人,按理颜真卿首先作《渔歌子》词,然后张、陆、徐、李四人再奉和。《西吴记》为了突出张志和把主客关系颠倒了[12]。当时唱和的词除了颜真卿的作品以外,余皆不传。《渔歌子》五首词能够流传至今,除了它本身质量较高以外,恐怕主要是因为它附着在张志和的《渔歌图》上,绘画扩展了词的传播渠道。张志和归隐后厌弃官场,遇赦后也再不复出,但他与颜真卿的交情不受官场所限。颜真卿在安史之乱首举义旗,兴兵救国,一时名满天下,是举国敬重的爱国民族英雄。张志和对他倾心仰慕,因此颜真卿贬官湖州,张即前往拜会,颜真卿贬官是民族英雄落难,与被贬而归隐的张志和处境和心境相似,同病相怜,彼此更容易产生感情共鸣。而且,颜真卿又是唐代最杰出的书法家,这更使张志和珍视颜真卿的赠词,以自己擅长的画笔绘为图轴,词图合壁,相得益彰。但古人并不重视诗人的创作权,倘若张志和《渔歌图》上的颜词并没有暑上颜真卿的大名,当时的朱景玄等人还能详知其原委,后人又怎能分清张画上的《渔歌子》不是张志和“自撰”的呢?因此,最大的可能是:颜词因张图而流传,颜词也因张图而易冠。

颜真卿词易冠于张志和的另一原因是二人作品同名。颜真卿与张志和等人互相唱和的作品,是第一重同名;此外,颜真卿赠词的原名与张志和的现存的七言诗《渔父》也同名。《渔歌子》五首在《全唐诗》卷308名为《渔父歌》,但在《全唐诗》卷809即名为《渔父》,五代和凝同调的《渔歌子》词在《花间集》中也名为《渔父》。可见《渔歌子》词最初本名《渔父》[13]。既然颜真卿与张志和的作品多重同名,且颜真卿的作品又是赠给张志和,载于张志和的画上,这就为词作误系在张志和的名下提供了契机。颜真卿的赠词误作张志和的“自撰”,约在宋元时。宋代苏轼,黄庭坚等没有怀疑《渔歌子》非张志和所作,但元代还可见到误系的蛛丝马迹。辛位房《唐才子传》云:“(张志和)自撰《渔歌》,便复画之。”还保留着依词作画的说法,但把词为颜赠改为张志和“自撰”了。大约辛文房时还可看见词画同轴的《渔歌图》,但又不知是颜真卿所赠,故在客观上篡改了朱景玄的记载。辛文房所谓“自撰”,是从张志和的《渔歌图》和史传“尝撰《渔歌》”推论出来的,他恰恰忽略了《唐朝名画录》。《西吴记》:“湖州磁湖镇道士矶,即张志和所谓‘西塞山前’也”[14],强化了这一错误,以后就不在有人怀疑了。

颜真卿的赠词被当作张志和自作,还有一个原因,是《渔歌子》被当作了自况之作。张志和钓隐江湖,自号“烟波钓徒”,《嘉庆一统志》还载有张志和的“钓台”遗址(在今湖北大冶县东)[15],是有名的渔翁。《渔歌子》五首描绘了快活的渔钓生活,容易被认为张志和“在理想的渔人生活中,寄托了自己爱自然、慕自由的情趣”[16],但是,张志和的“每垂钓不设饵,志不在鱼也”[17],并不是真正的职业鱼翁。颜真卿的赠词借“理想化的渔人生活”来表达自己对张志和钓隐“高节”的赞赏,倒是更合情理。(张应斌《湖北民族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9年第3期)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张志和传》。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张志和传》。

[] 朱景玄《唐朝名画录·序》。

[] 张志和画据颜真卿词画成,故定其名为《渔歌图》。

[] []阮阅《诗话总龟》前集卷四十五,转引自《全唐五代词》卷一。

[] 《全唐文》卷四三三。       

[] “玄真子”是张志和的著作名,也是他的雅号。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张志和传》。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张志和传》。

[] 《新唐书·张志和传》“尝撰《渔歌》”后有“宪宗图真,求其歌,不能致”等语。“求其歌”当是“求其人”之误。不然,与图真”,“不能致”语意难通。故宋黄庭坚有“朝廷尚觅玄真子”之句,《钦定词谱》卷一即作“宪宗图真,求其人,不能致”。

[11] 转引《全唐诗》卷三百零八。

[12] 阮阅《诗话总龟》前集卷四十五:“颜鲁公守湖州,日与宾客唱和,为《渔父词》。志和曰……”可证。但阮阅已把《渔歌子》五首归于张志和了。

[13] 崔令钦《教访记》已有《渔歌子》曲名,但是否即后来由《渔父》变名的《渔歌子》不得而知。

[14] 转引《全唐诗》卷三百零八。

[15] 见《嘉庆一统志》卷三三六《武昌府》。

[16] 游国恩等编《中国文学史》第二册。

[17]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张志和传》。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