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歌子》考辨

吴建之

 

张志和的《渔歌子》五首,是我国早期文人词佳作,其“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描写江南景色,鲜明生动,与李白的《菩萨蛮》被同认为是词作之祖,后世用为词调之一体。后传入日本,又极受推重,收入日本的汉诗集《国经集》,影响很大,张志和一生可以分两个阶段,少年及第,才情横溢,受朝廷信任;安史之乱之后,因事被贬,从此终生不仕,浪迹江湖,并作诗、作词、绘画,又喜击鼓吹笛,可说是一位文艺全能。志和作歌,想来也并非要刻书传世,而不过是抒一时之兴或与朋友唱和,所以在他谢世之后,几乎佚失。宪宗皇帝李纯仰慕志和的才学,寻访渔歌不获,于是画了一幅志和的像,并题了字,表示自己的遗憾,李德裕为相,在官中见过宪宗留下的画像和题记,对先帝的爱才思贤非常感动,于是注意求访,终于获得五首的全文,把它附录在自己的文集里,并写了一篇题记,渔歌才从此得以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因此,李德裕的功绩不容抹杀。

但渔歌行世是否即此一途呢?据我所知,志和生前的好友陈少游也是知道并收藏了志和的手稿了的。建中五年(785),志和的第三个儿子张衡去找陈少游打听父亲的信息,得知乃父已经去世,因此恳请他为父亲写行状,陈少游满足了他的请求,为之撰写《唐金吾志和玄真子先生行状》,并将志和所著的玄真子、大易、渔父词交付其子带回。因为志和离开祁门时,只带了婢、童,其夫人和三子张衢仍在祁门润田乡居,衢任承事郎不过是袭职,并无任所,死后落葬祁门方坑源,因此,陈少游将张志和的遗物交他儿子带回给他的母亲,是顺理成章的。这些作品一定被慎重保存,秘不示人,所以今天我们见到的张氏族谱中,除《渔歌子》以外,还有志和的其他歌咏,以及颜真卿、陆鸿渐、徐士衡、李成矩等人唱和的作品,就是证明。

渔歌五首作于何时呢?历代文学史均无记载,不知各首的确切年代,但可以肯定,五首虽不是一次呵成,却有一个在的历史背景。因志和的祖父在祁门定居,其本人又在润田(今张村)庐母墓三年,渔歌第一首写到的景物也与这里的真实生活很接近,因此,有人认为是祁门时期的作品。其实不确。渔歌五首,分别描写他到过的江湖胜景,第一首写西塞山生活,第二首写长江边(有人认为是富春江)的古迹,第三首写的是霅溪湾的渔人生活,第四首写松江捕蟹人,第五首写到巴陵渔父。当然,这样的顺序排列不一定按年代,是按流传的次序,如按写作年代,末一首可能是浪迹江湖以前的作品,应排在最前。志和是乾元元年(758)奉剌“荣归故里”为母守孝的,三年服满,他是别了妻儿(他的眷属后多殁于祁门),由两个孙子张仁(次子卫所生)、张德(三子衢所生)陪同游览了黄山和绩溪吴楚山之后,即去了会稽(绍兴),在那里度过了后半生,直到大历九年(774)秋后,在湖州去世。

由此可见,渔歌写到的地点,基本是隐居之后浪迹的地方,是他离开祁门(乾元三年)之后的作品。

词中写到的西塞山到底在哪里呢?北宋以前,对此一直有不同的说法。一是认为指湖北大冶县东,长江南岸,三国时吴设防于此。《广兴记》“山在武昌府大冶县,孙策击黄祖于此。”刘禹锡有《西塞山怀古》即写其事。《水经注》:“黄山石连迳江侧,东山偏高,谓之西塞。”陆放翁《入蜀记》云:“大冶县道士矶,一名西塞山即玄真子《渔父词》所云者。”皮日休《西塞山泊渔家》,也是咏此;一说西塞山在南京西郊,但论证不足,似有误;三是认为指浙江吴兴。清同治《湖州志府》卷十九:“西塞山在城西二十五里,唐张志和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吴兴县治原在吴兴县菱湖镇,1954年移治今湖州市,境内有霅溪,渔歌中写到“霅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颇合此景。龙榆生《唐宋诸贤绝妙词选》注云:“西塞山在吴兴,志和盖常往来于太湖附近各地方。”也从此说。各家所见不同,窃以为指吴兴县的西塞山较为合乎情理。

由此可见,《渔歌子》约成于公元761—774年之间,西塞山写的是浙江湖州一带的景色。

附记:此文写成后,承湖州市文联柯平先生惠寄大作《张志和词中西塞山考辨》,经先生多年实地调查和求证,西塞山在湖州市西十七里的弁南凡洋湖,佐证了以上推断,在此谨向柯先生致谢。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