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和活动之地名——三江五湖考略

 

张志和的传记资料不多,生平情况也不很详。但知道颜真卿任湖州刺史时,他是颜公座之上客,颜公又亲自看见他的死,还替他作了墓碑文,就是现存《颜鲁公文集》中的《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云:“(张志和)遂扁舟垂纶,浮三江,泛五海,自谓烟波钓徒。”此段文字说明了张志和自谓烟波钓徒在三江、五湖渔隐游钓,那么颜真卿这篇《碑铭》里的“三江”和“五湖”指的是什么地方呢?

一、三江考略

《辞源·三江》条云:

1三条江的合称。《禹贡》:“三江既入,震泽底定。”《周礼·夏官·职方氏》:“东南曰扬州……其川曰三江。”

三江的说法很多,主要有①《国语·越》上“三江环之”注以吴江、钱塘江、浦阳江为三江。《吴越春秋·夫差内传》“出三江之口”注“吴江”作“松江”。②《水经注》二九沔水引晋郭景纯(璞)说以岷江、松江、浙江为三江。③《禹贡·释文》引《吴地记》以松江、娄江、东江为三江。④《汉书·地理志》上“三江既入”注以北江、中江、南江为三江。

2、蜀有三江,即长江上游支流的岷江、涪江、沱江。见晋常璩《华阳国志》一。

3、县名,即今三江侗族自治县,在广西东北部。明为三江镇巡察司,见明史《地理志》六。

古松江三江口和垂虹桥遗址

所以“三江”自古以来解释颇多,无一定论。《辞源》已博引群书,解释了全国范围内“三江”,然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又云:“真卿以舴艋既敝,请命更之,答曰:‘傥惠渔舟,愿以浮家泛宅,沿泝江湖之上,往来苕、霅之间,埜夫之幸矣!’”所以张志和不可能驾着舴艋舟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渔隐游钓,其范围应缩小到《辞源》第一款中的①②③条中的吴越范围即太湖流域,亦就是张志和自已所说的苕、霅附近的“三江”。

沈括《梦溪笔谈》卷四《辩证二·三江》条云:“司马相如《上林赋》叙一林诸水曰:“丹水、紫渊,灞、浐、泾、渭,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灏羔潢漾,东注太湖。”八川自入大河,去太湖数千里,中间隔太山及淮、济、大江,何缘与太湖相涉?郭璞《江赋》云:“注五湖以漫漭,灌三江而漰沛。”《墨子》曰:“禹治天下,南为江、汉、淮、汝,东流注之五湖。”孔安国曰:“自彭蠡江分为三,入震泽遂为北江而入海。”此皆未尝详考地理,江、汉至五湖自隔山,其末乃绕出五湖之下流径入于海,何缘入于五湖?淮、汝径自徐州入海,全无交涉。《禹贡》云:“彭蠡既潴,阳鸟攸居;三江既入,震泽底定。”以对文言,则彭蠡,水之所潴;三江,水之所入,非入于震泽也。震泽上源皆山环之,了无大川,震泽之委乃多大川,亦莫知孰为三江者。盖三江之水无所入则震泽雍而为害,三江之水有所入然后震泽底定,此也。”在这里沈恬从“水之理”的理论上已更明确地指明“三江”的具体位置在太湖的下游,而不在太湖的上源。

唐陆广微《吴地记》云:松江,一名松陵,又名笠泽。《左传》曰:“越伐吴,御之笠泽。”其江之源,连接太湖。一江东南流五十里,入小湖。一江东北二百六十里,入于海。一江西南流,入震泽。此三江之口也。咸仲云:“松,容也。容裔之貌。”《尚书》云“三江既入,震泽底定”是也。晋张翰仕齐王冏,在京师见秋风起,思松江鲈鱼鲙,遂命驾东归,俄而冏败。人皆谓之见机。卒葬横山东五里。

《吴郡志》云:“松江下七十里有水口,东北入海为娄江,东南入海为东江,并松江为三江。”《吴郡图经续记》云:“松江,自湖(太湖)东北迳七十里,江水分流,谓之三江口。”《吴郡志》和《吴郡图经续记》这二段文字更明确地点明了三江之位置,我亦没有必要在此累赘了。

二、五湖考略

“五湖”的解释虽多,但没有“三江”复杂。请看《辞源·五湖》条云:《周礼·夏官·职方氏》云:“东南曰扬州,……其川曰三江,其浸五湖。”五湖的说法不一,举要如下:1、以太湖为五湖。《职方氏》《注》《疏》,《国语·越》下:“战于五湖”韦昭《注》《水经注》二九《沔水》、《史记·河渠书》“于吴,则通三江,五湖”《集解》、《太平御览》六六张勃《吴录》。2、以太湖及附近四湖为五湖。《水经注》二九《沔水》(长荡湖、太湖、射湖、贵湖、滆湖)、《后汉书》二八下《冯衍传》“沈孙武于五湖兮”注引虞翻(滆湖、洮湖、太湖、射湖、贵湖)。3、谓五湖非一湖,并不在一地。《史记·河渠书》“于吴,则通三江、五湖”。《索隐》、又《三王世家》“五湖之间”《索隐》(具区、洮湖、彭蠡、青草、洞庭)。

《辞源·五湖》条已充分肯定了五湖即太湖或太湖及附近四湖为五湖,虽有古“五湖(具区、洮湖、彭蠡、青草、洞庭)”之称,然“于吴,则通三江、五湖” (见《史记·河渠书》)。“五湖者,菱湖、游湖、莫湖、贡湖、胥湖,皆太湖东岸五湾,为五湖。(见《史记·正议》及顾夷《吴地记》)”。吴郡志》卷十八载:“五湖即太湖也。”又云:“太湖在吴县西,即古具区、震泽、五湖之处。”张勃《吴录》云:“五湖者,太湖之别名。以其周行五百里,故以五湖为名。”又云:“太湖有五道口,则谓之五湖。”《吴郡图经续记》云:“太湖,东通长洲松江水,南通乌程霅溪水,西通义兴荆溪水,北通晋陵滆湖水,东通嘉兴韭溪水,凡五道,谓之五湖。”

司马迁著《史记》在张志和时代早几百年,司马迁都说五湖“皆太湖东岸五湾,为五湖。”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里的五湖就没有必要解释为古五湖了吧!且颜真卿的碑文中还提到他曾为张志和重造一条新的渔船,此事有皎然的诗可以参证,皎然《奉和颜鲁公真卿落玄真子舴艋舟歌》诗云:“沧浪子后玄真子,冥冥钓隐江之汜。刻木新成舴艋舟,诸侯落舟自兹始。得道身不系,无机舟亦闲。从水远逝兮任风还,朝五湖兮夕三山[①]。停纶乍入芙蓉浦,击洑时过明月湾。”

三、三江五湖考略

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里把三江和五湖连起来说“浮三江,泛五海”,那么,三江和五湖又有什么联系呢?

《吴越春秋》云:“范蠡去越,乘舟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汉书·地理志》载:“吴东有海盐章山之铜,三江五湖之利,亦江东之一都会也。豫章出黄金,然堇堇物之所有,取之不足以更费。江南卑湿,丈夫多夭。”又载:“东南曰扬州:其山曰会稽,薮曰具区,川曰三江,浸曰五湖。”程俱《松江赋》曰:“三江之凑,实为五湖。地脉四达,衍为松江。……不辩云水,天高日出,万顷在目者,五湖也。”

从《吴越春秋》、《吴郡志》和《汉书·地理志》中只要稍微综述一下就不难得出以下结论:“三江”的位置应在包括松江在内的太湖东南出口处即太湖下游,在吴(苏州)之南,吴县之西,范蠡从吴乘舟去越必经过三江口(吴江垂虹亭侧)入太湖才能到达,亦就是说“三江”和太湖的水系是相连接。

那么太湖与三江又是怎么相联的呢?《吴郡志》载:“松江,在郡南四十五里,禹贡三江之一也。今按:松江南与太湖接,吴江县在江濆。垂虹跨其上,天下绝景也。”由此可见“三江”、“五湖”自古以来虽然解释颇多,无一定论,但在吴越之地已是相当明确,正如《吴郡志》卷十八和《明史·志第六十四河渠六》所说的那样:“五湖即太湖也。”、“太湖即古震泽,上纳嘉、湖、宣、歙诸州之水,下通娄、东、吴淞三江之流,东江今不复见,娄、淞入海故迹具存。”松江头与太湖相接,尾与三江相连即三江之源头。所谓三江口即古松江与三江之接口处也。

四、综述

综上所述,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里的三江、五湖指的是湖州北濒的太湖及其周边的湖渎溪江,与湖州相距甚近。太湖不用说,要想去三江的话,从太湖水路走都只有一二个时辰的路程就能到达。所以张志和在西塞山一带渔隐,或去三江、五湖游钓或去那里赴“蟹宴”或共餐“菰饭莼羹”,亦是很惬意之事。


[] 三山在太湖中间。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