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和《渔父词集》考略

 

自古至今,学术界都认为张志和的《渔父词》作于大历九年颜真卿刺湖州任上,时颜真卿及陆羽、徐士衡、李成矩共唱和张志和《渔父词》,后集成《渔父词集》,全集共有二十五首《渔父词》,但此集却不见他书,现唯有张志和数首存唐李德裕《玄真子渔歌记》中传世。南宋中期湖州藏书家陈振孙[①],收集张志和的《渔歌》及其有关文献,编成一部《玄真子渔歌碑传集录》,他在《直斋书录解题》中记录道:

玄真子《渔歌》,世上传诵其‘西塞山前’一章而已。余尝得其一时唱和诸贤之辞各五章,及南卓、柳宗元所赋,通为若干章。因以颜鲁公碑述、《唐书》本传,以至近世用其词入乐府者,集为一编,以备吴兴故事。

由此文可知在南宋中期,张志和的五首《渔歌》,只有第一首广泛地流传着,其余四首,几乎无人得见。陈振孙收集到的“一时唱和诸贤之辞”,想必就是颜真卿、陆鸿渐等人之词了。但陈振孙没有列举具体的人名及篇数,我们就无法肯定这《渔父词》集究竟有多少人的和作,以及有多少首《渔父》词了,况且谁亦没见过,即使查遍古今中外所有的图书或史料文集,恐怕都难以找到这个答案,因而唱和张志和的《渔父词集》已经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千古之谜。既然是谜,那就一定有谜底,就一定会有人去猜谜,猜得着猜不着又是另外一码事。而我才疏学浅岂敢对此品头论足,只不过似小孩猜谜一般,亦不知谜底是什么,随便乱猜一个罢了,所以不当之处还请有识之士不记我之过,所谓不知者无罪也。

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云:“大历九年(公元774年)秋八月,(张志和)讯真卿于湖州,……。在坐六十余人,元真命各言爵里、纪年、名字、第行于其下,作二句题目,命酒,以蕉叶书之。”颜真卿是张志和的挚友,亦是最早记录张志和事迹之人,他的记载应该是相对最可靠的。《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中的“二句题目” 指的应该是《渔父》词吧,《渔父》词共二句二十七字,前一句十四字分二小句,后一句十三字分三小句,亦许当时《渔父》还没有真真的定为唐教坊曲名,颜真卿才以“二句题目”代替《渔父》词之名了。这亦正好说明了吴地渔歌那清新的风格、委婉的曲调和吴侬软语的地方特色早已在湖州一带流行,那时湖州一带无论是渔民、隐逸,还是、诗人官僚都会哼上几曲或填上几阙,“二句题目”正处于还没名正言顺坐上唐教坊曲名——《渔父》这把椅子前的胚胎阶段。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中的“命酒,以蕉叶书之”,这可能亦是张志和的怪癖的性格所致,《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接着又云:“然(志和)立性孤峻,不可得而亲疏,率诚澹然,人莫窥其喜愠,视轩裳如草芥,屏嗜慾若泥沙,希踪乎!丈夫同符乎?古作者莫可测也。”张志和性格孤僻,一生中不知写过多少诗词,可是留下来的却总共只有九首[②]。他不愿把宴会上的事公诸于众,所以颜真卿理解他的性格,把那天的“二句题目”集“以蕉叶书之”,在蕉叶上写字能保留多少时间呢?亦许第二天就没了!颜真卿在湖州任上和湖州的官僚诗人甚至是三教九流都纳入其门下,作诗连句有记载的亦不下于十余次,唯独张志和不在列内,就是这一次六十多人的宴会上张志和都不让颜真卿公诸于众,只在蕉叶上随便记记,而不让保留。后来,就是唐宪宗以皇帝之力,还无法得见《渔歌》,可知当时这些《渔父词》早已无人知晓了。唐李德裕[]《玄真子渔歌记》:

德裕顷在内庭,伏睹宪宗皇帝写真求访玄真子渔歌,叹不能致。余世与玄真子有旧,早闻其名,又感明主赏异爱才,见思如此,每梦想遗迹。今乃获之,如遇良宝。于戏!渔父贤而名隐,鸱夷智而功高,未若玄真隐而名彰,显而无事,不穷不达,其严光之比欤,处二子之间,诚有裕矣。长庆三年(公元823)甲寅岁夏四月辛未日,润州剌史兼御史大夫李德裕记(见《说郛山堂》本)。

所以《渔父词集》只有其名而无其内容,所谓神龙藏首不露尾,进而成了千古之谜。

大历九年秋八月的那次宴会上,颜真卿明确地指明宴会上有六十多人,那么究竟是六十多人都唱和了张志和的《渔父》词了呢?还是只有一小部分人唱和了《渔父词》呢?朱景玄[]《唐朝名画记》和李德裕《玄真子渔歌记》的成书时间差不多,离大历九年不到五十年,他们的记载虽然比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晚些,但其真实度应该比其它文献的记载要真实的多。朱景玄《唐朝名画记》云:“张志和或号烟波子,常渔钓于洞庭湖[]。初颜真卿典吴兴,知其高节,以《渔歌》五首赠之。张志和乃为卷轴,随句赋象,人物、舟船、鸟兽、烟波、风月,皆依其文,曲尽其妙,为世之雅律,深得其态。”从朱景玄《唐朝名画记》来分析,在大历九年秋八月的那次宴会上,应该是颜真卿先赠《渔父》给张志和,然后张志和再唱和颜真卿《渔父》词并随句赋象的,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云:“俄挥洒横布面纤纩霏拂,乱抢而攒毫雷弛,须臾之间,千变万化,蓬壶仿佛右隐见,天水微茫右昭合。观者如堵,轰然愕贻。”颜真卿是宴会的主人,张志和等是客人,理应主人先起句作诗,然后客人再和作唱和,最后参加宴会的人包括陆羽、徐士衡、李成矩等人一起唱和才对。当然写的唱的最好的是张志和的和作,它不仅把主人的《渔父词》掩饰了,而且他的五首《渔父》词漂洋过海成了千古绝唱。

那么颜真卿又赠了张志和哪几首《渔父》词呢?北宋初期,出现了一本词选集,书名《金奁集》,该集《黄钟宫》中有和张志和《渔父》词十五首,并附有清末曹元忠钞本《金奁集》跋和鲍廷博、朱祖谋的跋,二跋对十五首《渔父》进行了祥细的考证,认为是唱和张志和的和作,但何人所作“作者不可考”而没有定论。而我认为这十五首《渔父》词的和作是大历九年秋八月颜真卿在湖州的那次宴会上的那些和作,其中前五首为颜真卿所作,加上张志和的五首合二十首。并非传说中的二十五首和作,亦非颜真卿及陆羽、徐士衡、李成矩每人均作五首,加上张志和的五首合二十五首。

我们不妨先看看张志和的五首《渔父》词:它每一阙结句的第五个字用“不”字。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须归。

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父棹歌连。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用仙。

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着荷衣叹穷。

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莼羹亦共餐。枫叶落,荻火干,醉宿渔舟觉寒。

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曾忧。

再看《金奁集·黄钟宫》中十五首《渔父》词:

五岭风烟绝四邻,满川凫雁是亲交。风触岸,浪摇身,青草灯深见人。

极浦遥看两岸花,碧波微影弄晴霞。孤艇小,信横斜,那个汀洲是家。

洞庭湖上晚风生,风触湖心一叶横。兰棹快,草衣轻,只钓鲈鱼钓名。

舴艋为舟力几多,江头雷雨半相和。珍重意,下长波,半夜潮生奈何。

偶然香饵得长鱏,鱼大船轻力不任。随远近,共浮沉,事事从轻要深。

远山重叠水萦纡,水碧山青画不如。山水里,有岩居,谁道侬家也钓鱼。

钓得红鲜劈水开,锦鳞如画逐钓来。从棹尾,且穿顋,不管前溪[⑥]一夜雷。

雪色髭须一老翁,时开短棹拨长空。微有雨,正无风,宜在五湖烟水中。

残霞晚照四山明,云起云收阴又晴。风脚动,浪头生,定是虚篷夜雨声。

风搅长空浪搅风,鱼龙混杂一川中。藏远溆,系长松,尽待云收月照空。

桃花浪起五湖春,一叶随风万里身。车宛囗,饵轮囷,水边时有羡鱼人。

垂杨湾外远山微,万里晴波浸落晖。击楫去,本无机,惊起鸳鸯扑鹿飞。

冲波棹子橛头船,青草湖中欲暮天。看白鸟,下长川,点破潇湘万里烟。

料理丝纶欲放船,江头明月向人圆。尊有酒,坐无毡,抛下渔竿踏水眠。

舴艋为家无姓名,胡芦中有瓮头青。香稻饭,紫莼羹,破浪穿云乐性灵。(此处《渔父》词十五首的次序与《金奁集·黄钟宫》中的《渔父》词十五首的次序已变换)

从张志和的五首《渔父》和《金奁集·黄钟宫》渔父十五首《渔父》前五首(简称前五首),放在一起稍微对照一下,我们就不难发现其中的奥妙:“前五首”每一阙结句的第五个字亦用“不”字,而张志和五首《渔父》中每一阙结句的第五个字亦用“不”字。公元823(即日本平安朝弘仁十四年),《渔歌子》传到日本,当时的嵯峨天皇唱亲自和张志和《渔父》词时,在每阙结句第五字用“带”字唱和五首:

江水渡头柳乱丝,渔翁上船烟景迟。乘春兴,无厌时,求鱼不得风吹。

渔人不记岁月流,淹泊沿回老棹舟。心自效,常狎鸥,桃花春水浪游。

青春林下渡江桥,湖水翩翻入云霄。烟波客,钓舟遥,往来无定落潮。

溪边垂钓奈乐何,世上无家水宿多。闲钓醉,独棹歌,洪荡飘飘沧波。

寒江春晓片云晴,两岸花飞夜更明。鲈鱼脍,莼菜羹,餐罢酣歌月行。

年仅十七岁的天皇女儿内亲王智子在每阙结句第五字用“送”字咏和两首:

白头不觉何人老,明时不仕钓江滨。饭[⑦]香稻,苞紫鳞,不欲荣华吾真。

春水洋洋沧浪清,渔翁从此独濯缨。何乡里?何姓名?潭里闲歌太平。

滋野贞主在每阙结句第五字用“入”字唱和五首:

渔父本自爱春湾,鬃发皎然骨性明。水泽畔,芦叶间,拏音远去江边。

微花一点钓翁舟,不倦游鱼自晓流。涛似马,湍如牛,芳菲霁后花洲。

潺湲绿水与年深,棹歌波声不厌心。砂巷啸,蛟浦吟,山岚吹送单衿。

长江万里接云霓,水事心在浦不迷。昔山住,今水栖,孤竿钓影春溪。

水泛经年逢一清,舟中暗识圣人生。无思虑,任时间,不罢长歌晓声。

每一阙结句的第五个字都用同一字,这是唱和词中的一种手法。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要么是张志和唱和“前五首”《渔父》,要么就是“前五首”唱和张志和的《渔父》。

再从它们每一阙结句的三个字来分析,“前五首”分别是“不见人”、“不是家”、“不钓名”、“不奈何”、“不要深”,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关心和劝导的情境。颜真卿懿文硕学,襟怀坦荡,虚已下士,待人热诚,结交了众多海内文儒之士;他爱惜人才,奖掖后进,许多人都慕名前来追随其左右。他剌湖州时为了编撰一部《韵海镜源》的典籍,几乎罗络了湖州及边缘地区的所有有识之士,包括文人、官僚甚至是三教九流,可以说三教俱集且不遗后进。但唯独张志和不肯与颜真卿入流,颜真卿亦不止一次相邀张志和,甚至于送一艘新的舴艋舟给张志和来游说他,结果丝毫没有动摇张志和“浮家泛宅,沿泝江湖之上,往来苕霅之间”的决心。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云:“真卿以舴艋既敝,请命更之,答曰:‘傥惠渔舟,愿以浮家泛宅,沿泝江湖之上,往来苕霅之间,埜夫之幸矣!’”直到张志和死后,颜真卿还发出“辅明主,若斯人,岂烟波,沦此身?”的感慨。所以在这次宴会上,颜真卿还是不肯放弃劝说张志和的机会,投张志和所好,赠五首《渔父词》即《金奁集·黄钟宫》渔父的“前五首”给张志和。张志和为了答谢颜真卿,即兴“随句赋象,人物、舟船、鸟兽、烟波、风月,皆依其文,曲尽其妙”五轴《渔歌图》,同时以“不须归”、“不用仙”、“不叹穷”、“不觉寒”、“不曾忧”的句法唱和了颜真卿的五首《渔父》词,婉言谢绝了颜真卿的劝导。

安徽祁门县张村庇张志和后裔收藏的《张氏宗谱》里收集的张志和的作品中,除张志和的五首《渔父词》外,还有与颜真卿等唱和的十四首《渔父》词,而此十四首《渔父词集》中有十二首(参见《历代渔父词选录》)与《金奁集·黄钟宫》渔父十五首之内容极为相似,甚至于某首词中的文字仅差几个字,现把相似者各十二首分别排例于下:

金奁集:五岭风烟绝四邻,满川凫雁是亲交。风触岸,浪摇身,青草灯深不见人。

张氏谱:近日何人是我邻,满洲凫鸟最相亲。云浩浩,水粼粼,青草烟波不见人。

金奁集:洞庭湖上晚风生,风触湖心一叶横。兰棹快,草衣轻,只钓鲈鱼不钓名。

张氏谱:碧波千顷晚风生,舟泊湖边一叶横。心事稳,草衣轻,只钓鲈鱼不钓鲸。

金奁集:舴艋为舟力几多,江头雷雨半相和。珍重意,下长波,半夜潮生不奈何。

张氏谱:一个轻舟力几多,江湖随处载渔蓑。撑皓月,下长波,半夜风生不奈何。

金奁集:偶然香饵得长鱏,鱼大船轻力不任。随远近,共浮沉,事事从轻不要深。

张氏谱:白头垂钓碧江深,忆得前身是姓任。随去往,任浮沉,鱼多鱼少不用心。

金奁集:钓得红鲜劈水开,锦鳞如画逐钓来。从棹尾,且穿顋,不管前溪一夜雷。

张氏谱:钓掷萍波绿自开,锦鳞队队逐钓来。消几月,寄幽怀,恰似严光坐钓台。

金奁集:雪色髭须一老翁,时开短棹拨长空。微有雨,正无风,宜在五湖烟水中。

张氏谱:雪色须髯一老翁,能将短棹拨长空。人爱静,浪无风,空在五湖烟雨中。

金奁集:风搅长空浪搅风,鱼龙混杂一川中。藏远溆,系长松,尽待云收月照空。

张氏谱:风发长江碧波空,轻舟荡漾夕阳红。归别浦,系长松,山是风恬浪息中。

金奁集:桃花浪起五湖春,一叶随风万里身。车宛囗,饵轮囷,水边时有羡鱼人。

张氏谱:桃花水暖五湖春,一个轻舟寄此身。时醉酒,或垂纶,江北江南适意人。

金奁集:垂杨湾外远山微,万里晴波浸落晖。击楫去,本无机,惊起鸳鸯扑鹿飞。

张氏谱:绿杨初睡暖风微,万顷澄波浸落晖。鼓枻去,唱歌归,惊起沙欧杂鹂飞。

金奁集:冲波棹子橛头船,青草湖中欲暮天。看白鸟,下长川,点破潇湘万里烟。

张氏谱:轻风细浪漾渔船,远水斜阳欲暮天。看白鸟,下平川,点破湘山万里烟。

金奁集:料理丝纶欲放船,江头明月向人圆。尊有酒,坐无毡,抛下渔竿踏水眠。

张氏谱:收却丝纶歇钓船,江头明月正团圆。酒瓶侣,岸花悬,一领青蓑踏月眠。

金奁集:舴艋为家无姓名,胡芦中有瓮头青。香稻饭,紫莼羹,破浪穿云乐性灵。

张氏谱:舴艋中人无姓名,葫芦世事过平生。香稻饭,细莼羹,棹月穿云任性情。

我们把《张氏宗谱》和《金奁集》里《渔父词集》放在一起进行对照,就可以发现这些渔父词确是颜真卿、陆鸿渐等人之词,但是二者的内容为什么只是相似而不相同?我认为这是张志和在当时不让颜真卿将这些《渔父词》公诸于众,只在蕉叶上随便记记,而不让保留的原因。之后就是唐宪宗以皇帝之力,还无法得见《渔歌》,可知当时这些《渔父词》早已无人知晓了。李德裕是通过亲戚和御史的关系才得到了张志和的五首《渔父词》,把它记载在《李卫公会昌一品集》中,却没有颜真卿陆鸿渐等人之词。陈少游《唐金吾志和玄真子先生行状》称在张志和死后十一年,张志和之子张衢到湖州确认其父的死讯后,到淮南请陈少游写《行状》的,张衢得到的《渔父词集》即《张氏宗谱》里的《渔父词》是经过参加那次宴会的人的回忆记录下来的,因为是回忆的,它与真正宴会上作的《渔父词》多少有点差异了。同样的道理,《金奁集》里《渔父词集》亦是经过参加那次宴会的人的回忆记录下来的,那次宴会上有六十多人,所以张衢和《金奁集》里回忆的人非同一人的回忆,因而二者之间有差异亦是很正常的事了。

那么《金奁集·黄钟宫》中只有十五首《渔父》词,而参加宴会的有六十多人,除了颜真卿的五首《渔父》词外,其余十首为谁人之和作,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六十多人中并非人人都有和作,并且最多亦只有十人唱和了张志和的渔父词,而且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唱和二首或二首以上,那么真正唱和的只有十人都不到了。所以说“颜真卿及陆羽、徐士衡、李成矩共唱和张志和《渔父词》,后集成《渔父词集》,全集共二十五首”的说法只不过是传说而已,陆羽、徐士衡、李成矩等当时可能是和了《渔父词》,但是不是每人都和五首或者说除了他们四人外,在宴会上的六十多人里有没有别人的和作,我们就无法考证了。

值得注意的是和张志和《渔父词》的《渔父词集》如果该集真的存在的话,我认为集里只有二十首《渔父》词,而不是传说中的二十五首《渔父》词。更值得注意的是二十首渔父词中,颜真卿的五首是赠给张志和的,是首唱。张志和的五首是和颜真卿的和作,亦就是说《金奁集·黄钟宫》中十五首《渔父》词中,只有十首是和张志和《渔父词》或颜真卿《渔父词》的和作。确切地说传说中的《渔父词集》或陈振孙收集张志和的《渔歌》及其有关文献编成的《玄真子渔歌碑传集录》中的《渔父词》只有二十首《渔父词》,而且“前五首”是颜真卿的首作,另外的十五首才是张志和及其他人唱和颜真卿《渔父》词的和作,而不是唱和张志和的和作。

 


[] 陈振孙:1183—约1261,字伯玉,号直斋,安吉梅溪邸阁山(又名仓山、廪山)人。南宋嘉定四年(1211)起,先后在溧水、鄞县、绍兴学官,30岁后任江西南城知县。宝庆三年(1277)任兴化军(今福建莆田)通判。端平元年(1234)任教于诸王宫学。三年,以散朝大夫出任台州知州兼浙东提举常平茶盐事。嘉熙元年(1237)改任嘉兴知府、浙西提举。淳祐四年(1244)任国子监司业。后累官至侍郎、宝章阁待制。卒赠光禄大夫。陈振孙在南城时即开始藏书,任兴化军通判时曾传录夹漈(莆田西北)郑氏、方氏、林氏、吴氏诸家旧书。振孙从事藏收活运达40年之久,成为当时冠绝东南的大藏书家,这后世保存许多濒于灭绝的珍贵典籍。振孙博古通今典籍,致力20年撰成目录学专著《直斋书录解题》56卷,共列图书3000余种、51180卷。每录一书皆写一段《解题》,简要介绍此书的卷帙多少、作者姓名、学术源流、版本流别,并品评其得失,使读者对此书有能有大致了解。此法为后人承袭,在中国目录学上有所贡献。原书久佚,后人自《永乐大典》辑为22卷。此外还《吴兴人物志》、《氏族志》和《书解易解》等。

[] 张志和之诗在《全唐诗》中只有九首,然而其中一首“八月九月芦花飞”在《李卫公一品集》中认为是李裕德所作。这样,张志和真正留给世人的只有八首诗了。

[] 李德裕(787850),字文饶,赵郡赞皇(今属河北)人。宪宗元和元年(815)以荫补校书郎。十四年,拜监察御史。次年,擢翰林学士。穆宗长庆元年(821),迁考功郎中、知制诰。二年,转中书舍人。文宗太和三年(829),为兵部尚书,旋出为剑南西川节度使。七年,拜平章事。八年,出为浙西节度使。开成五年(840),复入相,进封卫国公。宣宗即位,罢相。大中元年(847),贬潮州司马。次年,再贬崖州司户。三年十二月,卒于贬所,年六十四。著有《李文饶文集》、《次柳氏旧闻》。《旧唐书》卷一七四、《新唐书》卷180有传。

[④] 朱景玄,唐美术评论家,吴郡人。他于宪宗李纯元和初(806年)应举,官至太子谕德,至晚唐武宗李炎会昌年(841846)间尚在世。所著《唐朝名画录》的序存《全唐文》中,《诗集》一卷,《全唐诗》录十五首。

[] 洞庭湖:这里指太湖。

[] 前溪:在湖州德清县。

[] 饭:饭中反字为皮字。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