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和其人

张志和字子同,初名龟龄,号玄真子,祁门县灯塔乡张村庇人,祖籍浙江金华,先祖湖州长兴房塘。张志和三岁就能读书,六岁做文章,十六岁明经及第,先后任翰林待诏、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南浦县尉等职。后有感于宦海风波和人生无常,在母亲和妻子相继故去的情况下,弃官弃家,浪迹江湖。唐肃宗曾赐给他奴、婢各一,称“渔童”和“樵青”,张志和遂偕婢隐居于太湖流域的东西苕溪与霅溪一带,扁舟垂纶,浮三江,泛五湖,渔樵为乐。时间长了,张志和的哥哥张鹤龄担心他浪迹不回,便出钱在绍兴为他盖了一间可以长住的茅斋,称搆茆堂,供张志和安居自娱。唐大历九年(774),张志和应时湖州刺史颜真卿的邀请,前往湖州拜会刺史颜真卿,第二次在太湖一带渔隐,同年冬十二月,和颜真卿等东游平望绎时,不慎在莺脰湖(唐时属浙江湖州,今江苏省吴江县境内)落水身亡。张志和作为中唐较有影响的文学家、书画家,张志和主要以《渔父词》闻名天下:“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其境象闲逸,动人至深,不仅在海内久咏不衰,在日本等国也广为传诵。张志和是世人公认的词坛先驱,对词这种韵文形式的产生有不可磨灭的贡献。著作有《玄真子》十二卷三万字,《大易》十五卷,有《渔父词》五首、诗七首传世。

祁门《张氏宗谱》张志和像

一、张志和是一位出色的道教学者

唐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云:“父游朝,清真好道,著《南华象说》十卷,又著《冲虚》、《白马非马证》八卷,代莫知之。”又云“(志和)著书十二卷,凡三万言,号《玄真子》,遂以称焉。客或以其文论道,纵横谓之造化鼓吹,京兆韦谊为作内解。元真子又述《大易》十五卷,凡二百六十有五卦,以有亾为宗观,以为碧虚金骨。”

张志和是汉留候张良的后代,张良受仙人黄石公指点得兵书,灭秦除楚辅汉,功成隐退修道家辟谷术。在张志和的家谱中我们可以查到其祖上有许多都有道教之著作问世。如《新唐书》记载:“张敷,字景胤。生而母亡,年数岁,问知之,虽童蒙,便有感慕之色。性整贵,风韵端雅,好玄言,善属文。初,父邵使与南阳宗少文谈《系》、《象》,往复数番,少文每欲屈,握麈尾叹曰‘吾道东矣’”等。张志和父亲张游朝,亦是一位道家学者,且清真好道,喜好药石长生之术,著《南华象说》十卷,又著《冲虚白马非马证》八卷,代莫知之。

张志和的道家出世思想在他的五首《渔父》词中表现颇为突出:第一首“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以下几首继续发挥这一思想:“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等。他自号“玄真子”,并以“仙”自喻,其道家思想已不言自明。张志和的修炼情况在《续仙传》中有零星的披露,说他是个“守真养气”的人,可以“饮酒三斗不醉”,“卧雪不寒,入水不濡”。在常人看来躺在雪中不冷、跳进水里不湿,已经很了不起了,但那还只是道家修炼中显现出来的某些功夫而已。

张志和的修炼方法很特别。他经常“沿溪垂钓”,但却“每不投饵”,因其“志不在鱼也”。那他坐在那里干甚么呢?借垂钓之名、行修炼悟道之实!“反尔之视,绝尔之思,可以观。[1]”《玄真子》外篇中有虹的成因及人工造虹方法的记载[2]。这就是溪流在他面前就像一面镜子,他从那里面看到世间万物,看到超越世间的诸神并与之勾通交流,再一直看到组成宇宙万物的元素及其构成万物的运动方式,再将自己修炼的心得辑为一部十二卷三万言的《玄真子》。《玄真子》模仿《庄子》、《列子》,以假设寓言问答,以论述天地造化,有无、方圆、大小等哲理问题,是《道德经》的深入和补充,或者说是对《道德经》的一个具体释例,其大旨是在吸收唐代道教重玄思想的基础上,解释道家虚无玄妙之说,如书中把“玄真”解释为“无自而然,是谓玄然;无造而化,是为真化之玄也,无玄而玄,是谓真玄;无真而真,是为玄真。”所以《道德经》和《玄真子》的关系,也就一个是纲领、一个是细则;一个是抽象、一个是具体而已。但《玄真子》在南宋时已经残缺不全,只剩下三卷,后被收入《道藏》“太玄部”,后人称其“著作玄妙,为神仙中人”。

后来颜真卿东游平望驿,张志和喝酒喝到酣畅时,为大家表演水上游戏:他把坐席铺在水面上,独自坐在上面饮酒、谈笑和吟唱。那张坐席在水上一来一去、时快时慢,发出水上行舟一样的声音。接着又有云中飞来仙鹤跟随在他的头顶上。颜真卿等在船上观看的人们,没有一个不惊异的。不多时,张志和在水上挥手,向颜真卿表示谢意,然后便上升飞去。另一说法则称“后传一旦忽乘云鹤而去……,”说他是乘着云鹤飞走了或水解成仙而去。

历来修成“白日飞升”的人就少之又少,因此才不被人们普遍地承认。南唐溧水令沈汾《续仙传》上卷载飞升成仙16人,以张志和为首。像他这样当着许多人的面,其中包括像颜真卿这种颇有名望的一代名臣和大书法家,就悠悠然飞升而去,实在是古往今来历史上罕见的奇观!

二、张志和是唐代最早填词并有较大影响的词人之一

张志和是唐代最早填词并有较大影响的词人之一,他的《渔父词》源于吴地吴歌中的渔歌(参阅《张志和《渔父词》起源考略》),他那五首《渔父》词,特别是第一首,词调与内和意境容完全相符,再衬之以桃花流水斜风强雨那美好的自然山水,境高韵远,极有艺术魅力,因此广为传诵,成为千古之绝唱。

张志和的《渔父词》在唐李德裕《玄真子渔歌记》中把张志和的五首《渔父》视为良宝,称志和隐而有名,显而无事,不穷不达,严光之比;唐肃宗曾赐奴渔童婢樵青服侍志和,渔童使棒钓收纶,芦中鼓枻,樵青使苏兰,薪桂竹里煎茶;唐宪宗为求张志和之《渔父》,更是废寝忘食,写真求访,叹不能致。清人刘熙载称张志和的《渔歌子》是风流千古的佳作[3]。晚唐释德成39首《渔父拨棹子》中,有36首的句式格律全依张志和《渔父》。八仙之一的吕洞宾亦有《渔父词》十八首,不仅其句式格律全依张志和《渔父》,并直接运用到道教的术语中。此后的和凝、欧阳炯、李珣、李煜所作《渔父》(参见《历代渔父词选录》),其内容大同小异,均受张志和《渔父词》的影响。而且“渔父”在后来词人笔下,已不再是以打鱼为生的普通渔翁,也不是一般的隐士,而是道家的“散仙”了,可见张志和的《渔父词》对后世的词人影响之大。

张志和《渔父词》首唱的那天,在颜真卿府上的那次宴会上,当场就有人和作了十五首《渔父词》[4],但张志和的《渔父词》及其唱和的十五首《渔歌》却早已失传(参阅《张志和《渔父词集》考略》),而《渔父词》的唱腔亦许失传更早,至少在宋代便已经失传,苏东坡有一阙《浣溪沙》题曰:“玄真子《渔父词》极清丽,恨其曲度不传,故加数语令以《浣溪沙》歌之[5]”;与苏轼齐名的黄庭坚也改写了一首《浣溪沙》,在词坛上传为佳话(参见《垂钓趣闻轶事》);北宋徐俯(徐师川)在苏黄的基础上,又分别改写成二首《浣溪沙》和二首《鹧鸪天》;南宋词人朱敦儒同样以张志和《渔父词》改写了一首《浣溪沙》;以后历代都有改写的佳作问世,只是其意境稍逊于张志和的《渔父词》罢了。

张志和的《渔父词》问世仅七年时间就漂洋过海传到了日本,四十九年后日本弘治十四年(公元823年),嵯峨天皇读后备加赞赏,亲自在贺茂神社开宴赋诗,其时,朝庭大臣、皇亲国戚和学者名流,皆随嵯峨天皇争相仿效和唱张志和的《渔父》。当时嵯峨天皇即有和诗5首,天皇女儿内亲王智之亦和诗两首,滋野真主也和诗5首,并与张继的《枫桥夜泊》一起列入日本的教科书。近代词学家夏承焘先生在咏张志和和嵯峨天皇的绝句中云:“谁唱萧韶横海去,扶桑千载一竿丝”、“一脉嵯峨孕霸才,桃花泛鳜上蓬莱”,可见张志和的《渔父》对日本词学的关系,是不同寻常的。

唐文宗时宰相李德裕有一篇《玄真子渔歌记》云:“德裕顷在内廷,伏睹宪宗皇帝写真访求玄真子《渔歌》,叹不能致。余世与玄真子有旧,早闻其名,又感明主赏异爱才,见思如此。每梦想遗迹,今乃获之,如遇良宝。”原来唐宪宗皇帝在位时,仰慕张志和,要访求其所作《渔父词》,可是始终没有见到。于是画了一幅张志和的像,并题了字,记录了他的遗憾。李德裕在宫中见到唐宪宗留下的这幅画像和题记,对唐宪宗那爱才思贤的精神,非常感动。因为他家与张志和家有旧交,就注意访觅,到823年在润州(现江苏镇江)任上才获得张志和《渔歌》五首的全文。他把这五首《渔歌》录存在他的文集《会昌一品集》中,并附了这篇题记。从《渔父词》问世到唐宪宗元,不过三十年的时间,却以皇帝之力,还无法得见《渔歌》,可知当时这些诗已无人知道了。所以我们现在还能见到《渔歌》五首,应当归功于李德裕。

张志和的《渔父词》不仅影响到中国的填词历史和以后词人的风格曲调,吴越一带的地方戏曲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它的影响(参阅《张志和《渔父词》起源考略》),同时对海外汉诗人的影响更大,直接开启了日本填词历史的先河,拨响了中日人民文化交往的心弦。如果说张志和的《渔父词》是中国唐词的宗祖,也是日本词学的开山祖师,应该是恰如其分的。

三、张志和是一名出色的画家

张志和不独是出色的道家学者和诗人,还是个大画家,他除诗词外,他对书画、音乐也无一不精。唐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云:“前御史李萼,以缣帐请焉,俄挥洒横布面纤纩霏拂,乱抢而攒毫雷弛,须臾之间,千变万化,蓬壶仿佛而隐见,天水微茫而昭合。观者如堵。轰然愕贻。在坐六十余人,元真命各言爵里、纪年、名字、第行于其下,作二句题目,命酒,以蕉叶书之。援翰立成,潜皆对属,举席骇叹,竟陵子因命画工图而次焉。”

颜真卿的《碑铭》不仅真实地记载了张志和作画的全过程,把张志和作画时的神情姿态均表现的淋漓尽致。诗僧皎然亦用诗描绘了张志和作画时的神情姿态均,皎然《奉应颜尚书真卿观玄真子置酒张乐舞破阵画洞庭三山歌》诗:“道流迹异人共惊,寄向画中观道情。如何万象自心出,而心澹然无所营。手援毫,足蹈节,披缣洒墨称丽绝。石文乱点急管催,云态徐挥慢歌发。乐纵酒酣狂更好,攒峰若雨纵横扫。尺波澶漫意无涯,片岭崚嶒势将倒。盻睐方知造境难,象忘神遇非笔端。昨日幽奇湖上见,今朝舒卷手中看。兴馀轻拂远天色,曾向峰东海边识。秋空暮景飒飒容,翻疑是真画不得。颜公素高山水意,常恨三山不可至。赏君狂画忘远游,不出轩墀坐苍翠。”从皎然的诗中我们可以想见张志和作画时那近似癫狂的姿态,也只有在画画艺术达到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之境地时才会有如此挥洒自如的姿态。

唐朱景玄撰《唐朝名画录》,定逸品三人,张志和居其一。《唐朝名画录》云:“张志和或号烟波子,常渔钓于洞庭湖。初鲁公典吴兴,知其高节,以《渔歌》五首赠之。张乃为卷轴,随句赋象,人物、舟船、鸟兽、烟波、风月,皆依其文,曲尽其妙,为世之雅律,深得其态。……非画之本法,故目为逸品,盖前古未有这也,故书之。” 但《渔歌图》已不见于宋代的记载,而其影响则极为久远,宋、元、明代有许多画家画过渔歌图。

唐张彦远所著《历代名画记》里也有关于张志和的记录。《历代名画记》云:“志和性高迈,自为《渔歌》,便画之,甚有逸思。”

明董其昌《画旨》云:昔人以逸品置神品至上,历代唯张志和可无愧色。按照董其昌《画旨》的说法,“昔人以逸品置神品之上”,可见“逸品”比“神品”还高,是至高无上的极品了。但董其昌认为“历代唯张志和可无愧色”,把“逸品”画家定为只有张志和一个人,并在其《画禅室随笔》中有《题渔乐图》说此类图“起于烟波钓徒张志。”

四、张志和是一个书法家和音乐舞蹈表演艺术家

张志和是道教学者、诗人、画家那是众所周知的事,而张志和是书法家和音乐舞蹈表演艺术家那就鲜为人知了。但是我们从以下的史料记载中就会不难地发现他确实又是书法家和谱曲兼歌唱表演家。

1、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云:“性好画山水,皆因酒酣乘兴击鼓吹笛,或闭目或背面飞墨应节而成。”张志和作画都是在音乐的伴奏下,或兴击鼓吹笛,或闭目或背面飞墨应节而成。这“飞墨应节而成”中的“节”不是音乐节奏,又是什么呢?

2、从皎然《奉应颜尚书真卿观玄真子置酒张乐舞破阵画洞庭三山歌》和《乌程李明府水堂观玄真子置酒张乐丛笔乱挥画武城赞》诗中的“置酒张乐”就能体会到张志和边翩翩起舞边画画的情景。

3、唐朱景玄撰《唐朝名画录》云:“张乃为卷轴,随句赋象,人物、舟船、鸟兽、烟波、风月,皆依其文,曲尽其妙,为世之雅律,深得其态。

4、唐人张彦远曾在《历代名画记》中说他书迹狂逸,自为渔歌便画之,甚有逸思。

以上记载,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张志和每次作画时总要在酒酣后,随着音乐的节拍,边舞边画或者酒酣乘兴击鼓吹笛或闭目或背面飞墨应节自然而成,如果没有极高的书法和音乐舞蹈表演艺术根底,怎么会酒酣后飞墨应节自然而成呢?

五、张志和是一个重情守义的孝子

据安微祁门张志和后裔编纂的《张氏宗谱》记载,张志和母亲死后葬母于祁门赤山镇西五里之润田,亲自负土崇圹,并结庐于墓侧,植柏成林,朝夕拜哭,克尽孝道。陈少游撰《唐金吾志和玄真子先生行状》云:“奉敕葬妣夫人李氏于赤山镇西五里之润田,亲负土石崇圹仞馀,时有黄鸡突入圹内司晨三年,人以为孝感所致。环圹植枫柏,郁然成林,结庐于墓侧,朝夕拜哭,寝苫枕槐,孝思极至。”

张志和不仅是一个孝子,兄弟哥嫂更是情真意切。据《词林纪事·卷一》引《罗湖野录》在张松龄《渔父词》“乐在风波钓是闲,草堂松桧已胜攀。太湖水,洞庭山。风狂浪急且须还。”条下记:张松龄以《渔歌子》招其弟志和,後家莺脰湖旁,仙去。吴人为建望仙亭。此词是否别人伪托,实无考证,但可见张志和渔隐江湖不归,松龄思弟之心深切为实。张志和浪迹江湖,浮家泛宅,其兄张鹤龄怕张志和浪迹天涯不再回家,特地在会稽东郭买地为他筑茅斋,劝说志和回家安居,张鹤龄的那首《渔父词》表现了他对张志和非常关心体贴,随后夫妻二人悉心照料兄弟的生活。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云:“兄浦阳尉鹤龄,亦有文学,恐元真浪迹不还,乃于会稽东郭买地,结茅斋以居之,闭竹门十年不出。又欲以大布为褐裘,嫂徐氏闻之,手为织穬一製,十年方暑不解。”张志和为了不让兄嫂担忧,亦就在会稽东郭的搆茆堂一下子隐居了十年,且十年闭门不出。

同样,张志对朋友亦是重情守义,唐朱景玄撰《唐朝名画录》云:“鲁公典吴兴,知其高节,以《渔歌》五首赠之,张乃为卷轴随句赋象。”从朱景玄撰《唐朝名画录》里我们可以看出,颜真卿赠五首《渔歌》给张志和,张志和随即就回赠五首《渔父词》给颜真卿,并依韵画了五轴《渔歌图》给颜真卿。颜真卿在剌湖州时为了编撰一部《韵海镜源》的典籍,几乎罗络了湖州及边缘地区的所有有识之士,包括文人、官僚甚至是三教九流,可以说三教俱集且不遗后进,他为了把张志和亦招募在其门下,特送了一艘新的舴艋舟给张志和。张志和虽没有答应颜真卿参加《韵海镜源》的编撰,但他为了感谢朋友的深情厚义,画了一轴价值连城的《洞庭三山图》送给颜真卿,并“傥惠渔舟,愿以浮家沰宅,沿泝江湖之上,往来苕霅之间,埜夫之幸矣!”

六、张志和是一个才高志洁的“怪人”

张志和十六岁就明经擢第,少年游太学,然而他是一个性格怪僻的人,他喝三斗酒也不醉,在雪地里睡觉亦不会觉得寒冷,下水的话亦不会沾湿衣冠。颜真卿说他“性孤峻,不可得而亲疏,率诚澹然,人莫窥其喜愠,视轩裳如草芥,屏嗜慾若泥沙,希踪乎!丈夫同符乎?古作者莫可测也。”南唐沈汾《续仙传》云:“玄真子姓张名志和,会稽山阴人也。博学能文,进士擢第。善画,饮酒三斗不醉。守真养气,卧雪不寒,入水不濡。”象张志和这样才华横溢的人,且不在李白杜甫之下,理应有很多著传传世,但《全唐诗》里只有九首张志和的诗词。

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闭竹门十年不出。所居草堂,草堂椽拄,皮节犹存。全无斧斤之痕,门巷更为漱隘,门隔流水,十年无桥。”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隐逸》云:“筑室越州东郭,茨以生草,椽栋不施斤斧。”颜真卿为了编撰《韵海镜源》的典籍,差不多集中了一大半的江南名士,如和尚皎然、学者陆羽、道士吴均、才子耿讳等,其中不少人是张志和的故交或旧识,可是张志和始终与他们保持了距离,甘贱贫,泛湖海,同光尘,宅渔舟,垂钓纶。他刻意仿效古人,返朴归真,隐姓埋名地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以日月为灯,天地为室,居于不削树皮的大木搭成的茅斋,与四海诸公未尝少别,正如在他那首《洞穴歌》中所说的,“无自而然、自然之无。无造而化,造化之端。廓然慤然,其形团圞”那样。张志和的衣着更是怪异,身披一块未经剪裁的大布作为褐裘,其嫂为他做了一件衣服,他不管寒暑穿在身上十年都没有脱下。

张志和学姜子牙垂钓不设饵,志不在鱼;学严光远离官场尘嚣,浮家泛宅。他那蔑视功名,鄙夷利禄,倜傥洒脱,高风亮节的品性和气质,也博得后人的赞赏、仰慕仿效。所以,李德裕《玄真子渔歌记》云:“渔父贤而名隐,鸱夷智而功高,未若玄真隐而名彰,显而无事,不穷不达,其严光之比欤”可谓恰如其分。

七、张志和是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不出国使者

张志和的《渔歌子》还是一位不出国的使者,它对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可与唐代鉴真和尚东渡扶桑相媲美。近代词学家夏承焘在咏张志和的绝句中,对此以高度评价:谁唱箫韶横海去,扶桑千载一竿丝。(《瞿髯论词绝句》)夏老以自问自答的修辞方式说:谁唱着古代的乐曲——箫韶虞舜的音乐,横渡东海去到古国扶桑——日本呢?那是一千多年前烟波钓徒手执的一竿丝呵!一竿丝这句多么形象的艺术语言,既给人对《渔歌子》有立体的感觉,又把《渔歌子》连接中日的价值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渔歌子》约于张志和写成后七年就传到了日本(参阅《张志和《渔父词》东渡考略》),神田喜一朗在《日本填词史学》中留下了一段极宝贵的记述:公元八二三年《渔歌子》传到日本,当时即将退位的嵯峨天皇十分推崇,在贺茂神社开宴赋诗,皇亲国戚学者名流,济济一堂,君臣和唱,都仿效张志和作《渔歌子》。这次盛况的诗宴上,嵯峨天皇亲自作了五阕,其中有:寒江春晓片云间,两岸飞花夜更明。鲈鱼脍,莼菜羹,餐罢酣歌带月行。

如今日本《经国集》还存录着那次神社诗宴的词作。其中的佼佼者,要算嵯峨天皇的女儿内亲王智子,她那时是年仅十七的妙龄少女,可是驾驭词的艺术却相当超人,有一阕〈渔歌子〉写道:春水洋洋沧浪清,渔翁从此独濯缨。何乡里?何姓名?潭里闲歌送太平。

在神田喜一朗在《日本填词史学》中记录了自公元823年至1838年间日本汉学诗人的三十三首摹拟、仿效张志和《渔父词》的《渔父词》,证明了张志和的五首《渔父词》在日本汉文学史上的无可辩驳的地位和作用[6]

由此可见,张志和的《渔父词》不仅是中国唐词的宗祖,而且也是日本词学的开山,是架于中日之间的一座彩虹之桥。如果说唐代鉴真和尚历尽艰辛险阻东渡日本为中日人民友好特别是佛学上作出了贡献,那么张志和的《渔歌子》却奠定了中日友谊和文化交往的丰碑,所以夏承焘先生在咏张志和的绝句中与鉴真和尚东渡扶桑相媲美。所以说张志是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不出国的使者是恰如其分的。

 

[1] 《全唐书》卷308,张志和诗。

[2] 杨樟能《中国科技史料》1990年第4期《〈玄真子〉中的物理知识》。

[3] 《刘熙载文集》。

[4] 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和沈汾《续仙传》均有记载。

[5] 苏东坡《浣溪沙》:“西塞山前白鹭飞,散花洲外片帆微,桃花流水鳜鱼肥。自庇一身青箬笠,相随到处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朱敦儒《浣溪纱》:西塞山边白鹭飞,吴兴江上杨柳低,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将风里戴,绿蓑衣向雨中披,斜风细雨不须归。

[6] 《张志和〈渔歌子〉的流传和影响》,浙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3年第4期。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