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和《渔父词》起源考略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曰:“余尝舟行苕溪,夜闻人唱吴歌,歌中有后两句,余杂以俚语。今之舟人、樵子往往能歌,俗谓之山歌,即吴歌也。”

所谓吴歌,汉代、南北朝时称吴声歌曲,是指江苏南部、浙江西北部,以及包括上海在内的整个长江三角洲用吴语演唱的山歌、小调、号子等民歌。因而吴歌自成体系,它以其清新的风格、委婉的曲调和吴侬软语的地方特色名传遐迩,委婉的吴侬短语,加之曼丽甜润的曲调,使吴歌带有江南水乡特有的清丽柔和风味,与西曲中多述商旅生活、水边离情及北方民歌多勇武粗扩的风格有很大的不同,因而独具一格。

吴歌源远流长,从考古发现来看,已有数千年甚至于上万年的历史,它是以太湖为中心的江南水乡吴地民歌民谣的总称,具有鲜明的口传特色和民族文化特色,人们除了在劳动时用它解疲劳解烦闷外,夏天乘风凉,冬天围炉取暖,以及农闲时逛庙会,都以唱山歌自娱。所以在吴地凡有人们活动的地方都会有吴歌,几乎人人都能演唱山歌,捕鱼的有渔歌,织布的织歌,采茶的茶歌,撑船的有船歌,赶牛的的有牛歌。如夜间摇船,颇感劳累寂寞,一曲山歌,不仅可以驱除睡意,同时还带来无比的欢乐,“远听似阵阵银铃响,近听更胜凤凰鸣”。

锦绣的江南是传唱吴歌的故乡,浩瀚的太湖是孕育吴歌的摇篮,自古以来,吴歌以其清新的风格,委婉的曲调和吴侬软语的声腔形成了自有的地方特色——“吴格”,相传公元前13世纪即3000多年前,殷商末年周王派长子到江南无锡建都并“以歌养民”,从此吴歌这条灿烂的文化长河已经流淌了3000多年。屈原在《楚辞·招魂》中描述宫廷声乐时,就有关于吴歌的记载。吴歈之名,虽最早见于屈原的楚辞《楚辞·招魂》篇,而在此之前,吴歌就早已盛行。如春秋五国流传下来的讽喻歌曲《梧桐秋》、爱情民歌《南山有鸟》等,其风格与《诗经》相近,以清新委婉的曲调和吴侬软语的地方特色而名传遐迩。此后汉乐府诗中的《江南可采莲》五言吴歌,描述了江南水乡的优美景色;三国时的《吴孙皓初童谣》表达了吴人反对迁都的决心;六朝时的《子夜歌》,以对答的形式诉说男女间的真挚爱情;南宋的《月儿弯弯照九州[①]》,一直流传至今;明代的《栀子花开六瓣头》、《五更调》等有的被吸收、改编到吴语戏曲如沪剧、湖剧、越剧、昆剧、评弹中,成为吴地地方戏和曲艺的基本曲调而得到广泛传播,所以吴语戏曲最早的源头都可以追溯到古代吴歌。

吴歌的格律委婉细腻、含蓄缠绵、语言清丽、比兴巧妙,历来被认为是文学史上的一绝,并对历代文人诗词和中国文学产生过深刻影响,当然对唐诗宋词的影响亦比较大。《全唐诗》中直接提到“吴歌”的就有18处,其中孙逖、祖咏、常建、韩愈、杜牧、许浑、李商隐、温庭筠、刘兼各1处,罗隐2处,而李白一人独占7处!可见李白对吴歌可以说是情有独钟,非其他唐代诗人可比。《唐书·张志和传》云:“志和居江湖,…,尝撰渔歌,即《渔父》”,张志和五首《渔父》[②]是渔歌,而且是典型的吴歌中的渔歌,《渔父》因声调优美而被纳入唐教坊中,成为传习楷模。它虽未直接提到吴歌,然而以它那委婉而含蓄,意境深而远,感情轻柔似水的曲调,深深地已烙上吴地渔歌的烙印

杜甫在夔州的时候,极其讲究诗律,写出了不少调高律细的诗篇,同时又想突破律的束缚,尝试一种新的诗体。有一天,他写了一篇非古非律,亦古亦律的七言诗《愁》:“江草日日唤愁生,巫峡泠泠非世情。盘涡鹭浴底心性,独树花发自分明。十年戎马暗南国,异域宾客老孤城。渭水秦山得见否,人今疲病虎纵横。”题下自己注道:“强戏为吴体。”接着,他又陆续写了十七八首这样的诗,于是唐诗中开始多了一种“吴体诗”。什么叫作“吴体”呢?杜甫自己没有说明,大概当时是人人知道的,而后世却无人能解释。宋朝人改称“拗字诗”,或称“拗体”。清人桂馥说:“吴体即吴均体(见《札补》)。”吴均是梁朝诗人,他的五言诗已讲究平仄,但还不象唐代律诗那样讲究粘缀,所以他的诗还是古诗。吴均诗文,风格轻丽,当时有许多人摹仿他,称为吴均体。这个名词在文学史上代表的是一种文学创作风格,并不是指诗体。所以桂馥的话,不能信从。否则,杜甫为什么不注明“吴均体”要简称“吴体”呢?

从两汉到魏晋,我国的文化中心一向在中州,文化人的语言及吟诵诗文,都用中原音。吴越方言,被视为鄙野。吴越人到洛阳,被称为伧父。东晋以后,文化中心随政治而移到江南,吴越方言语音,成为北方来的士大夫争相学习的时髦语言。江南民间的歌谣也成为流行的吴声歌曲。从隋朝到唐初,政治和文化中心回到中州,吴语又恢复了它的乡土语言的地位。安禄山之乱,江南没有兵灾,中州人士过江避难者很多,吴语吴声又时髦起来。颜真卿、韦应物、白居易、元稹,都曾在吴越做官,同时吴越诗人如皎然,顾况、张志和、严维、戴叔伦、张籍等又以他们的吴语吴音影响了北方诗人。在中唐诗人的诗中,常常可以看到吴音、吴吟、吴歌、越吟、越调等词语。可以推测,用吴音吟诗,其音节腔调不同于中州。杜甫大约得风气之先,首先依照吴吟作诗,成为这种拗体的七律。按中州音吟诵这些诗,平仄是拗的;但用吴音来吟诵,也许并不拗。因此,杜甫戏作十多首,命名为吴体,杜甫的吴体诗无疑受到了吴语吴声的影响,这个名词从此确定。直到晚唐,皮日休、陆龟蒙都作过吴体诗。

在我国文学史上,兴起于唐、五代的一种诗歌体裁——词,本是起源于民间,这些词最早始于七世纪中业,残唐、五代的割据混乱局面结束,到北宋归于统一。张志和《渔父》的风格曲调同样在很大程度上勿容置疑受到了吴地渔歌的影响。张志和是唐代最早填词并有较大影响的词人之一,他经历过“安史之乱”这一时代的巨变,中晚年一直在湖州西塞山一带渔隐,以舴艋为家,浮家泛舟往来苕、霅间,与驾舴艋舟的渔夫为伍,乘流,纵棹,他在五首《渔父》词中自喻为仙,皆咏渔人生活而寓以道家玄理,其出世思想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张志和的《渔父》词,同样和吴歌一样对后来历代文人诗词和中国文学产生过深刻影响,当然亦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全唐五代词》中有释德诚船子和尚的39首《渔父拨棹子》和八仙之一的吕洞宾的十八首《渔父》。船子和尚是比张志和稍晚时期的唐贞元(公元785年)至开成(公元806年)间之人,他浮舟於华亭、朱泾(今上海市金山县)间,在他的39首《渔父拨棹子》中,有36首句式格律全依张志和《渔父》的曲调,吕洞宾的《渔父》和船子和尚的《拨棹歌》一样,皆咏渔人生活而寓以释道玄理:“世知吾懒懒原真,宇宙船中不管身。烈香饮,落花茵,祖师原是个闲人。”还有“静不须禅动即禅”、“都大无心罔象间”、“苍苔滑净坐忘机”、“动静由来本两空”、“外却形骸放却情”、“大道从来属自然,空堂寂坐守机关。三田宝,镇长存。赤帝分明坐广寒。”、“那个仙经述此方,参同大易显阴阳。须穷取,莫颠狂。会者名高道自昌。”、“学道初从此处修,断除贪爱别娇柔。长守静,处深幽。服气餐霞饱即休”等词句,明显含有释道思想,不是一般退隐江湖的“渔父”可以包容得了的。

晚唐时和凝的“白芷汀寒立鹭鸶,蘋风轻剪浪花时。烟暮暮,日迟迟,香引芙蓉惹钓丝”、李珣的“荻花秋,潇湘夜,橘洲佳景如屏画。碧烟中,明月下,小艇垂纶初罢。水为乡,篷作舍,鱼羹稻饭常餐也。酒盈杯,书满架,名利不将心挂。”、李煜的“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鳞。世上如侬有几人!”他们所作《渔父》,内容大同小异。李珣《渔父》云:“轻嚼禄,慕玄虚,莫道渔人只为鱼。”鱼外的追求已讲的很清楚了。欧阳炯的《渔父》讲的更明白:“摆脱尘机上钓船,免教荣辱有流年。无系绊,没愁煎,须信船中有散仙。”再之后的《僧宝传》、《林间录》端师之条均载:端师子者,东吴人,住湖州西馀山。好歌《渔父词》,月夜歌之彻旦。师初开堂,俞秀老作疏叙其事曰:“七轴之《莲经》未诵,一声之《渔父》先闻”;《全宋词》卷二百八十四中,可见到有这样的记载:“净端,字明表,姓丘氏,归安人,自号安闲和尚。崇宁二年(1103),一日辞众,歌《渔歌》数声,一笑趺坐而化。”;宋·宋晓莹《罗湖野录》卷上,载有湖州甘露寺的圆圆禅师填的《渔父》词二十首及其记事等,在唐宋时许多词人笔下,渔父已不再是以打鱼为生的普通渔翁,也不是一般的隐士,而是道家的“散仙”了。

张志和的《渔父》共有五首,而前两首更是声名远播,折服后人。唐李德裕在《玄真子渔歌记》中把张志和的五首《渔父》视为良宝,称志和隐而有名,显而无事,不穷不达,严光之比;唐肃宗曾赐奴渔童婢樵青服侍志和,渔童使棒钓收纶,芦中鼓枻,樵青使苏兰,薪桂竹里煎茶;唐宪宗为求张志和之《渔父》,更是废寝忘食,写真求访,叹不能致。弘治十四年(公元823年),《渔父》传入日本,嵯峨天皇读后备加赞赏,亲自在贺茂神社开宴赋诗,其时,朝庭大臣、皇亲国戚、学者名流,皆随嵯峨天皇争相仿效和唱张志和的《渔父》。当时嵯峨天皇于即有和诗5首,皇女智之内亲王亦和诗两首,滋野真主也和诗5首,并与张继的《枫桥夜泊》一起列入日本的教科书。可见张志和的《渔父》对日本词学的关系,是不同寻常的。有趣的是《宝庆会稽续志》中有宋高宗赵构作的十五首《和渔父词》的记载,并有小序云:“绍兴元年七月十日,余至会稽,因览黄庭坚所书张志和《渔父》词十五首,戏同其韵,赐辛永宗。”原来高宗在会稽看到黄庭坚写的张志和《渔父》词十五首,一时高兴,和韵作了十五首,写了一本给辛永宗。后人就从辛永宗家藏的高宗手迹抄录下来,编入《会稽续志》。由此可见在唐宋时,湖州一带不仅渔民会唱渔歌,当地的道士、和尚、诗人亦会唱渔歌,帝王将相甚至于在国外都会唱而且会填渔歌或者说是《渔父》,亦可见张志和之《渔父》词的影响之大不是一般。但无论张志和《渔父》词对后人的影响如何之大,无论是内容句式还是风格曲调发生多大变化,它总逃脱不了吴地渔歌曲调给它烙上的烙印。无论读到谁的《渔父》作品,轻松浪畅,活泼自然,都会令人身心为之一清,给人一种吴侬软语的节奏感,抒发出悠远绵长的感情,在心中旋来旋去,虽不强烈,却余波荡漾,使人觉得感情像清平的江水一样悠悠而来,在心头阵阵盘旋。唐末宋初的孙光宪[③]的《渔歌子》是最典型不过的吴侬渔歌了:泛流萤,明又。夜凉水冷东湾。风浩浩,笛寥寥,万顷金波澄。杜若洲,香郁。一声宿雁霜时。经霅水,过松江,尽属侬家日。”

《旧唐书·音乐志》云:“自开元以来,歌者杂用胡夷、里巷之曲”;《新唐书·张志和传》云:“志和居江湖,……,尝撰渔歌,即《渔父》”;陈锋《诗词曲格律》云:“词的产生,最初来自民间的唱曲。”;《日本填词史话》云:“《渔歌子》本是渔父的船歌,并非是用来歌咏板着脸孔、枯燥的古德之遗事的”;郑振铎在《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一书《词的起源》中说:“词的来历,颇为多端,但最为重者则为‘里巷之音’和‘胡夷之曲’。‘里巷曲’亦是‘词’的来源之一。如《竹枝词》、《杨柳枝》、《浪淘沙》、《调笑》等皆南方民歌。刘禹锡说:‘里中儿联歌《竹枝》,吹短笛,击鼓以赴节。歌者扬袂雎舞,以曲多为贤。’又如张志和有名的《渔歌子》,也当是拟仿当时的渔歌而作的”;潘慎《唐五代词鉴赏辞典》云:“《渔父》原为渔歌,本为唐教坊曲,张志和用为词调,借以描写渔隐之乐,表现其不与世俗同流的高洁情怀”,所有这些引证正好说明了《渔父词》的起源,亦是张志和《渔父》词曲调格式来源的参照。

所以如果说张志和的《渔父》,还有《渔歌子》、《渔父辞》、《渔父引》等属渔歌体系咏赋渔家动态的唐教坊曲其风格曲调它们起源于吴地渔歌,它们出自吴地渔歌却胜于吴地渔歌,应该说是名副其实的!

 


[]《月儿弯弯照九州》: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他州。“

[]《渔父》属唐教坊曲名,辞始于张志和。《渔父》单调27字用平韵,54平韵或53平韵。唐教坊曲名中除《渔父》外,属渔歌体系咏赋渔家动态的还有《渔歌子》、《渔父辞》、《渔父引》等。《渔歌子》双调50字用仄韵,上下片各50字,64仄韵;《渔父辞》单调18字用平韵,33平韵;《渔父引》单调28字用平韵,44平韵。

[] 孙光宪:表字孟文,号葆光子,贵平人。家世业农,至光宪,独读书好学。唐时为陵州判官,有声。天成初(约926),避地江陵。武信王(高季兴)奄有荆土,招致四方之士,用梁震荐,入掌书记。光宪事南平三世,皆处幕中,累官荆南节度副使、检校秘书少监。后教高继冲悉献三州之地,宋太祖嘉其有功,授光宪黄州刺史。乾德末年卒。性嗜经籍聚书凡数千卷。或手自抄写,孜孜校雠,老而不废。自号葆光子。所著有北梦琐言(十国春秋卷一百二荆南三)。孙词见花间集者六十首,见尊前集者二十三首,见全唐诗者八十首。刘毓盘于其内戚费文恪公家,见所藏宋元残本,有荆台佣稿一册,因录副,刊入所辑唐五代宋辽金元名家词集六十种中,共存词八十四首。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