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人张志和事迹考

周尚兵

 

张志和,字子同,别号玄真子,婺州金华人,唐代著名诗人、画家、隐士。脍炙人口的《渔父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就是其千古绝唱。然而由于史籍的湮没,使得关于这位诗画家的许多本来十分清楚的事情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乃至于聚讼纷纭,如《渔父词》究竟作与何时何地即为一例。现根据传世文献及碑铭文字对张志和的事迹加以考订廓清。

一、张志和所处的时代和隐居的原因

张志和的准确生卒年,现已无法考证,只能大致推测其生活的年代范围。张志和“年十六,游太学,以明经戳第。献策于肃宗,深蒙赏重,令翰林待诏,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1]。显然,张志和和献策于肃宗时已过十六岁。安史之乱发生后,肃宗于公元756年在灵武即位,年号“至德”。公元726年,肃宗死。据此,张志和应出生于唐玄宗开元号末期或者天宝年号初期。但据以下材料看,张志和更有可能生于开元末。

自至德后,兵革未息。国学生不能廪食,生徒尽散,堂墉颓坏,常借兵健居止,至永泰二年(776年)正月,国子祭酒昕上言:“崇儒尚学,以正风教,乃王化之本也”。其月二十九日,敕曰:

……顷以戒狄多难,急于经略,太学空设,诸生盖寡,弦诵之地,寂寥无声,函丈之间,殆将不扫,上庠及此,甚用悯焉。……[2]

元和二年(807)年,置东都监生一百元员,然自天宝后,学校益废,生徒流散,永泰中,虽置(西)(两)监生,而馆无定员,于是始定生员:……[3]

由此看来,安史之乱后至永泰年间,太学空设,生徒散尽,张志和不可能在肃宗时代游太学与明经戳第,只可能是在天宝时期。若如此,张志和实应出生于开元时期。

在唐代宗大历十二年(777年)之前,张志和与颜真卿在湖州相别,此后其行迹史籍缺载。其时张志和正值壮年,如无意外,他最少能生活到唐德宗贞元时期(785805)。

上述是对张志和所处时代范围的大致推测,其中张志和成长于唐玄宗天宝时期、主要活动于唐肃宗、代宗两朝应是无可怀疑的。据此,我们可来探询张志和隐居的真实原因。

张志和隐居的原因,据本传云:“后坐事贬南浦尉,会赦还,以亲既丧,不复仕,居江湖,自称烟波钓徒”[4]。颜真卿所撰碑铭云:“寻复贬南浦尉,经量移,不愿之任,得还本贯。既而亲丧,无复宦情,遂扁舟垂纶,浮三江,泛五湖,自谓烟波钓徒”。据上引,似乎张志和的隐居是因为亲丧这个偶发事件所引起,然而进一步考察,则会发生张志和实是宦途不如意才以亲丧为由脱离宦场是非去隐居。

唐代自唐高祖开始就崇尚“儒家”,高祖认为儒家学术可“安土治民”、“出忠入孝”,因此,“建邦立极,咸必由之”,遂下诏“崇尚儒家”[5]。与此同时,唐家室又以老子李耳为李氏先祖,欲借道家以自高,排定“令老先,次孔,末后释宗”[6]。在官府的倡导之下,士子于儒家之外莫不又研习道家之学,好道之风在唐前期士林中持续扩展,很多士子学人常常就有好道的家学传统,如张志和之父“清真好道,著南华象罔说十卷,又著冲虚白马非马证八卷,代莫知之”。因此,道家尚型虚、无妄为的思想在唐代文人士子心中也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儒、道两家思想在唐前期文人士子身上交相辉映的结果,是使唐代士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理想表现得尤为充分。所以,唐前期文人一方面具有强烈的仕进之心,以“兼济天下”为最大人生追求目标;另一方面在无法实现“兼济天下”之志时又能以道家的隐逸情趣来“独善其身”。在这样的世风下,连作“六不羡”之歌以示淡泊名利、独善其身的陆羽也迸发出“愧非负鼎贤”以致于无法“兼济天下”的感叹。世风若此,张志和成长于这种世风正胜的开元、天宝之时,当然亦未能置身其外。他的“仕”与“隐”恰足以为唐代文人“兼济独善”的心态与行为做最好的注脚。

唐前期“兼济”之风盛时,文人都“好语王霸大略”,渴望一朝登在天子庙堂,就要尽展所学来“兼济天下”、报效国家。张志和“年十六”游太学,对自己的才能应是相当自负的,颜真卿也认为张志和才堪大用,故在张志和归隐后惋惜地记道:“辅明主,斯若人;岂烟波,终此身。张志和既自负高才,又“明经戳第”在天子庙堂,理当以“兼济天下”为己任,更何况当时正值安使之乱,国家艰难之时,岂能坐视?那么张志和“献策肃宗”的行为就不是偶发行为,而是在其人生价值的驱使下做出的伸展其抱负的正常举动。

问题是张志和献策肃宗后得以待诏翰林,但在该职位上并不能达成其“兼济天下”之志。当时翰林学士只管草诏,其政治地位只略超过中书舍人,并无决策权利[7]。除此而外,肃宗朝的政治形式十分复杂,首先,唐玄宗派出他的宰相集团对肃宗进行牵制并形成了二元政权体系[8];其次,肃宗即位灵武是依靠李辅国、张良娣为首的后宫力量,这批人以所谓“定策”之功掌握与相当实权,他们不愿意肃宗培植起自己的亲信势力来摆脱他们;再次是地方上业已实权化的“节镇”势力对肃宗的种种牵制。故肃宗虽为皇帝,但在三股势力的倾轧之下,处境也十分艰难。肃宗即位后,就通过招贤等方式,试图建立起自己能控制的权力体系,如起用其东宫旧人李泌,“至于四方文状,将相迁除,皆与泌参议,……权逾宰相……”。但其它势力显然不愿肃宗建起能与他们相抗衡的力量,于是在玄宗所派来的崔圆、内宫势力李辅国等的谋划下,“将有不利于泌。泌惧,乞游衡山。……遂隐衡山,绝粒栖神”[9]。可见其时各派系权力之争、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十分剧烈。张志和以一微职在朝,既不能伸展其抱负,又因蒙肃宗赏重,难免属帝派势力之嫌。于是,张志和“坐事贬南浦尉”便不足为奇。张志和其睹实情,知无法展其才华,又遭倾轧之灾,遂以“亲丧”为脱离宦场,,谋求“独善其身”了。正因为如此,四库馆臣才评论张志和“实则恬退自全之士而已”[10]

二、至大历就年,隐居于会稽

张志和受贬后“得回本贯”,回到了金华老家。此时他已无心仕途,其兄鹤龄(又名松龄)遂为其在越州会稽东郭买地筑茅斋,张志和在那里隐居“十年不出”,没有离开过会稽。

会稽山是名山,又北面镜湖,有著名的若耶溪川流其间。南朝梁诗人王籍“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唐代独孤及“万山苍翠色,两溪清浅流”的诗句正是咏叹其他。佳山妙水,引来士人荟集,如李白、崔颢、孟浩然等都曾在此留恋忘返,留下了咏赞诗篇。会稽之地既有绝佳风景,又有士子如云,正是怡心养性的好地方,张志和在此住下了。该地居民“无日不钓鱼”[11]、“岁计有时添橡实,生涯一半在渔舟”[12]。张志和融入于此种生活之中,在这“起坐鱼鸟间”[13]之地悠然地过起了浮三江、泛五湖的“独善”生活。

张志和和本传与颜真卿所撰碑铭都记载了张志和隐居会稽时与当时的浙东观察使陈少游过从甚密。“浙东观察使御使大夫陈公少游,闻而遏之,坐必终日。因表其所居曰玄真坊。……既门隔流水,十年无桥,陈公少游遂为并造。行者谓之大夫桥……”。

陈少游任职越州是在“大历五年,改越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浙东观察使。大历八年,迁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观察使”[14]。陈少游所任越州刺史等职,其治所在越州,会稽山“在州东南二十里”[15],与越州城隔镜湖对望。故陈少游能“闻而遏之”,且能“坐必终日”。陈少游能与张志和过从甚密,从侧面表明了此段时间张志和正是隐居与碑文中所记的会稽东郭,而不是其它的地方。

三、大历九年至十二年(774777年),游历于湖州,作《渔父词》

据唐令狐峘《颜鲁公神道碑铭》等史籍的记载:颜真卿在大历七年九月被任命为湖州刺史,大历八年正月正式到任,大历十二年四月被召还京。则张志和去谒见颜真卿的时间最早也只能在大历八年正月之后,而不可能在大历七年。颜真卿所撰写碑铭记载张志和是在大历九年秋八月到达湖州,应是可信的。张志和谒见过颜真卿,随后在湖州一带游历,“浮家泛宅,往来苕、霅间”。但他离开湖州的时间则不会迟于大历十二年四月,因为颜真卿为张志和所作碑铭就是为纪念张志和离开湖州:“忽焉去我,思德兹深,曷以置怀,寄诸它山之石。”当时颜真卿还在湖州任上,一直到大历十二年四月才罢湖州之任进京。

有足够材料表明张志和在湖州游历甚广,留下许多嘉话。其中之一就是颜真卿慨然赠舟于张志和。湖州号“鱼米之乡”,水网密布且水道多狭,当地用一种小巧的“蚱蜢”船作为代步、捕渔的工具。唐人皮日休、陆龟蒙、李德裕均曾作诗描绘过这种:“阔处只三尺”[16]的蚱蜢船。新船造成后,颜真卿还召集好友聚会,当时与会各人均有诗作咏此事。可惜大都亡佚,唯僧皎然的诗尚存:“沧浪子后玄真子,冥冥钓隐江之汜,刳木新成蚱蜢舟,诸侯落舟自兹始”[17]

张志和游历湖州的其他事迹赖僧皎然的诗作而流传下来的还有张志和为颜真卿画湖州洞庭三山[18]、在乌程县书武城赞[19]

经过一段时间的游历史,张志和对湖州的风土任务深铭于心,故能在参与颜真卿等人举行的诗会时,首唱而出“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的千古名句。其时颜真卿、陆羽等人共有和词二十五首,张志和并将自己所作的《渔父词》及颜真卿诸人的和词都配上了山水画卷[20]。以后这些画卷辗转离散,张彦远就只看到了题有张志和自作《渔父词》的画卷,于是在其成书于大中元年(847年)的《历代名画记》一书中记载张志和“自为《渔歌》,便画之,甚有逸思”[21]。而另外一书《唐朝名画录》的作者(晚唐的)朱景玄只看到了其他人和张志和的画卷,于是他记载说:“颜鲁公典吴兴,知其高节,以《渔歌》五首赠之。张乃为卷轴,随句赋象……”[22]。这两位作者均在其书序中明确表明不见原画不记载的态度,着只能表明他们各自所看到的是不同的画卷。

综上可知,张志和的《渔父词》确作于他游历湖州之时,而不是其它地点。

四、关于张志和隐居的后话

张志和离开湖州后去了何处,我们现已无法确知。一种可能是张志和重新回到了会稽,因为其兄鹤龄在志和作了《渔父》之后,担心他放浪不还,和词招其回去:“乐在风波钓是闲,草堂松径已胜攀。太湖水,洞庭山,狂风浪里且须还”[23]。另一种可能是张志和厌倦了浮家泛宅的生活而转至今湖北大冶的西塞山归隐,今大冶有张志和之墓。但这些都是猜测而已,缺乏可信的材料加以证明。现今能够据史料加以廓清的事实只能到张志和离开湖州为止。(《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8月第20卷第4期)


[1] 颜真卿《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全唐文,卷340

[2]《旧唐书·礼仪志》卷24

[3]《新唐书·选举志》,卷44

[4]《新唐书·张志和传》,卷196

[5] 置学官备释奠礼诏,兴学敕。唐大诏令集,卷105

[6] 《集古今佛道论衡》卷丙。

[7] 俞鹿年。隋唐五代。中国政治制度通史,卷五[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132

[8] 任士英。唐肃宗时期中央政治的二元格局[J]。中国史研究,19964

[9] 《旧唐书·李泌传》卷130

[10] 玄真子提要,四库全书。

[11] 丘为《泛若耶溪》,见《全唐诗》卷129

[12] 方干《鉴湖西岛言事》全唐诗,卷650

[13] 崔灏《入若耶溪》全唐诗,卷130

[14] 《旧唐书·陈少游传》。

[15] 《元和郡县图志·江南道》越州条。

[16] 皮日休《奉和鲁望渔具实物咏·蚱蜢》。

[17] 皎然《奉和颜鲁公真卿蚱蜢舟歌》。

[18] 皎然《奉应颜尚书真卿观玄真子置酒张乐舞破阵画洞庭三山歌》。

[19] 皎然《乌程李明府水堂观玄真子置酒张乐丛毛乱挥书武城赞》《杼山集》。

[20] 《太平广记》卷27《玄真子》。

[21]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十。

[22] 朱景玄《唐朝名画录》卷二十。

[23] 张松龄《和答弟志和渔父歌》《全唐诗》卷308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