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谢琎《润田张氏续谱序》

 

宋代理学家谢琎撰写的《润田张氏续谱序》已收入谢氏所著《竹山遗路》,对了解张志和在祁门的活动有重要帮助。

谢琎,安徽祁门人,生于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宝庆二年(1266)进士,授迪功郎、龚州(今广西平南县)助教,绍定二年归里,潜心著书讲学,遂成一位名儒。他应张志和后裔之请,在润田张氏续谱时为该谱撰写了一篇序言。现引录如下:

囗之君子,其祀先也,有庙收其宗也,有谱所以崇根本向厚彝伦也。后世人心不古,虽世家子孙有漠焉,于其所从出旷焉,于其所从生者,盖缘谱牒不修,宗法囗囗,上无所传,下无所受,以至后人不知所自,岂复昭穆名义之辨焉。呜呼,此后世人之所解散而莫收也。刑部郎中、祁西润田张仲贤公以世家一卷,命其子、湖州学正梧窗先生应凤征予序其首。观其所著,昭穆有序,人才有传,数千百年功业事迹瞭然在目,诚士大夫返本崇始之具也。尝闻古者世家谱书,士大夫表于朝,史官掌于局,所以志原委而昭功德也。

按张氏之先本姬性,黄帝第三妃彤鱼氏女生挥,始造弓矢,以威天下,为弓正,主祀孤星,赐姓张,张氏封居尹城。挥生般。般生昧,为主冥师,业生台骀能业,其官佐禹治水,劳苦成功,死而复生者三,禹德之,立庙汾泌世祀焉,封其子伊原为水正,同诸侯会禹于涂山,受典立建籍土田定式,有政绩,加封平阳万户侯。伊原生姜,姜生钦若,钦若生燧,燧生茴,世袭侯爵,其后裔有仕周为卿为同徒者,有曰仲曰禹巨也,仕晋为大夫,为司马者,则有曰武宣曰侯曰老也。至三卿分晋,张氏居韩。秦灭韩,韩相平公之子良为韩报仇不果,侨寓下邳,游长利池于圯上,遇老者授素书,为汉太傅,佐高帝灭秦定天下,封留文成侯,居沛国。有三子,长不疑,袭父爵,次辟疆,为侍中。不疑生典高,以晁国除,有二子,曰万年,曰通。通七传至道陵,为汉天师,居信州。至宣帝永康四年,诏复元勋;后裔万年,受封阳陵公乘,因而开有河东、颍州、南阳、杜陵、沛国、大梁等处六大派,俱入勋臣籍,其本根同出赵溥孟谈之裔。历汉至唐,族大且藩,又直六大派分迁者,有安定、范阳、太原、河清、修武、荥阳、平原、京兆等处四十余望族,出宰相者凡十七人,其忠臣烈士,孝子顺孙,义夫节妇,代有伟人,英名美德,散载六载,昭昭可见,枚举不尽,张始蔓延于天下,非一宗所出,各表其源,实同一本,而散于万殊也。

留侯子孙,自元康之后,分迁者众,而润田之先派,出留侯公世孙、益州刺史壮公之裔,壮平旄牛夷强贼有功,封武阳侯,留镇武阳遂家焉。至三国时,十一世孙韶,有孝行,吴王拜东阳守,赐田宅居之,即金华也。自金华而迁居新安吉黟赤山镇(即今祁门县治――吴注)者,乃隋御史宏(即弘-吴注)公也。宏因刚直,不容于朝,出守江西之饶阳,有惠政,不得职,弃官逸居镇之石山坞,曰凤尾园。至唐永泰间改镇为县,时唐金吾志和公庐母墓于镇西之润田,竞以祖基为县治,遂逸去,流寓湖州之西塞山,征辟不起。帝高之,赐奴婢。金吾三子,曰衡,曰卫,曰衢,继居金华。衡为秘书监,以事闻者,赐赤山故镇地,同弟楚府司马卫公居之。至唐乾宁丁已,因兵火,移居润田金吾之别墅,经今四百年矣。隆宗以来,生齿繁衍,传家有礼,联族有义,科众发身者众,仕途接踵者多,积而能散者有义仓焉,春秋报本者有祭田焉,义方训子者有义塾焉。其间仕者有名望,隐者有操行,富雄一村,宅分四院,女肃联阀阅,世称四张,岁时集会,远近咸集,雕车文驷,充溢里弄,明簪华黹攵,焕然轩窗。当时故家世族未有出其右者,按其从年世次,河东为众源之祖,同本而分者各有条干,溯润田之源,一迁颍川之许州,二迁沛国之丰邑,三迁成都之武阳,四迁浙江之金华,五迁新华古黟之凤尾园,六迁东隅之赤山镇,七迁祁西之润田,此则源源而来,大宗小派,流传民间,其间邑有曰南源、西塘、梅潭、茗园等派,故自凤尾园支分之后,固五季兵革而散迁外郡,莫究其兴替,近而歙、休、婺、黟,远而池、阳、宁、太,今其枝叶繁茂,在在皆然,同本丘垄,犹有存者,于乎张氏之源流若是其远,根本若是之大,枝叶若是之繁,古云:本深末茂,实大声宏,岂虚语哉?修谱者谨其源而合其流,可谓能亢其宗矣,苟不谨其源而妄收其异,则昭穆混淆,亲疏无别,其不致于视同姓为路人者有几希。今观其续谱之法,详于近而略于远,披图本末,如示诸掌,其所贻谋远矣,子孙览之,必指而谓曰:某同某之本也;某出某之支也。各致夫尊尊亲亲之义,则伦理明而恩义笃,张君有焉。张氏后人尚思,所以谨其承也哉。

这篇序言娓娓道来,张氏世家的脉胳已经清楚了。

又按,祁门于唐永泰二年建县,首任县令是吴仁欢。吴仁欢与张志和不仅是同代人,而且是近亲。祁门《武陵吴氏重修宗谱》对此有明确记载,现摘引数例:

《吴氏分析源流序》云:

伯益(吴仁欢父)豁达大度,镇人皆尊宠之,娶镇尚书张游朝(张志和父)之女,生男仁政、仁欢,兄弟并有才器。

仁欢气岩豪迈,才智过人,不慕仕进。唐永泰初,土豪方清集众为盗,生灵鱼肉,室炉灰烬,镇人抚老携幼惊入深山,仁欢首创建义(军),率镇勇敢之士千余人,恃阊门为关隘,伪置县以守之,贼众突至,仁欢一怒,奋力当先,众皆乘势而进,剿伐之间如有神功,贼众大败,坠岩而死者居多,余党悉平,民得安生,欢声遍野。徽州刺史上其事,帝嘉之仁欢,改镇建县,或云粮少不堪,公请拆黟之西乡,浮之东乡,以益成之,乃以张金吾住基为县治,合祁山阊门二景曰祁门县。

《浮梁县尉仁政公》云:

仁政,字怀清,一字世安,伯益公子也。母张氏,故镇张尚书游朝公之女,贤且淑。

《建邑长史吴仁欢公传》云:

吴仁欢,字怀忠,一字世达。祖居浙之严陵芝田吴氏山下,曾大父子翔,隋炀帝时为治书御史,析居新安环田古黟赤山镇三皇街,是祁旧址;大父少微,为唐翰林编修;父伯益,潜德不仕;母张氏,故镇张尚书游朝之女。

尝观以上谱牒文献,可以认为:

一、谢琎是祁门名儒,其为邑西润田张氏续谱写序是顺理成章,也最了解本邑历史,既为“续谱”,可见前已有之,谢琎的序中开篇则作交代:“刑部郎中、祁西润田张仲贤公以世家一传,命其子、湖州学正梧窗先生应凤征予序其首。观其所著,昭穆有序,人才有传,数千百年功业事迹瞭然在目,诚士大夫返本崇始之具也。”各朝谱牒,前后衔接,有历史连续性。即以张、吴二谱对比阅读,眉目也很清楚,因此关于张志和的家世资料是可信的。

二、谢琎的序,不仅仅阐述了张志和祖籍由金华迁到祁门的渊源,而且指出了志和浪迹江湖的近因是祁门建县“竟以祖基为县治,遂逸去。”也就是说,他对朝廷的做法不能接受却又无可奈何,加之以前被贬,种种际遇,促成他消极人生,世界观发生了嬗变。这对他后期的生活与创作有密切联系。

三、西塞山究在何处,历代有不少争论,而在谢琎序中已明确讲在湖州,与笔者现今见到的资料看法一致。

四、《新唐书》中对张志和的传写得很简略,而张志和家谱则为详细地补充了史料的不足。例如渔童、樵青是何时跟随张志和的?过去不清楚。但谢琎的序中却说了,他们二人是志和由祁门出走时,由皇上赏赐的。二人伴他在各地漫游,成为他晚年生活的拐杖。在此之前,却并不存在于他的生活圈。

五、志和有三子,长子衡、次子衢,均在祁门石山坞故居定居,直到乾宁丁已(897)年因兵灾才移居邑西润田张志和别墅,谢琎写序时,志和旧居尚在,足见其后裔对其先祖遗存的重视,从而也可说明历史的真实。(吴建之)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