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和探微

 

张志和是一个谜。

在唐代星汉灿烂的文苑里,张志和是一个十分耀眼的星座。他的诗自成一格,《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艺概》评其“风流千古,东坡尝以其成句用于鹧鸪天,又用于浣溪沙,然其所足之句,犹未若原词之妙通造化也”。

在日本国,张志和被奉为诗祖。

然而,他的生平事迹却一直鲜为人知。宋人欧阳修著《新唐书》,为张志和留下一传,约四百八十余字,很短,也很精彩,以极简洁的文字铺陈了他的一生。但却未说其生卒年。

历史的秘密,有时也会被偶然的机会所揭破。近年在祁门县张村发与了志和后裔续编的族谱——《大成宗谱》,为我们研究张志和提供了一把钥匙。

摆在我们面前的《大成宗谱》,是清代续编付梓,按类分成六卷。卷一为总卷,收有历代名臣和张氏后代所写的文章和序言;卷二为图象,族派流源;以下各卷为分支谱系。结体缜密,脉络清楚。卷一有北宋吕蒙正和南宋文天祥为旧谱写的序,可见该谱编纂和续修的连贯性;尤以唐建中五年(785)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写的《唐金吾志和玄真子先生行状》和唐长庆三年(823)润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李德裕写的题记,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资料。陈少游是张志和同时代的人,又是“契交”,对张志和的事迹是十分了解的。《新唐书》约在宋嘉祐年间成书,与盛唐已相隔数百年,欧阳公本人自然无法了解张志和,他的资料自然借重于前人,很可能就有陈少游写的行状,但不知为什么没有写到张志和的生卒。现在编修的《金华志》云:“张志和(约730­810),字子同,初名龟龄,唐朝诗人,金华人。”笔者认为,该志的断代不准确,也不能填补《新唐书·张志和传》的空白。

我的结论是:张志和,祁门人,生于唐开元二年(714),卒于唐大历九年(774),活了六十岁。祖贯金华,汉留侯张良第二十七世孙。

判断一个人的籍贯,习惯上是上溯到祖父一辈。

明朝永乐年间编修的《祁阊志》“先达”篇有对张志和的记述,云“张志和,字子同,本金华人,宦游寓居邑西张村”,“后浮家泛宅,不知所终,夫人李氏,广德三年殁,葬邑西北居所,子孙因家焉,故曰张村。”

清同治《祁门县志》云:“张志和,字子同,名龟龄,润田人。”同书“古迹”篇又载:“张村在祁门县西十里,唐左金吾大将军张志和隐此,自号烟波钓徒。”又云:“梅椿书屋在润田,志和张先生室也,左有梅一株,貌奇古。”

张志和的故居则今祁门县城西张村,古称润田。他是从何时起由金华迁祁门的呢?

据张氏《宗谱》卷一《张氏流源谱系序》及卷三《统宗流源世系》,张志和一世祖是汉留侯张良,传至七世禹,任扬州刺史,旋寓居湖州,其后裔福再迁金华,自此在金华居十五代。到了二十五世,则张志和的祖父弘,其时已是哀鸿遍野的隋末,弘任饶州判。他倒是一个鹤立鸡群的清官,时饶州大灾,他“解夫人簪珥易米为粥救民,活者千数,给之不敷,不忍坐视民患,弃官寓居歙州之赤山镇。”赤山镇则后来祁门县治所,与黄山、九华山一箭之隔,山青水秀,为文人墨客流连注目之地,张弘弃官,选择此处卜居,是很理想的。据《祁门县志》记载,张弘在赤山镇石山坞筑室,号“顺德堂”。大历元年(766),唐王朝平定方清的农民起义军,划浮梁(属饶州),黟县(属歙州)之一部而置祁门县,县属即设在张弘的顺德堂址,直到大历五年(770),张志和和长子张衡上奏朝廷,才得以赐还。此是后话。张弘来此之前,其原配夫人王氏已殁于任上,因娶赤山镇汪德钊之女瑞莲为继室,后双双寿终于此,合葬县南阊门牛栏坞。弘有三子,长子润朝,居新平,守母墓;次子深朝,早卒;三子游朝,即张志的父,年十二中乡试第四名,二十授进士科除知扬州事,擢为监察御史,开元间侍讲东宫太保,至德二年卒。“游朝清真好道,著《南华象说》十卷。又著《冲虚白马非马证》八卷”,是一位学者。游朝也有三子,霞龄,鹤龄、龟龄。龟龄者,志和也。游朝妻李氏,敕葬于祁门润田放牛坞口,唐建中五年(785),志和好友淮南节度使同平章事陈少游撰《唐金吾地和玄真子先生行状》中云,张志和“奉剌葬妣夫人李氏于赤山镇西五里之润田”,守制三年,“服服阕,朝廷屡诏不起,隐居歙之黄山,复游吴楚山,泛舟于江湖,挹清风,载明月,自号烟波钓徒,垂钓不设饵,志不在鱼也。晚年穷理尽性,眇观万物,著书十余万言,更号玄真子。肃宗赏赐奴婢二人,先生配为偶,名曰渔童、樵青。使人问其故,答曰:渔童使棒钓收纶芦中鼓,樵青使苏兰薪桂竹里煎茶。”这段时间,志和游历了很多地方,与颜真卿、陆鸿渐诸名士共唱和,留下了许多优美的诗篇。《宗谱》收志和“自歌”一首:“七泽三湘碧草连,洞庭江河水如天。朝廷若问玄真子,不在云边即酒边。明月棹,夕阳船,游鱼一似镜中悬。丝纶钓饵却收拾,八字山前听雨眠。”即是他此时生活的写照,与《新唐书》的记载也很吻合。

张志和妻程氏、李氏,均祁门人。张志和服满后,“独带童子二人浮槎江湖”。妻程氏剌封越国贤德夫人,墓天方坑源;李氏殁葬于赤山祖基“顺德堂”附近。志和亦三子,其子孙定居祁门,今日的张村已成为一个繁荣的村落了。

那么,为什么断定志和生于开元二年,卒于大历九年呢?

陈少游《唐金吾地和玄真子先生行状》中云:“先生兄弟三人,孟霞龄,仲鹤龄,季即先生,开元二年正月一日生。”

《张氏流源谱系序》云:“夫人(指游朝妻李氏)娠龟龄之初,梦腹生枫,有神以灵龟献而吞之,夫人弟李泌解之曰‘当应跋麟之喜’,既而产次男於行馆,时开元二年正月一日也。”两则记载,均表明志和诞生于开元二年正月。

至于卒年,陈少游在《行状》的开篇就有一段话,“先生还造化越十一载,子衢奉先生遗书若干卷远来淮南”云云,即是说,张志和殁后十一年,其子张衢来找当时任淮南节度使的陈少游,请为其父作传,陈应诺写了这篇《行状》。文中又说:张志和“大历九年会颜真卿於湖州”,衢闻讯亦赶来湖州,“而先生已长往弃人间事不可得而追及矣!”陈少游写《行状》是“建中五年春月吉旦”(785),由此向前顺推十一年正是大历九年(774),也是志和会颜真卿这一年。族谱上也记着是这一年的秋天,志和来湖州会真卿的,可以断定,来湖州后不久,志和就去世了,当其子来湖州时,肯定得知了张志和确切的死讯,才将其著作、遗物带回,为之立了衣冠冢。时志和年六十岁。陈少游的叙述,我以为是十非可信的。《新唐书》扼要记载了张志和中年以后的许多轶事(欧阳修没有突出志和前期的文事和功绩,根据“隐逸”的体例,侧重描述了他的浪迹,这些轶事,陈少游都是很了解的,故说“观察使陈少游往见,为终日留。表其居曰‘玄真坊’”《行状》云:“兄浦阳尉鹤龄恐其浪迹弗还,乃为先生卜地於会稽东部茆堂以居之,予时为浙东观察使,甚礼重之,因表其居曰玄真坊。”两篇文章所记事实吻合,身份也相同,陈少游这篇《行状》所述是可信的。《新唐书》中又说:“宪宗图真求其歌,不能致。”宪宗是公元805年登位的,是为元和元年,可见其时志和已不在人世,新编《金华志》推定其卒于810年,相差就更大了。玄真子是怎么死的,已无可考,尝见沈汾《续仙传》有一段说:“后与真颜东游平望驿(即湖州),玄真子酒酣,为水戏,铺席于水上,独坐饮酒啸咏,其席来去迟速为刺舟声,复有云鹤随伏其上,真卿亲宾三五观者莫不惊异,玄真子於水上挥手以谢之,遂上升而去,犹有传宝,其画在于人间。”这段传说太玄乎了,玄真子真的羽化登仙了?当然不必去相信,但推而言之,文中也似乎隐隐约约透露了一点信息,玄真子可能是以道家水解的方式自沉于水中。“朝廷若问玄真子,不在云边即酒边”李白当年诗酒采石矶,玄真子这位酒仙,会不会如此来结束自已的一生呢?

很可能。

这里还有个问题,即张志和为什么被贬南浦尉。

志和出身官宦之家,少年登科,显赫一时,后来被贬到四川做南浦尉,我以为与他们周围的人事有关。据《宗谱》载,张志和有将才,“天宝十四年,擢除朔方招讨使;十五年,同李光弼破贼,奉册宝於灵武迎肃宗即位,闻陈时事,率皆大体,帝嘉纳之,授左金吾卫大将军。遣征回纥兵,得精兵四千,至洛阳与副帅郭子仪大军夹击,贼大败,遂复东京。至德二年,奉上皇还西京,荣封金紫光禄大夫。乾元元年,荣归故里。”可断定,被贬一事是肃宗即位之后,乾元元年“荣归故里”之前,或许就是至德二年的事。志和的母舅即唐相李泌,原为太子李亨属官,因受杨国忠所忌,曾潜居山野,肃宗立,召李泌参谋军事,不久又为幸臣李辅国等人诬陷。李辅国于至德二年加开府仪同三司,进封郕国公,《旧唐书》载其“宰臣百司,不时奉事,皆因辅国上决。常在银台门受事,置察事厅子数十人,官吏有小过,无不伺知,即加推讯。府县按鞫,三司制狱,必诣辅国取决。随意区分,皆称制敕,无敢异议者。”足见其拔扈。李泌身居高位,尚且受到他的打击,张志和与他甥舅关系,又生性放浪不羁,自然容易卷入旋涡,受到株连,是可以想见的。大概因母丧,皇帝又降“天恩”将其赦还,是不幸中的大幸。然而也许正是这次打击,致使志和终生不仕,浪迹江湖。(吴建之《东南文化》1991年第2期)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