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乾元观与江南全真道国际学术研讨论会发言

尊敬的蒋晓荣部长、尊敬的颜良进局长

尊敬的各位领导、专家学者、高道大德,大家好:

首先,我谨代表湖州道教界、金盖山古梅花观诚挚地万分地感谢《茅山乾元观与江南全真道国际学术研讨论会》主办方金坛市政府、茅山乾元观为我们湖州道教、古梅花观提供了一次让世界了解湖州道教历史文化的机会,功德无量。谢谢。

其次,请允许我简单地向大家汇报一下我的师承脉络。本名王宗耀,○○○年(庚辰年)正月初九在金盖山古梅花观打筊拜丁永能先生师,派名王圆贵,是湖州市金盖山古梅花观全真龙门派龙门嗣第十九代弟子;二○○年(甲申年)正月初七受师傅丁永能先生的指点,到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府传度,法名王罗耀,成为龙虎山天师天师正乙派门下罗字辈道士,师傅是张金涛先生,二十一日在龙虎山授箓;今年我又参加了浙江省第二期高功培训班,学习全真道高功科仪,下个月到武汉拨职,求取高功法名,据说这一次高功的法名是全真龙门宗字辈,所以我求取的法名基本上就是我的本名王宗耀,如果真的是样的话,那么我就可以用自己的本名直接向天廷上表疏文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我从娘肚子里一生下来就被烙上了道士的烙印,如果真的有前世的话,那么我的前世亦一定是个道士。我虽无德无能,文化水平低、道教的那些道术亦一窍不通,连普通话都说不好,但我可以在这里向各位尊敬的领导、专家学者、高道大德面前保证,我一定会尽自己毕生的精力投入到道教事业中去,为道教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生为道士,死为道鬼,无怨无悔。

第三、金盖山古梅花观的历史简介

湖州金盖山古梅花坐落在浙江湖州城南十四里之金盖山桐凤(云巢)坞古梅花观在《道藏》里称梅华岛,宋以前沿用《道藏》名,宋朝称齐假龛,元明时称云巢,清朝时称纯阳宫,有时亦称拨云精舍,民国时期称纯阳宫或云巢庙,现古梅花观或梅花观

鲁迅先生说要了解中国文化首先要了解中国道教文化,那么要了解湖州的道教历史和文化,首先必须要了解金盖山古梅花观的道教历史和文化。古梅花观是东晋葛洪祖师垒灶炼丹之处,南北刘宋朝南天师教教主陆修静结茅开山之地,唐诗人张志和徜徉吟咏之迹,纯阳仙师吕洞宾降真选仙之所,宋东林沈东老梅树榴皮寻梦之隅,仁舍闵氏五尚书读书之堂(前天赖全先生),全真道龙门金盖山云巢支派启派之宫,一代宗师闵一得修真传教之观……;古梅花观历史上高道精英辈出,祷雨祈晴往往立验,治病禳灾有求必应,施药给米排忧解难……。梅花观的历史文化底蕴极其深厚,虽然我研究古梅花观的历史和文化已有十几年的时间了,但是真正能被我所了解的只是冰山之一角。今年我就发现了三个与古梅花观历史有关的内容,一是古梅花观的建筑(俞樾),二是在长兴发现了一个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的分支,三是找到了古梅花观在清光绪年间刊印的一本书。

古梅花观之道源,逆其源流早在东汉时期,有蓬莱长史者,名,世我,楚屈大夫平二十四世,於桓帝朝(公元147167年)弃官和其叔叔屈生、友珊珊、田玉冊一起隐居金盖山屈桢曾在石盂里着铭,承藏在金盖山山坞里,晋末当地人掘得,铭上刻有“金盖矗,生民乐,稚川来,可驻足” 的字样。

东晋吴兴太守何克正在山筑读书堂,古梅花观之源葛仙(葛洪,字稚川,自子,283363年)在山中摆下香案桌,结垒灶,架炉炼丹。南北朝元嘉十四(公元437年)年,道祖居金盖山桐凤坞,植梅自給,修真於此,著《斋戒仪范○○卷,其中《三洞经目录》为道教中最早的一部道经目录,被尊南天教教主,乃本山山之祖。唐张志和青笠绿蓑、斜风细雨,吟自如,往后唐(923936)同光年间宫无上(吕纯阳祖师)植桐盈(古梅花观有吕龙潭、子龙潭和白龙潭三景)集梧桐。

古梅花观始祀祖,是在宋庆历(公元10411048年)年,湖州林沈思(号东老),好著述,善诗文,应梦入山,”,祀吕神像。元至正(公元13411368年)年间,吴兴望族晟舍闵牧斋精通六韬,博雅能文,构静室于桐凤坞,额曰“云巢”,意为 云将问鸿犊饮清”,修真于山。

古梅花观有龙门一派,在明英宗天三(公元1457年)年,时龙门派第五代道士沈空至金盖山,挂瓢於书隐楼有年。公元1657王昆常月真人以卷、如意、玉、芝杖等遣程山寄授当时古梅花观家陶靖庵。而,陶靖庵在古梅花观开启全真教龙门巢支派。

说起陶靖庵有二件事告诉大家,一件是陶靖庵在天台桐柏山受黄珏(黄赤阳律师,龙门派第八代弟子,派名守元)指点梅华岛是其故林,故自金盖出游寻梅华岛五载,游历了大半个中国,访梅华岛不得而返。结识参访了赵复阳、谭心月等一大批当时的名道,为开启龙门派云巢支派打下了结实的基础。归金盖后在湖州弁山之碧岩再遇黄珏,黄珏告诉陶靖庵梅华岛就在金盖山:“梅华岛在望,古以地树多梅得名,按之道藏,天下隐男真居之,胜与海外桃华岛匹,即今金盖也。”陶靖庵茅塞顿开。陶靖庵常训其徒:“天上神仙皆是人间孝子、忠臣,不必有子午烹炼、休粮出俗之行也。神通法术乃驻世,神仙万不得已一行之事,岂吾道所尚哉。”这亦是金盖山支派的基本教义教旨之一。

第二件事是:清顺治十五(1659)年,王常月闻听靖庵贤德,命程谔山(守宏)持卷册、如意、玉尘、芝杖至金盖寄授戒于陶靖庵,命名守贞。靖庵厚礼程谔山,第二年专程与程谔山一起赴京谒王常月,以示谢意。王常月遂邀陶靖庵入别室,授以无穷秘旨,靖庵自是益精进,遂具六通。回湖后陶靖庵旋隐金盖山十八年,以金盖山古梅花观为传播中心,启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这说明了什么了?王常月的戒弟子有几千人,能入其别室而授于秘旨的应该是寥寥无几,而陶靖庵就是其中的一个,这说明了我们湖州金盖山龙门派云巢支派是全真龙门正宗。

清乾隆(17361795)年间,归安荻港朱春阳(朱熹后裔)在桐凤坞购地建崇德堂,祀龙门祖师邱处机长春真人。

清嘉庆元年(1796吴兴晟舍苕敷(又名闵小艮,派名闵一得)来金盖山古梅花观居五十年,在朱春阳所建崇德堂的基础上,偕同桐乡鲍廷博、乌程闵鄂元、归安陈阳复、苏州洪铣、浦江徐德晖诸君拓建规模宏大的纯阳宫。同时读书穷理,“采掀群参以旧闻”,成《金盖心灯》八卷,辑古书隐楼书三十八撰写《金志略》等著作。闵一得在金山演教宗,著说,“以儒之精道家之学说”,承龙门之宗大胆改革陶靖庵金盖山龙门派云巢支派,一方面提倡观内道士持斋守戒,晨钟暮鼓,早晚课诵,全真龙门心法;另一方面则提倡神仙与忠臣孝子不二、出家与在家、出仕与入山、食荤与茹素各随方便的思想,解除了全真龙门道士必须住庙、蓄发、食素(特定场合除外)、无家眷的戒律,启全真龙门方便法派——全真龙门嗣派(或称嗣龙门派)。该派与全真龙门派云巢支派在古梅花观同时存在,均隶属于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其师徒传承关系亦相互渗透,该派自开派至今一直传承不绝。当时的一些官僚、富商、儒生或实业家无不被金盖山古梅花观那深厚的文化底蕴、精湛的道法魅力、慈悲的好生之德以及丕著的道风道貌所感召,从而皈依金盖山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道统。十年前,我在民间调查高寿道士时,他们对古梅花观的道士形象无不啧啧称赞,说:“无论在街头路上,还是宫观法会,只要有云巢道士在,一眼就能辩认出来。”足见云巢道士的威仪、风度不一般。

清嘉庆四(公元1799年)年,嘉庆帝御笔亲书“玉清赞化”于观,九年又加书“燮元赞运”;同时定亲王书“太虚真境”、郑亲王书“古梅福地”、成亲王书“弥罗宝阁”、“蓬莱方丈”等匾,并联句云:“在在寻声扶妙道,心心相印锡通灵。”湖州府知府阳荣绪、乌程县知县赵煦详,请列入祀典,春秋致祭。大学士朱文正亦寄题,柱联云:“贯三清而上下太极本无,乘六气而周流至虚不宰。”蒙亲王等名公巨卿书题匾额,使纯阳宫影响更大。

二十九(公元1903年)年,湖州富商俞世德在筑西南建四合院式房“怡院”,供奉玄帝,所以怡云院玄帝,壁嵌有俞石草碑。竹墩沈秉成(沈秉成,士出身,曾任江制台,其子沈瑞琳是晚清道台,民初任外交总长、內务总长、父子均是古梅花观入教弟子)又在“大悲建“净尘庐”,系中西合璧房。此同,上海富商合英在“大悲建“佛祖殿”,供奉济颠和释迦牟尼像。

闵一得从龙门派云巢支派中演绎出龙门嗣派后,至清光绪年间(18751908)仅几十年时间,以金盖山古梅花观为中心的乌程(今湖州市吴兴区)、归安(今湖州市南浔区)二县道教教团组织和慕名而来者纷至沓来,皈依古梅花观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地域辐射到上海、德清、长兴、安吉、孝丰、诸暨等县地,其影响还扩张到杭州、嘉善、天台;江苏茅山、苏州、无锡、太仓;以及安徽、宣城、湖北武当、山东崂山和河南王屋山等地。古梅花观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有七十二个支派(分坛),道众有上千人,据法国的高万桑先生统计:《道统源流》录有一千八百八十五位道士姓名、《觉云轩云宵玄谱志》录有一千○一位道士姓名、《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录有约五百位道士姓名。高万桑先生还认为:《道统源流谱》是其所见到的道教传承谱系中最大的一个传承谱系,这又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了在高万桑先生眼里,金盖山古梅花观龙门嗣派是中国道教派别中最大的一个派别。

初期,在古梅花观净尘庐成立了北京道教会吴兴会,古梅花观名符其实地成为全真道龙门派在江南地区最大的活动中心。

解放后土改时,龙门嗣的道士还俗回乡。观中尚有庙产上千亩,因而所有在观道士全部评为地主,当时有汪明荃等十一名道士住观,政府分给他们每人一亩三分田地,共有三十多亩,让他们自食其力。

一九六二年,古梅花为吴兴县干疗养院,殿堂被分隔成一个个小房在此疗养人员的住宿房间,观中道士被迫下放到云巢进行所谓的劳动改造,之后他们便了云巢村五保戶。

一九六八年又辟为吴兴县五七校。

一九七二年开办湖州第三中及中学农基地,住校生及教职员工曾有好百人。

在这间,古梅花观几遭劫內所有名胜古迹及神像、图书、字或被砸或被盜,剩下的道袍、经籍等亦付之一炬,当时足足焚烧了三天三夜,一百三十多房子除了空荡荡的屋壳外,其余则荡然无

一九八年,五祖殿被拆,柴房间和轿间倒塌,岌岌可危。鹿山林場在第三中的基上接管庙产,此时庙产不包括水田在內,共有山地六百多

一九八九年古梅花观落实宗教政策时,全真龙门云巢支派道士仅剩李善之(本芹)一人,又年逾古稀,为云巢村“五保户”。龙门嗣派的其他道士则火居在家各守常业惯了,且年事已高,回观的道士寥寥无几。幸有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第十八代弟子丁永能先生回古梅花观任住持,带领同玄弟子在当地政府和广大信教群众的帮助下,自力更生,筹募资金,对主要的殿堂进行重修,并重塑神像,对名贵的树木花卉加于精心保护培养,勉强撑起了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的门面。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丁永能先生把散居的龙门嗣派道士整编起来,纳入其麾下收为圆字辈弟子,然后再请老道士进行培训,规范常行科仪、疏文、祝诞和一般道场。我于二○一○年统计,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除了几位年岁已高的教字辈和永字辈道士外,有圆字辈道士五十名,明字辈道士七名,至字辈道士九名,共七十一名道士(其中坤道十一名)。

一九九四年十月古梅花观被列为湖州重点宫观和重点保护单位。

一九九六年,古梅花观最后一名全真道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道士李善之(合芹,19121996)羽化,标志着全真道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寿终正寝。

○○五年三月古梅花观又被列为浙江省重点宫观院庙和重点保护单位。

第四、全真道在湖州的传承与演绎

湖州道教历史上道派繁多,然终究是以正一、全真二派为主流。正一派有灵宝、上清、清微之分;全真龙门则有龙门派、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龙门嗣派之别。龙门嗣派支派(分坛)更为繁杂,相传有七十二个支派,如湖州夙云支派、双井立云支派、上海觉云支派诸暨觉云支派、太仓惠云支派、海宁憩云支派等等。

全真传入湖州的时间相对比较晚,明《永乐大典》第二千二百八十二卷《湖州府志》第十二页:“金婆楼道院在仪凤桥东,旧志所无。宋末有金婆遇仙而化,郡人张宪以其所居楼为道院,全真道士主之。”又据《道统源流》沈野云,师赵复阳,名真至,原名道宁,号野云,乌程人。金婆楼迎真道院为道士。后入龙虎山得祈之法,有试皆应,旋皈龙门。宣德(14261435)初归,卒于黄龙洞之祥云宫。《道统源流》中的记载可以补充说明《永乐大典·湖州府志》“旧志无记。……全真道士主之所记载的金婆楼道院的全真道士是沈野云,同时亦证明全真道在永乐(14031424年间或更前一段时期已传入湖州,早于永乐前《湖州府志》是什么时间编纂的,不得而知。另据《道统源流谱》载:“沈季荣律师,派名真寅,原名贵,字季荣,乌程人。为洪武间钜富沈万三之弟,……遇张师(张无我,静定,浙江余杭人)得度,不知所终。”沈季荣是元末明初时人,由此可以断定全真道传入湖州最晚的时间应该在元末明初时期。

一、沈顿空在湖州传道布教

南方(湖州)道派以正一各派为主,全真道的传播一般都在北方,全真道传入湖州无非是抢占正一道的地盘,再加上其它的原因,全真道最初在湖州的传道布教过程并不一帆风顺。

全真道龙门派第五代弟子沈顿空,派名静圆,字哉生,明代宗景泰二年(1450)到浙江天台桐柏山桐柏宫传道,其观宇却“有显者[1]据桐柏山”,沈顿空无奈之下,只好“檄告之山神,即日猛兽毒蛇绕守桐柏左右。”与显者相峙了“年余,显者悟,愿施山,山乃完。”桐柏山归还道观后,沈顿空则名正言顺地在天台桐柏传道了。明英宗天顺三年(1459),沈顿空来到湖州金盖山传道,此时的金盖山“慨仙踪之不振,弔逸绪之无承”,观宇大部分被僧侣占据,沈顿空表面上借“志问水寻山,陶情适性”的形式挂瓢于古梅花观书隐楼,实则是做传播全真道之事。数年后,“一日辰起,见虎卧檐下,逐之不去,师曰:汝具天性,奈何好杀,今后能戒否?虎起而复伏,若受戒然,与处数载,有如猫犬之附人。僧众异之,咸愿皈元,一时满山蓄发,远近称谓胜事。”这样,经过几年的努力和艰难曲折的传道,沈顿空不仅收服了猛虎,还使居住在金盖山之僧侣亦蓄发皈道。收服野虎谈何容易,足见沈顿空在湖州金盖山传道布教胜似驯虎之艰辛。沈顿空在金盖山之高足有闵希仁[2]、陈永之[3]等。明宪宗成化元年(1465)又到嘉兴府嘉善、桐乡等地布道传教,“遇华亭卫平阳于语溪[4],传以宗旨玄脉,拂袖而散后,亦无有见之者。”[5]

二、陶靖庵启全真道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

全真龙门第八代弟子陶靖庵(16121673),派名守贞,原名然,字锦城,浙江归安人(今湖州市南浔区)。崇祯辛未(1631)武进士,官至京营神枢东九营游击,国事日非,托病辞官访道,以陶然自居,更字浩然,休隐金盖山。陶靖庵在天台桐柏山受黄珏指点梅华岛是其故林,故自金盖出游寻梅华岛五载,经滇、齐、豫、扬、黔、广、汉、闽、燕、晋等地,其间结识赵复阳(真嵩)、詹怡阳(守椿)、黄虚堂(守正)、程谔山(守宏)、黄赤阳(守圆)、黄冲阳(守忠)、谭心月(守诚)、林茂阳(守木)、金筑老人、沈玉阳(守一)、谢凝素(太易)等辈,访梅华岛不得而返。归金盖后在湖州弁山之碧岩再遇黄珏,黄珏告诉陶靖庵梅华岛就在金盖山:“梅华岛在望,古以地树多梅得名,按之道藏,天下隐男真居之,胜与海外桃华岛匹,即今金盖也。[6]”陶靖庵茅塞顿开。靖庵者,门人之私谥也。陶靖庵常训其徒:“天上神仙皆是人间孝子、忠臣,不必有子午烹炼、休粮出俗之行也。神通法术乃驻世,神仙万不得已一行之事,岂吾道所尚哉。[7]

清顺治十五(1659)年,王常月闻听靖庵贤德,命程谔山(守宏)持卷册、如意、玉尘、芝杖至金盖寄授戒于陶靖庵,命名守贞。靖庵厚礼程谔山,第二年专程与程谔山一起赴京谒王常月,以示谢意。王常月遂邀陶靖庵入别室,授以无穷秘旨,靖庵自是益精进,遂具六通。回湖后陶靖庵旋隐金盖山十八年,以金盖山古梅花观为传播中心,启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此派一直在金盖山古梅花观传承,陶靖庵传法给族侄陶思萱(太定,号石庵),为龙门第九代弟子。陶传第十代徐清澄(号紫垣,清澄)。徐传第十一代徐一返(号隆岩,一返,兼承正一派,法名汉臣,“祷雨祈晴,无不立应”)。沈一炳弟子龙门第十二代陈阳复(号樵云)亦曾得徐一返授正一法。直至上世纪一九九六年,古梅花观最后一名全真道龙门金盖山云巢支派道士李善之(合芹,19121996)羽化,标志着全真道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寿终正寝。

三、闵苕旉启古梅花观全真道龙门派龙门嗣派(亦称嗣龙门派)

闵苕旉(17481836),派名一得,道号懒云子,字补之,一字小艮,浙江乌程(今湖州市吴兴区)望族。皈依天台桐柏宫全真第十代弟子高东篱律师,皈依高师年最少,开道独早。出游吴、楚、燕、赵,先后遇金怀怀、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者,讲论多合,著作颇丰,为全真龙门派一代宗师。清嘉庆元年(1796)来金盖山古梅花观,在朱春阳所建崇德堂的基础上,桐乡鲍廷博、乌程闵鄂元、归安陈阳复、苏州洪铣、浦江徐德晖诸君拓建为规模宏大的纯阳宫。

清嘉庆年间,闵一得大胆改革陶靖庵龙门派云巢支派,一方面提倡观内道士持斋守戒,晨钟暮鼓,早晚课诵,全真龙门心法;另一方面则提倡神仙与忠臣孝子不二、出家与在家、出仕与入山、食荤与茹素各随方便的思想,解除了全真龙门道士必须住庙、蓄发、食素(特定场合除外)、无家眷的戒律,启全真龙门方便法派——全真龙门嗣派(或称嗣龙门派)该派与全真龙门派云巢支派在古梅花观同时存在,均隶属于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其师徒传承关系亦相互渗透,该派自开派至今一直传承不绝,陋作《湖州金盖山古梅花观志》详述了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的道统源流谱,如邱长春祖师传第一代赵道坚律师,赵传第二代张德纯律师,张传第三代陈通微律师,陈传第四代周玄朴律师,周传第五代沈静圆律师,沈传第六代卫真定律师,卫传第七代沈常敬律师,沈传第八代沈守一律师,沈传第九代范太清宗师,范传第十代高清昱宗师,高传第十一代闵一得宗师,闵传第十二代徐阳芳嗣师,徐传第十三代陈来宣嗣师,陈传第十四代黄复基嗣师,黄传第十五代朱本荫嗣师,朱传第十六代姚合如嗣师,姚传第十七代谢教惠嗣师,谢传第十八代丁永能嗣师,丁传第十九代……,时至二○○三年八月。

四、全真道龙门派龙门嗣派支派

《觉云本支道统薪传·后跋》云:“自闵祖启‘方便法派’,……今者云坛[8]竟遍布于江浙。”闵一得从龙门派云巢支派中演绎出龙门嗣派后,至清光绪年间(18751908)仅几十年时间,以金盖山古梅花观为中心的乌程(今湖州市吴兴区)、归安(今湖州市南浔区)二县道教教团组织和慕名而来者纷至沓来,皈依古梅花观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地域辐射到上海、德清、长兴、安吉、孝丰、诸暨等县地,其影响还扩张到杭州、嘉善、天台;江苏茅山、苏州、无锡、太仓;以及安徽、宣城、湖北武当、山东崂山和河南王屋山等地。古梅花观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有七十二个支派(分坛),道众有上千人,据高万桑先生统计:《道统源流》录有一千八百八十五位道士姓名、《觉云轩云宵玄谱志》录有一千○一位道士姓名、《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录有约五百位道士姓名[9]初期,古梅花观净尘庐成立了北京道教会吴兴古梅花观名符其实地成为全真道龙门派在江南地区最大的活动中心。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在中国道教界的名望曾盛极一时,在全真道龙门派的发展史上可称得上史无前例。

1、全真龙门嗣派之凝聚力

首先,古梅花观文化底蕴深厚,乃东晋葛洪祖师垒灶炼丹之处,宋朝南天师教教主陆修静结茅开山之地,唐诗人张志和徜徉吟咏之迹,纯阳仙师吕洞宾降真选仙之所,宋东林沈东老梅树榴皮寻梦之隅,仁舍闵氏五尚书读书之堂,全真道龙门金盖山云巢支派启派之宫,一代宗师闵一得修真传教之观……;历史上高道精英辈出,祷雨祈晴往往立验,治病禳灾有求必应,施药给米排忧解难……。当时的一些官僚、富商、儒生或实业家无不被金盖山古梅花观那深厚的文化底蕴、精湛的道法魅力、慈悲的好生之德以及丕著的道风道貌所感召,从而皈依金盖山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道统。十年前,我在民间调查高寿道士时,他们对古梅花观的道士形象无不啧啧称赞,说:“无论在街头路上,还是宫观法会,只要有云巢道士在,一眼就能辩认出来。”足见云巢道士的威仪、风度不一般。

其次,清嘉庆四年(1799),郑亲王书“古梅福地”,定亲王书“太虚真境”,成亲王书“弥罗宝阁”、“蓬莱方丈”;嘉庆五年(1800)嘉庆帝又御赐颁以“玉清赞化”匾额其他名公巨卿之书题匾额不计其数;嘉庆九年(1804)清廷渝浙江巡抚阮元恭书“敕封燮元赞运纯阳演正警化孚佑帝君”神位供奉于古梅花观纯阳宫;湖州府知府杨荣绪、乌程县知县赵煦详,请列入祀典,春秋致祭,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使纯阳宫影响更大,道众及慕道者倾时云集

第三,龙门嗣派不再与龙门派金盖山云巢支派那样强调蓄发、住庙、出家离俗和终身素食,使其更加世俗化。正因为龙门嗣派的世俗化,才被世人津津乐道,从而吸引了更多层次的俗居有志之士或慕道者云集金盖,皈玄参道,净化身心

2、全真龙门嗣派支派之形成过程

(1)、湖州城内龙门嗣派支派之形成

全真龙门道士以住庙为主,以庙为家,很少或没有住家的,所有收入全部依赖于宗教服务。正一派道士很少住庙,即使有庙亦大多在家修持或做法事,因而正一道士除了宗教服务收入外,还有其它的家庭收入,与普通百姓无异。一旦家庭的其他收入超过其宗教服务收入的几倍或更多倍时,散居正一道士往往会对其宗教收入表现出懒散情绪,甚至于放弃宗教收入而改业。全真道龙门派传入湖州后,应郡人或里人的邀请,原先由正一道士管理的道观逐渐交由全真道士接管,为玉清赞化云巢宗坛龙门嗣派在古梅花观以外的场所开启新的支派,提供极为有利的条件。正如民国八年湖州城内道观天医院里的《重建正一祠碑》所述,其碑文曰:

吾郡玄门向有道庙四处:曰玄妙观、曰郡庙、曰天医院、曰天庆观,前清均有羽士主持,且皆属正一宗派,四庙同宗,联络一气。因于玄妙西隅建设飨堂,供奉先辈神主。粤匪之扰,庙貌荒颓,黄冠零落,良可慨已。光绪甲申(1884)年,郡绅因玄妙观劫余,空舍无人居住,另延全真羽士入而为主。

从某种意义上或某些情形下来说,仔细分析一下该碑文,其弦外之音应该相当明朗: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在湖州城里开启的支派,实际是接管了濒临困境的湖州道教宫观,拯救或重振了日趋衰落的湖州道教,其功德真可谓是无量耶。

庄严居士《道统源流》记载:“徐昆照律师,名复庄,字昆照,归安人。湖州天医院云栖坛主席。孙静庵律师,名复谦,儒名韬潜,号蓉仙,道号静庵,浙江乌程人。兼习正乙,为湖天医院主席。”徐昆照(复庄)、孙静庵(复谦)二人随后在天医院启龙门嗣派云栖支派。

《道统源流》又云:“沈轻云律师,名一清,字真阳,道号轻云子,讳一炳,号谷音,浙江归安竹墩人。……乾隆三十一年丙戍(1766),年五十九应庄观王招入京,大臣将荐之朝,固辞而返,后应郡人请住府城隍庙。乾隆乙已(1785),湖属大旱多蝗,师求立应,仍报有秋,郡守雷公书上匾额,文曰:‘祈雨除蝗、神功医应’,悬矗府庙仪门。其门人姚文田(阳曦)诸生,时为书坛联:‘今日登壇今日雨,一声号令一声雷’,今犹传颂。”

(2)、湖州乡村龙门嗣派支派之形成

湖州的散居正一道士一般都居住在乡村,以某个村落或以某一宫观,甚至于以某一家庭为单位形成教团组织,村上略认得几个字的人往往受该教团组织的耳濡目染,都会一点吹拉弹唱,称清客道士。如果该教团组织人手不够,他们亦能凑上数帮助举办法事。这些教团组织往往管理比较松散,道学经忏基础薄弱,以俗家火宅为道场,很少设坛建醮,因而这些教团组织只能做一些简单的经忏法事,没有能力承揽那些上表打醮等稍大型一点的法事。

这些民间的教团组织皈依古梅花观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到古梅花观求取派名皈依龙门嗣派,成为全真龙门嗣派支派成员后,他们就可以定期到云巢宗坛接受培训或派请(或派住)总坛道士前来指导,内容包括规范经书科仪、威仪和修持内容,以不断提高新启龙门嗣派支派的道士仪范素质。这一类的支派数量占全真龙门嗣派支派总数的比例还颇高,如长兴下箬透云支派、镇西长生桥馥云支派织里万云支派、轧村雷云支派等等。

(3)、上海龙门嗣派觉云支派之形成

在上海的湖州富商或实业家多如牛毛,且涉及到各行各业,同乡会、行业会和救生会等组织脱颖而出,带着家乡韵味的宗教信仰团体应运而生,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中的许多弟子又是其中之精英,在他们的影响和号召下,皈依龙门嗣派的弟子日益增多。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往返湖州与上海之间举行宗教活动,早已不适合当时的形势,而且在上海开启龙门嗣派支派的时机和条件均已相当成熟,势在必行。上海的十个龙门嗣派支派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创建的,最中最大的一个支派是觉云支派。

查能仙《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序》云:“海上[10]觉云为浙湖云巢分支,清光绪戊子年(1888)开派迄今,缘法云与兴皈依日众,惟有师传而无统系……,民国十有六年旧历岁次丁卯七月望日龙门嗣派第一十四代查复功谨序”。在其《例言》中又云:“光绪戊子,本坛张复诚、陈本中、沈本仁等恭诣云巢宗坛,禀准开派,是年三月春,启建醮典,敦请宗坛王来因、程来永、姚来鉴三师启派,本派故尊三师曰宗师。”上海觉云支派是全真道龙门嗣派分衍而来的支派,该派自光绪戊子年(1888)开始启派,至民国十六年(1927)仅四十九年时间,道士已有五百名左右,其发展速度可谓空前。

觉云支派师承脉络均可查寻到古梅花观龙门嗣派作为源头,如其中一脉为高东篱宗师传第十一代沈一炳律师,沈传第十二代传闵阳楷嗣师、闵传第十三代郑来通嗣师、郑传第十四代金复翔嗣师、金传第十五代吴本蕴嗣师、吴传第十六代倪合定嗣师(倪合定为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道士)、倪传第十七代胡教谦嗣师(自胡教谦始其师承为上海觉云支派道士)、胡传第十八代陆永保嗣师……。

(4)、太仓龙门嗣派惠云支派之形成

《梦醒编》惠云善坛创始记:苏省太仓州境刘河镇东,自甲午1894岁经蔡潘诸君情殷慕道,虔设惠济一坛,开砂以米,飞鸾以竹,屡蒙云岫石、拨云费真人指示迷津,循循善诱。惟草创之初未成规制,迨乙末1895岁,叶君明悟主席其间,增坛房备经懺,经之营之,不遗余力。适遇拂云道友之来,与叶君讲论,相得坛内规义,悉承指点而改观焉。旋奉吕帝降笔,改名惠云,以冀祖述云巢一脉相传之义。去年叶君他往,禀蒙吕帝谕令觉脩子接替主理,恪恭将事,肃规曹随,有加无减。尤幸同门桃李雕肃一堂,颇有蒸蒸日上之象。若非叶、蔡诸君数载载辛勤,安得有赞成之一日。

太仓娄东鹤梅馆是太仓人王白石(阳诏,沈一炳弟子)开山创建,为金盖山古梅花观下院,“岁癸酉(1873),白石复飘然来,慨然以鹤梅为金盖古梅下院[11]。”章商琯(来清)为继守娄东鹤梅馆者。王白石、章商琯时期,鹤梅观虽属古梅花观下院,又师承古梅花观,然尚非龙门嗣派之支派。时至甲午(1894)年,鹤梅观设有惠济坛,经古梅花观道士费拨云(阳熙)循循善诱,指示迷津后,改原惠济坛名为惠云坛,成为龙门嗣派惠云支派。

惠云支派其中一脉师承为:闵旉(一得)传费拨云(阳熙),费传程无心(来永),程传沈澹持(复长),沈传顾养云(本严),顾传金悟深(合颖),金传朱凝云(教绳)、徐雨农(教丰)、徐尉迟(教镜)、徐惠泉(教意)。

3、全真龙门嗣派支派之组成

查能仙[12]《觉云本支道统薪传·后跋》云:“自闵祖启‘方便法派’而后,半多出自俗居有志之士,于是儒而道者日愈多,推行教法日益广。”查能仙先生将“俗居有志之士”仅概括为“儒而道者”,尚不足以概括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的组成形式因为该派除“儒而道者”外,还有“官而道者”、“商而道者”、“慈而道者”、“道而道者”以及“众而道者”。他们中间有好一部分人并不是依赖宗教服务而谋生的,下面略举数例,姑妄言之。

(1)儒而道者

钮松泉,派名来显,原名福保,字松泉,道光戊戍1838状元,浙江乌程(现湖州市吴兴区)

李庸庵,派名来述,原名宗莲,号少青,道号庸庵,浙江归安(现湖州市南浔区)廪贡,辛酉1861壬戍1862恩科举人

姚秋农名阳曦,讳文田,号秋农,浙江乌程(现湖州市吴兴区)时侨寓金盖山读书,与闵师谈说,性理多启迪,遂礼为师。后取乾隆己酉1849拔贡,中本科举人。甲寅(1854,召试一等一名,授内阁中书。嘉庆己未1859进士,试一甲一名及弟。

抑凡,派名来学,讳思诚,号一庵,浙江乌程诸生,因忠孝而录入浙江忠义祠

郑养云,派名本铎,儒名延龄,号宇壶,道号养云,吴兴下昂人。民国初年为古梅花观董事会董事长,曾留学日本,后因身体虚弱,让位高古声。

(2)官而道者

沈耦园,派名来鹤,原名秉成,号仲复,别号耦园,浙江归安人。授云南迤南道、江苏办常镇通海道、调苏、松太道、擢四川臬司以臬司,与夫人严氏咏花(来宜),日则虔诵皇经,夜则共祷北斗。光绪甲申1884被召授顺天府尹,旋命巡抚广西,调抚安徽,升署两江总督。在京与杭州夏同善奏请减赋,奉准减去三十分之八,浙民受惠。以后振兴金盖,首创湖州仁济善堂,厥功甚伟。

沈云螺,系沈耦园之次子,派名复延,儒名瑞麟,号研裔,道号云螺,浙江归安(现湖州市南浔区)附生。光复后,历任外交总次长。

姚彦侍,派名来宣,原名勤元,号彦侍,浙江乌程人。道光癸卯1843举人,官至广东布政使。

程无心,派名来永,原名符,号子祥,道号抱云,又曰无心,浙江归安(现湖州市南浔区)诸生。官北直佐贰,同治元年1862湖城失陷,家属殉难,师闻遽弃官回南,偏求母骸,不得。遂不复仕,隐金盖山闭关自励,阐扬宗风,主古梅花观讲席有年,云巢复振师之力焉启上海觉云支派

钱海珊,派名复缘,儒名福,号海珊,乌程(现湖州市吴兴区)人。历官长兴存城泛、把总伍浦泛千总湖营守备,湖协右营守备,启长兴与同善堂望云支派。

庄坚白,派名复留,儒名人宝,号坚白,江苏吴江震泽人。由诸生历官浙江金华、宁波等府知府。

(3)商而道者

庞莱臣,派名复超,儒名元济,号莱臣,别号虚斋,乌程南浔人。为南浔富商四象八牛之一,于南浔宜园设立器云支派。

潘厚载,派名复盛,儒名庆熙,号动辅,道号厚载,世居湖州归安(现湖州市南浔区)之双林镇,为双林镇丝绸业富商

潘益寰,潘厚载长子,派名本嘏,儒名壬林,号宪臣,道号益寰,吴兴双林籍迁居城北天宁铺,行商沪上,为绉业及同乡董事有年。民国己未1919,在沪筹款,建石坊於云巢河埠。

高古声,派名合静,儒名福箴,号古声,吴兴戴山后林人。民国初年湖州城里开设三家南货店,上海亦有分店,后林有同苏药店,当时人称高半天,为湖州市商会董事会董事,兼古梅花观及上海觉云总坛董事会董事,启吴兴后林青云支派。

(4)慈而道者

全真龙门嗣派七十二支派多数都与慈善、医药机构相互依存,凡施药放生,修桥补路,收孤养老,夏布粥,冬施衣棉种种善举全赖玄下同人资助,遇有求方等事竭诚而来者,罔不应效从。如湖州夙云支派设在仁济堂中,后林青云支派设在祗园堂中,上海觉云支派设在位中堂中,长兴望云支派设在同善堂中,孝丰锦云支派设在养育堂中,广德闲云支派设在善堂中。本人亦曾收藏有几本清末金盖山古梅花观藏本,如《外科》、《内科》、《妇科》、《儿科》以及《伤寒》等医书。

(5)道而道者

本段内容参阅上节《全真龙门嗣派支派之形成过程》之(2)乡村龙门嗣派支派之形成。

(6)众而道者

湖州城乡民间但凡有妖孽缠身、怪病邪痛之事发生时,往往会前来古梅花观烧香拜神,拜忏诵经,以祈求道教祖师为其驱妖除魔、消灾祛病,且有求必应,每每灵验。因而有为家人病愈感恩者、亦有为本人病愈者,认祖师为干爹而求得派名皈玄,早晚诵经。苏州洪铣为母治病,母病愈后在云巢总坛皈玄,求取派名来铣,正值古梅花观毁于兵燹,独资重建玉皇阁和斗姥阁。

解放前,湖州农村因家庭贫困而读不起书的比比皆是,不少父母把孩子送到古梅花观学习经忏,一方面可以解决孩子识字读书问题,另一方面孩子长大后可以解决就业的问题,而最重要的还是为了解决孩子的温饱问题。那些孩子几年后在云巢求取派名、皈依三宝。现云巢总坛传人丁永能先生、长兴同善堂望云支派传人姜永义先生等,都属于这一类众而道者。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湖州那些懂得算命相面、地理风水、易经卜卦、五花八门的术士特别多,他们虽然挂着几代家传或祖传的招牌,却往往又打着道教徒的旗帜经营,古梅花观自开启龙门嗣派后,正中其下怀,纷纷求取派名,皈依古梅花观龙门嗣派。

有些在政界、军界、商界退休的人员,他们年轻时就喜爱道家养生之法,退休在家后有了充裕的时间,为了安度晚年修身养性,他们定期或不定期地住在山上进行养生,同时求取了派名,皈依道门,早晚诵经,以求延年益寿,永脱轮回。

4、全真龙门嗣派支派之地域分布

古梅花观龙门嗣派共有七十二个支派,本人在十年前曾对龙门嗣派支派进行过查考。今年五月和孔令宏教授在调查民间道教经书时,又在长兴县发现一个当时未曾发现的龙门嗣派支派——透云支派,目前查考的有六十八个支派,另四个支派尚在查考之中。

湖州城内夙云(仁济堂)支派、碧云支派、依云支派、云遗(报恩观)支派、云栖(天医院)支派;城东后庄荫云支派奚家庄嗣云支派城南望云支派避村清云支派、菁山善云支派城西福云支派弁南翘云支派;城北王家庄崇云支派、玄云支派双井峰立云支派

织里万云支派、金楼嗣云支派、金楼慈云支派、后林青云支派、轧村雷云支派旧馆万云支派

菱湖还云支派、一支派皈云支派水舍宝云支派荻港怡云支派

双林指云支派、长生桥馥云支派含山金云支派土山郁云支派

南浔宜园器云支派、袭云支派、怡云支派、丹云支派

长兴城内望云支派、城东下箬透云支派、横山桥瑞云支派

德清敷云支派文墅山绿云支派、三桥埠庆云支派上柏憩云支派、常觉支派、乡井支派

安吉惠云支派、阴云支派、隮云支派孝丰锦云支派

嘉兴闲云支派、瑞云支派海宁芝云支派、袁化碧云支派、龙山憩云支派

诸暨觉云支派

广德善堂闲云支派。

苏州华云支派平望望云支派盛泽青云支派太仓惠云支派

上海觉云支派、会云支派、景云支派、慈云支派、济云支派、联云支派、遗云支派、立云支派、玄云支派、青云支派

5、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

钦褒玉清赞化云巢宗坛,由龙门派云巢支派和龙门嗣派二派组成。龙门派云巢支派持教颇严:授三皈五戒,身心清净;保守长生道,精研五戒;舍凡情挂碍,持诵真经。拒荤茹素,保精固丹;早晚功课,修持如律;在提倡修炼内丹的同时,精修道场,祈求国泰民安。龙门嗣派则倡导儒家的人伦道理,戒淫不戒娶,不断人伦,家居火宅,各守常业,施医给药,宣讲善书,兴学恤孤,惜字放生,掩埋弃骨,超度亡灵。

古梅花观有自己的印刷工场,印刷、校勘、出版和普及各类经忏善书是云巢宗坛一项重要内容,另一重要任务就是辅导、培训、规范各支派和新皈玄人员日常戒律、威仪和章表三大道教仪范和支派日常科仪,调度布置大型斋醮法会所设的祈福禳灾道场

一九四六年初夏大水,湖州城东戴山乡化度庄村里瘟疫流行,一天内十几个人因瘟疫而亡,亦有全家都遭难的。当时的乡长韦礼平恭请古梅花观总坛为化度庄村打醮驱瘟疫,总坛就近安排戴山后林青云支派的道士,又抽调宗坛和其他支派的道士到化度庄,辅导搭法台,设坛建醮,台前竖立一根长而粗的木杆,上面悬卦着长幡,同时在法会道坛周围围上黄布,七天七夜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诵经,长幡终于打结,圆满驱除了瘟神,全村瘟疫遂消,病人亦不治而愈,亦无复发。

五、现代的全真龙门嗣派及其支派

湖州是丝绸之府,鱼米之乡,素为富足之地,改革开放后湖州经济的发展更是突飞猛进,依赖宗教收入养家糊口的家庭似乎无有,解放前皈依道门而身怀绝技的道士相继羽化。现云巢宗坛虽有龙门嗣派道士住守,然其文化程度和宗教素质双双低下,往日辉煌的历史早已一去不返。龙门嗣派各支派的情景更是惨不忍睹,宫观被砸被毁几乎不剩一处,道士亦所剩无几。

目前,湖州市外的支派,除诸暨觉云支派于二○○四年与古梅花观有过联系外,其它支派均没有消息。湖州市内的支派,德派清文野山绿云支派曾有联系,但有庙宇却无道士;安吉孝丰锦云支派、长兴同善堂望云支派曾有联系,但他们有道士却无庙宇;后林青云支派有几个永字辈老道士(如赵永轩等),但他们早已不从事宗教服务,亦无传承;吴兴区和南浔区的支派,大多是既无庙宇亦无道士,所谓的某某支派只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异。

1、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云巢宗坛

一九八九年古梅花观落实宗教政策时,全真龙门云巢支派道士仅剩李善之(本芹)一人,又年逾古稀,为云巢村“五保户[13]”。龙门嗣派的其他道士则火居在家各守常业惯了,且年事已高,回观的道士寥寥无几。幸有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第十八代弟子丁永能先生古梅花观任住持,带领同玄弟子在当地政府和广大信教群众的帮助下,自力更生,筹募资金,对主要的殿堂进行重修,重塑神像,对名贵的树木花卉加于精心保护培养,勉强撑起了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的门面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丁永能先生把散居的龙门嗣派道士整编起来,纳入其麾下收为圆字辈弟子,然后再请老道士(陈合成、诸教乙、丁教元、徐教安等)进行培训,规范常行科仪、疏文、祝诞和一般道场。笔者于○一○年统计,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除了几位年岁已高的教字辈和永字辈道士外,有圆字辈道士五十名,明字辈道士七名,至字辈道士九名,共七十一名道士(其中坤道十一名)。

2、长兴下箬透云支派

长兴下箬透云支派现任坛主张柳清(教芳),现年86岁,身体硬朗。自谓是从宋代就开始家传正一灵宝道士,其祖张庭松在清同治年间18621874),设坛建醮皈依云巢宗坛。该派传承为张庭松传子张寿宝(复一),张寿宝传张月振(本伦),张月振传子张吉顺(合仁),张吉顺传子张柳清(教芳,86岁)、次子张美清(教云,已故),张柳清传子张载庭(永寿,59岁)、次子张小庭(永源,50岁)、女婿高金方(永芳,55岁)。至今,里尚有年龄五十岁左右非专业的清客道士十来人,没有派名,在晚上或节假日帮助该派做法事,把宗教服务作为第二职业。张柳清先生的孙子和外甥大学毕业后均有工作,不再从事宗教服务,此派目前的最大问题就是后继无人。

3、长兴同善堂望云支派

望云支派约于清光绪年间由钱海珊(复缘)在长兴城内同善堂内开启,后传周梅生(合聪),周传周梅成(教静),周传姜志茂(永义)。姜志茂现为该派坛主,今年81岁,身体健康,包括他儿子在内的清客道士徒弟有十五名,最大68岁,最小52岁,均未求取派名皈玄。

4、安吉孝丰锦云支派

安吉孝丰锦云支派由孝丰鹤鹿溪人诸壶隐(本慈)开启,传合字辈弟子孙宏元(合善)、孙宏魁(合道)、包孝友(合理)、韩复生(合醒),传教字辈弟子诸教乙、吴教瑶(坤道)等,以上道士除吴教瑶外,其余均已羽化。

锦云支派的师承关系,没有指定的度师,是用扶鸾(乩)的方法集体求取派名进行传承。其方法如下:未有派名的清客道士,于某年纯阳祖师圣诞,设乩台于纯阳祖师案前,乩头下放置一只砂盆,其中一道士(称上乩手)举起乩头,放在砂盆内,扶着乩笔的两端转划,信口唱字,另一道士(称下乩手)跪着记录。砂盆写满,用手扒平,再举、再划、再唱,至乩止,最后说“神仙去矣”,乃止。上下乩手于是齐下,整理乩谕,编成句子,是为乩语。上下二乩手,必须是经过习练者当之,乩语的文理亦必须畅通。

现在孝丰锦云支派除吴教瑶外,还有五六名坤道,组成一个较小的教团组织进行宗教活动,这五六名坤道虽说是坤道,然均没有求过派名以皈依道教。之前,锦云支派没有宫观,去年新建了纯阳宫,但尚在审批之中。

5、织里万云观和菁山善云观

织里万云观和菁山善云观,分别为原龙门嗣派万云支派和善云支派所在宫观,落实宗教政策后在原地重建道观,道观以原支派名命名,但是早已没有支派道士居住,是龙门嗣派支派名存实亡的典型代表。

6、安吉隐将飞云支派

安吉隐将太平观飞云支派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古梅花观开放后,丁永能先生和丁教元先生开启的,道士有钱克平(圆考)、俞多林(圆于)、方伯顺(圆庆)、梁百财(圆阳)、王才根(圆银)、杨卫清(圆若)、胡金龙(圆百)、黄占龙(圆诚)八人,均为云巢总坛丁永能先生的圆字辈弟子。○一○年十月,除杨卫清、胡金龙(羽化)外,所有道士均到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府传度转为正一道士。

7、筹备中的长超行云支派

南浔区长超山广济庙住持沈有清(明游),其师承为丁永能传陈蚕林(圆群),陈传沈有清(明游);沈传施美峰(至而)、沈根荣(至有)、唐淦勤(至行)、朱小云(至星)、吴志学(至胜),另有明字辈道士唐新忠(明皆)、莫方明(明建)、陈爱萍(明而),理字辈道士唐根山(理星)、张小平(理芳)、徐建莉(理胜),共十二人,都是古梅花观龙门嗣派弟子。广济庙为了进行规范的宗教活动,正在酝酿开启龙门嗣派新的支派——行云支派,为此今年沈有清参加了浙江省高功培训班,学习道教宗、教、法、律和科五乘之法,深造各种道教仪范,继承发扬龙门嗣派的优良传统,为来年开启龙门嗣派行云支派打好结实的基础。

六、结束语

古梅花观龙门嗣派虽出自全真龙门派,却不同于全真龙门派;此派虽不拘泥于蓄发、住庙、有家眷,却有别于正一派道士。在中国道教全面衰落的清代和民国时期却兴盛不衰,其旺盛的生命力与传统道教相比具有更进步或者说是更完美的一面。古梅花观有自己的刻板印刷工场,它不仅注释、印刷、出版旧有的经文图书不计其数,创新、编撰、出版的图书有《古书隐楼藏书》三十八种以及大量的其他道书,还自有心得并著书立说,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道教学术思想和修持方法。

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的道学思想处于清代中、后叶,是北宗龙门正传。当时道家南北两宗互相融合,一些不拘一格的修炼家革故鼎新,对传统的炼养理论及方法加以充实和发展,各种学说脱颖而出,异彩纷呈,极大地丰富了道家的炼养体系。在这种形势下,闵一得先生独树一帜,吸收南北两宗传统理论和龙门西竺心宗之精华,融汇贯通,大胆改革,并且著书立说,阐扬大道。因其学说独具特色,形成的流派自成一家,在中国传统修真史上独占一席之地,故后来研究者(包括陈樱宁先生)将闵一得金盖山一派称为中派(与道教传统的南北派相对而言)或调和派。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的道学思想学说的主要特点大致有以下几点:

一、三教融通的理论思想:道教历史上很早就有三教融通思想的萌芽,早在北宗的邱长春就明确提出了三教融通的宗旨,这种思想在其后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如果说邱长春的三教融通思想只是一种尝试性的实践的话,那么闵一得则把儒、释思想紧密地渗透进了道家炼养功夫之中,以儒释之精华,铨道家之玄妙。闵一得不愧为是一个完美的三教融通思想实践者,这是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道学思想学说的一个显著的特点。

二、非南非北的内丹炼功法:在内丹炼功法方面,闵一得师承多家,既有龙门北宗嫡传,又广泛接触了其他各流派的学说,同时身体力行,对深奥、难学的书籍进行注释、辩证,所以其内炼功法亦独树一帜,别具特色。闵一得在幼年时双足残疾,膝盖只有铜钱大,通过修炼,双腿恢复到与正常人一样行走自如。

三、在家住庙皆修道:全真道虽然讲三教融通,推崇儒教,但自家教徒却不许娶妻生子,而要在宫观出家修行,这就极大地限制了它的发展。龙门嗣派道学思想学说的最大特点是“在家住庙皆修道,忠孝节悌尽神仙”,打破了全真道教徒不许娶妻生子,一定要在宫观出家修行的陈规旧框,倡导儒家的人伦道德,戒淫并不戒娶,常节欲以保精固丹。其教徒可以在宫观出家修行,自然而行大旨;亦可以家居火宅,各守常业。

四、古梅花观龙门嗣派在提倡修炼内丹的同时,广修道场,祈求国泰民安,超度追荐亡灵等等。龙门嗣派的道学内容虽然以全真为基础,同时还吸纳了正一、佛教以及民间信仰的精华内容,取长补短,广收门徒,阐扬大道,盛极一时。

综上所述,古梅花观全真龙门嗣派的道学思想学说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学术上,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闵一得先生著作的《古书隐楼丛书》等各种道书、丹经,于道家丹功阐幽发隐,理论上融汇三教,功法上独标仙宗,堪称上乘;清末民初龙门嗣派道士收集整理、注释印刷、编纂出版的大量道书,为后人研究湖州道家学术和历史提供了极其丰富的资料。因此,无论是在道教思想史上还是在道教修真史上,古梅花观龙门嗣派都应在中国道教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古梅花观吕龙潭边有一神树——无患子,传说是吕洞宾亲手载种的,经有关部门考证已有八百多年树龄。在一九六六年农历二月十九日(观音诞)那天因雷击而死,此年古梅花观遭受了空前劫难。一九八九年落实宗教政策,古梅花观重新对外开放,神树枯木逢春,重新发芽生枝。吕洞宾曾有歌曰:“龙众兮凤可归,九百秋入凰来。[14]”相信在神树九百岁诞辰到来之际,古梅花观一定会恢复往日辉煌,龙门嗣派亦将更加兴旺发达,传承万代。

 

 

恳请您提供与湖州道教历史文化有关的材料

联系方式  电话:13362269805  QQ17515873

                    网址:http://www.yanxiaguan.com.cn

全真道龙门派古梅花观龙门嗣派第十九代弟子  王圆贵


 

[1] 显者:那种大家都公认的成功者,这里指的是有权有势之人吧。

[2] 闵希仁宗师:名真善,原名性,号希仁,乌程人,刑部尚书圭之曾祖也。善周恤,晚好玄学,尝默诵《黄庭参同》等篇。年四十五遇沈师于嘉善长春宫,与谈玄理,心甚契之,遂礼为师,行善益力。

[3] 陈永之嗣师:名真溥,原名颀,字永之,江南长洲人。景泰元年,捷于乡授湖州训导。幼遇沈师于虎阜,异之,遂为命名。晚参大道无疾而逝,人见其屋上白烟一缕,升入云际,故咸谓其升仙云。

[4] 语溪:位于浙江北部,乃桐乡市崇福镇的古称。春秋时为吴越边界之地,镇西郊有何城遗址,相传为当年吴拒越所建。

[5] 本段落引号中之文字均见闵一得《金盖心灯卷一·沈顿空宗师传》。

[6] 见《金盖心灯》陶靖庵先生传。

[7] 见《金盖心灯》太仓萧伦序。

[8] 古梅花观龙门嗣派各支派除个别支派外,均是第二字为“云”字,如孝丰锦云支派、文野山绿云支派等。

[9] 高万桑先生认为:《道统源流谱》是其所见到的道教传承谱系中最大的一个传承谱系。

[10] 海上:即上海的别称。

[11] 见闵一得《金盖心灯·王白石传》。

[12] 查能仙:名复功,儒名济元,道号能仙,浙江海宁袁化人。清举人,江西候补道。龙门嗣派第十四代弟子,精绘,事兰竹最优,在立云皈玄,对于觉云创始,均师主张。

[13] 一九五一年土改时,古梅花观道士还俗,尚有庙产千亩,仅剩十一名全真龙门云巢支派道士被评为地主,政府分给他们每人一亩三分田地,让他们自食其力。一九六二年开始,古梅花观辟为吴兴县干部疗养院,观中道士被迫下放到云巢村劳动改造,以后成为云巢村五保户。一九八六年古梅花观重新开放时,他们相继羽化,仅剩李善之(本芹)一人回观。

[14] 见《金盖心灯·宫无上传》。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