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谈

2011413日下午,湖州市道教协会教职人员认定备案首次培训班结束前刻分组讨论时,湖州市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王水江先生提出了“名利”这个概念,并指名说我能理解,说良心话我真的不太理解这个概念,或者说理解得太肤浅,“名利”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实在是既亲切而又生疏。因为在我平常的生活中对“名利”这个概念接触的很少且不太注重,因而理解得实在很浅薄,所以我只能通过自已对这个概念的体会来说说看法,实不敢登大雅之堂而班门弄斧。

“名利”顾名思义就是名位与利禄或名声与利益。

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其实名声是人死名销,雁过声绝。芸芸众生不管活了多少岁,从出生起名一直到死亡,名虽伴随着其一生,然死后还能有何名可留?三天内不到派出所去把名注销掉,还不让你火化呢。老子说:“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那怎样才能做到像老子说的那样死而不亡而人过留名呢?

1、帝王将相都有名留下,当然亦不泛有恶名者留下的。

2、忠臣孝子都有名留下,当然亦不泛有臭名者留下的。

3、著书立说都有名留下,当然亦不泛有虚名者留下的。我虽写了几本书,然这只是沽名钓誉之虚名罢了。

这次培训班上省道协高信一会长和董中基主任为了阐明了湖州道教的特点,都说了“居家住庙皆修道,忠孝节悌尽神仙”这句话,但高会长认为这句话是闵一得说的,董主任却认为这句话是陶靖庵说的,其实这句话是我在《金盖山古梅花观志》这本丑作上说的,是我对湖州道教全真教龙门派嗣龙门之道教理论特点的总括。如果我为了名,我完全可以当着这么多省、市领导和道长们的面和他们争鸣起来,而且我坚信我是赢定的,因为根据我的研究闵一得和陶靖庵都没有说过这句话。这样,我不就可以在这次培训班上出名了吗?——更重要的是我坚信无论是湖州道教还是中国道教今后几个世纪内的发展方向和出路就在这个最简单不过的理论上,然而——

老子说:“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老子又说:“夫唯不争,故无尤[]。”我为什么不争?我自已亦说不清楚。若争,是为名?还是为利?可能是。若不争,则我知道我是道士,道士应该是有道之士,我在体道和悟道——所以我没争——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去年在江西龙虎山授箓时,我代表浙江省全体箓生说的“通过学妙经、勤修持,如下位之水无私无欲,清静无为,懦弱不争,从凡入圣,与时俱进,与道合一,并竭尽全力努力把自已所理解的心得体会告诉别人,传道别人,为道教事业鞠躬尽瘁,以达到弘扬道教文化的目的”那句话。

在这里有必要说另外的一件事,去年年底印刷的《张志和与西塞山》书中的一篇文章被某大学教授剽窃后发表在一本杂志上,朋友们看到后都建议我和他们打官司,他们说通过打官司一定可以提高我的知名度和名望,而我却坦然处之:认为我的观点能被大教授认可,大教授都能接受我的观点,这不是大大的善事吗?官司打赢如何?打输又如何?因而我为什么要打官司?老子说:“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现在或今后“居家住庙皆修道,忠孝节悌尽神仙”的道教新理论不仅能被高会长和董主任认同,我深信以后只要关心中国道教的人都会认同这一理论,这个理论将在中国道史上具有一定的理论战略意义和起到新拐点里程碑的作用,这不是功德吗?这不是对湖州全真教龙门派嗣龙门之道教理论的认可吗?这不是在弘扬湖州道教文化和中国道教理论吗?对道士来说还有比能弘扬道教文化和理论更值得欣慰的事吗?——我又有何争?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我们看到的《道德经》不是老子一个人写的,是由许许多多不同时代的无名氏呕心沥血后不断地完善而写成的,你相信吗?正因为有这些不为名的无名氏的不惜努力的功德,才使伟大的《道德经》成为立足于整个宇宙而皆准的真理。为了弘扬道教文化和理论,让道教事业的发展能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新形势,我又何必注重于这个虚名呢?“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而生而不辞,功成不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常无欲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

这是我对“名”的肤浅体会,道祖老子说:“……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们的道祖都认为“名”是玄之又玄而说不清楚,那我又怎么能说得清楚呢?

再说“利”。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利往往与钱财利益连在一起的。在湖州甚至是在全国范围内的道士中可以说有99%以上的道士都属于职业性的道士,他们做道士的目的和上班一样,就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这是事实,这就是所谓的利,然而真正的利我想应该是先利国、利教和利人,与人方便即与自己方便,就好像照镜子,国不利、教不利、人不利岂有我先利之理?老子说:“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无有[]。”

湖州的道士,做的最多的算是做经懺超度亡灵的功德。做经懺的道士是沟通人与神的桥梁,是神职人员,度人先度已。然而,谁都不知道做了经懺后是否真的与神沟通了,所以有极少部分道士就利欲熏心甚至于利令智昏,做懺事时投机取巧偷工减料,明明1000元钱要拜五堂经懺或要念某某样的经懺,而事实上却只拜了三堂懺或该拜的经不拜而换成简单的经懺,以敷衍塞责愚弄斋主,殊不知这样就犯了神职人员的道德大忌。

以前我听老人们说过一个故事,在织里老街有个老尼姑以卖冥币为主要收入。出售冥币前她都要在冥币上念100遍的《多心经》,这样她卖出去的冥币很灵验,价格相对地比其它的冥币高些,生意自然亦很不错。后来她起了利欲之心,只念了50遍或更少甚至于没念过一遍《多心经》的冥币当念100遍的冥币卖出去。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有一次一个斋主过来和她论理,说亡灵夜里托梦来说她的冥币是假的,亡灵在阴间使用后被关押起来,现在正在阴间受苦疫,老尼姑自知理亏,出钱请法师给亡灵重做超度道场了事,后来老尼姑因此疯癫而亡。此所谓“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我只有一个女儿,当她出世的那天起我就决定让她嫁出去,我虽不希望她长大以后嫁到百万富翁或高官厚禄之家,但我对今后的女婿亦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当他自已的父母和妻子无工作收入的时候,他能用勤俭持家的办法来养活这一家子人口——我的利就这么简单。老子说:“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老子有“三宝”,我在做人做事的时候亦有三宝,一曰当我生活接济勉强度日的时候,我就自得其乐而不自暴自弃,努力勤俭持家;二曰当我生活温饱接近小康的时候,我就知足常乐而不自鸣得意,继续勤俭持家;三曰当我生活小康年年有余的时候,我就助人为乐而不自命非凡,还要勤俭持家。人生有此“三宝”,贫贱不失其道心,富贵而不思淫乱,此生至死岂不永乐乎?

众所周知利傍倚刀,故做道士之人当以度人利物、济世利民的理念为准则,可就有那么几个道士就是为了一点滴蜗名微利和浮名虚利,再加上存有竖子成名的侥幸心理,进利锁名缰、矜名嫉能,逐渐产生了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错误思想,忘乎所以地贪名逐利和争名夺利,不惜沽名钓誉、巧立名目而欺世盗名,如在宫观管理方面,不管这一次已认定备案的还是尚未认定的道士及道教教职人员中,就有那么极个别管理宫观的人,把老爷爷老奶奶他们的香火钱当作是自已的私房钱,上馆子赶赌场,更有甚者包娼玩妓, 过着与道士清静无为截然不同的奢侈糜烂挥霍浪费的生活,干尽天地难容之坏事,殊不知“头顶三尺有神灵”,利深祸速,最终将只会落得个身败名裂、臭名昭着、人神共愤的结局。


 

[] 老子《道德经》第三十三章。

[] 老子《道德经》第八十一章。

[] 老子《道德经》第八章。

[] 老子《道德经》第六十九章。

[] 老子《道德经》第三十四章。

[] 老子《道德经》第一章。

[] 老子《道德经》第八章。

[] 老子《道德经》第十九章。

[] 老子《道德经》第七十三章。

[] 老子《道德经》第六十七章。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