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一得年谱略述

 

乾隆一十三(1748)年:岁戊辰,一岁。

乾隆一十三年(公元1748年)十二月初二,闵一得生于湖州府乌程县仁舍镇(现属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仁舍村)。取名苕旉,字补之,因其父名艮甫,所以亦字小艮。闵氏世为吴兴望族,历代均有赠官,曾有“仁舍闵氏尚书五个半”之称。无独有偶,闵家不仅官场显赫,与湖州道教更是缘分有加,历代都有在湖州城南二十里之金盖山或修道或读书或修身养性者,与金盖山古梅花观结下了不懈之缘。所以闵一得成为继王常月之后,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全真龙门派一代名道,亦在情理之中。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云:“余初生,先慈梦见天际,下一红灯,约有三尺许,恍约照见直落,冉冉到胸际,以裾承之,携入室,腹大震,遂分娩。时先严假寐书室,见道士三人,貌清癯,一老叟,二少年。一少年呈名纸曰:家师至矣。接视之,朱纸一片,上署曰贝懒云。老者向前稽,遽入内,忽止之,忽不见。仆妇陈兑二扣扉曰:起,起,主母已生产男也。是时,先严心知为贝叟降生矣。”

《晟舍镇志》仪徵晏端书撰《闵懒云先生传》曰:“先生(闵苕旉)生于乾隆戊寅十二月初二,卒于道光丙申十一月初十,住世七十有九年,葬金盖山东麓。

关于闵一得之出生年月愚另有文考证,其出生年月应是乾隆一十三年(公元1748年),岁次戊辰,与此记载正好相差十年。见前《闵一得生年考》。

乾隆二十一(1756)年:岁丙子,九岁。

闵一得的腿幼年时就有病,大概是现在所说的那种严重的小儿麻痹症吧,腿残奇细,其行走很不方便,甚至于不能行走,所以就不能参加各种科举考试。然其资性过人,读书穷理,研究性理,博古通今,尤其是对道家养生修炼之术更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曰:余生而足弱,膝盖仅大如豆,九岁尤不能行,奉庭训读书,然不能赴试。

《仁舍镇志·人物·闵苕旉》云:“幼多病,九岁艰于行。”

{乾隆二十三(1758)年:岁戊寅,十一岁。

    行功大漏,见修真辨难参证}

乾隆二十四(1759)年:岁己寅,十二岁。

闵家素有道缘,不仅祖上高道辈出,亲戚亦不例外,如高东篱的大弟子即闵一得以师礼相待的大师兄沈轻云就是其父的中表昆季。因而,闵一得幼小时就与有修炼根深的修道之人交往,因为他有足病,修道之人自然教他一些简单的导引修炼之法,而闵一得资性过人,十余岁时便把导引之术融会贯通,通过修炼使其病渐渐好转。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曰:“十余龄时梦游仙山,有道士二三人,若素相识,授以导引之法。醒而如法行之,未及百日,两膝骨大如钱,渐能行矣。”

闵一得说的那个梦,与其说是梦,倒不如说是他小时候学的导引术突然达到了某种境界融会贯通的结果。

{《遗言》、《修真辨难参证》谓九岁归道。又“十余龄”不可定为“十二岁”}

乾隆二十五(1760)年:岁庚辰,十三岁。

闵一得在金盖山古梅花观拨云巢读书,遇陈天行陈樵云,闵一得虽年仅十三岁,但能和陈樵云宴中对句,引出“一枕熟黄梁”之佳话。

《金盖心灯·卷七·陈天行先生传》载:“余年十三,入金盖,先生年四十五,遇於拨云巢,先生正酣饮,去非(去非即樵云律师)陈公邀余侍,先生浮一大白来辞,不许,曰:“半壶生白酒,能对即已。”余应声曰:“一枕熟黄梁。”先生大悦,笑而散。

乾隆二十七(1762)年:岁壬午,十五岁。

闵一得和胞兄希颜一起读书金盖山。

《金盖心灯·卷五·陈樵云律师传》云:“余(闵一得)年十五尝从兄(胞兄希颜先生)读书云巢。”

乾隆三十一(1766)年:岁丙戌,十九岁。

闵一得的大师兄亦师沈轻云因庄亲王招募到京,庄亲王推荐沈轻云在朝庭做官,轻云婉言谢绝,返回天台。

《金盖心灯·卷四·沈轻云律师传》云:“沈轻云因庄亲王招募至京师,兴谈大悦,庄亲王欲荐沈轻云于朝,沈固辞乃返。”

乾隆三十二(1767)年:岁丁亥,二十岁。

闵一得二十岁时,跟随其父去仙居上任,路过天台顺路看望表兄弟沈轻云,时沈轻云拜高东篱为师在天台紫阳宫修道。高东篱看了闵一得的病情说:“留在这里,你的病可以治好。”闵一得便留在天台紫阳宫拜高东篱为师,皈依龙门,取派名一得,学习服食导引之法,以求治病强身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曰:“先严选授仙居广文,余侍从,路过天台之紫阳宫,宫即为崇道观下院。东离老人云:‘居此,疾可愈。’先严怜之,遂留勿行,习导引术,皈依龙门,派名一得。遵古制以抵山之岁为初生,所谓道腊也[]。”

乾隆三十三(1768)年:岁戊子,二十一岁。

闵一得拜高东篱为师的第二年,高东篱就仙逝了。高东篱仙逝后,沈轻云虽是闵一得的师兄,却是其父的中表弟兄,长闵一得一辈,所以闵一得以师礼侍服沈轻云,继续孜孜不倦向沈轻云学服食导引之术,以强身健体。

王袖虎来金盖与樵云子谈论道术。

《晟舍镇志》仪徵晏端书撰《闵懒云先生传》载:“师(闵一得)年逾弱冠[②],亲往送别,嗣后遂从沈轻云律师学,以师礼事之,遵师命也。”

《金盖心灯·卷六·王袖虎传》载:“乾隆戊子三十三年至金盖,樵云子问之,曰:“是幻术非道也,然得变化如心者,幻中亦有真我,譬如行军,一准师令,故曰心法,法从外至,道更左矣。”越日,遂去(此说见《樵云纪事录》)。又载:“其出山,至水口,不见渡,对岸乡人驾舟渡之,见其袖中两猫,甚丽,乡人索一,不可,再三要之,不得。将抵岸,乡人执其袖,强夺之,及师登岸,已成巨虎矣,一跃登岸,乡人大惊,师乃出一丸,俾服之,半饷方宁,数日始安,云,不知所之。”

闵一得奉檄去滇南,却未能上任,一方面闵一得身体还未痊愈,另一方面闵一得志心皈道,无出山服官意。《晟舍镇志·闵苕旉》云“弱冠援例筮仕云南署曲靖丞。”{弱冠仕,乃《晟舍镇志》之误。}

乾隆三十六(1771)年:岁辛卯,二十四岁。

闵一得在天台紫阳宫修炼三年后{据《自述》、《清史稿》、《朱珪年谱》,知闵一得在三十四年于湖北访朱珪,即知其未在山中居住三年。此二十四岁之说不成立},疾病固然全愈,精神强固,身体渐渐地和正常人一样强壮。病愈后闵一得回家,从父命入金盖山读书,继续修炼服食导引之术。其读书亦只是研究性理,不是为了功名科举。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曰:越三载,疾果愈,精神强固。其后出山省亲,不复以功名为念,先严、慈亦听之,但论勿废诗耳。“

仪徵晏端书撰《闵懒云先生传》载:“未几,疾愈。归,读书,研究性理,不为科举。”

乾隆三十八(1773)年:岁癸已,二十六岁。

樵云子至苏州冠山来鹤道院,往访云大辩王宗师,一见如故,知而无所授。

《金盖心灯·卷六·活死人传》引《樵云纪事录》云:“乾隆三十八年癸已,往访云大辩王宗师於姑苏之冠山,一见如故知,而无所授云。”

乾隆四十一(1776)年,丙申,二十九岁。

杨来逸之徒傅复兴来山,辅助樵云子主持金盖山古梅花观观事。

江夏张蓬头来金盖山山,时张逢头已有一百五十余岁。在山上自愿做樵夫苦力,一住四年,然后出山去湖北。

《金盖心灯·卷六·张逢头传》载:“乾隆四十一年丙申,江夏张蓬头来山,年百有五十余岁。居山,兼任樵采,越四年乙亥,出山至湖北云。”

乾隆四十三(1778)年,戊戌,三十一岁。

闵一得在金盖山遇川陕高士李赤脚和奉天李蓬头切磋道术,李赤脚和李蓬头过了十几日才回去。

《金盖心灯》引《樵云纪事录》云:“乾隆四十三年,川陕高士李赤脚偕奉天李蓬头来山,旬日去之牢山。余(闵一得)尝亲承色笑,见其鹤立身轻,不闻寝食,信矣。”

《吕祖师先天虚无太一金华宗旨》云:“神人本姓瞿,故明殉节忠宣公讳式耜之子,管天仙亦以师礼事之者。乾隆四十三年去沲{}至金盖,斯时樵云大师未皈依太虚也。越四载,太虚翁至,谕将斯论注于是章之下,今故述之。”

乾隆四十四(1779)年,已亥,三十二岁。

余杭阮来宗来山皈依陈樵云律师,受戒后阮来宗仍返馀杭。

闵一得叔叔闵峙庭在湖北方岳服官,闵一得逐游楚汉间,拜闵峙庭,遇朱文正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曰:“遂游楚汉间。是时,先叔峙庭先生任湖北方岳,石君朱文正公任廉访,二公皆虔奉吕祖。”

{据《清史稿》、《朱珪年谱》,朱珪任湖北布使(廉访)在乾隆三十四年}

乾隆四十五(1780)年:岁庚子,三十三岁。

闵一得自楚汉回,其父闵艮甫先生秉铎余杭,命闵一得再入金盖山从事养气。

在金盖山遇杨来逸和傅复兴,杨来逸於乾隆四十五年庚子来山皈依陈樵云。居月馀,杨来逸收乌程傅复兴为徒,陈樵云即出山云游。

樵云子出山云游后,闵一得代陈樵云守山四年。

《金盖心灯·卷五·陈樵云律师传》载:岁庚子(乾隆四十五年),先君子(廷博谨按:闵艮甫先生,讳大夏,字位思,乾隆甲子榜魁,挑选河南息县,后请改教论)秉铎余杭,命余入山,从事养气。

《金盖心灯·卷五·王护云宗嗣传》鲍延博注“按:云巢自乾隆十三年戊辰,徐隆岩出山后,蒋公雨苍继守十七年,至乾隆三十年乙酉,山归陈樵云掌十有五年,为乾隆四十五年庚子,樵云子出山,懒云子代守四年。岁甲辰,仍以山事交樵云之徒杨来逸。越一载乙已,杨复至馀杭,惟其徒傅复兴居守,四年。至乾隆五十三年戊申,始有朱春阳先生归山,主持其事。越四年壬子,夏五,朱公又卒。石门吴君竹巢居守两年。至甲寅,吴君又出山,仍归傅复兴独守。次年为乾隆六十年乙卯,傅子又卒,山无守者,四壁为之一空。明年为嘉庆元年,乃得懒云子入山,慨仙踪之不振,吊逸绪之无承,遂居休焉,并延梯霞周师,入主讲席,重振云巢。越数年,周师返馀杭,静居金筑,先后有徐根云、李碧云、陈春谷辈,来山佐理,均不数年而殁。至嘉庆十年乙丑,李碧云从侄名廷佐者,懒云子甥,居山掌理,然廷佐举业中人,不能久住。次年丙寅,适护云王君来山,愿居守,故懒云子遂以山事付之,穷稽前后六十年来,其性来山中者,善信固属不少,而俗情道样者,亦颇有之。

〖按〗樵云子出山云游另有一原因,据《金盖心灯·卷五·费丹心律师传》载:“樵云陈师居金盖云巢时,有乡愚某,盗斫费姓坟树,费氏追究甚迫,樵云子知其人有老母幼子,贫穷不堪,案将破,不能自存。樵云挺身至费姓家,冒认误斫其树,费与樵云素文好,乃懈追,然一时咸谓为盗。樵云终自任不辞文谤者众,遂出而云游。”

乾隆四十七(1782)年,岁壬寅,三十五岁。

蔡来鹤带杭州邵关槐、邵秋漪{备注:名志琳,生于乾隆戊辰(1748},卒于嘉庆庚午(1810),享年六十三。乾隆乙未(1775)订正《金华宗旨》入《吕祖全书》。《文帝全书》,乾隆壬子采访,乙卯夏得(杜诗本)全经,嘉庆丙辰是法录于龙虎山,戊午建大洞经阁。嘉庆六年(1801)辛酉金秋得《大洞照悟谈经》于吴门书肆,然工已告竣,故未刊入。——藏外道书四册428}来金盖。秋漪晚年,犹每岁至金盖。

《金盖心灯·卷七·邵秋漪先生传》鲍延博注云:“蔡来鹤,亦龙门十三代律师。愚按:蔡师於乾隆四十七年壬寅,曾偕杭邵关槐、同秋漪至金盖,蔡师辑《文帝全书》及《吕祖全书》,秋漪为之参较,关公订以付梓者。”

乾隆四十八(1783)年:岁癸卯,三十六岁

闵一得游苏州冠山,得谭心月手录戒律三卷。

《金盖心灯·卷二·谭心月律师传》鲍延博注云“乾隆四十八年,懒云子游冠山,见其(谭心月)手录戒律原本三卷,其尾页另署四十字,其文曰:‘真人有命,青律传孙;乃交黑兔,爰托文门;金果一得,龙树载骎;黄中通理,怀之好音;守诚恭承,师命敬题。’懒云子读而遽悟,曰:‘乃交黑兔,谓岁次今年癸卯也;文门者,闵字也;金果者,我师派上承杭州金鼓洞,谭子所以寄陶也。后三句,殆某得此本后之证验欤!’因遍告山众,拜而受之。及后,懒云子往云南,以其原本奉授鸡足道者,始应后三句。”

乾隆四十九(1784)年:岁甲辰,三十七岁。

闵一得出游吴(苏州),把观里之事交给陈樵云之徒杨来逸来管理。

《金盖心灯·卷五·陈樵云律师传》载:“时余有事於姑苏,数月始至馀邑。”鲍廷博注按:“懒云子於乾隆四十九年甲辰,以山事交樵云之徒杨来逸,出山之苏。”

乾隆五十(1785)年,岁乙巳,三十八岁。

陈樵云病重,杨来逸到余杭服侍陈樵云,杨来逸把观里之事交给其徒弟傅复兴,傅复兴在金盖山居守四年。同年九月二十五日陈樵云于馀杭南湖三元宫逝世。

《金盖心灯·卷五·陈樵云律师传》载:“师果於辰刻危然坐逝矣。是为乾隆乙已年九月二十五日。”

沈轻云祷雨於菰城(即湖州)成功,雨大如豆。

《金盖心灯·卷四·沈轻云律师传》载:“师尝祷雨於菰城 (事在乾隆五十年岁次乙巳),祈晴於抚署,致雪於钱唐,收狐於青浦,伏虎於终南,驯狼於太白(以上均乾隆乙未至乙巳十年内事迹),皆不假符篆法录,盖其为用神矣”。

乾隆五十一(1786)年:岁丙午,三十九岁。

在大涤洞遇瞿蓬头即张蓬头[③],张逢头授闵一得道术。太虚翁沈轻云羽化。

{沈太虚羽化后,闵一得于金筑大涤洞天“耳食”沈太虚之天仙心传,不是肉身传授}

〖按〗《天仙心传·自序》:“及至乾隆丙午,余始得耳食于玄盖洞天之大涤洞,神人瞿蓬头默相证授于不识不知之天,铭之心版久矣。”又曰:“师(瞿蓬头{此师指沈太虚})传天仙功夫,余于乾隆丙午岁,耳食于玄盖洞天。”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序云:乾隆五十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午时,沈轻云在金盖山羽化,闵一得为沈轻云作传作《赞》并卜葬于天柱山金筑坪北。

《金盖心灯·卷四》余杭周阳本梯霞《子沈子太虚主人传》云:“我叔闵公懒云子,亦撰传二千余言,钱唐江青书之,谇将付石。”

闵一得《天仙道戒忌须知》云:初丙午岁十月朔,懒云氏侍太虚翁,为述泥丸氏天仙道程宝则,天仙道戒忌须知。述至动静有间一则,懒云氏心动,太虚翁神人也,为南岳分神,左手有文曰主宰太虚(其文似篆而灵活有飞蟠之势,其色纯硃,于其殁际,沐手乃见),故号太虚。懒云氏盖心请笔所述于书,以度世之有缘者。太虚翁曰:可得汝而笔之,我何吝焉,大江南北,将遍流诸,虽然,时尚有待。乃起而吟,吟曰:皇岁三六,越又二三。神河滨北,娄工舍南。琐琐野人,赤脚帝男。伊焉授受,诀始流传。吟毕,复曰:得之不难,闻之亦众,第其中各视其质地何如,而所修自异,即所证亦不同焉,览是书者,皆我个中人,幸毋自弃。已而又曰:我师昨至,谓我将应帝召,行有期矣。起而吟曰:住世七十九,光阴非等闲,喜完真面目,神证太虚天。吟毕,授笑出纸,曰:。遂自道程宝则起,次第端书,录至动静有间,则已值月之望日矣。太虚翁曰:盍将朔日吟句,会录成则,附于是则述后,以为将来首授道侣,作一证缘乎。懒云氏起而纂之,纂毕以呈。太虚翁曰:。又曰:为我续书之。续曰:我所述,诸书未悉载,得之者慎毋轻视,得而不行,行而不勤,勤而不恒,皆名轻视,生不成道,某月日(原本乃乾隆丙午十月望日),澹泊主人[④]太虚翁嘱,懒云氏识。吁!时越十一日,而太虚翁果辞世矣。

乾隆五十二(1787)年:岁丁未,四十岁。

沈轻云卒后第二年冬,闵一得复葬太虚翁蜕於其右归辑射村开化院。

闵一得《金盖山纯阳宫古今绩略》云:“余为卜葬于天柱山金筑坪北。次年冬,复葬太虚翁蜕於其右,归辑射村开化院。”

 

 

 

 

 

 

乾隆五十三(1788)年,岁戊申,四十一岁。

朱春阳先生归山,主持山事。朱春阳筹资建吕祖殿、神将殿及崇德堂,至乾隆五十七年竣工。事见《金盖心灯·卷五·朱春阳先生传》{《拨云巢碑记》作己酉}

闵一得出游楚、赵、燕,先后遇金怀怀王、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者[⑤],相与往复讲论,切磋道术,多所契合[⑥]

杨维撰《闵懒云先生传》、沈秉成撰《闵懒云先生传》载:“沈卒,出访名胜,历吴、楚、燕、赵,足迹半天下。先后遇金怀怀、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士辈,与往复讲论,多所契合。所至名公贤士,争相推重。”{此二则传记所言空浮,于时于地多不合}

闵一得在京师李铁拐斜街见白马李,同年冬白马李飘然至金盖山,转至金筑,谒故人沈轻云遗蜕,且以订后缘。

《金盖心灯·白马李宗师传》载:“乾隆戊申,余(闵一得)入京师,见其休於李铁拐斜街,身不满五尺,而心通三教,信也。是年冬,飘然至金盖,师谓自北南来为谒故人遗蜕,且以订后缘。时轻云子逝已两载,墓葬金筑坪,其曰:‘且订后缘,未审何指。’师盖知我有心灯之作欤,今岁戊寅秋,四川徐某,自京回袁浦,谓师于仲秋某日,辞世於李铁拐斜街,七日封龛,两目星如,颜如生。”

乾隆五十四(1789)年,岁己酉,四十二岁。

朱文正{文正是谥号}督浙江,时提学两浙,试湖州毕,至云巢躬诣瞻谒,题额曰“白云深处”,并联曰:“云将问道鸿蒙跃,巢父临源犊饮清”,悬在山门之首。闵一得谒浙江省督学朱文正于右文馆,知朱文正藏有《三尼医世功诀》,欲抄录未果。(按:朱文正后官至大学士,为朝庭宰辅。)朱文正欲把闵一得招致其门下,闵一得用计逃避{}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序云:岁己酉,浙督学朱石君先生按临湖州,进谒于右文馆。始知先生有是书珍藏,不以示人,颇疑有脱简。闻金盖藏本完善,以余为诚实可信,嘱往索取,不得而返。乃示余所藏之本,系明代人手录,有诚意伯跋。余拟录之,适先生整装将按他郡,匆匆不果。

《金盖心灯·卷七·朱相国盘陀居士传》载:“岁已酉,公方视学湖州,至云巢,徘徊达旦,为题额。额曰白云深处,复题联有‘云将问道鸿濛跃,巢父临源犊饮清’之句,倦倦幽怀见於纸表,即此可见其学养有年,心清若水,已如性成者矣。”

《闵懒云真人自述》云:“相国(即朱文正{误,此相国指和绅})欲招致门下,以计脱,遂隐。而道腊已逾二旬[⑦]。”

乾隆五十五(1790)年:岁庚戍,四十三岁。

闵一得在其父亲(闵艮甫)的促就下,去滇南(云南)服官仕云南{援例分发云南府经历,}署曲靖丞{同知}。按:闵小艮乾隆三十三年戊子已奉檄去滇南当只是接到任命,却未能上任,直到乾隆五十四年才赴云南服官{按语错误}

闵一得携《大戒书》,往云南谒鸡足道者。鸡足道者赠闵一得《吕祖三尼医世说述》书并说:“犹《佛说持世驼罗尼经》,子归访求,诚必自得。”然后鸡足道者以《西竺斗法》付闵一得,并传授西心宗给他,受西斗法戒律。闵一得则赠给鸡足道者《大戒书》,这样闵一得和鸡足道者都有所得了。鸡足道者所说的《佛说持世驼罗尼经》闵一得在后来果然得到,但那时闵一得已经年龄很大了。

{闵一得入滇谒鸡足道者时间及所受,问题尚多,我已着手著文,他日相送}

是岁冬季{应为“季冬”}二十三日,闵艮甫先生即闵一得父亲辞世,闵一得自云南奔归守制,在家守孝三年[⑧]{《闵氏家谱》闵大夏卒年在辛亥}

《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云:“师於乾隆五十五岁庚戍携大戒书,往云南谒鸡足道者(按鸡足道者,来自月支西方国名,休於鸡足山,自称野怛婆者,而无姓名字号,野怛婆者华言求道士,所精惟斗法。顺治十六年庚子,始至京师观光演钵,昆阳王祖赠姓,曰黄命名守中。遂嘱返,仍持斗秘,精勤不怠。管天仙闻迹而师之,命名太清,管传金怀怀、白马李,金传活死人、李赤脚、石照山人,活死人传住住生道者,又传大脚仙、王袖虎,大脚仙传张蓬头,张传龙门道士、李蓬头等。盖鸡足道者传派均以龙门派字所传,故称龙门西竺心宗,开派祖师也),至师往谒道者,时适距顺治庚子正一百三十年,道者见而喜,曰:‘遵师命。’以西竺斗法付师,以易大戒书,则黄、闵二师两得也,其创开法门,广传戒律,一切因缘迟早,昆阳王祖固早已见。”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云:“先严心动,促就滇南。而先严即于是岁冬季{}二十三日辞世,奔归守制。”

〖按〗考闵一得云南鸡足之行,其目的有二:其一,以父命入赀为州司马,服官滇南;其二则携《大戒书》往云南谒鸡足道者。再者,其读书仅为研究性理,不为科举,其《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亦说“……,后出山省亲,不复以功名为念。” 由此可见闵一得去云南鸡足之真正目的是为了与鸡足道者切磋道学,而不是真正为了去云南服官。

乾隆五十七(1792)年,岁壬子,四十五岁。

壬子夏,朱阳春逝世。壬子五月五日,春阳忽遗句云:“冒昧山中客,逍遥世外人,生平未了事,留待后贤行。”语毕,遂化。{《金盖山志》朱春阳传,及《拨云巢碑记》,记载朱春阳逝于癸丑。关于壬子、癸丑之说,可能牵涉金盖山兴建中的某些事}

朱阳春逝后,石门吴君竹巢在山居守两年。

结识王卧云。《金盖心灯·卷七·王卧云先生传》载:“壬子夏,……,余之得交於先生(王卧云),亦於此岁始。”

结识吴竹巢。《金盖心灯·卷七·吴竹巢传》载:“余与竹巢初会,岁在壬子之冬,其年朱君已逝,竹巢应郑观察命留守金盖。”

结识知不足斋主人鲍廷博。《金盖心灯·知不足斋主人传》载:余与先生交有年矣,忆自壬子仲冬,先生在金盖为营御书楼计,书为纯庙所赐,书曰图书集成。知不足斋主人,姓鲍,名廷博,字以文,一字通纯,世称渌饮先生,原籍新安,兹因奏居乌程,可谓浙之渊博士矣。

〖按〗《金盖心灯·卷七·陈天行先生传》载:岁壬子,余自滇归,访之(陈天行)不遇。癸丑,先生来访,亦不遇。

乾隆五十八(1793)年:岁癸丑,四十六岁。

闵一得刚为其父守孝三年,其母亦逝世,又在家守孝三年[⑨]。《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云:父服除,先慈又辞世{时间不在此年}。此事亦见《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源流》。

游洞庭东山,访得《三尼医世功诀》{《医世说述》}。《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序云:至岁癸丑,游洞庭之东山,休于朱氏。朱为吾山前辈九还翁孙,好玄学。出示藏本二册,其一为文正中堂珍藏之书,亦属誊本,而无名人手跋。其一为吾山石奄律师手录于龙峤山房,辑题于隐真黄祖者,文义更为明畅,殆鸡足真人所称详善本也。因乞携归,其时未闻个中玄理,妄期道成而后行之。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序云:越四载{是己酉后四载,不是此年}宦游,过鸡足山,访住世神仙鸡足道者于龙峤{}山房。仙姓黄名守中,西域月支人,元时进中国,久休鸡足,故有是号。

乾隆五十九(1794)年,岁甲寅,四十七岁。

乾隆五十九年甲寅,吴竹巢因戴太史某召,出山游京师,只有傅复兴一人独守古梅花观山事。吴竹巢、陈天行力劝闵一得主金盖山山事,闵一得则带孝来金盖山拨云精舍商议山事,同意每年多次来山主山事。

同年,陈天行在家逝世。

〖按〗《金盖心灯·卷七·吴竹巢传》载:“岁甲寅,余入山,竹巢始北游京师,盖应戴太史某召,而志在劝余振兴金盖耳。”仍归,与陈天行会于拨云(古梅花观之拨云精舍见《拨云巢碑记》),陈天行力劝闵一得主金盖山事,诺之。

〖按〗《金盖心灯·卷七·陈天行先生传》载:甲寅冬始复会於拨云,时守山者为吴竹巢(石门人,名峙,邑诸生,先於乾隆五十四年乙酉始往来山中,及五十七年,朱春阳卒。竹巢因观察郑公名沄者助以资,入山居守,至是二年,将应聘北游。)先生(陈天行)因留休旬日,年已八十矣,须发浩然,而声难似洪钟,犹健饭而善饮,告余曰:“竹巢之去,势使之耳。院自樵云出游八载后,春阳来守,五年之间,复址购室,宗坛略振,不意前年五月,春阳遽逝,院事有不可者,竹巢以一介寒儒,受郑观察(名沄,常州人,时任浙江粮道)托付,勉居支守。又不幸,而观察之甥罗愚樵者,卒於院,今观察久不复至。外侮群来,竹巢之行,其势有不能止者,此吾之所以暂居此也。然吾老矣,子若孙未必能以此为念者。”余曰:“然,则院将谁托?”曰:“我待个一枕黄粱者。”余肃承而起曰:“诺!”先生即跪曰:“天知、地知、祖师知之。”余亦随跪曰:“不敢有悔。”复相再拜而起。余之入山也,樵云引之於前(盖谓乾隆四十五年庚子,樵云出山时,以山事交懒云子代理,懒云子尝居山四年也),春阳招之於后(春阳临逝时有遗谒一首,招懒云子),渌饮翁与竹巢等劝之,实先生决之也。余嗣是一岁三至山,先生又谓余曰:“云巢故址,春阳已复,拨云与斋假龛址,尚隶苓山,子其留意焉。”岁丙辰,先生长逝於家,余於是年冬,遂止山,勿他出。

乾隆六十(1795)年:岁乙卯,四十八岁。

乾隆六十年乙卯,傅复兴逝世,山无守者,四壁为之一空。

乙卯秋,闵一得与雪峰、徐梅谷自自归安射村起程,作云游天下计,船到菱湖时,雪峰师祖金怀怀飘然而来。第二天到平望,金怀怀对闵一得说:“十洲三岛不出一心,太虚(沈轻云)大道,已闻莫忽撩,不悟远游,徒招磨折。”劝说闵一得不必远游,闵一得欲皈投金怀怀,金怀怀口中虽说好的,却离船上岸不复返船。闵一得始悟金怀怀之意,不复出游,回金盖山入主讲席,重振云巢。

闵一得父母丧葬大事既毕,始入金盖,不复作出山计。

结识钟孺人,相知蕉散人(吴玉树,《东林山志》重辑者),着手访辑《金盖心灯》{不在此年}

〖按〗《金盖心灯·卷七·金怀怀王宗师传》载:乙卯秋,余始与雪峰,率梅谷(梅谷姓徐,名阳仁,原名德晖,金华浦江人)自归安射村起程,作云游天下计,发舟至菱湖文昌阁,一道士衣破衲,荷七宝,年约四十许,面圆而赤,两目星星,无多须,飘飘过,雪峰望见,大喜登岸,拜,叩语良久,同下登舟,谓余曰:“我师祖也(王宗师有徒云大辫者,为雪峰之师,故称师祖)。”余亦喜而拜,舟乃行。次早将迟平望,子顾余曰:“两缘洽,莫虚过,十洲三岛,不出一心。不悟远游,徒招磨折,太虚大道(轻云律师,蜕号太虚主人,为懒云子传道师,故曰太虚大道),闻莫忽撩。”余再拜,愿皈投,子曰:“可。”遂登岸去,余尚不知其为子也,且未知子之即去我也,良久不见返,雪峰又述其始末,始知金怀怀者,即子也,悔未肃恭,致遭子弃。遂偕雪峰、梅谷分道周寻,人无得,而见之者废然返,不复出游,迄今不复见。

〖按〗《金盖心灯·卷七·钟孺人传》载:余於乾隆六十年始见之,态度幽闲,而见事明澈。钟孺人方氏,名佛心,桐乡人,年五十后,常至金盖。孺人尝谓余曰:“金盖宗风,振於陶靖庵、石庵、徐紫垣三宗师,徐隆岩、蒋通祥承事而已;继蒋而兴者,陈樵云能以无我为宗,而一循夫王道焉;朱春阳精於符录,能格真仙,藉致善信,亦一代之师也。”听其所议论,澈乎明哉。

〖按〗《金盖心灯·卷七·蕉散人传》载:乙卯岁,订交于南巢(即湖州东林山)陈氏,散人(吴君蕉散人,讳玉树,字灵圃,一字临甫,前溪世家子)年仅三十许,为绘东林山图惠余。已而,余守金盖,君驻东林,每月朔望一相叙,情致而迹,心心相照有年,志不在巍焕室宇,而已无如世风不古同志者少,散人乃出游江淮间,返辑其《东林山志》,余则浪游名胜,访辑《金盖心灯》,既归,始得复与散人晤。

嘉庆元年(1796):岁丙辰,四十九岁。

闵一得入金盖山慨仙踪之不振,吊逸绪之无承,遂居休焉。并延周梯霞入主讲席,重振云巢。越数年,周师返馀杭,静居金筑,先后有徐根云、李碧云、陈春谷辈来山佐理,均不数年而殁[⑩]

同年在金盖山二次遇李蓬头。《天仙心传》载:嘉庆元年,奉天李蓬头到金盖,相见情甚洽,余心忆洞音,李真即跃然曰:“太音声希,神室不靖,不闻唱应者,题须境以名之,方合道旨。爰名大涤洞音,今又三十七年矣。”李蓬头丙辰(1796)八月,曾复来山,至丁已(1797)正月出山,秋复来,居山五日,与懒云子极相契洽者。

闵一得于茅山洗心池遇朱巽峰,并偕其一起回金盖。

〖按〗《金盖心灯·卷五·潘雪峰律师传》载:昔余之入金盖也,嘉庆元年之岁。可见闵一得真正入金盖山古梅花观的时间在嘉庆元年丙辰(公元1796年)无疑也。

嘉庆二 (1797) 年:岁丁巳,五十岁。

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大水发於山墙垣,倾圯诸,负逼追人,皆望而避之[11]。闵苕旉息装未久,睡中忽有吟陆简寂“几根瘦骨撑天地”联语,警寤,犹闻其声,心眷眷不能置,乃携浦江徐子德晖入宿,是山薪则采于巅,水则连于湄,豺虎为邻,苍凉满目。时且风雪盈山,缺无粒粟者二日,自分甘以死守,更无悔心。忽闻叩门声急,疑为索欠者,启户视之,乃故人林公琅,自滇回苏,应梦相访。初未知闵苕旉巳入山,乃解囊以赠,遂得易米,疗数日饥。

在金盖山遇龙门道者。《金盖心灯·龙门道士传》载:嘉庆丁巳岁,(龙门道者)飘飘适金盖,为访太虚(轻云沈律师)来,须发墨黑,一食斗米不称饱,停餐月馀不鸣饥,声洪若钟,目光若电,与谈明季事,历历若亲见者。

潘雪峰在苏州逝世。《金盖心灯·卷五·潘雪峰律师传》载:嘉庆二年丁巳,雪峰卒於姑苏,金盖诸公未之知也。一日昧爽,忽闻扣门声,时有徐君德晖启门,则雪峰潘师也,仍闭门翼以入,众人皆起,均望见之,及登吕祖殿庭遂入,忽不见。

嘉庆三(1798)年,岁戊午,五十一岁。

林公琅携偿白金八百,出资复斋假龛址,闵一得与徐德晖益励进修之志,以图兴建[12]

闵苕旉来金盖山后大兴土木,在朱晅春阳所建崇德堂的基础上,旁拓净心庵、徐庵(净心庵在桐凤邬,明季属归安陶氏;钱庵在桐凤邬,明吏部郎中钱镇别墅;徐庵在桐凤邬即斋假龛,以上三庵即今云巢旧址。钱庵为钱澹庵祠,乾隆中朱春阳购基建崇德堂,供奉纯阳仙师,斋假龛、净心庵为闵懒云续拓,因之建纯阳宫)地,与同道桐乡鲍廷博、乌程闵鄂元、归安陈阳复、苏州洪铣、浦江徐德晖等拓建为规模宏大的纯阳宫,祀敕封“燮元赞运孚佑帝君纯阳祖师”,尊陆修静为开山祖师,所以此时观始称为古梅花观。清文人吴锡麒撰《金盖山纯阳宫碑记》,对闵苕旉建造纯阳宫记述甚详,此碑今尚嵌在古梅花观讲堂的墙壁上。

因山事至京师,与吴竹巢相谐谒朱石君于内城,吴竹巢述小艮北行之故。《金盖心灯·卷七·吴竹巢传》载:“戊午,余避魔北行,会竹巢于都城虎坊桥,遂借谒文正中堂(此时朱文正已官至中堂)于内城,历述余北行之故,互要筹划护山之策。”

姑苏洪铣出资建弥罗宝阁,祀昊天上帝。事由姑苏洪氏母病革,有感至山,徐生应治之,三易其剂,沉屙顿起。夜感陆祖梦,益深信奉,自愿捐舍白镪约计万金,此斗姆阁弥罗阁所由成也。事见《金盖心灯·卷七·洪宜人传》。

于金盖山遇住住生,结识马通宗。〖按〗《金盖心灯·卷六·住住生传》载:“嘉庆戊午夏至日,(住住生)忽至金盖,一无所携,休三日,飘然去,谓驻冠山。余就访,无踪。”《金盖心灯·卷七·马善人传》载:“马君通宗,青镇人,为鲍夕阳所亲信者,家贫而好善,闻得见收於孚佑帝君,故常往来於云怡、云巢。岁戊午,余始与君会。”

江默斋自苏来金盖,皈投闵一得,求派名阳清。详见《金盖心灯·卷五·江傅合传》。

徐根云来金盖山,皈投闵一得,求派名阳盈。详见《金盖心灯·卷五·徐根云传》。

嘉庆四(1799)年,岁已未,五十二岁。

定亲王书“太虚真境”、郑亲王书“古梅福地”;成亲王书“弥罗宝阁”、“蓬莱方丈”,并联句云:“在在寻声扶妙道,心心相印锡通灵。” 湖州府知府阳荣绪、乌程县知县赵煦详,请列入祀典,春秋致祭。大学士朱文正亦寄题,柱联云:“贯三清而上下太极本无,乘六气而周流至虚不宰。”蒙亲王等名公巨卿书题匾额,使纯阳宫影响更大,详见《金盖山志》。

《女正途十则》全真正宗道孙孙贞一序:“纯阳子誓渡众生,已有《九皇丹经注》,为男子修仙之津粱。不忍坐视女子具有夙根、素存道念者不得真传,误入歧途、沦于鬼趣。乃于已未盂冬朔日临焕彩楼,感不二仙子,诚将西王母口授魏元君真传,原名《女大金丹诀》阐之。申改女修正途九则,上仍冠以西王母三字,并请颁示女真九戒,以肃道风,共成十则,统沐慈准受授,然元负能身率者。仙子勉诸,道用无边,而道基还自十则始,是为序。不二元君孙贞一曰:女真丹书,世岂无有?率皆混杂曲说,以致妄徒穿凿附会,自诬诬世。甚有导堕精灵者,祸流肆蔓。道祖浑厚,仅以沦入鬼趣慨之。贞一切痛久矣!幸沐道祖委删订鞲,爰雠剔之。一循西王母女大金丹诀文原本,参增玉清神母口授大道玄影,辑成九则,录呈鉴政。道不终隐,仰蒙申改。题曰《西王母女修正途》,冠以女真九戒文,共成十则。并请发明玄秘,俾知女子修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原有参赞化育之大道,大可身体而力行之,统沐慈准,便宜受授。从此女宗,不惟不堕歧途,且易直登天阙。道运之当重振也,敬立欢忭,拜序子武林焕彩镂,所以志幸也。全真正宗道孙孙贞一百拜,谨序。”{此段可删}

嘉庆五(1800)年,岁庚申,五十三岁。

嘉庆五年钦蒙天锡纶音,颁以“玉清赞化”匾额,均得摹悬祖殿,以昭敬肃。姚兆芝是钦奉颁赐御书“玉清赞化”匾额者。姚兆芝为古梅花观之俗家道士,派名阳信,道号兆芝,讳端,字肇之,德清人。

吴竹巢逝世,闵一得为了潜心修道,自辟一静室,把山事还付吴竹巢掌管,可是吴竹巢几日后却与世长逝。〖按〗《金盖心灯·卷七·吴竹巢传》载:“庚申秋,竹巢南回,誓止金盖不他出。余时避静一室,山事议还付竹巢掌,竹巢意亦欣然。岂其归取奚囊,不十日,竟以长逝之音来讣。”

李碧云来山。事见《金盖心灯·卷五·李碧云律嗣传》。

嘉庆七(1801)年,岁辛酉,五十四岁。

杜世勋来休金盖山。《金盖心灯·卷七·杜十八小传》。

嘉庆七(1802)年,岁壬戌,五十五岁。

壬戌秋,闵苕旉又念山径崎岖,恐慕道者裹足不前,而自河口(吴沈埠)进山径亘二里许,欲平除之工且非易。忽得欈(音最)里(现属加兴市)童翁(童老翁者,嘉郡善人也,寄姓沈氏,名宏毅,字通缘,家於郡城西郭外),年几入秩,病体龙钟,感梦而来诚求丹药,一服而病即霍然。乃倡砌石路百丈,复建云香桥于寻真溪,往来行客得免褰裳涉险之患,翁其不愧善人欤。详见《金盖山志·闵小艮先生金盖志略》。

陈春谷自天台来金盖山礼小艮。详见《金盖心灯·卷五·陈春谷律嗣传》。

嘉庆八(1803)年,岁癸亥,五十六岁。

江默斋逝世,闵一得为江默斋卜葬。详见《金盖心灯·卷五·江傅合传》。

遇徐芝田,二人结为师兄弟。闵一得把徐芝田礼引於轻云学师像前,授以三戒结成师弟。金盖之兴徐芝田有力焉,徐曾代闵一得力护虎邱放生河,且引苏洪铣等助山。详见《金盖心灯·卷五·徐芝田律嗣传》。

李碧云授初中极二大戒,回长兴。

嘉庆九 (1804) 年:岁甲子,五十七岁。

拜访马通宗。《金盖心灯·卷七·马善人传》载:“岁甲子,余自苏适杭,道经其宅,造访留三日,……戊午以来,岁常一叙,善感善应,迄无虚岁,聊堪自慰耳。”

甲子冬,童翁之姻孙张某,亦为祈方而来,得吴沈埠桑椹十五枚,红紫相间,虆(累)若贯珠,以非时所有为异,持归服之,病即寻愈。翁复劝输路,疏以襄善举其余。踊跃慨助者,另存碑志。

陈归云来山,闵一得未在山,陈归云帮闵一得主持山事。《金盖心灯·卷五·陈归云律传》载:(归云)飘然来金盖,年已六十矣。余适他出,归云主之。

嘉庆十(1805)年,岁乙丑,五十八岁。

李碧云从侄名李廷佐者,懒云子甥,居山掌理山事,然廷佐举业中人,却不能久住。

遇陈归云。《金盖心灯·卷五·陈归云律嗣传》载:余得交(陈归云)於嘉庆乙丑岁,余之畏友也。

嘉庆十一(1806)年,岁丙寅,五十九岁。

岁丙寅王护云来金盖山,愿居守,闵一得尽以山事付王护云管理。详见《金盖心灯·卷五·王护云律嗣传》。

丙寅年九月二十一日,李碧云端坐而逝,享年六十有一岁。

嘉庆十三(1808年)年,岁戊辰,六十一岁。

夏,山水暴长,桥梁复圯,潭亦动塞。寻真溪路几作迷津,童翁复捐银补苴之。见闵小艮先生《金盖志略》。

太仓王白石来金盖,皈投闵一得,求派名阳诏,复返太仓。见《金盖心灯·卷五·王白石生传》。

建古书隐楼。闵一得入山十四年,又於斗阁东偏斋假龛址,廓建房屋二进,一作祖堂,一作客座。梁太史山舟题以额,曰古书隐楼,并为之跋。(《金盖志略》)。

戊辰秋,陈春谷逝世,闵一得为陈春谷卜葬於菡萏山之东北麓。详见《金盖心灯·卷五·陈春谷律嗣传》。

嘉庆十四(1809)年:岁己巳,六十二岁

三月望日著《金盖志略》。见《金盖山志·金盖志略》。

已已年六月二十七日王护云逝世,闵一得为王护云卜葬於菡萏山之东北麓。详见《金盖心灯·卷五·王护云律嗣传》。

嘉庆十五(1810)年:岁庚午,六十三岁。

闵一得请新安鲍廷博为《金盖心灯》作序。《金盖心灯·序三》载:庚午秋夕,出其《师传源流》卷册,并所撰《金盖心灯》七卷商订于余[13]

同年闵一得在苏州虎丘,石照山人来访。《金盖心灯·卷六·石照山人传》载:庚午仲秋,特访余於虎阜,时方正午,适有问日甲子者,余指十七,山人指十八。余方疑之,山人曰:“浙江大潮可证也,夫子不信,请往观。”遂携余手,令闭目,余知其技,遂如嘱,但觉足履空际,两耳风生,愈行愈响,俄而若有万马奔腾之势,俦人喧嗔之声,猝然身止,曰:“开。”遥见雪涛万丈,如山如云,果已江千矣。观毕,返步入城,访徐梅谷於武林巷,相视而笑,啜茗食果而散,复如前约,归苏,而夕阳半山,天香馥郁。

嘉庆十六(1811)年:岁辛未,六十四岁。

石照山人逝世,其仆从献《金丹口诀》和《枕中秘》给闵一得。《金盖心灯·卷六·石照山人传》载:辛未二月……,是年四月,山人长子某,来扶其柩,归葬於绩溪大油坑先莹侧。八月,其仆某,以其手批《金口诀》三册,《枕中秘》一卷来投,往年此日之偈果念。余谨录其副,而藏其原本,以待二十年后庚寅之岁云。

新安鲍廷博(知不足斋主人)在古书隐楼为闵一得《金盖心灯》作序。

外甥李清如卒,其卒时仅四十岁。知之,不胜悲悼,盖小艮志在学道,云游四方。《金盖心灯·卷七·茂才李清如传》载:“嘉庆十六年四月日,卒于晟舍。……,余时又适避静书隐楼,问庵之殁,未之知也。”

闵一得《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管窥》(其七)云:一得沐先师晓谕,黾勉从事于迎元,而尚未注意于迎一,盖以性未明彻,真一之一恐难协应,亦因未闻个中玄理,妄有所待,欲得另参秘旨而后行之。然迎元之应已历有神验。一得久寓之乡,春花重放于秋季非一次二次,三四五次也。如金盖之云巢,姑苏之大德庵、连华庵、葆元善堂,禹航之天柱观、半持庵,武林之寂宁阁,上海之小蓬莱,若杏若桃、若玉兰紫荆、木笔木瓜、西府海棠之属,秋令作花,灿烂芬馥,浓若三春,万目共睹,题咏成贴,九九桃花,吕祖师尝赐诗,诸君子和之——事在嘉庆十六、七、八三年。金盖之花木尤盛,遍满山麓丛放成例。

嘉庆十九(1813)年:岁癸酉,六十六岁。

岁癸酉,太仓王白石复飘然来金盖山,慨然以太仓鹤梅馆为金盖古梅下院。见《金盖心灯·卷五·王白石生传》。

闵一得《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管窥》(其六)云:盖此真境,胞与众生,春满乾坤,三元之气妙合而凝,斯身斯世均在太和翔洽之中,惜尔时未及加迎真一,陶鎔于林林总总之间。虚静内观〖谢按:未入无极混沌,而遂就反照内身。于丹修而言,觉之太早,药物还嫩〗,遂入浑穆。久又久之,元神出定,吾身趺直如初,而颜色顿变,忽成少年,须发皆变白成黑。——此为嘉庆十八年长至日事。

嘉庆十九(1814)年:岁甲戌,六十七岁。

甲戎冬至前三日,往浙江武林,出《金盖心灯》示钱塘太守鲍锟,于大德观址之寂宁阁,鲍锟为之作序并评。

〖按〗秋,先生来武林寄瓢于予之西邻,因声气之应求,遂得数数观,乃出此编以见示,焚香读之月余,觉心目间为之郎然,掩卷端坐以临之,则恍惚若有所得,复展而揣之,则又若千珍万宝之错落于其间,而美不胜挹。(古杭鲍锟《金盖心灯》序)

嘉庆二十一(1816)年:岁丙子,六十九岁。

嘉庆二十一年短至日示《吕祖三尼医世说管窥》{此处错误,管窥刊行在道光五年}

闵一得《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管窥》(其七)云:斯十年中,吴沈门桑椹,重实于小春者,亦有七载。金盖之河埠也,嘉兴童翁名宏毅,衰颓足蹇,有神相断其寿数终于是岁之腊,年已七十矣。得是埠冬实于树,服之盈握,骤强健,弃入山,往返七里许,身轻如飞,归采斗许,纯紫者配丸配酒,常服之,次者配于施药方中,治病无不立愈。乃岁岁如期来采,救危疾无算。其友莫达诚,顶患血瘤,大如拳,皮软薄若熟柿,翁以椹酒杯许饮之,入口片时,痒不可忍,立即平伏若失。遂与翁发愿,募砌进山石路千二百步有奇,造石桥二、路亭一。亭名,吕祖降坛为之题额,——初,宋梅子春常止此,赵松雪题其亭曰鹤止,今重建,吕祖示人知止之义,故改是名——钱唐鲍薇垣太守锟,为作碑文,详志造桥砌路胜因。梁侍讲山舟同书为之书。是年春,山上院中忽生杨柳红蓼,今柳已成阴,红蓼每岁皆发。柳叶能治疟疠,红蓼入曲酿酒,能消中胀。迄今嘉湖杭郡有疾者咸来采取,呼其柳曰神柳,蓼曰仙蓼。叩之吕祖,祖曰;由气化而生,古来有之,事载《径山志》,为国一禅师事,不足异也,然亦足为迎元之一证。九九桃花,载在《续文献月令》,为林侍宸灵素广陵故事,吾题咏载焉,今所题诗即用广陵原韵。此非仅迎元得致者,喜秋桃岁放,放亦繁衍郁,类昔广陵风景矣。汝曹勉之。又曰汝曹亦知林侍宸之仅证灵钦秘录一代宗师者,其故何哉?将大道而树私名,一也;及既赴召,迭以法显,二也;反舍真一,谬云有待,三也。使其能不赴召,而密迎真一以医世,宵小潜消,天下太平,其功尚可量哉?迷不师古,吾曾谕示,而有待之见,牢不可破,以致不能直上天衢〖谢按:此大概指,所谓待诏飞升之事不切实际,如金液丹成,应行医世功夫,方能证果,不可就抛弃肉身而阳神冲举。闵真人所谓尽此报身以医世〗, 惜哉!”——此嘉庆二十一年短至日示。

嘉庆二十二(1817)年:岁丁丑,七十岁。

《金盖心灯》正式出版{心灯尚未刊刻,出版在道光辛巳1821年,见《藏外道书》沈秉成序言}丁丑冬至日太仓萧抡为金盖心灯作序(《金盖心灯序一》)

诠释《行持佛说持世陀罗尼经法全部》、《密迹金刚神咒注》、《大悲神咒注》等书。书中署名为吴兴发僧际莲氏小艮诠释。其跋曰:今秋得古传善本于姑苏莲华庵,庵为蒋讳元益常住之庵。嘉庆二十二年岁次丁丑重九日吴兴发僧际莲氏小艮闵苕旉谨跋于莲华庵雨香天。

嘉庆二十三(1818)年:岁戊寅,七十一岁。

闵一得在余杭董氏处得见明朝林源所撰牧斋公墓志铭。苕旉於馀杭董氏,得见林公所撰墓志铭,为邑人闵良隶书碑本,乃得按碑文遍访于朱葛里,得黄家坂所在,乃免董君等购复之,并公之本生祖、本生父两墓咸复。睢阳蒋元庭先生为撰《闵氏复得祖墓记》。

戊寅仲冬望日,撰《古法养生十三则阐微》、《管窥编》。

篡《天仙道戒忌须知》。《天仙道程戒忌须知》署名为泥丸氏传、太虚翁述、懒云子篡、返真子订。

嘉庆戊寅之十一月望日,著录《二懒心话》。

《二懒开关心话》序:斯二子不知何许人,亦不详其姓氏。阅其心话,殆养生家而将从事于南宫者。余见而录之,喜其言浅而深、粗而精,其间命意,似有所向,殆又非顽隐一流,趣味与余不二。爰去其不经,而存其常说,名之曰《二懒心话》。盖以一号懒翁,一号大懒。按其懒字,从心不从女,是有取夫赖心而学之义焉,是殆苏懒翁之流亚也。盖能从事夫天心道心者。嘉庆戊寅之十一月望日小艮肃录并识。

戊寅腊月四日篡《天仙道程宝则》。《天仙道程宝则》署名为泥丸氏传、太虚翁述、懒云子篡、返真子订。《天仙证道宝则》云:“懒云氏曰:此九则为述言,皆我大师太虚翁口授,余为笔录者,以今行值戊寅岁。其原稿存于玄盖洞天之天柱峰金筑坪,坪为大师墓舍,故藏之。冀有所遇,于袁浦问述所记忆者于右。时惟腊月四日录于山安。娄工工次,懒云氏并识。”

嘉庆二十四(1819)年:岁已卯,七十二岁。

陈归云逝世。陈归云生于乾隆乙丑年,卒于嘉庆已卯十一月初五日辰时,享年七十有五。详见《金盖心灯·卷五·陈归云律传》。

已卯冬,高芗云抱病来山主持山事。《金盖心灯·卷五·高芗云小传》载:已卯冬,抱病来山,不负归云之约。主持山事,备历辛苦,居山一载,病革乃归。

嘉庆二十五(1820)年:岁庚辰,七十三岁。

于吴(苏州)会雷观察兰皋先生和孙孝廉先生。雷观察兰皋先生四川井研人,讳纶字绍堂。由翰林出守吴兴十年,擢巡江西吉南赣宁旋转粮道,先生且尝为民禳灾,三至金盖,屡祷金井,感得铁牌于署后,雨乃如注,民呼太守雨,。

〖按〗《金盖心灯·卷七·雷观察兰皋先生传》载:庚辰,先生(雷观察兰皋)、孙孝廉,均会余于吴,会性淳而澈。

道光元年(1821)年:岁辛已,七十四岁

道光元年(公元1821),纯阳宫道光初遭劫难,遭到了—次意外的劫难。此难缘于其徒炼丹术,累及师庙,凶犯被捕后,供出其师为湖州云巢山闵苕旉,刑部行文缉捕闵下狱,累及于庙。炼丹术告停止,纯阳宫亦于道光初年衰落。闵被捕后经湖州知府方士淦保释出狱{此说当有误}

道光二(1823)年:岁次壬午,七十五岁。

王白石逝世,住世六十九岁。见《金盖心灯·卷五·王白石生传》。

道光三(1823)年:岁次癸未,七十六岁。

民岁腊日,金盖山纯阳宫总司事闵小艮,于古书隐楼著《金盖山纯阳宫今古绩略》。(见《金盖心灯》卷八。)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识:

吕祖曰:“此抚世之极功,圣人之能事,然非有待于外。六合九州,不出坤腹,呼吸可通。尽人能学,惟在志坚,切戒私智用事耳!”又曰:“天地无心,寄心于人,人故能行,行必有成。”又曰:“要知世运之有上中下,犹人之有少壮老。人无不愿常少壮,天地岂有不愿常上中哉!至人体之,故垂是说以俟志士。然有至玄玄理,终古未经道破。余昔早闻是说而窃有待,及既道成且圆,甫知昔既未事,今亦惟能述此说(曰“述此”,说明非本经原文,祖师述其说以示人也。)以俟后之踵行者。妆曹姑勿穷诘(详语意,此经之道甚大,仙真且不得尽闻,凡人不当穷诘秘录。祖师慈悲,吾辈得闻说述,岂非三生之幸乎?),今姑为汝曹详述其能致之本(可见全经上半部尚有修为功夫,下文乃述其能致之本)。乃曰:“《参同契》、《悟真篇》足以圆命,《唱道真言》足以圆性,《大洞玉经》足以化凡,《三尼医世》足以证果。无如《参》《悟》两书,中多隐秘,易入歧途。《大洞玉经》,经义简该,藉化气质,功用极神,加之《唱道真言》,仗以炼心,则三宝淳粹,然后参以《参》、《悟》以圆命,《医世》以证果。证果,计行以证者——行有巨于《三尼医世说》乎?呜呼!匹妇衔冤,三年不雨,凶乃尔,吉亦然也。余尝亲印诸三尼,咸云如是如是。“三尼”又曰‘性功不圆者验不淳,命功不圆者致不坚,气质不圣者用不神;三宝尽圆返夫先天者,行之藉诸人。’此即至玄玄理,吾昔未之闻也,汝曹今可悟矣。否则两大自谋何其疏,万圣同寅何其懈,岂非有生以来一大疑团哉?汝曹今而后趁此生年月日,时时力行勿怠,尽此报身而证果,不亦宜乎?然治病要知源,病源不知如何下手?两大,无心无欲者。然而好生,生多则乏。医有子病补母,母病补子。若夫保极而新民,一法也;爱民而悍灾,一法也。惟此医世,乃有循环补剂,用用无穷,不费一钱,不劳丝力,坐而致之,功圆上升。与其从事三千功八百行须藉人力,不若行凭一念,操纵自由而诀又不繁,乃反空度岁月,不亦惑乎?时哉时哉,幸毋待焉。”——此道光三年分所示者。

又曰:两大元复,则物产茂,生人良。人良则物茂,物茂则人良,人良物茂,非世泰乎?非有互相医治之义乎?又何观望乎哉!昔姑射(音弋)山神人姓许名晶字子由,创医两大于尧舜时,而洪水平,苗民臣服,非明征欤(葛陆问答亦载此)?其尤著者,佛说《持世陀罗尼经》,亲授妙月长者于骄弥国,迄今西域受其赐,见诸内典(彭尺木佛藏随笔亦引)。厥功厥德,可胜量哉?吾宗以此道证果仙者,惟北派七子。然而尽人可学也。 以昔未奉玉清神母懿旨,秘不敢泄,今则统沐懿旨,诰下三天,普敕三界,准行授受,无分男女。三天三界,昼夜巡护,授持善信,有感斯应,魔无干犯。洵是开辟以来未有之遭逢,造化幸甚,亿万世世幸甚。然贵有以身率者。余诀则以得合真一为本,而功用总自胎息一节始。余知道不终隐,故昔降说述存于兹山之龙峤山房也。今更彻底宣示未泄,汝曹应共凛遵,慎毋稍存期效念——今更无验自验,理如是也,道如是也。”

吕祖之训如此,有志斯道者,阅是书,必能发所未发,身体而力行之。三尼且默鉴之。此一得采集吕祖遗训,疏解是书之本意。其余强半采诸蒋元庭待郎纂刻吕祖《天仙正宗》内集。待郎有跋,谓:“闻云南五华山藏有《祖师医世说经》,似合内集所示玄义。历访未得,得则拟以冠诸内集,盖必有要妙存是经中,《道藏》未采,缺典也。”一得窃以待郎所闻,或即鸡足山本,得之传闻,故有是经云云耳!盖以陶律师原序核之,诀非经文,而谓《吕祖医世》亦误也。识此以俟考,一得谨识。

道光五(1825)年:岁乙酉,七十六岁。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序云:道光五年,蒙吾太虚翁洵呈昔授医世功诀,又沐吕祖临沙,洋洋万言,玄理乃明。始悔师传功诀,为友携赴晋宁,迄今未归。幸有鸡足真人,谓必自得。爰详节录沙示,又采闻见,集而注之。儒释二家之说,则分引经义以补之,以未读《持世经》故,爰附管窥七则,抄成一册,详述得详书颠末,以祛无征之惑,将以公诸同志。

道光六(1826)年:岁丙戍,七十七岁。

笺注《阴符经玄解正义》。按:《阴符经玄解正义》序曰:“是书{指《三一音符》}盖与阴阳经{《阴符经》}相相表里也,一得藏之四十春秋矣”;又曰:“先师太虚翁遗有泥丸李真人《三一音符》一书”,而沈师于乾隆五十一(1786)年十月二十六日午时在金盖山羽化,故闵一得完成《阴符经玄解正义》笺注的时间应在道光六(1826)年{}

道光六年丙戍二月清明日,著《溯古神功性命双修琐言续(太虚集录)》{《太虚集录》指《戒忌须知》与《道程宝则》,不是《琐言续》}。见《溯古神功性命双修琐言续(太虚集录)·金盖山人小艮氏自叙》。《溯古神功性命双修琐言续(太虚集录)》署名为太虚翁口授、陆柳溪敬刊、闵一得恭述、孽心香恭订。

道光七(1827)年:岁丁亥,八十岁。

续得并诠注《佛说持世驼罗尼经》,因缘凑集,乃并汇辑所述各种,合为一篇,种种微言奥旨,录呈世之同志。(见《佛说持世驼罗尼经·自述》)

道光八(1828)年:岁戊子,八十一岁。

道光戊子年孟夏望日,在南京甘露园嗣龙门正宗第十一代闵一得为《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谨序并疏。《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署名为龙门第八代戒子黄守中题、龙门第九代戒子陶太定辑、第十一代闵一得疏、第十二代沈阳一恭校。

同年孟夏,又为《吕祖师三尼医世功诀》作跋。《吕祖师三尼医世功诀》署名为太虚沈一炳授、门弟闵一得重述并注。

《吕祖师三尼医世功诀》跋:箧中书刻本,原无卦画,余所得朱氏抄本,各步前有卦象,或疑是后之学道者所拟。余谓抄本传世已久,不可删,故疏解卦义而存之。或又疑而问曰:世之为病多端,医世之事亦多术,如禳旱涝,消沴禄,厌兵燹,除疾痰,救焚拯溺,捍大灾大患,皆当有大神通,大法力,施符持咒,分应而不穷。今是书以一法而欲治众病,若是其疏乎,抑全书中诸法皆备,而子未见乎?予应之曰:子之所言术也,此书中所言道也,吾知此书必不言术。明玄学者,不屑为触石斗棋之幻;握神机者,不屑为羽扇反风,杯酒巽雨之事。曾谓圣人之大道,而可杂以技术乎?谓吾未见全书,信也;谓吾未见全书中之法术,吾不信也。是书所见异词,所传闻又异词,安知不有好奇之士,窃取他书符咒之说,附入此书?见者迷以为是书之本文,讹以传讹,流于方技,作伪欺人,勿为所惑,勿为所愚,焚之可也。曰:然,则灾患多端,执一说可尽之乎,抑将束手而听之乎。曰:子未知道而好言术,术小而道大,非子所知也。凡世间之病,皆五行偏胜之气,吾人一身之中,具五行之正气,应五方分野,察其受病之源,攻其受病之方,合人世之气于一身,内不见我,外不见人,过者损之,不及者益之,郁者散之,顽者化之,逆者顺之,病不可悉数,医道亦不可殚述,消息盈虚,各视其症而理之。人或有病,以吾身之阴阳运化之。世或有病,亦以吾身之阴阳调摄之。不疾而速,神乎神乎!然而非人所能为也,乾元也,坤元也,真一也,迎而存之,乃如响斯应耳。况大道之行,何待患至而后为之,补偏救敝哉!知斯理者可不为符咒术数之所惑矣。道光戊子孟夏浙湖金盖山人嗣龙门正宗第十一代闵一得谨跋于金陵之甘露园。

道光九(1829)年:岁已丑,八十二岁。

道光九年春二月,完成《修正辩难后编参证》,并序和跋。(《修正辩难后编参证》之序和跋)

道光十(1830)年:岁庚寅,八十三岁。

撰《女修正途》。

道光十年岁次庚寅孟秋望日,闵一得重订《泥丸李祖师女宗双修宝筏》简称《女功指南》,并作跋。《泥丸李祖师女宗双修宝筏》署名为太虚翁沈太师并注、受业弟子闵一得重订。

《泥丸李祖师女宗双修宝筏》跋曰:我师太虚翁无上大道得传于师祖泥丸氏者,十有八九,更于此书见矣。按:此中心传,岂仅女宗之宝筏?男宗枕秘夕于中逗透者,不一而足。原本盖由辗转传写,颇多讹舛,谨订正而厘定之。惜有《男宗双修宝筏》,为长山袁氏携去。待访之,应未失也。盖男宗书中,亦逗《女宗宝秘》,而其誊本,乃亦大有脱简,若得而订正之、合刻之,斯成完璧,两书得以会参矣,渡世之功不小也。识此以告得男宗书之君子云,毁去善书,必遭冥罚,见诸经典,可不戒哉。金盖山人闵一得谨跋。时维道光十年岁次庚寅孟秋望日。

道光十一(1831)年:岁辛卯,八十四岁。

订正《吕祖师先天虚无太乙金华宗旨》。道光辛卯四月上浣金盖山人龙门十一代闵一得沐手为《吕祖师先天虚无太乙金华宗旨》作序,《吕祖师先天虚无太乙金华宗旨》署名为蒋元庭辑、闵一得订正。

同年仲夏望日,吴兴金盖山龙门正宗第十一代闵一得沐手谨述《尹真人皇极阖辟证道仙经》、《尹真人寥阳殿问答编》并跋,《尹真人皇极阖辟证道仙经》、《尹真人寥阳殿问答编》署名为青羊宫传抄本、金盖山人闵一得订正。

道光十二(1832)年:岁壬辰,八十五岁。

闵一得《天仙心传》自述云:“师传天仙功夫,余于乾隆丙午岁,耳食于玄盖洞天。心袭以藏之者,迄今四十有七年矣。屡述与人,食之者寡。天涯海角,已踏破乎铁鞋;万载千秋,徒劳神而久视。深恐委师传于草莽,用敢寿口诀于枣梨。惟是初学之士,或心性未纯,关窍莫启;或情尘久搅,锢蔽方深。法惟先事洗涤,继事存思(存是存想,思是精思)。倘有中阻,虽因后天物滞,究因杂念中肆,以致真炁隐藏,关窍闭塞。上士于此,惟有不事搬运,但崇止念,晋造自然,终始不贰,自还先天,身得晶若。故欲还先天,法惟一竟虚寂,念中无念,自然后天气寂,先天仍现,元炁仍行,身中关窍,豁然洞开,惟觉五色神光,亿万千聚。此系攒簇五行之实据,学士不为惊惶,不为喜悦,亦全凭真一不贰,遂得凝然大定。纯粹以精,仍以真一育养,功圆行满,梵炁弥罗天地,元胚模范十方,谓其现而显诸仁也。岂知其贯三清而上下,太极本无,谓其隐而藏诸用也,岂知其乘六气而周流至虚不宰。坐镇太虚真境,长为无极金仙,谓其将升证也。更何天阶之可升,正不知我之为太初玉清,太初玉清之为我矣。无如世尚逐物,得此简易功诀,退仍惑而自弃。其病在自晦万缘放下一句,终身无从入手。即有不晦此句,但略扫除片刻,自谓中已寂虚,据事迎罡一诀,闯入黄中,夹带后天凡神凡气,坐塞身中玄窍,何殊运水担泥填塞崆峒仙境。纵使后来竭五丁大力以开除,而泥水留痕,究难洗涤。即能洗涤干净,而羲鞭不停,日月云迈,其能抱道而终者,已属吾宗之种子。若竟半途而弃去,几同畏噎而废餐,可不悯哉。吾故以先师之心传,录传于世。今将录诸本,而复以万缘放下一句,为学者再扣晨钟。道光十二年闰重阳日金盖山人闵一得述。”

道光十三(1833)年:岁癸已,八十六岁。

重订《如是我闻》。道光癸已天中日后学闵一得谨跋于金盖之书隐楼。《如是我闻》署名为无名氏授、天水灵佩、闵一得小艮氏重订。

《如是我闻》:曰“如是”,盖谓所授功诀也。曰“我”,无名氏之自谓。其曰“闻”者,盖明得自口授也。授道而隐姓氏,品高而志谦也。得取寂体而精味之,仙道人道,剖示昭然。编中援引,屡标我祖泥丸李翁,疑编出自西川陈翁口授。然则天水子,或即钦刘郭翁之隐号,藏有习坎精义欤!况按编中载有“我宗东华”,又有“斋心习坎诀说”,而竟曰“祖仿”,则此编出陈翁门下无疑。惜所订本决非天水手录,故多鱼鲁,乃为息心体订,是为我宗一家言也。道光癸巳天中日后学闵一得谨跋于金盖之书隐楼

篡《泄天机》。道光癸已七月七日后学闵一得谨识,《泄天机》署名为神人泥丸李翁口授、无名氏述、闵一得重篡。

撰《上品丹法节次》。《上品丹法节次》署名为衡阳道人李德洽原述、金盖山人闵一得续篡、受业孙闵阳林校订。

道光十四(1834)年:岁甲午,八十七岁。

篡述《天仙心传》。道光十二年闰重阳日金盖山人闵一得述《自述》,道光甲午新正下浣一日金盖山人闵一得谨序《自序》。《天仙心传》署名为太虚氏授、后学闵一得小艮氏篡、述、注。篇中以金盖山人定梵氏闵一得称谓。

篡辑《雨香天经咒注》第一篇,注释《雨香天经咒注》第二、三、四、五、六篇并注跋。篇中自谓西竺心宗101代裔孙闵真仙谨述。道光甲午清和朔日吴兴金盖山人闵一得(西湖发僧际莲)谨识并叙《雨香天经咒注》。[14]

《雨香天经咒注》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故杨子曰:言,心声也。画,心画也。人心本同。而气质则有南朔东西、刚柔弱强之异。气质各从其水土,发而有声,则有喉舌唇齿抗坠重轻之异。微独生同斯世,随方而变。亦且古往今来,本音讹传,随时而变。是以古韵往往与今韵不谐。异域文书不同,而中华文字亦屡变,风会所趋,几不可比而同之矣。然探源而论,则皆出于人心之所同,心通则音通。闻罄知忧,闻琴知杀,心已通于声耳。余尝游海内,虽言语不通之处,每于定胸之中,偶闻人言,辄能知其意。及心动而审听之,则仍不可晓。盖气禀所拘,着相则不通矣。《道藏》所载经咒,有上清法录,非下方文字,然其音,则与下方之人心通也。歇冠子,唯圣人能正其音,调其声。故其德上及太清。太清,天也。谓人间玄音,上通于天也。《内典》所载经咒,多西域梵音,非东土文字。而其音,则与东土之人心通也。十六国春秋,鸠摩罗什、佛图澄皆能译华言。盖华严字母,实通乎中国也。余究心经咒有年,恒于极静之时,默有所会。有扞格不通之处,索解不得者。忽闻神语曰:无口循其义,有口会其声,揭而传之,毋负神佛启牖下民之意。因悦然领悟,分析注之。然,不敢自信。道书经咒注,质之先师太虚翁,以为不失玄解。释典梵咒注,则鸡足道者黄真所鉴定。真人,本月支人也。窃幸有所禀承,庶免穿凿之讥。或以为经咒故多前贤注释,何必辞费。余谓圣经底蕴无穷,任人寻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犹五经,列于学官,有监本注疏,而儒家之笺释圣经者,各抽新义,注周易者尤多。盖经旨如日月经天,见全体者是,见隙光者亦是。管窥蠡测,听天下之学者自抒所见,于理亦必有所发明,非功令所禁也。惟余学识浅陋,非敢以一知半解,蔽斯世之聪明。或因愚说而引申之,别有会心,更得深奥之旨,昌明妙谛,普觉大千,宏宣心印,同证菩提,于以利益切众生,则鄙人厚望矣! 吴兴金盖山人闵一得叙

《雨香天经咒注》序谨按道有隐显,释有显密,均贴受授而设,各须心领,毋滞成见,致障道眼。古哲切诫者,虚堕言铨而已。余初未悟其旨,尝为注释道宗奥典,经如大洞玉经,咒如智慧真言等,而于释宗密部,不敢饶舌,以非华言,不可推测耳。其时,寓于姑苏莲华庵,门人忽庵心乡辈,以大悲咒请注。余曰:“余华人焉识西方梵语?”语未毕,空中得大斥曰:“否,佛乃会通华言而说法者?究其字义,乃在有口无口中测之。盖此梵语,有言无文,受而笔述者,世之善知识也。会而笔之,音通而义有异者,乃加口旁以别之。汝会佛义,以测以通,自可注释也。”爰即取以测之,则知襄谟即南无,喝罗即赫罗外也,恒乃性日也,那者他也,乃是指点口气,罗者助语辞。按此一句,盖言心虚则性现,乃有如日之威明,是教学人明心见性为宗。故其下文,皆说恒义。然按西方古德,乃谓一句一佛号者,是训西方后学,遵循句义,以彷以修之慈目。若训华人,只以明心见性会之,不必证以佛号。说见云门语录,谓是随方设教释法。苟或执此非彼,执彼非此,均失圆融,皆非善知识也。况佛出此真言,导师取以训后,所以杜堕意识,使心虚土净入手而设。我辈可勿体之而自纷纷聚讼乎哉?即兹所释,尚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已。谓尽真言详细义,可乎哉?不可也。弁此数行,以自怡悦焉耳,非敢曰序也。道光甲午清和朔日西湖发僧际莲谨识。

《天仙心传》闵一得《自序》曰:我宗功法,一准天无,中间杂有作用。盖以学人向自世尚入手,不得不假有作以致中庸耳。若未入世尚者,只从《碧苑坛经》入门,而致由夫白祖所注《道德经》,云门朱祖所注《参同》、《悟真》二书,归宗于张祖《金丹四百字》。累行于《三尼医世》,臻化于《天仙心传》,救弊于悟元子《前后辩难参证》一书,证明于《阴符经玄解正义》、《泥丸氏双修宝筏》二书。以上所事,翻翻覆覆不过造致中和二字耳。……。现已梓者:《碧苑坛经》、《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张三丰真人玄谭全集》、《陆约庵先生就正录》、《吕祖师三尼世功诀》、《吕祖师重申西王母女正途十则》、《泥丸氏李翁女宗双修宝筏十则》、《张祖师金丹四百字》、《太虚氏天亿心传》、《太虚氏天仙心传医世玄科》、《悟元子前辩参证》、《悟元子后辩参证》、《古法养生十三则》、《道程戒忌》、《琐言续》、《如是我闻》、《上品丹法功夫节次》、《泄天机》、《吕祖师金华宗旨》、《尹蓬头皇极盖阖证道仙经》、《阴符经玄解正义》、《雨香天经咒注》一部,以上二十种共装一套,总名《古书隐楼藏书》、《金盖心灯》一卷共一套,总名同上。宋代白祖《手注道德经》一部、云门朱祖《参同契阐幽》一部、又《悟真篇阐幽》一部,王无异《周易图说》一部、郧阳守梓陈翁《易说》一部,计共六种,兹缘力薄,未能重梓,此须与有力志士图之[15]

道光十五(1835)年:岁乙末,八十八岁。

道光乙末春正月朔、金盖山人闵一得拜手著《自述》。

道光乙末二月,作《金丹四百字自序注释》,并为《金丹四百字自序注释》作序和跋。

《金丹四百字自序注释》序曰:呜呼!此序何为而作也,昔者紫阳张祖,大丹既成,欲永其道于世;尚恐泄机,复遭天谴。乃著《悟真》一篇,假譬喻以为言。盖欲学者因假悟真,不啻心传口授。不虞其言铅汞过多,形神未显。读者不谅其心,而泥其文,反致溺于曲径旁蹊。而旁门杂出之徒,每引其言以为证,甚至贻厥元孙海南白子,误会其旨,亦三炼而三倾,翻欲骂倒其书,重致慨于先师之不复作也。维时张祖悯世人之不谅,复著《金丹四百字》,托言因马自然去,以寄示海南。犹恐其见铅汞而目逃,复明以自序如此。白子始得以二八两之药、结三百日之胎。亦复悯念世人,悟真者寡,泥象者多,暇日复自录其师传《修仙辩惑论》一篇,锓木以传于世。并不敢隐我张祖运心不普之过。 

夫道家丹经,如《悟真篇》者亦美矣!白子天纵之资,读之而未得其窍,尚误会而难成。苟不得此四百字及此序言,几无以补救于后。今之人,德慧不及白子,窃恐其读此而仍无着手处也。一得故于辛卯之秋,将余门人阳林子签呈其笺释彭注《金丹四百字》一册,刊示同门,今年正月,敬检我北宗朱云阳真人所注《悟真篇阐幽》一书,重刊行世,阐明张祖正指之所在。兹复审译此序,逐节笺注。而于玄牝一节,即将己所阅历课程略为指引如上。所望世之愚不肖如一得者,即仿此课程以进功,其贤智如白子者,仍读本文而得诀,由是而进按《悟真篇阐幽》一书以为法度之准程,不亦无碍乎?

跋曰:白子顿之宗也,一得渐之徒也,顿与渐取径虽殊,及其至之一也。张祖所谓虽愚昧小人行之,立跻圣域,诚实语也。愿与普天下后世学人循序进修,同跻圣域,永无负我张祖此序,以补救《悟真篇》之慈旨可也。

在南京瞿观察家讲述《还源篇》,并请闵阳林记录《还源篇》。道光乙未端午,龙门正宗第十一代闵一得小艮氏敬题于金陵涵虚室:“今年乙未,复携从孙阳林同来金陵主秩山瞿观察家,晨夕讲论身心性命之学,因不揣僭妄,以宿所耳于先师者参解石子《还源篇》,阐述人生之源,历循节次,……,阳林笔之于册,爰题其笺曰:《还源篇阐微》——为阐其洁静精微之教也。”

《还源篇阐微》署名为北宗龙门第十一代闵一得口授、门人闵阳林述、蔡阳倪订,书中有西山道人汤志素撰《还源篇仙考·金盖山人传》,成书时间是道光十八年二月望日。而道光十八(1838)年,岁戊戍,闵苕旉先生已逝世第三个年头了。所以《还源篇阐微》应在闵一得逝世第三年后才付梓出版的。

岁乙末,年七十八(其实是八十八岁,见注释⑩),其嗣迎养于家(《仁舍镇志》仪徵晏端撰《闵懒云先生传》)。

道光十六(1836)年,岁次丙申:八十九岁。

其嗣迎养于家,逾年冬,偶感微疾,倏然而逝。先生卒于道光丙申十一月初十,住世七十有九年(其实是八十九岁),葬金盖山{菡萏山}}东麓。(《仁舍镇志》仪徵晏端撰《闵懒云先生传》)

 

不知年月闵一得修订、参校和诠注的书:

《碧苑坛经》:大清高士全真演教龙门承律第七代昆阳子王常月演、第八代戒弟子施守平篡、第十一代宗裔闵一得订{康熙二年后之一百七十年}

《智慧真言》、《一目真言》、《增智慧真言》:吴兴金盖山人闵苕旉注释。

《祭炼心咒注》诠释。

《玄谭全集》:张三丰真人著,金盖山人闵一得苕旉参校。

《西王母女修正途十则》:吕祖师申正重题,孙元君遵剔补述,太虚翁沈太师授,受业弟闵一得注。

《清规玄妙全真参访集》:闵小艮著跋。

 

非闵苕旉所著或修订、参校和诠注的书:

《就正录》、《附:与林千奋先生书》。

《梅华问答》:成书时间道光已亥仲冬长至前一日,龙门后学洞云薛阳桂为《梅华问答》维谨识序;道光庚子(1840年)春,古填后学李文沅于慈竹长春之室为《梅华问答篇》作序。

《翠虚吟》署名为南宗四祖陈泥丸著、北宗龙门第十二代闵阳林谨识。

 

既越若干年,果得《三尼医世功诀》,窃欲订成科,而道腊已高。归,纂《大梵》、《先天梵音》、《斗咒》凡十部,计十二卷,刊传於世[16]

 

[]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自述》出自民国本《古书隐楼藏书》,后同}

[] 弱冠是男子二十岁的代称,此处晏端书有误笔:若此年闵一得是其所说逾弱冠,那么闵一得应是二十一岁,而其说闵一得的出生年月是生于乾隆戊寅十二月初二,那时闵一得才十一岁,前后不对,特此订正。祥见前《闵一得生年考》。

[] 《金盖心灯·张蓬头传》载:张蓬头者,楚之江夏人(本姓瞿,名未详,并不审其何以称张蓬头也),性仁柔,精吐纳,学养有年,尝行苦行於嘉善长春宫,人亦不之识(事见卷三邱寅阳律师传),又尝至金盖,与樵云子为莫逆交(按《樵云纪事》载:乾隆四十一年丙申,江夏张蓬头来山,年百有五十余岁。居山,兼任樵采,越四年乙亥,出山至湖北,云),龙门道士其弟子也。……,樵云子谓其昔处金盖时,默默闲闲,惟崇实行,不以作客废樵采,行承宗律之传者,而竟以法化,非去宗律也,人群好奇而厌澹,蓬头此举,是亦骑鲸拔宅之意耳,传以质之有识者。

[] 澹泊,斋名,即归安县射村开化院之澹泊境,太虚翁羽化处。

[⑤] 《金盖心灯·龙门道者传》载:龙门道士,姓郭,字来澄(张蓬头之徒,系龙门十一代,其名未详)。向休终南,几忘岁月,相传其入时年已百有二十也。嘉庆丁巳岁,飘飘适金盖,为访太虚(轻云沈律师)来,须发墨黑,一食斗米不称饱,停餐月馀不鸣饥,声洪若钟,目光若电,与谈明季事,历历若亲见者。

[] 见《金盖心灯》、沈秉成《闵懒云先生传》。

[]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

[]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

[]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觉云道统源流》。

[] 《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觉云道统源流》。

[11] 见闵一得《金盖志略》。

[12] 见闵一得《金盖志略》。

[13] 新安鲍廷博《金盖心灯·序》。

[14] 《雨香天经咒注》跋:西竺心宗 101 代裔孙闵真仙谨述。僭释密部秘句略曰:非敢妄释,其来有自。曩蒙我师野达婆闇奉授《伽陀雷司心章》有云:按我本来经典,文皆梵体,音悉梵音。薄伽梵帝悯世非一,风土不同,宣授难普,授犹不授,乃开随有方翻译一例。例之中,遗有字音俱翻,如世三藏经文;字音不翻,如藏梵字;或有翻音不翻字,如藏卍等;更有推而即文即义以会贯者。盖以字乃心文,音乃心音,个中玄妙,自可普会而神领,如来宗旨所宗者。心窃体之,统以授忖震亘世生闵,给名真仙,以承心宗,是为后派一代。爰肃奉闻,伏望如来,不违本誓,终始护念云。真仙承之,曾为翻译如《智慧真言》,《密迹神咒》,《大悲持世二经陀罗尼》。自知秉授凡劣,何敢认妄为真。往昔所释,皆仁者见仁而已。兹因门下取以付梓,爰述其略于此,见者谅之,真仙幸甚焉。 道光甲午仲冬望日谨跋。

[15] 见《古书隐楼藏书·天仙心传》。

[16] 《闵苕旉先生传》、《金盖心灯·闵懒云真人自述》。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