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一得生年考疑

 

清代著名道士,全真教龙门派第十一代弟子闵苕旉,派名闵一得,字补之,亦字小艮,号懒云子。关于他的生卒年,卒年无差,而其之生年却大有径庭,现在的说法几乎都是生于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卒于清道光十六年(1836),享年七十九岁。如《中华仙学》中陈撄宁先生所作的《闵小艮真人传》,以及如今比较权威的《中国道教史》(第四册)、胡孚琛先生主编的《中华道教大辞典》等皆持此说,其他的著作也都是持此说,且不一一例举。

其实,细读闵一得的《古书隐楼藏书》和《金盖心灯》,就会发现闵真人享年七十九岁这一说法是错误的,也就是说人们一直都把闵一得真人的生年搞错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发现这个错误。我在几年前写的《闵一得年谱略述》和《湖州金盖山古梅花观志》中亦没发现这个问题,后在无尘子先生的指点下才发现了这个错误。所以今特撰本文,以证旧说之误。

一、闵一得正确的生年

《古书隐楼藏书》中有一册《还源篇阐微》是闵一得的晚年口述的要著,由他的弟子蔡阳倪整理而出的。在《还源篇阐微》中有两篇闵一得弟子写的传记和赞。第一篇是蔡阳倪的“金盖山人闵子赞”,其文云:“金盖出云云上天,先生日日事丹铅,最后注《还源篇》。噫!九十年躬行实践,乃能疏一勺之味分真诠。”这里蔡阳倪说闵一得“九十年躬行实践”,那九十是虚数,意思是说闵一得快到九十岁了还在不断地实践,说明了闵一得年龄已近九十而不是七十九。同书还有汤素志撰于清道光十八年二月(即闵一得逝世后第二年)的《金盖山人传》,其文末云:“山人姓闵……,吴兴人,年八十有九,葬于金盖山中,门人祠之。”这就更直接地指出了闵一得住世八十九岁。同书还有一篇闵一得本人写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的《太虚主人传》,其文云:“得忝同邑同师,继以师事。惜以中年宦游,未能亲炙……”。考此年,若以闵一得生于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的说法,他才二十九岁,怎么会用“中年宦游”四字呢?若按他生于乾隆十三年(1748)来算,写此文时闵一得三十九岁,用“中年宦游一词才恰到好处。

如果读者看了以上证据,对闵一得生于乾隆十三年(1748),住世八十九岁的观点还怀疑,那么在这里再举几例来证明。

闵小艮在清嘉庆十五年(1811)完成了《金盖心灯》的草稿,并把书稿出示给清朝著名的出版家鲍廷博(即知不足斋主人),并请鲍廷博修订此稿。到了第二年,即嘉庆十六年(1812),鲍廷博就完成了对《金盖心灯》的注和序,但闵一得仍未把此稿正式出版,一直都在修改。直到嘉庆十九年(1815)秋,他到浙江武林,出《金盖心灯》示钱塘太守鲍锟,鲍锟又为之作序并注评后,才算全部完成了《金盖心灯》的写作工作。因而此书中鲍廷博和鲍锟对闵一得生年的注解,就更具有相当高的可信度。

闵小艮在《金盖心灯·卷五·陈樵云律师传》中说:“余(闵一得)年十五,尝从兄(鲍廷博注:胞兄希颜先生)读书云巢(鲍廷博注:时年乾隆二十七年,岁次壬午)。”仅此一注即可肯定乾隆二十七年(1762)那年闵一得十五岁,由此便可推断闵一岁时即出生年就是乾隆十三年(1748),比旧说生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要早十年,亦就是说闵一得是活了八十九岁而非七十九岁。

《金盖心灯·卷四·沈轻云律师传》中有鲍廷博的注,其云:“又按:乾隆三十三年戊子七月望日,高东篱宗师年百五十一岁谢世于天台,懒云子先期得书,亟往送,及至,沈师已先在。嗣后懒云子常从沈师学,以师礼事沈师,从高师命也。稽师(沈轻云)年六十一,懒云子二十有一岁矣。”据此也可推算出闵一得是乾隆十三年(1748)出生的。

二、闵一得生年误说的来源

闵一得真人生于清乾二十三年(1758)的错误说法可以说来源已久,但最早却出现在《古书隐楼藏书》卷首那篇晏端撰写的《闵懒云先生传》里,其文末云:“先生生于清乾隆戊寅年十二月初二日,卒于道光丙申十一月初十日,住世七十有九年。葬金盖山之东麓,门人祠之弗替焉。”此文虽未署时间,但据文后“葬金盖山之东麓,门人祠之弗替焉”一句,可知晏端此文是在闵一得死后很久才写的,所以此《传》的真实性已成问题。其后杨维昆的《闵懒云先生传》,沈秉成的《懒云先生传》,包括现代的《中国道教史》和《中华道教大辞典》等皆袭晏文,遂成错误之事实。

到了民国十四年,古梅花观嗣龙门正宗第十四弟子戴楚云、查能仙重修的《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时,因袭晏端撰写的《闵懒云先生传》,亦没发现错误,仍执七十九岁之讹传。由此可见,闵一得真人生于清乾隆戊二十三年(1758)的讹传,来源于《古书隐楼藏书》卷首那一篇晏端撰写的《闵懒云先生传》,错误的源头找到了,我们就可以给它正本清源了。

三、推论

造成闵一得真人生年错误的原因是《古书隐楼藏书》卷首那篇晏端书撰写的《闵懒云先生传》(《闵懒云先生传》亦见于清闵宝梁篡《仁舍镇志》),而细读晏端撰写的《闵懒云先生传》就不难发现晏端先生的错误所在,文中说:“…,翁(高东篱)将示化时,先生(闵一得)年愈弱冠,亲往送别。”众所周知弱冠是男子二十岁的代称,高东篱逝世的时间是隆三十三年七月望日,已很明确,若此年闵一得是晏所说“年逾弱冠”,那么闵一得此年应是超过或等于二十岁了,其实是二十一岁。而晏又说闵一得的出生年月是生于乾隆戊寅十二月初二,那么那年闵一得才十一岁,而十一岁怎么能说是年愈弱冠呢?文中本身就自相矛盾,再参看《金盖心灯·卷四·沈轻云律师传》中鲍廷博的注解:“…,稽师(沈轻云)年六十一,懒云子二十有一岁矣”,晏端那闵一得真人享年七十九的观点亦就不攻自破了。而由于晏推算不准确,造成了闵一得生于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的错误一直谬误流传至今,呜呼,哀哉!

致此,根据以上闵一得真人生年的考证,就不难得出下面的结论了:闵一得真人生于乾隆十三年(1748)戊辰十二月初二日,卒于道光十六年(1836)丙申十一月初十日,享年八十九岁。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