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闵一得之龙门方便法门

 

刘焕玲

 

一、前言

全真教龙门派在清初经王常月阐扬后,康、雍、乾时期出现中兴盛世,遍及南北,以江浙地区的发展最为突出。其中龙门派第十一代闵一得,在教理及著作方面的成就最为著名。

闵一得(17481836)从高东篱受戒于天台桐柏山,派名一得。后从业于沈轻云习内丹,且受云南鸡足道人之西竺心法,其修道经历丰富,历吴楚燕赵,足迹半天下。晚年隐于湖州金盖山,修炼、论道与讲学。其生平勤于著述,撰有《金盖心灯》八卷,记述东南龙门派历史;又辑撰《古书隐楼藏书》,以内丹为主,收道书三十余种。闵一得修道思想的一大特色,就是“三教同修”,“以儒释之精华诠道家之元妙”,其徒孙王来因等宗祖闵一得,开觉云支派,为浙湖云巢分支,闵一得被尊为启龙门方便法门之祖,在江浙一带影响颇大。

二、清代的龙门中兴

全真教龙门派在清初由于得到皇帝的信任与支持,龙门第七代律师王常月奉旨于北京白云观三次开坛传戒,大江南北闻讯求戒者接踵而至。之后,并往来各地传教、授戒,在康、雍、乾时期出现中兴现象,龙门弟子遍及南北,其中以江浙地区最突出。据闵一得《金盖心灯》所载,龙门派由邱处机所开创,第一代律师赵道坚从邱处机受戒,亲传心印、付衣钵、受天仙戒;并赠偈四句,以为龙门派源,计二十字,即“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①]

顺治十三年(1656)王常月首在北京白云观传戒后,顺治十五年、十六年,王常月又两次奉旨开坛传戒。通过这三次公开传戒,仅在京师白云观就度有全真龙门弟子一千余人。且在这三次受戒弟子中,有许多弟子后来在江浙一带开启龙门支派,成为龙门中兴的骨干。

清圣祖康熙即位后,仍重视王常月,于是王常月于康熙二年(1663)率弟子詹守椿、邵守善等人南下传教。是年十月,在南京碧苑登坛说戒,系统阐述全真道龙门派的思想特点,即是《碧苑坛经》(龙门心法)[②]。此后,历住金盖(浙江湖州)、穹窿(江苏苏州)、青坪、栖霞。王常月从康熙二年南下后,直至康熙七年(1668)秋,一直传教于南京、苏州、湖州、杭州一带,从而为龙门派在这些地区的传播和兴盛奠下基础。继王常月之后,他的大批弟子长期在这些地区传戒授徒,相继分衍形成了许多龙门支派。其中较重要的几个支派如下:

1、金盖山云巢支派:由王常月弟子龙门第八代陶守贞所开创,传播于浙江湖洲金盖山一带。[③]

2、天柱观支派:由王常月弟子龙门第八代金筑老人所开创,以浙江余杭金筑坪天柱观为传播点。[④]

3、金鼓洞支派:由龙门第九代周太朗所开创,以杭州金鼓洞鹤村道院为传教点。[⑤]

4、桐柏宫支派:由周太朗弟子龙门第十代高清昱所创,以天台桐柏宫为中心。[⑥]

后世全真道士所津津乐道的龙门派“中兴”盛世,即以此时期在江浙地区的发展为其代表。[⑦]此时中兴的龙门派有几个特点:一是大批文化素养高的儒生涌进教门,他们是推动龙门派中兴的骨干,这一点与金元之际全真道人才济济、成就鼎盛的局面有些相似;二是教派融合,学兼儒释,法兼正一,在“三教合一”的祖风上表现更加明显深刻;三是教义教规日趋世俗化、普及化,这是顺应时代变迁所致。

三、闵一得的生平与师承

1、生平

闵一得是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的高道,关于其生平事迹,略述如下:[⑧]

闵一得,名苕敷,字辅之,一字小艮,号懒云,又自称闵真仙、金盖山人、发僧际莲氏。世为吴兴望族,生于乾隆一十三年(1748)十二月初二。父大夏举于乡,授河南息县令,寻改教谕余杭。闵一得依高东篱(高清昱,龙门第十代传人)于桐柏山,习导引术。留数载,体始充,遂皈龙门,派名一得。疾愈,归家读书,研究性理,不为科举。及壮,以父命入赀为州司马,服官滇南。不一年,以父丧归,不复仕。其师高东篱卒(乾隆33年,1768),遵师遗嘱从其师兄沈一炳(号轻云)为师。沈卒( 乾隆五十一年,1786),乃出访名胜,历吴、楚、燕、赵,足迹半天下。先后遇金怀怀(王清楚)、白马李(李清纯)、李蓬头等龙门道士,与往复讲论,多所契合。乾隆五十五年(1790)携王常月所传大戒书,往谒云南鸡足山鸡足道者(黄守中),道者传一得西竺斗法,止宿三月,梵音得,归纂《大梵先天梵音斗咒》凡十部,计十二卷刊行于世,奉为西竺心宗。[⑨]此后,隐居金盖山,并继沈轻云主持金盖山教务。除闭关修道、著述、讲学外,并往来江浙间随缘启迪,自缙绅之士至胥吏仆舆,钦其道范,纳交受业者,实繁有徒。遂启龙门方便之法,三教同修,于道光十六年(1836)卒,享年八十九岁。

2、师承

闵一得师事高东篱、沈轻云和云南鸡足道人黄守中,并四处游历访道,他的师承除传金盖山云巢宗师第九代周明阳律师一脉的龙门太上心传,更有三教合一的特色,这也是明清以来全真道龙门派的主要特点。

其师高东篱师事第九代周明阳(名太朗)律师,为金盖山云巢之宗师。据《金盖心灯》卷三《周明阳律师传》记载:

全真一派,东华而下,盛自重阳,历传邱赵张陈周祖,周传张赵王黄,并传沈卫沈孙诸师祖,皆奉元始度人无量之心,修其内观无心之法,故能化愚迷而成知识,遵正轨而破歧途,不重法力神通、长生不死,惟炼性淳心净、大道同风。逮我明阳子周律师出,祖道南行。

说明龙门北宗至此始盛于南方,故曰“祖道南行”。而宿学儒者高东篱为周律师之高足,据《金盖心灯》卷四《高东篱宗师传》:

周起初授以《南华》,高东篱受而伏揣,益自折节以事之。十三年后,周乃授以《道德》,且为标拨宗旨。旋授以《参同》、《悟真》。未几,又授以赵注《学庸道德首章》、《心经》全册,曰:“此出世、入世真消息,简易易行。进此后,熟揣《周易》,神仙之能事毕矣!”

高东篱深得周明阳律师的传授,深悟三教经典而总归“一心清净,自与道合”的龙门清净的太上宗旨。雍正十三年(1735),高东篱至天台,主桐柏崇道观讲席,启桐柏宫支派。弟子有方一定、沈轻云、闵一得等人。而在其众多弟子中,“求其贤贤,相继得心解而力行者,惟轻云氏”。沈轻云律师是高东篱的首座弟子,学综三教,得东篱真传。

闵一得因身体羸弱,谒高东篱于桐柏山,受服食导引法,留数载,体始充,遂皈归门,派名一得。后乾隆三十三年(1768),高东篱谢世,闵一得遵嘱师事沈轻云律师近二十年。闵一得的修道著作思想,深受沈轻云的影响。有关沈轻云的事迹,《金盖心灯》卷四《沈轻云律师传》云:

(师)究心儒书、耽性理,参《周易》五十余年。其得力在慎独,其致功在真诚,步趋语默,未尝心离中正也,晚岁通神知未来,洞悉三数一贯而谦让不自盈,亦未尝预示可否。人问吉凶悔吝,但据理以答之,不涉神异。

师尝语人曰:“有道德者有神通,无道德者无神通……关尹五千惟明道德,可知道德,体也;神通,用也。取其用而遗其体,适成其妖孽。君子则不然,廓其真灵,养其真气。积之宏、畜之久,及时流露,有行乎其所不得不行,止乎其所不得不止之妙。”

沈轻云教人有十义,曰忍辱,曰仁柔,曰止敬,曰高明,曰退让,曰刚中,曰慧辨,曰勤,曰信,曰廉,闵一得谨受行持三十余年,并赞叹其师“道高且深矣”!道光十三年(1834),闵一得时年八十五岁,其云:

师传天仙功夫,余于乾隆丙午岁,耳食于玄盖洞天,心袭以藏之,迄今四十有七年矣。[⑩]

他认为沈轻云所授《天仙心传》,直指太上心宗,故拳拳服膺,体悟出《天仙心传》不外“虚寂恒诚”四字,这也是其龙门方便法门的核心思想。

闵一得另外一个重要的师承,来自鸡足道者黄守中所授的西竺心宗。[11]西竺心宗的创始人鸡足道者自称野怛婆,本月支人,奉西竺斗法,属于佛教密宗。后来鸡足道者从王常月受龙门戒法,赐名黄守中,成为龙门第八代律师。其后,黄守中将斗法全部秘要传给闵一得,这样佛教的密咒也传入了全真教,后世称该派为“龙门西竺心宗”。

闵一得受鸡足道者黄守中的西竺斗法,纂为《大梵先天梵音斗咒》十二卷刊传于世。闵一得尝云:

得归山四十余年,前二十年方自拳拳于外摩内省之功,于先师遗传大道未敢以笔墨阐述。……迨嘉庆庚午(笔者按:1810年,时年63岁)入圜三年,学养稍纯,渐通经咒微言。[12]

可见“经咒微言”亦是其重要的修持。而且,其内容除了西竺斗法之外,更有正一之法。我们从《古书隐楼藏书》中的《天仙心传》、《雨香天经咒注》、《智慧真言》、《一目真言注》、《增智慧真言》、《祭炼心咒注》、《持世陀罗尼经法》、《持世陀罗尼经注》、《大悲神咒注》、《密迹金刚神咒注》等可看出端倪。

3、其它师友

有关闵一得的传记记载,在其师沈轻云谢世之后,他曾“出游吴楚燕赵,先后遇金怀怀、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者,相与往复讲论,多所契合”。

这四位皆是鸡足道者黄律师所传龙门西竺心宗之法嗣,各具神通法力以度世,《金盖心灯》皆有传。

闵一得拜金怀怀(王清楚)为师,白马李(李清纯)、龙门道士(郭来澄)、李蓬头也常至金盖山,访道于沈轻云、闵一得。另外,还有一位金怀怀的弟子石照山人(章大亨),亦是闵一得的好友。

闵一得以戒易法,得鸡足道者黄律师之西竺斗法,亦称律师,且皈投金怀怀为师,与西竺心宗脉传人相往密切。可见,西竺心宗是闵一得另一个重要的师承。

闵一得是龙门第十一代,与其先后同宗的师友多有所亲炙熏习,于是成就其道学,道功深厚渊博。例如,其在《金盖心灯》云:

陈云樵律师,轻云律师戒弟子,金盖之嗣师。余(闵一得)之畏友也。……谓余曰:“若吾子心性磊落而好为其难者,犹当戒。”(卷五)

周梯云律师,初事符箓,年六十余始过轻云律师,乃皈龙门,一意金丹,入铜山半持庵,独居三十余年。日惟礼诵,倦则凝神养炁。樵者过访,嘱以守正、少者孝、老者慈;士大夫来,惟举《学》、《庸》、《论》、《孟》中语,返复祥示,不杂二氏说;遇释氏,证以《金刚》、《圆觉》等经;遇同门,则以五千言为宗旨。……余以师友交三十余年矣。师尝同居金盖山六载,每曰:“真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之谓也;真人者,物物圆觉而一无所惑。”……师可谓得吾沈师(轻云)之宗旨。(卷五)

还有一位潘雪峰律师,是闵一得的莫逆之交。他童真慕道,年十五即舍俗精修云游,海内胜境名山无不踵至。他兼承王峄阳、钱阳、王一诚、沈轻云诸师道嗣,于宗、律、教、法四科兼而求之。闵一得对他推崇备至,认为其为“世之羽客罕有得而及之者”(卷五)。

四、闵一得之龙门方便法门

闵一得的师承渊博,其后隐居金盖山内省外摩、真修实炼、讲学著述,近四十年的积累,著作甚丰。除《金盖心灯》八卷外,《古书隐楼藏书》内收三十余种著作,其中一部分为闵一得自撰,部分则为闵一得对他人著作之重编、订正或注释,其圆融三教,互为诠释,并将内丹修持要领说理透彻,具体而通俗,开龙门方便之法门。

以下兹即根据其著作,阐述龙门方便法门之重要理法诀要:

1、学道者,正心为第一义,三教同修

闵一得的思想学说,融合儒、释、道,特别是融合儒学的特征极为明显。据《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中《第十一代闵大宗师传》记载:

沈师羽化金盖山,师遂主之。闭关修道,……遂启龙门方便之法,以三教同修。儒者读书穷理,治国齐家;释者参禅悟道,见性明心;道者修身寡过,利物济人。至律、法、宗、教四宗及居家出仕、入山修道、寻师访友、蓄发易服,均俾有志者自然而行。其大旨以五伦八箴为体用,盖圣贤仙佛天不由五伦八箴而证果焉。故曰“龙门方便法门”!

闵一得内丹学及丹法的观点,是以天元丹法炼性还虚为主。他认为“学道者,正心为第一义”,“学知尽心穷理,自克原始返终,是知行并进之学。……身心不二,是为脚踏实地,能自第一着。实实体返,体还,玄关自开;玄关一开,金丹大道修复,不落虚妄。而致开之诀,端自克己第一着始”,克己功法,端自净心除妄始”。[13]

所以闵一得在《上品丹法节次》中,述内丹修炼节次为:(一)炼己存诚;(二)筑基培药;(三)坎离交媾;(四)采药归鼎;(五)周天火候;(六)乾坤交媾;)七)十月养胎;(八)移神换鼎;(九)泥丸养慧;(十)炼神还虚;(十一)炼虚合道;(十二)与道合真。

这是为有心好道之士,能按步循行指引一条坦平大道,其要诀端在克己功纯,抱元守一,造至自然,以至虚极而静笃,自然会促开玄关一窍。

而其在《泄天机》中,将先师太虚翁(沈轻云)传授之赤、黑、黄三道关窍说加以补述,期后人明了丹家理气三道之秘奥。赤道为任脉,黑道为督脉,而“黄道乃黄中,道介赤、黑中缝,位在脊前心后,而德统二气,为阖辟中主,境则极虚而寂,故所经驻,只容先天,凡夫仙胎之结之圆,皆在斯境。虽有三田之别,实则一贯。法故标曰‘仙道’。然为先哲宝秘,故尔丹书充栋,鲜敢备述”。[14]

赤、黑二道,丹家称为人道,兼容先、后天之精气运行;黄道只容先天真精、元炁通过,称仙道,自虚危穴(一名阴蹻),过中黄,直达顶骨(天灵盖、囟门)。故丹家有“欲修仙道,先尽人道”、“人道不修,仙道远矣”之说。[15]可知,欲通中脉(黄中),必先通任、督二脉,而闵一得强调是自然缓进之法。“必先坚持正念,就伦常日用中,处处惩念窒欲,真实无妄,是为炼己。进而涤虑忘情以疏通督、任二关,遂由慎独而退藏于密,是为筑基,自然身中还出一点真阳。从此心自存诚,气自周行,久则万缘澄澈,六根清静,方寸虚明,如是始终以清静自然为运用,可以还源返本与道合真,是为全真金丹之要”。[16]

由此可知,闵一得的龙门方便法门,在当时社会上是普传的。他指引一条不分贫富贵贱,人人可自然而行的修道次第。只要能深察儒、释、道三家宗旨为一,不出家修行同样可以成仙、成佛、成圣。

2、以身医世,功行圆满

闵一得进一步提倡医世说——“即身以治世,身治而世宁”。至于闵一得提出的医世说,是传承其先师太虚翁(沈轻云)及鸡足道者的由吕祖垂示之医世思想而来,通过内炼外养,培养真元,先治以身,次治以心,最终修真证果,达到无为济世之目标。其入手之门,“当以《参同》、《悟真》了命,《大洞玉经》化凡,唱道真言炼心,然后以三尼医世证果,则医世经义自可默会。而行之自有步骤,使世之士,从此上续三尼心学。累行积功,天仙之梯航也”[17]。能医世“即身以治世”,可以说就是三千功、八百果,功行圆满的天仙了。

要知灾劫频临,皆由人造者,故尔仙佛圣贤,教主修身心,返还道体,夭寿不贰焉。医世之学,吕祖肇而集示,……功诀简易,端在维持一念耳。所谓意诚心正,心正身修,身修家齐,家齐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也,夫岂专利一身哉?至谓道不外我,其义精玄而切实也。[18]

医世说乃三圣之精蕴,……实不外始基于定静,定静乃三家同入之门。⋯⋯至于尽性知命而功及于天地,则三尼同道。[19]

闵一得的医世与儒家的修齐治平宏旨,及释家的“持世”,是相通的。是在天人一体、身国同治的基础上,发挥济世利人的真精神。

其以身医世之原理:

人禀天地之气,故通天地之气,而纯运天地之气。人气为天地二气之枢纽,作善则百祥随之,作不善而百殃随之,皆自然之道也。而致殃致祥之柄,乃人操之,而天随之,是可见人有转移造化之力矣!……转移在人,而藉有转之、移之之人。一气转,而人心皆转;人心转,而天心亦转矣。

其法:在治心炼性,修身了命,达到身世两忘,即由后天道返先天,复归先天真元真一的身心状态时,以之医世,出神入化。

近则一家一村,远则一县一郡,推其极则四大部洲,无不调摄于此方寸之中。消其灾!,无水火、刀兵、虫蝗、疫疠;正其趋向,则俗无不化,人无不新,民安物阜,熙熙然如登春台。小用之而小效,大用之而大效,道如是也,而用之则存乎其人。[20]

闵一得的医世说,是承传自沈轻云及鸡足道者。在《古书隐楼藏书》中,除了《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吕祖师三尼医世说管窥》、《吕祖师三尼医世说功诀》之外,在其它著述中,亦时有所见。如《泄天机》末云:

即身即世,即世即心,是以世治愿始圆耳,其法备于吕祖三尼医世功诀。……吾宗乃全真,全真末后大着指此步也。是以道凭行进,功赖德圆,故有三千功八百行之积。然以在下匹夫,功由何积?行由何圆?惟此别传,不劳丝力,不费一钱,只与造化一心,即身以理,但具恒诚而无息。……其诀至简至易,然皆天机也。……泥丸氏泄之,余承而述,故仍以《泄天机》名之。

文末闵一得注曰:

闵小艮曰:“医世一宗,律宗之秘,向惟口授,是书不述,似出谨慎。然既详述篇目,理应略述端倪。如或不信此理,请读《碧苑坛经》,得承师训,谨补述之。道光癸巳(道光13年,1833)七月七日,后学闵一得谨识。”[21]

鸡足道者野怛婆囗传授《持世陀罗尼经法》给闵一得,也是依准三尼医世功法纂成。是经佛曰“持世”,盖犹我宗之医世,乃有身治宁之义。⋯⋯不外靖身、靖心、靖念而已。[22]

《天仙心传》在《内篇》首句“师曰混化”一句,闵一得述注即云:

师乃泥丸李祖也,谨按混化乃即吕祖三尼医世功诀,身等虚无,太虚(沈轻云)曰:“此是无上上乘丹诀,然可心领,不可言传者。我师泥丸氏述授余曰:‘是真太上心传,而入手务先止念。’”[23]

可知医世诀是李泥丸传沈轻云,再传至闵一得。我们可以说,龙门方便法门的核心丹诀,亦即修行需行愿医世、修真证果。若能功行两全、虚寂恒诚,其修道境界直可契入参天地赞化育之大道。

3、《天仙心传》直指太上心宗

《天仙心传》为闵一得的传道师沈轻云(太虚翁)口授,闵一得纂述并注述,道光十二年(1832)闵一得八十五岁时,将其心袭藏之四十七年的天仙功法录传于世,总名《天仙心传》,他并“揭其总持不外虚寂恒诚四字”。

他在《自序》中认为修道要先取法古之圣人,“三教经文,洗心以读之。自知身世不二,性命一物”。而世运、道运之通否明晦,其机由人,运道惟神。所以“上古至人,治世功法,惟自尽己以为功,即使人人尽己以为学,何等简易”。

闵一得进而阐明“尽己在于净念返诚,初学者但崇止念,晋造自然,终始不贰,自还先天。故欲还先天法,惟一意虚寂,念中无念,自然后天气寂,先天乃现”。

《天仙心传》其内容包括:太虚氏授《内篇》、《外篇》、《医世玄科仪则》,闵一得示门人之《圆诀》、《续篇》、《自警》,记载瞿蓬头真人及沈太虚两相宣说于大涤洞天之《大涤洞音》,附录有《神人李蓬头法言一则》、《真师太虚氏法言一则》。

兹将主要的《内篇》、《外篇》内容抄录于下:

师曰混化,天仙功夫,万缘放下,身自寂虚。爰引清镇,承照常持,正维中下,罔或刻疏。圆虚圆寂,圆清圆和,何内何外,何有何无。化化生生,一付如如,还返妙用,如斯如斯。成身内身,是名真吾,尊之曰宰,亲之曰儿。温养沐浴,乳哺尔疏,功纯行粹,还我太初。自终溯始,诰诫无多,惟喜混穆。切戒模糊。模糊混穆,相去几何,一仍圆觉,一竟胡涂。觉则成圣,昧则成魔,师训乃尔,慎勿参讹。(《内篇》)

天仙心传,视身晶若,假以迎镇,如承日下。镇照则生,镇注则化,化化生生,功为一法。天以一生,地以一成,身失其一,晶而得能。一之为一,无念而诚,有无不立,人法双泯。原用之神,互根其根,置身于一,置一于心。大周天界,细入微尘,视之不见,听之不闻。神通变化,隐现随心,功圆行满,平昇玉清。(《外篇》)

总而言之,闵一得云:

《天仙心传》乃得脱去丹家窠臼,将自己效验功诀编成一册,冀可启迪学人。[24]

《天仙心传》是不朽的丹法节次,也是我的一部正书,此皆太虚的传。[25]

是由闵一得上承吕祖—李泥丸—太虚翁一脉即身即世,以身医世之心传,而传予后学。可以说是其龙门方便法门的功诀与心法。功法平实,最宜实修。[26]

4、俾有志者,循序渐进,自有为以造无为

闵一得忧心丹经邪正混淆,流弊之多,所以雠校勘订,剖其真伪,归于中正。所著“《金盖心灯》八卷,沿流溯源,发潜阐幽。又书《隐楼藏书》三十余种及《还源篇阐微》,以儒释之精华,诠道家之元妙。言言口诀,字字心传,俾有志者,循序渐进,自有为以造无为,不至昧厥旨归”。在清代丹经著作中,闵一得之作可谓最为精当明了。[27]他研读丹经四十余年,拳拳服膺,师承大道,以其体道经验,指点门人后学修道正途,不致误入门,以害性命大事,足堪称一代明师。因此,习其龙门方便法门者,不论“居家出仕、入山修道、寻师访友”,均俾有志者自然而行。

丹家有谓“得诀归来好看书”,学者一旦明白了丹诀,再看丹经就觉头头是道,句句都落在实处。闵一得在《古书隐楼藏书》所收之书籍,书前皆有自序或自述,阐明该书的功诀法要,说理透彻。兹举三例说明:

《还源篇阐微》是其晚年力作,其《序》中云:

以宿所耳于先师者,参解石子《还源篇》,阐述人生之源,历循节次。归复还返,以变化气质为入手功夫。以复命复性合元为究竟之道,开讲即标正念为主,持到底为养其无形为了当。其中步聚精详,窃于石子简易功法,少有发明。……于《还源篇阐微》为阐其契静精微之教也。因为摘其丹法次第口诀,只取清静铅汞四字。

按此篇(《还源篇》)大段功诀,始于有为,终于无为。有为之功,只是正位凝命、养我浩然;无为之诀,只是自强不息、养其无形。吾师! 太虚氏沈轻云" 尝语人曰:“人必端直其体,空洞其心,真一其念,则得诀、炼丹自是容易。即不修炼,亦足却病延年,老而强健。是真入手之总持正诀也。”[28]

而《悟元子修真辨难参证》肯定刘一明非有数十年苦学,断难成是书,最为初学者切要之书。“然即是书而论,惟于玄关一窍致开功诀未备,虚空大交大媾,从何入手?……余既有所闻,不敢自秘,爰为采择师传,谨述补于问答,……以请证于得读是书者。”

《天仙心传》中即云:

揭其总持,不外虚寂恒诚四字而已。四字所宗,自完神始,即以神完为究竟之学。

《天仙心传》文末还列出道光甲午年(十四年,1834)已付梓《古书隐楼藏书》之书目,及入门必读之书,教后学之人循序进修:

我宗功法,一准天元,若未入世者,只从《碧苑坛经》入门,而致由夫白祖所注《道德经》、云门朱祖所注《参同》、《悟真》两书,归宗于张祖《金丹四百字》,累行于《三尼医世》,致化于《天仙心传》,救弊于《悟元子前后辩参证》一书,证明于《阴符经玄解正义》、泥丸氏《双修宝筏》二书。此上所事,不过造致“中和”两字耳。其旨只是返本还元,乃即所谓全受全归而已。

五、结语

闵一得强调三教同修,“以儒释之精华,阐道家之元妙”。其大旨以五伦、八箴为体用,盖圣贤仙佛无不由五伦、八箴而证果焉,故曰“龙门方便法门”。其辑撰《古书隐楼藏书》及《金盖心灯》,是其龙门方便法门的师承源流与教理、功诀的重要典籍。而后其弟子费阳熙继闵一得之后,主金盖山纯阳宫讲席,“从学显者甚众,所传甚广。近江浙各云坛,悉皆出自师门。秉金盖之遗续,启方便之法门,闵祖而下,伟为一代宗师”[29]

《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是其徒师王来因等宗祖闵一得开启觉云支派,光绪戊子午(1888)开派。1927年戴本珩于其后跋云:

自闵祖启方便法派而后,半多出自俗居有志之士,于是儒而道者日愈多,推行教法日益广。今者云坛竟遍于江浙、海上。觉云之立,囗于有清光绪戊子午,已历四十寒暑。

由上可知,龙门方便法门之法脉,一直赓续至民国。

闵一得秉承全真传统丹法,又兼承西竺心宗的特殊丹法,对内丹学有独到的见解。由他口授门人闵阳林所写的晚年力作《还源篇阐微》和经他纂定的《上品丹法节次》等,已阐述了他对丹法的诸多亲证的体悟。近人精研丹道者,有陈撄宁、萧天石、张义尚,对闵一得均有公开的评价。如张义尚云:

闵为乾嘉间证果之仙人,其学识渊博,不特深通道门各家各派,并且也涉及到佛法、密宗、儒门心法。在道家中,是抱朴子后一人。对于道家历来从不公开之秘密,流露不少,大宜注意。[30]

另外,刘利在《闵小艮仙学思想泛言》中,提到:

近代仙学大师陈撄宁先生提出“最上一乘仙学顿法”之概念,实际上是受了闵氏“太上心宗”提法之影响。

由上可知,闵一得是清代龙门派在江浙地区盛传期间,对教理著作最有成就者。下启龙门方便之法,也对后世丹道学术颇有深远之影响。(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所博士生、台湾南台科技术大学通识教育中心)


[] 《金盖心灯》,卷一,《赵虚静律师传》,收录于《藏外道书》第三十一册,页176

[] 《碧苑坛经》(《藏外道书》第十册),首卷《心法真言》云:“康熙二年岁在癸卯,十月之吉,昆阳子说戒于金陵碧苑。”

[] 《金盖心灯》,卷二,《靖庵先生传(附墓志)》,页189196;卷三,《陶石庵先生传》,页211213

[] 《金盖心灯》,卷二,《金筑老人传》,页245

[] 《金盖心灯》,卷三,《周明阳律师传》,页214215;另可参《金鼓洞志》,收录于《藏外道书》第二十册。

[] 《金盖心灯》,卷四,《高东篱宗师传》,页237

[]闵一得所编著之《金盖心灯》,记载着龙门派由元代第一代赵虚静律师,至清代第七代王昆阳- 常月. 律师及之后龙门派在东南支派繁衍与传播的发展情形,是全真南传的重要史料,可供参考。

[]有关闵一得的生平事迹,参见晏端书撰,《闵懒云先生传》、杨维昆撰,《闵懒云先生传》、沈秉成撰,《懒云先生传》。三篇传记,收录于《古书隐楼藏书》,收录于《藏外道》第十册,页153155;另有《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卷下,《第十一代闵大宗师传》,收录于《藏外道书》第三十一册,页469471)

[] 《金盖心灯》,卷六,《鸡足道者黄律师传》,页277——278

[]闵一得的《古书隐楼藏书》中,有许多内丹著作及思想,多传自沈一炳所授,如其最重要的《天仙心传》,见《藏外道书》第十册,页430

[11]见《金盖心灯》,卷六,《鸡足道者黄律师传》,页277

[12] 《还源篇阐微序》,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669

[13] 《悟元子修真辨难参证》,收录于《藏外道书》第十册,页203

[14] 《泄天机》,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402

[15] 胡孚琛、吕锡琛著,《道学通论》(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6月,增订版) ,页566567

[16] 《还源篇阐微》,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670

[17]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管窥》,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355

[18] 《天仙心传》,页445

[19]有关“医世说”,详载于《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吕祖师三尼医世说管窥》、《吕祖师三尼医世功诀》,均收录于《古书隐楼藏书》。三尼者,孔子、如来、老子也。另可参考盖建民,《闵一得与道教医世思想》,《世界宗教研究》2002年第1期。

[20] 《吕祖师三尼医世说述管窥》,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356357

[21] 《泄天机》,页407

[22] 《持世陀罗尼经·跋》,页558

[23] 《天仙心传》,页436

[24] 《还源篇阐微·序》,页669

[25] 《遗言》,见《古书隐楼藏书》,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156

[26] 《天仙心传》中(页430449),太虚氏授《内篇》首章云:“师曰混化,天仙功夫,万缘放下,身自寂虚。”《续篇》前三章云:“嗟我志士,有志竟成。三尼医世,胡不踵行。”“亦主混化,不事支离。假虚涵静,假静还虚。”“虚寂静笃,至道已基。三年五载,身世希夷。”

[27] 有关闵一得著作中之仙学思想,可参考刘利,《闵小艮仙学思想泛言》、《续一》、《续二》、《续三》,《气功杂志》1999年第20卷第2 期—第5 期。

[28] 《还源篇阐微》。收录于《藏外道书》第10册,页714

[29] 藏外道书》没有收入一部重要的史料《道统源流》,编者为庄严。庄严就是吴兴全真道龙门派第十六代传人严合怡。《道统源流》的材料有着深厚的全真教色彩,分上、中、下三卷。中卷所记载的人物,大大超出《金盖心灯》所载之《道谱源流图》及《龙门正宗流传支派图》。下卷也是由赵虚静开始记录,共记录了二十五代道士两千二百余名。它对闵一得以后金盖山梅花观出身的道士,在吴兴地区建立的道团,有大量的记录。闵一得在吴兴地区道教发展中,巩固了金盖山的中心地位,梅花观成了吴兴龙门派的宗坛。此后分坛发展组织,是主要的特征。设立分坛的活动从闵一得的再传弟子王来因开始有了很大的发展,反映在《道统源流》中的分坛名目有31个,觉云坛可能是最兴旺的。相关内容,参考王宗昱,《吴兴全真道史料》,……。此文章由王教授提供,在此谨申谢忱。

[30]孔永劫,《闵小艮与西竺心宗刍议——兼与南怀瑾等商榷》,《气功杂志》1999年第20卷第5 期。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