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明清之际全真教的性命双修思想

 

王志忠

 

明清之际的全真教在修炼方法上的特点是性命双修,主张 “见性立命”,对于宋元以来各种内丹修炼思想进行了批判和总结。最早把性和命联系在一起的是儒家经典,如《易传》中“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大学》中“天命之谓性”等。道教的性命是指内丹修炼的两个方面,性,是指人的本性或“本来面目”,专指人的精神方面的因素,又称作真性、元神、真心、天心、道心、本来一点灵光等;命,是指的物质方面因素,也就是人的生命,又称为元气。性和命是人所具备的两个方面,两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王重阳在《授丹阳二十四诀》中说:“性者是元神,命者是元气。”石泰在《还源篇》中说“气是形中命,心为性内神”。宋元以前,道教在传统的肉身成仙思想的影响下,主张性命两全,才能位证上仙。吕洞宾的《敲爻歌》说:“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生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人圣。达命宗,迷祖性,恰是鉴容无宝镜。寿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无主柄。”性命偏修,不可避免地要走上两个极端,一者是虽然心性澄明,却无力超脱生死,由凡人圣;一者虽是寿同天地,却心无主宰,与顽石草木无异。

王重阳主张,性命虽然不可偏废,但应先修性后修命,以性功为人手处,先了心性。性立,则命在其中矣。他在《授丹阳二十四诀》中说:“先求明心。心本是道,道即是心;心外无道,道外无心也”。因此必须先“识心见性”。邱处机也说:“吾宗唯 贵见性,水火配合其次也”,是“三分命功,七分性学”。可见,全真教的性命之说受到佛教禅宗“明心见性”思想的很大影响。所以,金代元好问指出:“全真道有取于老、佛之间,故其憔悴寒饿,痛自黥劓,若枯寂头陀然;及其有得也,树林水鸟、竹木瓦石之所感触,则能事颖脱,缚律自解,心光烨然,普照六合,亦与头陀得道者无异。”[①]而张伯端一系的南宗则恰好相反,主张先修命后修性,“先以神仙命脉诱其修炼,次以诸佛妙用广其神通,终以真如觉性遣其幻妄,而归于究竟空寂之本源。”[②]元代李道纯综合了全真南北二宗的修炼学说,提出了以“守中”为特色的性命双修理论,他说:“夫最上一乘,无上至真之妙道也:以太虚为鼎,太极为炉,清静为丹基,无为为丹母,性命为铅汞,定慧为水火,窒欲惩忿为水火交,情性合一为金木并,洗心涤虑为洒浴,存诚定意为固济,戒定慧为三要,中为玄关,明心为应验,见性为凝结,三元混一为圣胎,性命打成一片为丹成,身外有身为脱胎,打破虚空为了当。此最上乘之妙,至士可以行之。功满德隆,直超圆顿;形神俱妙,与道合真。”[③]把儒、释、道三教的心性学说融人道教修炼性命的方法中,对明清之际全真教尤其是王常月、刘一明等人的性命双修思想具有很深的影响。

首先,明清之际全真教的性命双修理论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以心性锻炼为主旨,并与行持戒律结合在一起。伍守阳说:“仙宗果位了证长生,佛宗果位了证无生。然而了证无生必以了证长生为宾指,了证长生必以了证无生为终始,所谓性命双修者也。”[④]传统的道教修炼以长生为鹄的,所以,性命双修问题的提出本身就是受到了佛教的影响的。闵一得说:“在天日命,在人曰性,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圆如烁如湛如寂如,人人俱足,个个圆成,不以颠沛而失,不以造次而遗,圣贤仙佛不之增,愚夫愚妇不之减者是也。”[⑤]是性命本先天神炁,赋之于人身,便为性命。他说:“阴阳即性命,性命即身心,身心即神炁。”[⑥]性命本为一物,人人先天具足,只是因为后天为“爱缘”所牵,为“根尘”所蔽,所以才需要修炼,重现“天心”。闵一得说:“命无性不灵,性无命不呈,谓必性命双修也。据我见,修得一分性,保得一分命。盖性命两字不可分也。实以有时偏乎性而命在其中,偏乎命而性在其中,有如形影然,得可分乎?第凡修道,先一我志,性功之始基也;惜身如玉,命功之始基也。从而进之,止念除妄,性功也;调息住息,运行升降,命功也。”性与命本来是不可分离的,性功与命功也可以同时进行修炼。正如闵一得弟子薛阳桂所说:“性命原拆不开”,“盖天赋一点灵性在,而命亦在是,所以修性即修命,实为尽性致命之实学……而性命分为两截,皆所谓旁蹊曲径也。”[⑦]所以必须首先把握性命到底是什么,认清性命的实质,否则将会被“假性假命”所误。故刘一明指出:“性有性之理,命有命之理,非穷理工夫,不得而知。特以性有天赋之性,有气质之性;命有天数之命,有道气之命。天赋之性,良知良能,具众理而应万事者;气质之性,贤愚智不肖,秉气清浊,邪正不等者也。天数之命,夭寿穷通,富贵困亨,长短不一者也;道气之命,刚健纯粹,齐一生死,永劫长存,天地不违,阴阳不拘者也。天赋之性为真,气质之性为假;道气之命为真,天数之命为假。真者先天之物,假者后天之物,先天在阴阳之外,后天在阴阳之中。此真假不同,性命有异。修道者若知修天赋之性,以化气质之性,修道气之命,以转天数之命,性命之得道矣。”[⑧]刘一明认为真性命是天赋之性,是道气之命,修炼性命不是修后天气质之性和夭寿长短的肉体的生命,这说明道教在通过内丹以求长生成仙的修炼方法失败以后,转向心性的修炼,通过“穷理尽性”达到齐一生死,与道合一,从而获得另外一种意义上的 “永劫长存”。即肉体永生的希望破灭了,转而追求精神的永恒。作为性功和命功修炼的“内药”和“外药”之间的区别也逐渐模糊。刘一明在《修真九要·外药了命第八要》中说:“性命者,天之所与也。天始与之,而天终夺之,此势之所必有者。若以后天幻身之物,与天争权,总在造化规弄之中,焉能脱的造化!不有金液还丹之道,妄想保全性命,万无是理。”了命的“外药”就是“金液还丹”,它既不是“御女闺丹”、“五金八石”,也不是“天地日月”、“云霞草木”之类有形之物。真正大药,非色非空,非有非无,乃鸿蒙未判之始气,天地未分之元仁。顺则生人生物,逆则成仙作佛。圣人以法追摄,于一个时辰内,结成一粒黍珠,号曰阳丹,又曰还丹,又曰金丹,又曰真铅,……得之者立跻圣位,不待他生后世,眼前获佛神通”。他用了许多譬喻来描述“金丹”,闲烁其辞,使人摸不到头脑,总之,不离“积德修道”。至于了性的“内药”,就是“明心见性之学”。对于上德之人来说,先修内药,则外药即全,而下德者则要先修外药,则内药方就。外药是渐法,内药是顿法,内外俱全,则“身外有身,极往知来,归于真如大觉之地,即佛祖所谓正法眼藏、涅架妙心、最上一乘大道也”。[⑨]他说:“上德者本原未亏,灵窟未闭,若得真诀,一了百当,直超彼岸。故行无为之道,而有为之事,即在其中,性了而命亦全矣。下德者先天已亏,百病俱发,纵得师诀,不得直下纯一,必须由渐而顿,由勉而安,到的了命之后,与上德者同归一辙,始可以无为矣。非言上德者只行无为之事,下德者只行有为之事也。至于道之仍处,有无俱不立,天地悉归空。”[⑩]王常月也主张“双修性命出无常”[11],性命双修“以见性为主”。主张从持戒人手,“定慧双修”,则可以见性立命。他说:“大众,固精养气,则气住精凝,慧火慧风,则精化为气,薰蒸四大,和合万神。真火无烟则气清,真水不漏则神静。气清则化神,神静则合虚。虚极静笃,则元真复,而九还七月返,复命归根。归根则命立,命立则性存,性存则道体彰。道体彰则法身现。自有为中修无为之道体,自无用中修有用之法身。色身有寿命,法身有慧命。寿命由天不由己,故色身有轮回生死,劫运循环;慧命由我不由天,故法身威权自在,解脱无碍。”[12]性了命自了,所以修炼应在“法身”上做功夫,务使“身心清净”,“休妄拘拘的摇精荡气,图精气引降窍穴,疏通血脉经行,延年却病,贪著其事,反顾色身坚固,快活逍遥,竟忘却了自己的真性”[13],因为法身明,色身自然坚固。他说:“大众,先死妄心后人圜,先了爱缘后打坐。淫心久息,则肾足而真铅上升;嗔心久息,则心虚而真汞下降。饮食调节,合乎时宜,则脾强而封固汞铅。情空则肺润,性定则肝荣。肾水汪则眼光亮,而瞳珠如漆;心火消则口津满,而味咽如醴。魂表则肝气顺面筋骨轻,魄安则肺液通而须发黑……五脏得中,则百病却。”[14]所以,虽然性命双修,但仍以性功为主,见性则立命。法身明,色身自然坚固,修性则命在其中,正是:“色身原是法身房,内若明时外自光,但愿主人修福慧,何愁房屋不辉煌![15]

其次,性命双修是“出生死的法”,目的在于解脱轮回。怎样看待生死?明清之际真教认为“色身有灭,法王常存”,从而否定了肉身成仙的可能。王常月明确指出:“人之色身,修也要死,不修也要死的,纵活千年,终归于死。”[16]只有道体、法身才是永恒存在的,换句话说,就是“性”的永恒的,“命”是无常的。所以他建议“不要去着意修色身,且去那正经生死上修法身。若能密行降心耐性之功,早早见了性,你愁这命不立,”[17]因此,有必要重新认识生与死的问题。刘一明说:“学人不达此理,皆以有呼吸之气谓生,无呼吸之气为死。噫!以此为生死有无,差之多矣。殊不知人之生死,虽不离乎呼吸之气,而其根源并不在乎呼吸之气也。人自有生以来,内藏先天精气神,以养法身。外得后天精气神,以长幻身。及至二八之年,后天有事,先天退位,顺行造化,阳气渐消,阴气渐长,而生死之根,于此立矣。”[18]所以,一般人才把有无“呼吸之气”作为划分生死的标准。但是,这并不是生死的真正意义。因为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所谓生者,生其真身,死者,死其幻身。幻身不死,则真身难脱。真身不生,则幻身不死,生死不并立,真幻不同途。非若旁门外道,以幻身生死为真,以真身生死为假。以先天虚无之气为假,以后天呼吸之气为真也。”所以,“学者欲了生死,先穷生死之理。生死之理既明,则能长生不死,则能无生无死。修道至无生无死,方是了却生死。”[19]所以应当假幻身以修真身,达到“齐一生死”。刘一明所说的“真身”、“幻身”,也就是王常月所说的“法身”、“色身”。王常月也认为“色身有死的日子,只是迟早不同”,色身亦是四大假合而成,只是“一团肉”、“一包血”,一朝朽坏,还归四大,所以,修养色身并不能达到长生不死。必须“一天地而齐万物。天地虽有毁变,而我法性无有毁变;万物都有穷终,而我道体无有穷终。天地万物皆有劫运往来,元会运世;而我之湛寂真常,虚灵不昧,超然外象,无有毁沦。”[20]因此,“保命延生”不能执著形骸,单言精炁,保后天的寿命,延现在的浮生。真正的“保命”应该保守“上天所赋畀之命”、“《中庸》天命之谓性”、“释教的慧命”、“道教的本命星君”,这才是“穷理尽性立命之主妙道”。“延生”也不是却病延年,长生不老,乃是“万劫不坏之真性、亘古常存之法身、化育群生之道体”。所以,“著相即非保命,无生即是延生”[21]。所谓“死而不亡者寿”,就是齐一生死,夭寿不二。王常月说:“大众,谁曾不死,哪见长生?不死者岂是凡身,长生者非关秽质。彭祖至今何在,颜回万劫还存。不死者,我之法身,长生者,吾之元气。如来也有寂灭之期,深入涅架之境;太上也有飞升之日,高超大赤之天。道存即是人存,法在即同身在。[22]”有形之万物,有生必有死,有始必有终,不生者方可灭,不有者才能不无。圣贤仙佛皆是凡人所做,亦不免死,只有道法亘古常存。王常月说:人皆有死,但要死得好,人皆有散,但要散得好,要做到“去来自在以无拘,变化圆通而莫测”,“回首之前,遍辞大众,时候已到、撒手便行。赤条条,现出婴儿顶门上浩气,祥光万道;圆陀陀,飞升妙相,半天中彩云白鹤,许多仙景。元神竟返青虚,真骨寄于洞府,大丈夫之能事毕矣![23]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个仙名,传下几部道书,使千百年后知有某人,万亿劫后通行其道,这才是所谓的“死而不亡者寿”。应当指出,明清之际全真教的性命双修学说,虽然主张性命一体而二,但在具体的修炼方法上,主要还是“尽心穷理”、“明心见性”,虽然这一时期内丹学说流行,各家丹法异说纷纭,但归根结蒂,总不离心性的修炼。在道教发展史上,永生的愿望始终鼓励道士对周围的世界和自身进行不断的探索,并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仙药不灵后,转而炼外丹,金丹失败后,又转而向自身内部寻找金丹,因此,内丹学兴盛起来。但是,这些都没有达到长生成仙的目的。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道教中人不得不对这个奢侈的理想进行反省。明清之际,全真教中虽然也有人仍然不屈不挠地继续研究内丹术,但除了对却疾养生有些帮助外,并没有其他效验。所以,在这一时期,全真教中占主导地位的修炼思想仍是通过“识心见性”、“尽心穷理”之类的心性修炼,来了悟生死,超脱生死,很显然,这是儒、释、道三教合流的产物。王常月曾说:“出生死的法,只在身内的这点心上所动之念、所行之事上去修。妄念不动则法身生,法身一静则天机动,天机一活则真光见”[24],“修心”即是“尽心”、“识心”、“明心”的功夫。人心“险恶异变,不可测度”,“最非常久良善之物”,人贪声好色,犯法遭殃,饿鬼畜生,一切灾难,“皆从此心招摇起首”,所以,若欲修行,必须先制此心。“欲制此心,须是持戒人定。此心无明火发,烈焰薰烧,非水不能定,则为水耑制狂炎……心火正炽,定水潜降,化烈焰为慧风,变无明为良知,转色声为空虚,改灾难为吉祥,移祸因为福果,解冤孽为眷属,消劫运为玄风,俾凶恶为贤良,使奢淫为诚朴,去愁苦为欢喜。”[25]凡此种种,皆由定力,“心平气定,气定心明”。至于“穷理”,则是“取古人之法言,细穷细究”,“至于不通文字之学人,亦须于俗语常言中,辨别实义”。如“颠三倒四”、“不知死活”、“随方就圆”’、“随机应变”等,“何妨拈出一二,作个悟头,朝参暮思,虽大理不明,而知识渐开,与道相近。”[26]这是直接把禅宗参话头的方法借鉴过来。刘一明又说:“盖圣贤大道,有始有终,有本有末。知其始,明其终,究其本,穷其末,方能从头至尾,大彻大悟,有往有利。倘一事不明,即一事有迷;知之不真,即行之不通。学者必须穷其理,而后可以行其理。致知力行,缺一不可。其理为何?理即天地造化之道也。……夫圣贤之学,穷理尽性至命之学也,其理精微,其义幽深,蓍龟难测,鬼神莫知,非一言半语可以了悟。苟非下数十年穷理死工夫,不能揣摸其一二。非积德立行,勇猛精进,一意不回,不能感动乎真师。”[27]刘一明又引进了理学家“格物致和”的工夫,来穷究“天地造化之理”。得出的结论是,此理此道,“最要处,总在一气。一气总不外乎虚无。这个枢纽子,非色非空,非有非无,不可有心求,又不可无心得。难描难画,难思难议。顺之则生人生物,逆之则成仙成佛。性命于此寄,生死于此出,悟之者立跻圣位,迷之者万劫沉沦。穷理者,即穷此理也。穷透此理,方能行得此理。”[28]只要穷得此理,行得此理,就可以了性命,出生死。王常月认为,“参微理而悟天机”还需要从持戒人手。他说:“大众,先去受初真十戒,降伏身心,使用权方寸不乱,则能见圣贤仙佛之心了。然后进中极戒,开辟性灵,使玄关通彻,则能明圣贤仙佛之理了。然后进天仙戒,精研妙义,使圆通智慧,则能悟圣贤仙佛之法了。然后解脱无碍,可圆可方,可大可小,可行可止,可生可死,可前可后,可屈可伸,可出可人,可圣可贤,可仙可佛,可四生,可六道,可天宫,可地狱。随方设教,历劫度人,变化神通,现身说法,如无边明镜,照诸影像,互相容入,则能行圣贤仙佛之事,成圣贤仙佛之身,证圣贤仙佛之果矣。”[29]王常月把“识心见性”、“穷理尽性”与他的戒学思想结合在一起,使心性的修炼最终获得至高无上的“圆通智慧”,从而,使人了悟生死,“解脱无碍”。

总之,明清之际全真教性命双修、见性立命的思想,从根本上讲,它否定了“凡身”、“秽质”长生不死的可能性,是一种通过心性的修炼达到精神解脱的内炼方法,是对宋元以来性命双修内丹思想的一次比较彻底的扬弃。

 


[]元好问:《紫虚大师于公墓碑》,《遗山先生文集》卷三十一。

[]张伯端:《悟真篇拾遗》。

[]李道纯:《中和集》卷一《全真活法》。

[]伍守阳:《仙佛合宗·自叙》。

[]闵一得:《大悲神咒注》,《古书隐楼藏书》。

[]闵一得:《尹真寥阳殿问答编》注,同上。

[]薛阳桂:《俨若思斋梅花问答编》,《古书隐楼藏书》。

[]刘一明:《修真后辨》卷下,《道书十二种》。

[]刘一明:《修真九要·内药了性第九要》,《道书十二种》。

[]刘一明:《修真辨难》卷上,《道书十二种》。

[11] 《龙门心法》卷上《密行修真》。

[12] 《龙门心法》卷下《阐教弘道》。

[13] 《龙门心法》卷上《密行修真》。

[14] 《龙门心法》卷上《参悟玄微》。

[15] 《龙门心法》卷上《密行修真》。

[16] 《龙门心法》卷上《密行修真》。

[17] 《龙门心法》卷上《密行修真》。

[18]刘一明:《修真后辨》卷下《生死有无》,《道书十二种》。

[19]刘一明:《修真后辨》卷下《生死有无》,《道书十二种》。

[20] 《龙门心法》卷下《保命延生》。

[21] 《龙门心法》卷下《保命延生》。

[22] 《龙门心法》卷下《功德圆满》。

[23] 《龙门心法》卷下《功德圆满》。

[24] 《龙门心法》卷上《密行修真》。

[25] 《龙门心法》卷上《皈依三宝》。

[26]刘一明:《修真九要·尽心穷理第三要》,《道书十二种》。

[27]刘一明:《修真后辨》卷下《尽心穷理》,《道书十二种》。

[28]刘一明:《修真后辨》卷下《尽心穷理》,《道书十二种》。

[29] 《龙门心法》卷上《参悟玄微》。(作者为湘潭大学副教授)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