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一得先生传记录

 

一、闵懒云真人自述

人之齿,数悬弧之始,曰生腊;皈依玄门者,数就传之始,曰道腊。盖生我者父母,成我者师傅也。

余初生,先慈梦见天际,下一红灯,约有三尺许,恍约照见直落,冉冉到胸际,以裾承之,携入室,腹大震,遂分娩。时先严假寐书室,见道士三人,貌清癯,一老叟,二少年。一少年呈名纸曰:家师至矣。接视之,朱纸一片,上署曰贝懒云。老者向前稽,遽入内,忽止之,忽不见。仆妇陈兑二扣扉曰:起,起,主母已生产男也。是时,先严心知为贝叟降生矣。按《洞霄宫志》:贝大钦,号懒云,南宋时人,奉诏住持洞霄宫者。

余生而足弱,膝盖仅大如豆,九岁尤不能行,奉庭训读书,然不能赴试。十余龄时,梦游仙山,有道士二三人,若素相识,授以导引之法。醒而如法行之,未及百日,两膝骨大如钱,渐能行矣。又数年,忽染患,郁郁无生理,先严选授仙居广文,余侍从,路过天台之紫阳宫,宫即为崇道观下院。按:崇道即古桐柏宫,开山祖师为仙人王子晋,司马祯廓之。其后,屡兴屡废,雍正间,以为豪贵侵占。龙门道士范清一,来自茅山,旧址,造道院。其时,紫阳张祖大显灵异,奉旨重建,额曰崇道观,仑焉焕焉。主是观者曰高东离,大学士高讳晋之伯父行也,年以百有十岁矣。侍司知众者,归安人,姓沈,名一炳,化号太虚,与先严为中表昆季。中途访之,余得随入山。所历山境,仿佛旧游,道侣皆一一若曾相识,余念念不能去。东离老人云:居此,疾可愈。先严怜之,遂留勿行。越三载,疾果愈,精神强固,遵古制以抵山之岁为初生,所谓道腊也。

其后出山省亲,不复以功名为念,先严慈亦听之,但论勿废诗耳。数年中,寻山问水,孜孜无倦。遂游楚汉间。是时,先叔峙庭先生任湖北方岳,石君朱文正公任廉访,二公皆虔奉吕祖。一日降,谕予曰:尔本高僧,勿迷也;富贵路隘而阴,勿迷也;且清山白云较诸富若何?能省,他日领袖一山。盖知余有金盖山息撤之日也。余年方壮,逐逐于廛市,志欲积公德行,而未悟大道。数十年中,挥金数十万许,后乃窘甚,然砥行自勉。如还人遗金,救人厄难,小善亦时有之。和相国欲招致门下,以计脱,遂隐。而道腊已逾二旬。又数年,先严心动,促就滇南。而先严即于是岁冬季二十三日辞世,奔归守制。服除,先慈又辞世。大事既毕,始入金盖,不复作出山计。生平屡屡遭磨折,虽有夙因,岂非自作孽乎?

初余在滇南,遇鸡足道者黄真人,示以吕祖三尼医世说述,谓犹佛说持世驼罗尼经子归访求,诚必自得,岂仅得如石君构访详善本已哉。既越若干年,果得三尼医世功诀。窃欲订成科,而余道腊已高。近又续得佛说持世驼罗尼经,因缘凑集,乃并汇辑所述各种,合为一篇,皆吾昔日闻教于先师往哲,种种微言奥旨,录呈世之同志。寻译是编,能承能畅,可久可大,既识身心,自明身世,三才一吾,大可即身治世者。此道既传,庶不负我先师往哲,在在接引小子之玄义;乃正曲全先严心动,促就滇南之妙用。盖以滇南不游,神人不遇。岂仅医世莫证,持世更无缘访也矣。可不知所勉乎?爰为述以字勉云。得者谅诸。

道光乙末春正月朔、金盖山人闵一得拜手自述。

 

二、金盖山人传

西山道人汤志素拜撰

浙西金盖山麓有山人焉,言讷讷,行循循,人莫得而窥其际。子闻之蔡生曰:“山人吴兴世族,幼时弗良于行,依桐柏高东篱宗师以愈,故受龙门,名曰一得。归而读书金盖山,山有乃祖高士堂址,葺而居之。其地幽僻殊胜,竹影泉声,故得肆志三余,灵光焕发。时有畸人曰沈太虚,亦宗师门下,所养尤深,曳履来游,山人得其传,欲随云水而不果,以亲在也。山人工于文而奇于数,薄游滇南,即奉讳归,遂壹志性天之学,不出山者四十年,夫珠光剑气臭味自尔不同,古往今来林林亦多拨萃,有若金怀怀、白马李、王袖虎、鸡足叟、龙门道士之流罔不缟紵言欢,朋簪之尽金峰一席,亦云盛哉!山人尝谓蔡生曰:“之若人,固四海之仰望而莫及然。”与之言及太虚,“亦若四海之仰望而莫及者,何哉?盖太虚得天之清,不可以赤水求,惜未尽其传耳”。因训蔡生以行远自近之学,平淡而有味乎!言予,每叹山人之学有渊源,行有尺寸,而远大可期,乃一旦溘逝,其厌离而示幻欤!山人著书甚富,蔡生什其最后所注还源一篇,手泽犹存,欲列传于前以问世,泣而请曰:“不敏曾受教金盖,今金盖颓矣!四海非无有知金盖者,金盖平生多烟霞友,乞师文以传师于不朽。”余笑曰:“予亦山人也,以山人而文山人,当不贻青山笑。”但身隐矣焉,文无以次,予之言以略传山人之平生,山人姓闵,讳苕旉,字补之,号小艮,又号懒云。吴兴人,年八十有九,葬于金盖山中,门人祠之。道光十八年二月望,西山道人汤志素拜撰。(《还源篇阐微·还源篇仙考》)

 

三、闵懒云先生传

仪徵晏端书撰

先生姓闵,号苕旉,字补之,一字小艮。懒云,其道号也。世为吴兴望族,父大夏举于乡,授河南息县令,后改教论余杭。

先生生而体弱,九岁犹艰于行。依高东篱翁于桐柏山习导引术,皈依龙门派,名一得。未几,疾愈。归,读书,研究性理,不为科举。学及壮,以父命入赀为州司马,服官滇南。寻奉讳归,绝意仕进。出访名胜,数遇异人相印证。

有沈子轻云者,东篱首座弟子也。学综三教,得东篱真传,翁将示化时,先生年愈弱冠[1],亲往送别。嗣后,遂从轻云学,以师礼事之,遵翁命也。其及门诸子,皆卓荣一时,先生独得其大常,守轻云十义之训,数十年不敢少懈。

邑南金盖山为陶靖庵修真之所,沈师羽化,先生遂居是山,闭观修真。悯其罚嗣凌替,屋宇倾颓,慨然思振其绪。于是,修葺增灶,拓其规模并修近山卫正节墓,植梅百余株。时或往来江浙间,随缘启迪,自晋之士,至胥史仆舆,钦其道范,纳交受业者实繁。有徒入室者虽多,睹而诱掖,奖劝之下,困其言而自新者,亦复不少。

先生朗若秋月,和或春风,定则如山,虚则如谷。中年学贯通,晚境更臻纯粹。语默无非至道,起居纯是天机。至如乐善好施,精神强固,犹其小焉者也。

其教人也,有体有用,有本有末,笃于衬行,不事神奇。大旨以身寡过为入门,穷理尽性至命为究竟,省察涵养为彻始彻终功夫。尝悯丹经邪正混淆,流弊滋生,多暧取平日闻于师友及四方好道之人,持其所藏之本,过访就正者,雠校勘订,剖其真伪,凡阴阳采补,讹传邪说,悉皆摒斥,归于中正。所著《金盖心灯》八卷,沿流溯源,发潜阐幽。又书《隐楼藏书》三十余种,及《还源篇阐微》,以儒释之精华注道家之元妙,言言口诀,字字心传。俾有志者循序渐进,自有为以造无为,不至昧劂旨归。石照山人谓其能集元学之大成,周梯霞谓为笃实辉光,清虚恢漠,足以承先启后者。洵不诬矣。

岁乙末,年七十八,其嗣迎养于家,逾年冬,偶感微疾,倏然而逝。自拟身后楹联曰:“修真只为求已志,著书未尽度人心。”又集孟子书曰:“不失其赤子之心,善养吾浩然之气”。即此数言,其生平可概见矣!

先生生于乾隆戊寅十二月初二,卒于道光丙申十一月初十,住世七十有九年,葬金盖山东麓,门人祠之弗替焉。

 

四、闵懒云先生传

后学杨维撰

先生苕旉,字补之,吴兴世家子。生时,其父良甫公梦羽服者至,自称贝懒云,故又自号懒云子。幼颖异,从群儿戏,堕井中,若有掖之出者。素赢弱,谒东篱高子于桐柏山,留数载,体始充。资性绝人,读书穷理,不为应举业。及壮,有经世志,援例入选,以州司官云南。寻丁父尤,不复仕。

高东篱卒,从其高弟沈子轻云游,甚器之。沈卒,出访名胜,历吴、楚、燕、赵,足迹半天下。先后遇金怀怀、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士辈,与往复讲论,多所契合。所至名公贤士,争相推重。

晚隐邑之金盖山,山故有道栖息之所,拓地居之,学者日进,诱掖奖劝不少倦。为人物表,年七十余,精力不衰,如四五十人。尝冬月遇一故人寒甚,即将身上裘衣之。族中停枢十数日,贫不能举,为经理葬焉。时,艮甫公在任所梦衣冠者数辈不射,疑之,后始知其故。盖即葬枢之夕也。其慷慨任事如此。

尤勤著述,采摭群书,参以旧闻,成《金盖心灯》八卷。并辑书《隐楼藏书》三十余种行世。 年七十九卒,门人为祠之。

 

五、闵懒云先生传

后学沈秉成撰

先生姓闵氏,名苕旉,归安人,父大夏,某科举人,官息县知县。先生生日,息县君梦羽服者至,曰:“余贝懒云也。”故别署懒云子。幼聪颖,从群儿嬉,堕井中,若有掖之出者。体素弱,谒高东篱于桐柏山,受服食,挢引法,气渐充足。资性过人,读书千数百卷,洞极理要,不为应业。承息县君命入赀选云南州同,以父丧,归不复仕。东篱既羽化,从东篱高弟沈轻云问业。轻云卒,出游吴楚赵燕,先后遇金怀怀、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者,相与往复讲论,多所契合。当代名公卿,争相推重焉。晚隐县之金盖山,山故有道栖息之所,拓地立观堂庙,学者日聚,诱掖劝弗少倦。年七十时,精力完固,卒然有壮容。尝冬月遇一故人衣薄见寒色,解身上裘之衣。族中停枢十数,贫不能举为择地宫葬,息县君方官河南,梦衣冠者数辈,躇阶肃谢,处得先生书,梦夕即葬也。生平勤于著述,辑《隐藏书楼》三十余种,刖撰《金盖心灯》八卷。发明本师宗旨,于丹家邪说辟之尤力,笃实纯静,平易近人,论者为有儒者气象。道光三十六卒,年七十九。未卒前一夜,集孟子作连句曰:“善养吾浩然之气,不失其赤子之心。”以示门人,门人立祠山上,揭二语于楹,赞曰:“梅福为尉,张楷作儒。委化金盖,归根玉枢。诀悟九丹,游遍五岳。掩体知仁,崇元讲学。著书百卷,闻道一经。不失赤子,可读黄经。”

 

六、闵苕敷先生

闵苕敷先生,派名一得,原名苕旉,字补之,一字小艮,自号懒云子,吴兴世家子。父大夏,举于乡,授河南息县令,后改教谕余杭。

师生日,息县君梦羽服者至,曰余贝懒云也,故别号署懒云子。体素弱,竭东离高师于桐柏山,遂皈龙门,命名一得,受服食挢引法,未几病愈体充。资性过人,父命归读书,研究性理,不为科举业。

比壮,有经世志,承息县君命,援例入选云南州司马。以父丧归,不复仕,出访名胜,历吴、楚、燕、赵,足迹半天下,先后遇金怀怀、白马李、李蓬头、龙门道士辈,皆龙门西竺心宗诸师也,相与讲论,多所契合。

师於乾隆五十五岁庚戍携大戒书,往云南谒鸡足道者(按鸡足道者,来自月支西方国名,休於鸡足山,自称野怛婆者,而无姓名字号,野怛婆者华言求道士,所精惟斗法。顺治十六年庚子,始至京师观光演钵,昆阳王祖赠姓,曰黄命名守中。遂嘱返,仍持斗秘,精勤不怠。管天仙闻迹而师之,命名太清,管传金怀怀、白马李,金传活死人、李赤脚、石照山人,活死人传住住生道者,又传大脚仙、王袖虎,大脚仙传张蓬头,张传龙门道士、李蓬头等。盖鸡足道者传派均以龙门派字所传,故称龙门西竺心宗,开派祖师也),至师往谒道者,时适距顺治庚子正一百三十年,道者见而喜,曰:“遵师命。”以西竺斗法付师,以易大戒书,则黄、闵二师两得也,其创开法门,广传戒律,一切因缘迟早,昆阳王祖固早已见,及之师拜受西竺至宝,归纂大梵、先天梵音、斗咒凡十部,计十二卷,刊传於世。斗法所称咽哆律师,即黄律师也。闵师以戒易法,亦称律师也。

有沈轻云律师,为东离首座弟子,学综三教,得东离真传。东离综师将示化时,师年免逾弱冠,亲往送别,嗣后遂从轻云律师学,以师礼事之,遵师命也。其及门诸子,皆荦卓一时,师独得其法,常守轻云十儀之讯,数十年不敢稍懈。

沈师羽化金盖山,遂主之,闭关修道。悯其法嗣凌替,屋宇倾颓,慨然思振,其绪于是修葺增壮,拓其规模,遂启龙门方便之法,以三教同修。儒者诵书穷理,治国齐家。释者参禅悟道,见性明心。道者修身寡过,利物济人。至律、法、宗、教四宗及居家、出仕、入山、修道、寻师、访友、蓄发、易服、均俾有志者,自然而行大旨。以五伦、八箴为体用,盖圣贤仙佛,无不由五伦八箴而证果焉。故曰龙门方便法门,自是学者日进,自当代名公卿相及细流羽士,以至胥吏僕舆,钦其道范,归纳交受业者实繁,有徒入室者,虽不多而诱掖奖劝,因其言而自新者,亦复不少,是以咸称补之先生者也。

师朗若秋月,和若春风,定则如山,虚则如谷。中年学已贯撤,晚境更臻纯粹,语默无非至道,起居纯是天机,至于乐善好施,精神强固,犹其小焉者也。其教人也,有礼、有用、有本、有末,为于实行,不事神奇。尝悯丹经邪正混淆,流弊滋多,爰取平日闻于师友及四方好道之人,持其所藏之本,过访就正者,雠校勘订,部其真伪,凡阴阳采朴、讹传邪说,悉皆屏斥,归于中正。所著《金盖心灯》八卷,沿流溯源,发潜阐幽。又《书隐楼藏书》二十八种及《还源篇》,阐微以儒释之精华,诠道家之玄妙,言言口诀,字字心传,俾有志者循序渐进,自有为以造无为,不至昧厥旨归。石照山人谓其能集元学之大成;周梯霞谓其笃实辉光,清虚恢漠,足以承先启后者洵不诬也。尝冬夜遇一故人,衣薄见寒色,解身裘衣之,族中停柩数十,贫不能举,为择地营葬,息县君方官河南,梦衣冠者数辈来谢,后得师书,梦夕即葬日也。其得鸡足道者、黄律师轻云沈律师秘传诸法,因时而用,无不立应如神。惜得其法者,今已不数靓矣。

岁乙未年,七十有八,其嗣以孝迎养于家,逾年冬偶染徵疾,倏然长逝。自凝身后楹联曰:“修道祗为求己志,著书未尽度人心。”又集孟子书曰:“善养吾浩然之气,不失其赤子之心。”即此数语,其生敷可概见矣。师生于乾隆戊寅十二月初二日,卒于道光丙申十一月初十日,住世七十有九岁,葬于金盖山之东麓。

 

七、《龙门正宗觉云本支道统薪传》闵一得

 

闵一得(17581836)为清代著名内丹家。字小艮。道名一得,自号懒云子。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人。龙门派第十一代传人。二十岁左右礼全真龙门派第十代高东篱(名清昱,字东篱)为师。乾隆三十三年(1768)高东篱逝世,又以师礼侍高东篱弟子沈一炳(号轻云),为龙门派第十一代。

后服官滇南,在此期间,曾于乾隆五十五年(或云五十七年),访云南鸡足山鸡足道者(月支人,拜王常月为师),得受其西竺斗法。在此前后,又与鸡足道者之徒裔金怀怀(王清楚,云南人)、白马李(李清纯,湖北江夏人)、李蓬头(名字、里籍不详)辈相往还。约于乾隆末年去官归吴兴,隐金盖山,主持纯阳宫,并从事著述。

著作颇丰。嘉庆间撰著《金盖心灯》八卷(约成书于嘉庆十五年),卷前,首列《道谱源流图》,以老子为道祖,以吕岩为道宗。在吕岩之下,分列刘海蟾、张伯端至白玉蟾等南五祖之传系,和王重阳至北七真之传系;继列龙门派第一代至第十四代之传系。全书以六卷篇辐,重点记述龙门派第一代至第十四代传人的事迹,人各为传,共九十九人,加女道,共一百零六人,后两卷为金盖山名贤、高人、善士、高僧等之传记,共六十四人。所据资料,主要有王常月所纂《钵鉴》、范青云所纂《钵鉴续》,以及陶石庵所纂《金盖云笺》等。是研究明清龙门派的重要参考资料。道光中,又编纂《道藏续编》,内收明清内炼著作二三十种(包括闵一得自撰者)。又纂《古书隐楼藏书》,收清人和自撰的内丹书三十八种。以上二书是研究明清道教内丹学的重要参考资料。《中国道教(第一卷)

闵苕旉字谱之,号小艮,晚号懒云子。幼多病,九岁艰于行,入桐柏山皈依高东篱,习黄老之学,静心养性,数年疾痊归。弱冠援例筮仕云南署曲靖丞,以还遂绝意仕进,浪游天下,遇数异人,传授符箓,即专心道教。入金盖山云巢,著道书数十种,募资建楼阁,修卫正节墓,隐居五十余年,咸称金盖山人。

 

、金盖遗言

不肖臣泣血谨述 坤孙沈来仁敬刊

好为苟难,耽误一世。作异矜奇,全不济事。只此平常,还原密谛。三百日圆,时时如是。

祖师殿,金峰半席,匾换九天演政四字。

山中日用清现,悉照旧章勿改。国课务要早完,勿可拖欠。

云根云山俱好的。饭疏饮水,道家风味。勤俭度日,常住总过得去的。勤能补拙,俭以养廉。

我不及到丙辰年了。我今于冬至日演政府受事取材,以能尽庸言庸行者为上,奇功卓行者次之。奇功卓行有遇机缘成的,有一时高兴做出的,有心有力者可勉为之。倘生平言行不纯粹,仍瑜不掩瑕也。庸言庸行非纯粹于道者不能。功行非难,用中为难。庸乎至中,一以贯通。门下诸君子有问,汝代我答之、导之。不问,勿强教。我生平诲人却有不倦之意,然强教是我毛病,徒然言者谙谙,听者藐藐。汝可不必不问而教,言之无益。我所著书十几种,其中多有随地随人补偏救弊说法,不是经常公正之论。最玄妙显豁者,是《大涤洞音天仙心传》,是不朽的。《丹法节次》也是我一部正书。此皆是太虚的传《语易三姪》。

我自题一联,为我录出。修道只为求己志,著书未尽度人心。又有一联:不失其赤子之心,善养吾浩然之气。录楹贴,垂示后人山家俱可用。

孝弟是立身根本,不孝不弟不可为人。

三足乌,三足兔,日月合壁,性情交错。何阴非阳,何新非故。精气为物,何物非我。何物非我,何类不度。

天地混闢,不过动静;人身死生,不过动静。譬如出阵战罢自静,譬如戏场做罢即静。可知动处皆静,静即自性。

自性本静,静久自动,动而专一,是大把柄。一归其根,仍复于静,静曰复命,即是密谛。

专一是敬。以直内动不专,一是散乱矣,散乱复静,是昏溃矣。所以动心,必要专一,是择善而固执之道理。动时专一,动毕还静,心神安醒,方是清明在躬。

在天赋我时谓之命,我得于天即谓之性,天命之谓性,性即是命,性外问命功,误了古今来多少英材,所以丹书著得不明白,实为可恨。咳!命宝不宜轻弄。

人到壮年,精是至宝,泄去了即不复生长矣。

汝等须要奋志读书,方可复振家声。

但于动际求专,莫向静中寻一。但作动静观,勿作去留见。无往亦非来,我故常自在。动静都不是,放下两头看。我今常自在,无动亦非静。个里自惺惺,天人物我并。无天地人物,亦无所谓我。但闻花雨声,滴滴皆归土。

倾间,有一白衣人,又一黑衣人,我打发他过去了,这所见的想就是无常,莫必,我心对他说:无常,无常,我得主而有常。莫必,莫必,吾无意而无必,他都不见了,这不是鬼,还是自家魂魄的影子。

信天翁,信天翁,自然得安稳。时人不识予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要会偷闲,心清神自闲耳。

回复人间世,等闲八十年。白云还自散,明月又重圆。书要从头检,功须澈底专。生平末了事,后我好仔肩。

我九岁皈道,到今完得不增不减。你们要晓得,减固是缺陷,若增点又是累坠,都不是的!要晓得,你们大家要晓得!

 

九、金盖山人闵一得传略

闵一得,<金盖心灯><古书隐楼藏书><道藏续编>的编撰者,道教全真龙门派金盖山支派的创派祖师.关于闵一得的研究,迄今已有卿希泰先生主编的<中国道教史>、任继愈先生主编的<中国道教史>、秦广沈的<闵一得传略>(<气功>,1987年第10)、刘国梁的<闵小艮道教理论略说>(<宗教学研究>,1989年第12)、盖建民的<道教"医世"思想及其现代意义>、意大利学者蒙妮卡(Monica EsPosito)<清代中国的龙门道:教义理想与地方实践>(Longmen Taoism in Qing China:Doctrinal Ideal and Local Reality),以及<闵小艮道学思想略述>、孔永劫的<闵小艮与西竺心宗刍议>、刘利的<闵小艮仙学思想泛言>(以上三篇,http://vip.6to23.com/qgren)等成果行世.这些研究,显然更多地注意到了闵一得别具一格的"道教理论""‘医世'思想""教义理想""道学思想""仙学思想".对于闵一得其人,及其名下的金盖山支派,我们的认识仍是比较模糊的.鉴此,本文拟以<藏外道书>中的有关资料为根基,对闵一得的生平行迹等作一初步的考察.①全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着力于闵一得的生平和师承渊源的考察:第二部分,通过分析其开家创派的事功,基本认定通常所谓的金盖山云巢支派与闵一得名下的金盖山支派,也就是陈撄宁所说的"调和派""非南非北派",属于指涉对象并不完全一致的两个概念.第三部分,主要论列其编纂<金盖心灯><道藏续编><古书隐楼藏书>等道门文献的不朽功业.

<<宗教学研究 >>2004年03期吴亚魁 , Wu Yaku

i


[1]弱冠是男子二十岁的代称,此处晏端书有误笔:若此年闵一得是其所说逾弱冠,那么闵一得应是二十一岁,而其说闵一得的出生年月是生于乾隆戊寅十二月初二,那时闵一得才十一岁,前后不对,其出生年月应是乾隆一十三年(公元1748年),岁次戊辰,与此记载正好相差十年。特此订正。亦见《还原篇阐微·金盖山人传》,《金盖山人传》里说闵一得住世八十九岁,况且其写作的时间是闵一得逝世后的第三年,所以闵一得住世八十九更为合理正确。详见《闵一得先生生年考》和《闵一得年谱略述》。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