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渎桥广济伯庙

 

广济宫即太湖神广济伯庙,北枕太湖(近太湖不足百米),芦苇荡里鸟语鱼跃,自然成趣;南临受湖州文物保护的杨渎古拱桥,桥下流淌的河是太湖七十二溇港中的一条杨渎溇港;庙东有庙池(原来的庙池比现在的还要大的多,与杨渎溇港直接相通,船只可以自由进出庙池与杨渎溇港之间),池中静静地停泊着一艘仿古木质商船,名曰“徐大将军神舟”;西濒湖州旅游名胜太湖山庄景区,风景秀丽,亦属于旅游胜地。

殿之东北侧庙池北面兀自耸立着一座坟墓,墓前石碑竖刻着晋徐大将军墓字样,墓前设有香案烛台,供人祭祀。此墓碑为清咸丰七年(1857)丁巳六月,知乌程县事李伟文所立,并在每年六月二十八日亲自率领大小官吏前往徐大将军殿进香朝拜。

广济宫将军殿之匾额为黑底黄字,外镶着黄边,高高地挂在庙宇最正中,匾之左侧挂有“敕封广济宫”的竖额。殿前面有开阔的广场,高耸的旗杆,气派的戏台。殿里祀晋初里人徐大将军(徐贲)和将军夫人神像,大殿正中悬挂着一块户部尚书太保翁同[①]于光绪十四年(1888为广济伯庙徐大将军殿题写亲书的九龙巨额金匾,额文为“震泽底定”四个大字。右边屋梁下悬挂着一艘按庙池中停放的“徐大将军神舟”比例缩放的仿真模型。

庙池里有徐将军神舟,大殿里亦神舟之模型,看来这徐大将军定然是吃水上饭的,大殿里徐大将军背着的宝剑和手上用黄布包着的玉印还是乾隆皇帝亲自赐予的呢(村的所有的老人们都是这么说的,其中徐耀尧84岁、徐根法80岁、严连桂65)。有一次乾隆皇帝下江南乘船路过太湖,黑夜中在太湖里迷了路,正在焦急之时,看到徐大将军的船在前面走得稳稳的,便跟着徐大将军的船来到了庙前的池塘里,而徐大将军的船却转眼就不知了去向,乾隆皇帝看到庙池边有一庙宇,就登岸走进庙宇,不看则罢一看马上就傻了眼,将军殿的供桌上供奉一艘小船,而那艘小船不就是刚才领路的那艘大船的模型吗?乾隆皇帝心里明白刚才是徐大将的神灵帮助了他们,为了感谢徐将军指点迷津,当场就赐给了徐大将军一枚玉印和一柄七星宝剑。

太湖神广济伯庙原有庙前牌楼、山门殿、雕花戏台、钟鼓楼、将军殿(祀徐将军)、夫人殿(祀徐将军和夫人二神像)、观音殿和东西厢房等建筑。太湖神广济伯宫有如此规模和世居在湖州府乌程县北门外八十庄荡湾村的沈氏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沈家自称苕北荡湾沈氏,自明代嘉靖年间第一世祖沈昂开始,沈家一直靠水上运输为业,三百多年的日积月累渐渐积累了颇丰的资本,逐渐地涉足金融、粮食、酿造等行业,该族大体自第十世开始,与道光十八年(1838)状元钮福保家族、道光二十四年榜眼周学濬家族、晚清著名藏书家陆心源家族等湖州名门通婚,表明其时沈家已跻身望族之列。沈家虽然已跻身望族之列,但与太湖神广济伯庙之渊源难厘泾渭,可以说达到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程度。

《巢湖志》记载,巢湖南河将军庙是在道光年间重建的。而在湖州道光年间的沈氏家族在徐大将军的神佑下,经过近三百年的呕心沥血的努力,已成为湖州的水上运输业泰斗。不仅如此,沈氏家族又逐步涉足于经商油盐酱酒米等商行经营,开设了“马祥”、“乾昌”等商号,跻身于湖州望族行例。沈家跻身望族后没有忘记家族的庇护神徐大将军,道光年间沈家在将军殿的基础上新建了山门殿、夫人殿、观音殿等建筑。道光八年(1828),偕同杨渎桥里人吴之剑等里人捧了当年乾隆皇帝御赐给徐大将军的玉印和七星宝剑,呈文给当时的刘浙抚,刘浙抚据实以闻后,禀报朝庭锡封徐大将军为太湖神,同时请求朝庭敕封六月二十八日为公祭日,如黄龙例庙[②]

咸丰七年(1857),沈家说服知乌程县事李伟文重新修葺在广济伯庙西侧的徐大将军墓,并立碑纪念。同治元年五月,湖州城被陷于“长茅”(太平天国起义军)造反,广济伯庙因一把战火而毁于兵燹,沈家家业亦末曾逃脱噩运,然而沈氏家族乃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再度不辞辛苦励精图治,扭转乾坤砥柱中流,诚信为本创新发展,不仅在几年之内很快恢复家业,而且与政府合作设立“盐公道[③]”,负责整个湖州府的盐业运输和买卖。同治九年(1870)沈家偕同徐开桦(东介港人,其后裔现在苏州一带,近年的庙会还年年前来参加)、沈亚轩(西南湾人)等湖州富商重建设太湖广济伯庙,建筑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光绪年间乾昌酒坊创始人沈氏家族十一世沈晋轩[④]先生经营实业有方,除经营水上运输外,开始涉足金融、粮食、酿造等行业,整合旗下的经营实体,并收购了位于现湖州西门下塘的施益顺酱园,注入大量资金,加以扩充改造,更名为乾昌酱园,广集名师,精工细作,凭借雄厚的实力与潜心经营,从酿造黄酒、酱油、生产酱制品开始,迅速发展成为湖城有名的商号。酒香飘逸太湖南北,乾昌声名鹊起,百年乾昌之舟从此扬帆启航,奠定了吴越百年商号根基。光绪十四年沈晋轩通过亲戚钮福保[⑤]、周学濬[⑥]和陆心源[⑦]等家族的威望以及与常熟人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稣的私交关系,恭请翁同稣为广济伯庙题写亲书了“震泽底定”四个大字,并用黄金喷漆做成九龙巨额金匾,悬挂着广济伯宫将军殿最正中。

1958年大跃进时期广济伯庙的牌楼、山门殿、雕花戏台、钟鼓楼、夫人殿、观音殿和东西厢房屡遭破坏拆除,剩下将军殿三间房子。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将军殿亦被毁后改建生产队仓库,神像亦被砸,大批珍贵文物如乾隆皇帝所赐的玉印、七星宝剑、翁同亲书的九龙巨额金匾以及庙里珍藏的历代珍贵书画被毁或散落到了民间。

1990年党的宗教政策落实后,广大信教群众在由原将军殿改建的三间生产队仓库里塑徐大将军和夫人神像,原基祭祀进行宗教活动,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2006年应广大信教群众的要求,自发筹集资金拆除三间仓库重建了将军殿大殿和塑像,同时修建戏台、厢房等建筑400多平方,2007320日经湖州市民宗局批准,改现名“广济宫”。2008年正月建造徐大将军神舟模型悬挂在将军殿右侧,415日正式开始筹造徐大将军神舟,出资12万元,九月初八顺利下水。

广济宫由于有杨渎桥村民和广大信教群众的全力配合和支持,已收复庙产土地15亩,现庙产占地总面积(包括庙池)有20多亩,并计划在今后的五至十年内广济庙将改造现在的将军殿和雕花戏台,重建观音殿、夫人殿、山门殿、钟鼓楼、东西厢房等建筑,同时种植名贵花草树木,全面绿化庙里庙外的环境,把广济宫打造成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宗教活动场所和静修悟道、怡德养性的世外桃源。

庙管会人员:主任朱建华,副主任许镇元,张金林会计,徐炳成出纳,严连桂、钟新根、许仁仁、徐荣泉为庙管会人员,高薪霖为庙管会特别顾问。主要宗教活动有农历二月廿六将军殿出殿、六月廿八徐大将军生日和九月廿六将军夫人生日等活动。

徐大将军神舟

将军殿东侧有庙池,池中静静地停泊一艘古商船名曰“徐大将军神舟”,船中塑有徐大将军和夫人的神像。古时候没有天气预报,船帆不大也没有多少救生设备,只有靠太湖神徐大将军保佑了。所以一千多年来建造将军殿的初衷,是沿太湖渔民们和杨渎桥村民们为了借助徐大将军的神力镇风压浪,祈求过往船舶能在太湖里出入平安。俗话说“行船跑马三分命”、“船头朝北宁喝粥”,这可以想像船舶进入太湖后的危险程度有多大了。而以徐大将军的神力,能使朱元璋的士兵笃信到迷信,在江湖里打仗的战船中也要供奉着他的神像,并将渡江战役的胜利归功于他,那么在太湖里捕鱼的渔船上或进出太湖的商贾船上和徐大将军神舟一样供奉着将军和夫人的神像祈求一帆风顺,亦就见怪不怪了。

沈氏家族传到沈镜轩祖辈沈和、沈煌几代时,不仅有水上运输商号,还有米行、油盐酱等商号,资本已经颇更具实力。因为徐大将军是水上之神,而沈家又是吃水上运输饭,所以沈家对徐将军的笃信程度可想而知,徐将军亦经常庇佑沈家的水上安全。有一年小年夜,有一艘货船还在海宁装盐,船工们议论纷纷说今年无法回家过年了,此时徐将军化身为船上的烧饭工,对船工们说你们安心睡觉吧,明天你们会在湖州坛前街买年货过年的,船工亦不计较徐将军所说的话。半夜徐将军等船工们迷迷呼呼都睡着的时候,用法力将船升至空中腾云驾雾地飞回到湖州。在回湖州的半路上掉下了一只船上吊水用的吊桶、一个笠帽,快到湖州的时候又掉下了一件衰衣和一捆稻草,分别掉在道场山和苏台山上,所以道场山有人叫它稻草山,苏台山有人叫它衰衣山。天蒙蒙亮的时候,船工们一觉醒来发现货船已停泊湖州北门潘公桥堍沈家盐仓埠前,起来后不见了烧饭的徐将军,惊诧之余把事情告诉了老板沈和,沈和叫人卸货后把船拨到岸上清洗干净油漆一新,原船上的东西原封不动放回原来的地方,亦再不用此船运输货物,在每年大伏天油漆一次把它作为神舟供奉起来,同时按此船的尺寸大小比例打造了一艘一米来长的模型小船供奉在杨渎桥广济伯庙里进行祭祀。多少年后又按原模样重打造一艘新的神船供奉,1950年太湖渔民王妙林等看到北门泮公桥堍旁岸上的神船,船身漂亮油漆亮丽,就前去购买欲作渔船用,然此时的船外表虽好,油漆里面的船木板料早已腐烂不堪,不能下太湖进行渔业活动,所以没有卖买成功。1954年乾昌酱酒业与国家公私合营时,又加上破旧立新运动,把神船给烧毁了(太湖塘甸渔业村老渔民王妙林,81岁口述)。

翁同题字的匾

将军殿大殿正中悬挂着一块额文为“震泽底定”的九龙巨额金匾,是光绪十四年(1888)任户部尚书太保的翁同稣为广济伯庙徐大将军殿亲书题额,据说是光绪年间乾昌酒坊创始人沈晋轩通过亲戚和私交关系,恭请常熟人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稣为广济伯庙题写亲书的,并用黄金喷漆做成九龙巨额金匾,悬挂着广济伯庙将军殿最正中。

而现在悬挂着的翁同稣题字的匾是200610月由徐荣泉、许镇元捐款新雕刻的,那么以前的那块金匾到哪里去了呢?据调查杨渎桥的老人们,他们都说此匾是在59年拆庙时毁掉的,说那时候白雀乡将拆下来的寺里砖物木材等,统一集中到南皋桥大队里,准备为建造当时的粮站用,可后来没有用一直闲置在大队部里,砖木等材料被大队部所在的那个村子里的人用来搭各家猪圈羊舍了。他们中有人去大队部看过,看到有人从那匾上的把金子被刮下来,足有两斤多重。一位老人说亲眼看见被刮下来的金子有二斤多重,而另一位老人说被刮下来金子有七八斤重,二人都是亲眼所见,言之凿凿,几乎到了争吵的地步。那么在这金匾上刮下来的黄金到底有多少重呢?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广济伯庙的将军殿里确有翁同稣为广济伯庙徐大将军殿亲书的金匾的存在,而且金匾上确有许多的黄金。

原徐大将军神像上挂有一柄七星佩剑和黄布包裹玉印,上世纪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因将军殿亦被毁神像亦被砸,送交给当时的塘甸乡文化站,由当时文化站站长蔡建学先生保管。1990广大信教群众在由原将军殿改建的三间生产队仓库里塑徐大将军和夫人神像进行宗教活动时,蔡建学先生把佩剑和玉印送还给广济伯庙将军殿,可惜没多久就被不宵小偷偷去,至今查无下落。然而杨渎桥的老人们都坚信佩剑和玉印很快就会送回来的,但愿宝剑和玉印以及其它散落到民间的珍贵文物能早日回归广济伯庙将军殿里,供广大信教群众参拜祭祀

晋徐大将军墓

广济伯宫东北侧偌大的一块空地上,平空耸立着一座坟墓,显得有些突兀清凉。墓前石碑竖刻着晋徐大将军墓字样,从碑文中的内容可以看出该墓为清咸丰七年(1857)丁巳六月,知乌程县事李伟文所立,蒋世镛沐手书墓文。从清咸丰年间李伟文立的墓碑看,该墓距今有一百五十多年的时间,那么这个墓定然是个古墓,这座墓的历史有这么长远吗?而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墓不是一个古墓而是一个新墓,墓碑是清咸丰七年立的的这无需置疑,而晋时徐将军的遗骨还在?是哪一年搬迁的墓,墓的形状是怎样的,墓里有没有陪葬物?

不得已,招集杨渎桥村耆老们调查了解此事,原来徐大将军徐贲的墓在广济宫西侧距离100米处的太湖湖畔,墓在清咸丰七年(1857)曾修葺过,1992年杨渎村兴建农业园区平整土地,当地村民对徐贲的墓进行迁移至现在的广济宫大殿东北侧。据老村民的回忆,当时坟墓已荒芜不甚杂草丛生,坟地亦很低洼。坟墓打开时发现棺木已无存,在墓里仅清理出两根烂熟的骨头碎片,亦只能依稀辩认出一段是大腿腿骨,另一段则是手臂骨。同时,还有二件古陶土烧制的陪葬物品,一件像似酒壶形状,高约30公分左右,壶口直径约7公分,壶颈最窄处约4公分,壶身(肚)最大宽处直径1516公分;另一件是类似酒碗的器皿,碗口直径在12公分左右,高约6公分。二件随葬品色质均为赭色,质地粗糙,现这两件随葬物品现作为“镇宫之宝”被妥善保管,秘不示人。当时参加搬迁的有徐根法(80岁)、严连桂(65岁)、徐泉宝(86岁)、徐尧臣(84岁)、张金林(当时是生产队长)、冯文珍(女)等人。

徐大将军其人 

徐大将军其人,我们查了许多湖州的府志或乌程县志,光绪《新修府志·乌程县》记载:“太湖神广济伯庙在杨渎桥,祀晋里人徐贲,俗称徐大将军,本朝道光八年(1828)敕封六月二十八日致祭,如黄龙例庙。毁于兵,同治九年(1870)重建。”(其下有几行注释):“按《合肥县志》贲晋初行贾江淮,溺于巢湖死而为神渎、为神,金陵、合肥、南河有庙。明宋濂碑文称神(徐将军)为乌程人杨渎为神,故里旧有庙祷祈辄。里人吴之剑等具呈当道浙抚刘据实以闻,锡封号。”注释中的《合肥县志》为我们了解徐贲徐大将军其人提供了很好的线索。

嘉庆《合肥县志》载:“徐将军庙在南乡南河口,将军即巢湖神,有明宋濂碑记。” 作为巢湖湖神的徐大将军何许人也?我们不仿看看隋代诗人卢思道[⑧]的《祭巢湖文》,祭文曰:

维开皇元年十二月朔甲子,具位姓名,遣某宦以清酌庶馐之馈,敬祭巢湖之灵曰:泱莽澄湖,南服之纪,斜通海甸,旁带江汜,深过百仞,涧逾九里,彭蠡莫俦,具区非拟。扬越不庭,多历年纪。王师薄伐,六年戾止。戒期指日,马首欲东。常阴作诊,霖雨其蒙。水气朝合,天云夜冥。中之若雾,继以严风。涂泥已甚,轨蜀不通。有稽天罚,川阻元戎。惟夫百神,受职水灵,为大皇王御宇率土,天外当使,日月争明,天地交泰。雨归止其淋沥,云将卷其蔚荟。东渡戈船,南耸鹏饰。收尉佗之黄屋,纳孙皓之青盖。然后革车旋轸,戍率凯歌。楚俘雾集,骥足星罗。无酒不报,有德如河。神其听之,斯言匪磋。

卢思道的祭文极尽歌功颂德溢美之辞,把巢湖神徐大将军的功德喻成天河一样源远流长。同时嘉庆《合肥县志》还收录了朱元璋旨大学士宋濂撰写的徐将军庙碑文,全文如下:

帝王受天命而兴,默运元化,施阳敛阴,日月为之却行,山岳为之震叠。川君水伯,咸听其命令,而效职献灵,理势则然也。今皇帝定都金陵,伐乱讨逆,遣将出师,旌旄所向,钲鼓所戒,巨城大邑,无不降顺。时则有徐将军者,亦著神功。将军乌程人,晋时行贾江淮,间道庐之巢湖,溺死,死而为神,巢民奉之甚谨。上[⑨]初渡江,诸将多祀神舟中,所向克捷。或以事闻于上,岁戊戌[⑩]某月,命南安侯俞通源即庐江龙山为庙祀焉,择清修道士汪与权、骆德辉、徐善诚三人主其事。及既登大位之六年(1373),为洪武癸丑九月,大驾幸卢龙时,与权已化去。诏德辉葺庙宇,树名木,且敕改卢龙为狮子山。德辉等承诏奉祀益恭。甲寅某月,复相与建祠,奉其教所谓玄武神于庙左,殿堂门庑略具。咸以为斯庙与国同兴,将军之功,格知帝主,耿耿不诬。其本始固不宜无考,而玄武之祠威灵日著,亦宜牵联得书。乃来请铭,铭曰:帝兴江淮,贤豪景从;叱咤而雷,麾斥而风。岂惟人同,鬼神争助;水伯川君,罔不来赴。维巢有湖,神之所都。阴翼王师,罨鼓龙旟。敌城额额,大将攸克;示以神兵,暗褫其魄;军声如霆,目无全城;一日十胜,蕲寇率平。帝询将臣,成功孔速;疑有神助,使之顺伏。将臣有言:非臣战功;维巢有神,实张兵戍。帝曰异哉,何以劝赏;爵非所安,俾其庙享。龙江之阳,山回冈翔;作镇于京,以绥四方。有庑有堂,有筵有几;神之戾止,冷风如水。都人来观,天子圣仁。天子褒功,及于鬼神。都人来言,神之威武。洞于几微,以佑明主。上天垂象,龟蛇合形。佑我下民,功尤难名。并祠实宜,精神上通。合庆同体,以赞化工。时清岁康,烽燧不芒。都人荐奠,粢稷豆觞。人神相依,其德弗滔;于千万年,弥久弥昭。

碑文前面还有一行注释:巢湖之神庙,在金陵、合肥、南河有庙,均刻此碑。所谓的合肥南乡南河口,即今庐江县同大镇常丰村南河街。清光绪《巢湖志》亦说:徐将军庙,在合肥南乡南河口,明宋濂《徐将军碑》云云。据《巢湖志》记载,徐将军庙是在道光年间重建的,由清代潜川信士徐麒刊刻。

从卢思道的《祭巢湖文》和宋濂的《护国灵佑侯徐将军庙碑文》中徐大将军的身影已昭然若揭于眼前:

徐大将军为晋代人,乌程人。当时江淮之间尤其是巢湖一带,盗贼横生,打家劫舍,滋扰渔民、商船,弄得民不聊生。徐将军临危受命,组织军队,剿匪荡寇,令匪群闻风丧胆土崩瓦解,使得巢湖一带终得尧天舜日。后来徐大将军解甲归田,在巢湖一带行商,将巢湖渔民捕捞的鱼虾湖鲜贩运出去,又从外埠换来盐巴、山货及其他生活日用品,买卖公平,童叟无欺,深得圩民敬爱。就是这样一位爱民如子的将军,却在一次贩运过程中,不幸在巢湖溺水身亡。噩耗传来,巢湖沿岸居民无不痛哭流涕。遗憾的是只知其姓不知其名,渔民们便将他奉为巢湖神,烧香供奉。渔民们每次下湖,都要将他的塑像带在船上,放置船头,以镇压风浪。自从有了徐大将军在天之灵护佑,巢湖溺水事件大大减少。后来,经过圩民们自发集资,在南湖街建了徐大将军庙祭祀这位舍生忘死、鞠躬尽瘁的徐大将军。再后来地方官吏将徐大将军溺水死亡和其事迹禀报到朝廷,开皇元年(581)十二月皇上将他敕封为巢湖湖神,每年都在南湖集的大将军庙里,公祭这位湖神,备极哀荣,隋代诗人卢思道亦参加了其中一次公祭,因而留下了以上这一篇《祭巢湖文》。

到了元末明初,徐大将军再显神威。元末水师名将俞通海(凤阳人,后迁移巢县),封豸国公,据康熙《巢县志》记载,俞通海和其父俞廷玉、弟俞通渊等参加金花小姐的江淮起义军,失败后于至正十四年(1354)集廖永安、廖永忠兄弟及赵普胜、桑世杰、张德胜等拥众万余,船千艘,屯巢湖为水寨,寡不敌众,被元将蛮子海牙所困。俞通海到南河将军庙,拜祭巢湖湖神,求徐大将军保佑,回姥山岛,每艘战船上都摆放一尊徐大将军神像,从此军威大震,反守为攻。至正十五(1355)年,已是农民起义军中叱咤风云人物的朱元璋军困和州,欲渡江而苦于无舟楫,俞通海前往和州,请求归附,以联合抗元。朱元璋对徐达、李善长说:方谋渡江,而巢湖水师来附,吾事济矣。于是亲往巢湖,并到南河将军庙拜祭湖神,与水军观察水道,谋划自和阳入江。无奈主要出湖口都被元军占据,唯有一小港可行,却又干涸。朱元璋再次来到将军庙祈雨。徐大将军显灵托梦对朱元璋说,你是真龙天子,但水浅难以腾龙,今潜龙在渊,终有飞黄腾达之时,江淮即将入梅,乘风破浪,指日可待。果然数日后大雨旬余,水涨一丈多,朱元璋大喜曰:巢湖之神助我也!即登巢湖水师之船,兵船多祀徐大将军神像,鱼贯而出,至黄墩,继而由采石矶一举渡江成功,渡江后屡战皆捷,直至迅速夺取了南京,为以后称吴王、定明都奠定了基础。朱元璋信神,或籍神权以维护自己的统治权力,认为取得反元初步军事胜利,是赖巢湖之神徐大将军之功。于是他于至正十八年(1358)命安南侯俞通源领首在南京庐龙山建巢湖神庙[11],并选派道士汪与权、骆德辉、徐善诚三人具体办理其事。

十数年后元亡明立,既登大位的朱元璋于洪武六年(1373)九月,亲临庐龙山致祭,时汪与权已去世,乃诏令骆德辉重修庙室,植名贵树木,以壮庙貌,同时敕改庐龙山为狮子山。朱元璋把徐将军的地位推祟到登峰造极的国祭地步,并颁发谕旨,在庐州府府治合肥建庙祭之,扩建南湖徐大将军庙,以表彰这位巢湖湖神对大明江山的鼎力相助。一时间宝树名木尽归其下,呈回廊式建筑群,宽敞的殿堂,明亮的门庑,红极一时,空前绝后。那次扩建,工程浩大,所用木材,取自江西深山老林。有一个传说,说是木材太大太粗,那么远的路程,运输殊属不易。听说是为徐大将军建庙所用,江西的木蛮子非常大度,一任采购的木匠们,在漫山遍野挑拣,木匠是朝廷派来建宫殿的监造,胸有成竹,十分了得,所伐的木材,竟然在后来建庙时,一根不多,一根不少。堆积如山的木材,山重水复,运输是件难事,当然走的是水路,先放排下长江,再从裕溪口入巢湖,至南湖集登岸。传说采购木材的人非常犯难,说是如何运回,木蛮子说,有徐大将军护佑,还愁运不回,你们只顾回家,木材自会一根不多一根不少尾随而至。等采购员回到南湖,果然冥冥中有人喊木材到了。只见水桶粗细的木材从庙井里冒出头来。那木材太重太多,把民工们抬得气喘吁吁,实在抬不动了,有人嘀咕说:还有啊?应声看去,井里的木头没有了。事后,有人埋怨那个拈轻怕重的人,说是你要不说那话,兴许木头还会往外冒呢。经过数年的建设,一个九路十三厢的庙宇群落终于南河峻工。又于洪武七年某月建祠奉其教所谓玄武神于卢龙山将军庙侧,旨宋濂作碑铭《护国灵佑侯徐将军庙碑文》,碑文中详述了建庙初衷和扩庙过程。

回过头来,我们再从光绪《新修府志·乌程县》中稍作分析后,就不难得出结论:杨渎桥广济伯庙祀的徐大将军是晋时里人徐贲,亦就是南京、合肥、南河徐将军庙里的巢湖湖神贲徐将军。不知是哪朝哪代反正是在很早之前杨渎桥就有徐大将军的庙祷祈辄了,只不过是杨渎桥早先所祭祀徐大将军只是杨渎溇港之溇港小神,神位很低微罢了。道光年间(18211850)因吴之剑等里人呈文当时的刘浙抚,刘浙抚据实以闻后,锡封徐大将军为太湖神,并请求朝庭敕封六月二十八日为公祭日。从此,徐大将军从一位溇港小神一下晋升为管辖面积2250平方公里统辖周边108条溇港的太湖之神,与黄龙等例庙一样贯例公祭的徐大将军,这样徐大将军既是南京、合肥等地徐将军庙所祀的巢湖神又是湖州杨渎桥广济伯宫所祀的太湖神。

 

201218于织里秦家港鳜鱼塘


 

[] 翁同稣(1830-1904),近代诗人。字叔平,又字声甫,晚号松禅,常熟人。翁心存之幼子,同书、同爵之弟。咸丰六年(1856)一甲一名进士,授修撰。八年(1858)典试陕、甘,旋授陕西学政,乞病回京。同治元年(1862)典试山西,旋丁父丧回籍。服满,转中允。在弘德殿行走,累迁内阁学士。光绪元年(1875)署刑部右侍郎,教授光绪皇帝读书。后迁都察院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工部尚书、户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军机大臣。中法战争时期,主张对法作战,一度罢官。光绪二十年(1894)再授军机大臣。二十二年(1896)兼总理各国事务大臣。次年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曾走访康有为,讨论变法事宜。光绪二十一年(1895)曾命陈炽起草过十二道新政诏书,准备通过光绪皇帝次第颁布实施,为恭亲王奕祈所阻,北京强学会成立时予以支持。被时人视为帝党中坚,维新派导师,亦因此深为慈禧太后所忌恨。戊戌政变法,以甲午战争中侈口言战,力陈变法,滥保非人的罪名革职回籍。光绪三十年(1904)病卒。——摘自秦国经《逊清皇室轶事》。

[] 黄龙神例:湖州北郊约9公里处有黄龙山,山上有“黄龙洞”,宋嘉泰《吴兴志》载,相传五代时曾有“黄龙破洞而出,石随龙势倾翻”故而得名。为了保护一方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古时就在黄龙洞附近建有“黄龙神祠”,如遇到自然灾害,郡守(当地最高长官)即率众官吏,以及自发而来的广大民众上山祈祷。如宋时苏轼任湖州太守时,遇到水灾,他率众官员到黄龙洞祈祷,写有“吴兴连月雨,釜甑生鱼蛙。往问卞山龙,曷不安厥家”的诗句。对徐大将军的祭祀规格,像祭祀黄龙一样,在当时可算是最高规格了。

[] 盐公道:相当于现在的盐业专卖局。

[] 沈晋轩又名沈晋恩,字锡蕃,又字进阶,国子监生出身,赏戴花翎同知衔,乾昌酒坊创始人,曾任湖州商会协理钱业会馆监造。

[] 钮福保:道光十八年(1838)状元。

[] 周学滹:道光二十四年榜眼。

[] 陆心源:晚清时著名藏书家。

[] 卢思道:隋代诗人,字子行,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官至武阳太守,诗文多游宴酬赠之作,有《卢武阳集》。隋开皇元年(581)十二月,作《祭巢湖文》以祭巢湖神。

[] 上指的是朱元璋。

[] 岁戊戌:即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

[11]《南京下关大事记》记载:至正十八年(1358)九月朱元璋驾幸卢龙山,改卢龙山为狮子山。命骆德辉选用上等树木修葺徐将军庙宇,大学士宋濂撰《狮子山徐将军庙碑》文。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