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西元明观

 

元明观历史简介

元明观位于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石山村王部院青山翠竹之中,主殿天师殿祀奉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府张天师之神像,属道教正乙派宫观。因为在湖州民间关于张天师“是玉皇大帝派驻凡间常管人间鬼神精怪的鬼王,法力无边,能镇妖驱邪、消灾御病”的传说家喻户晓、如雷贯耳,因而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湖州民间但凡有妖孽缠身、瘟疫流行、怪兽害民、怪病邪痛之事发生时,往往会前来元明观烧香拜神,要求观内道士设坛建醮、拜忏诵经,以祈求张天师为其驱妖除魔、消灾御病,且有求必应,每每灵验。所以元明观比之其他宫观,香火特别旺盛,忏事一年四季周年不断,宗教活动之收入天天皆丰,如遇农历三月十六日张天师圣诞庙会或其他庙会活动时,其宗教活动之收入更是了得。

元明观原名元明庵,始建于元末至正年间。相传元末至正年间石山王部院有一莫姓人家,生有三个儿子,其中老二莫二少自幼信奉佛教,参禅礼佛。莫二少长大成人后,家人为遂其心愿,在村后山岙里修建一座三间无名庵堂,供其研修佛学。明初洪武年间,江西龙虎山张天师来湖州传道,一路降妖伏魔来到石山王部院,见莫二少如此虔诚拜佛,似乎到了疯癫的程度,若不及时挽救可能会步入走火入魔之惨状。张天师侧隐之心顿生,谆谆教侮莫二少凡事须顺其自然、点到为止,世界上有好多的坎是人类无法过去的,若此坎过不去,不如换一种方式试一下,或许这个坎就过去了,所谓拿得起放得下,切莫一意钻了牛角尖不放。莫二少得到了张天师的点化,鸿蒙顿开,从儒入手,诠释道佛学说,道佛双修,最后儒道佛融会贯通,得道成仙而去。为了勉励莫二少勤奋好学,早日成材,张天师在无名庵旁亲手种下榉树一棵。莫二少的父母感激之余,捧出文房四宝,请求张天师为无名庵取个名字,张天师想了想说:“你我都是元朝生的人,明朝吃的饭,元明本一体,就叫元明庵吧。”并亲手提写了“元明庵”匾额。

历史上元明庵几经兴废修造,至民国年间还保存完好,后毁于兵燹。抗战胜利后,里人重建三间土石夯实结构的庵堂,庵里祀奉张天师、观音和地藏王等神像。元明庵于一九九八年五月经湖州市人民政府民宗局批准,成为道教宗教活动场所,正式命名为元明观。一九九九年开始重造扩建元明观,至二○○二年仅四年时间,托天师之洪福,赖善信之功德,拆除原三间土石结构的旧庵,陆续建造了气势宏伟华丽壮观的天师殿、观音阁、祖师殿、佛祖殿、厢房、山门和办公用房等建筑。二○○四年为方便信善香客的用斋住宿,建造了八间占地五百八十平方米红墙琉瓦、檐角高翘、雕梁画栋三层古建筑寮房,底层设置为斋堂,楼上之二楼三楼则为冬暖夏凉的一次同时能容纳一百人左右的信善住宿用房,十分方便地为广大善信们提供了优质的以餐饮、住宿、朝拜、观光、休闲为一体的一条龙服务。

元明观宫观建筑

元明观总体建筑面积占地十亩,地势高峻,依山而建,更显得巍峨壮观、气宇非凡。从湖州乘坐三○八路公交车,只要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到了石山村公交站台,下车后沿来路回走一百五十米右转,远远就能看到半山腰那若隐若现在青山翠竹中的又非常显眼的红色建筑群——元明观,那是一种特殊的红,中国人绝不可能错认的道家的红,凸显出紫气东来的氛围之神秘色彩,悠悠透露出馨馨不尽的灵气和秀气,真是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依稀隐神仙。

步行二百米左右的斜坡水泥路来到不规则圆形的龙岩峰潭。紧连着龙岩峰潭边有六角翘檐凉亭,其名和潭名一样叫龙岩峰亭,亭里除一面开放外其余五面都为围柱板椅,供游人香客小憩。这样的设置,一方面可以让游人香客欣赏潭、亭及其四周的小假山、美人蕉和以及其它一些花草点缀之景色,另一方面还可以让游人香客小憩后可以打足精神到观内敬香朝拜。潭亭的后面就是二丈多高的台基,台基高峻壮严全部用清一色的花岗岩砌成,台基的上部有花岗岩做成的一字形围栏,似有高高在上,使人肃然起敬的感觉。

台基的右侧是车行道,车辆可直达观音阁和寮房门口;左侧是石台阶,行人一般从台阶而上。从台基下面往上走完四十多级台阶就到第一进建筑山门殿,殿前是宽阔的平台,站在台基围栏旁往回望,幽谷绵延,烟雨横空,山风绰约,清泉柔婉,处处尽在诗情画意彩屏中,好一派绮丽脱俗之风光。山门殿侧旁有一棵二围粗三十来米高的榉树,传说是张天师亲手所植,元明观历史上几经兴废,亦曾毁于兵燹,但那古榉至今仍然是枝繁叶茂,生长极其茂盛,郁郁葱葱,婷婷玉立。

穿过山门殿,就到第二进建筑观音阁殿前平台,左侧是八间三层红墙琉瓦气势宏伟的斋堂;右侧是雕梁画栋二层办公区厢房。观音阁祀慈航真人、八字太太和送子观音神像。紧挨观音阁左边是祖师殿,祖师殿祀八仙之一的吕洞宾以及三官神像;右边是佛祖殿,佛祖殿祀释迦牟尼、地藏王、弥勒佛和韦驮神像。观音阁二旁均有四十多级的石阶,拾级而上就是天师殿殿前平台。

天师殿亦是红墙琉瓦建设,高二十三米,飞檐走椽、巍巍壮观。天师殿殿顶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八个铿锵有力的大字格外醒目。殿内祀张天师金身塑像,像高2.3米,更显金碧辉煌。二侧还祀钟馗以及温、马、赵、岳四大元帅神像。天师殿两侧还有厢房、钟鼓楼和藏经楼等仿古建筑。

元明观整体建筑均采用挑梁式砖木结构和钢筋水泥混合结构相结合的建筑措施,建筑布局合理,结构紧凑,华美精致。

元明观法派和宫观管理

历史上元明观自莫二少得道成仙后,虽时有和尚、师太临时寄宿看管,亦有正一全真道士留守延续香火,似道非道,似佛又非佛,而更多的时候却是空观静庵无人看管。所以元明观几百年来既无佛教法乳传承,亦无道统法派源流。一九九八年五月欣逢盛世,经湖州市人民政府民宗局批准,元明观成为道教宗教活动场所后,陆立新先生偕同陈根先先生先后招收散居道士五名,对他们和自己进行了严格培训学习,逐步掌握完善设坛建醮诵经科仪,平常勤修早晚功课,持斋守戒甚严。二○一○年十一月陆立新、陈根先谒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府,拜张(大铭)金涛为师,并举行传度仪式,各求得正一道龙虎宗法脉之法名陆罗顺和陈罗先,迎源开流,传承元明观之法脉源流。

陆立新既是元明观法人代表,又是湖州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和吴兴区道教协会会长,工作繁忙。为了使全区道教工作走上正规化,除观内的教务工作外,把宗教法务活动均交由陈根先先生负责管理。为了延续传承元明观法派源流,二○一一年四月陆立新先生动员元明观其他五名道士拜陈根先先生为师,再度去江西龙虎山举行传度仪式,规范道教之科仪,二○一二年观内七名道士全部通过道教教职人员认定。现将元明观法脉源流详列如下,以备继往开来、源远流长。

正一道龙虎宗法脉传承谱系:守道明仁德,全真复太和,志诚宜玉典,忠正演金科。冲汉通玄韫,高宏鼎大罗,三山扬妙法,四海涌洪波。

陈根先:男,法名陈罗先,一九六三年九月生,文化程度高中,负责元明观经懺法务工作。

陈文生:男,法名陈三明,一九五七年十二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经懺师。

李文林:男,法名李三林,一九五七年一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经懺师。

李耀祖:男,法名李三祖,一九五五年四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经懺师。

盛月林:男,法名盛三林,一九五八年九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经懺师。

盛五宝:男,法名盛三宝,一九四八年十一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经懺师。

妙西石山元明观庙管会陆立新先生等十一位人员组成。

元明观在一九九八批准成为道教宗教活动场所后短短七八年时间里,能建设成如此规模的气派非凡的宫观建筑,除了广大善男信们大力支持、慷慨解囊的因素以外,最主要的还是在宫观日常管理上。宫观的财务管理是宗教场所规范化管理的重要组成部份,元明观在财务管理上严守财务规章制度,在广大信教群众中树有崇高的威望,同时坚持民主理财制度,对本场所的稳定和谐发展无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堪称其他宫观学习之楷模。

陆立新:男,法名陆罗顺,一九六九年二月生,元明观法人,全面负责元明观日常教务和宗教活动。文化程度高小。兼湖州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吴兴区道教协会会长。

吕掌珠:女,一九三六年一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管委会委员。

沈长寿:男,一九三三年九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管委会委员。

何金法:男,一九四一年三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管委会会计。

管阿银:男,一九四五年九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元明观管委会出纳。

陆长根:男,一九六二年八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后勤员。

陆法宝:男,一九三六年九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后勤员。

陆水琴:女,一九六七年一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后勤员。

吴银胜:男,一九四五年十二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售香员。

唐阿二:男,一九四四年四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炊事员。

方志英:男,一九四一年三月生,文化程度初小,元明观炊事员。

元明观天师殿张天师考略

湖州关于张天师的故事和传说多的数亦数不清楚,不仅故事和传说很多,就连民间习俗中亦有很多,比如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吃盐醮豆腐干(豆腐干即为张天师手中之印)、喝雄黄酒(雄黄酒可以使妖魔鬼怪显原形)等等,有关张天师的歇后语如“张天师被娘打——有法呒法”、“张天师捉妖——拿手好戏”等等亦广为流传,所以张天师的形象在湖州人的心目早已经根深蒂固、妇孺皆知。

那么,张天师又是谁呢?

张天师是道教门派之一的正一道龙虎宗各代传人的称谓,正一道(即天师道)是由东汉末张陵(张道陵)创立的,后世称张陵为祖天师,其子张衡为嗣师,其孙张鲁为系师,其三人或曰三师或曰三张。再后之传人则为其子孙世袭,皆称为天师,因其张姓故都被称为张天师,自第一代张陵开始到六十三代张恩溥,共经历六十三代天师,所以总共有六十三位张天师。

那么,在湖州人心目中来湖州降妖除魔的张天师,是六十三位天师中的那一位天师呢?在妙西元明观天师殿里供奉的张天师,又是哪一位天师呢?

一般湖州民间传说中的张天师之形象,都以第一代天师张道陵为原型进行塑造的,但更多的是“张天师”的泛指,难于区分是哪一朝哪一代的张天师,甚至是混淆不清。关于张天师的传说内容虽多种多样,但镇妖去邪、消灾御患是其主要内容。同时传说中的张天师和蔼可亲、疾恶如仇,且法力无边,是玉皇大帝派驻凡间专管人间鬼神精怪的鬼王,因而民间但凡有妖孽缠身、瘟疫流行、怪兽害民之事发生时,往往会祈求张天师来驱除妖魅,且有求必应,故都显得生动、活泼、逼真而贴近民众生活。

中国老百姓自己造的神都是造福民众的,并且造福的方式是当地老百姓最迫切的愿望,所以一般而论,在道观塑造的神祗中大多都是那些在当地驻留过,并为当地老百姓做过大善事或有功之人,当地老百姓为了纪念他(她),才在某某庙或某某祠塑像祀奉他(她),所谓生为良吏殁为明神,以祈求消灾禳福,保一方平安。

第一代天师张道陵,江苏沛(丰)县人,年青时曾学道天目山,受到《太平青领书的影响较深道成后到四川蜀地把太平道的理论与当地的民间巫术鬼道合二为一,再与黄老道相结合,创立了早期道教五斗米道,成为中国道教史上最早的早期道教。年老后到江西龙虎山炼九天神丹,丹成后容颜益少,在人间住世一百二十三岁。得道成仙后拜太上老君(老子)为师,被玉皇大帝封为天师,并为张、葛、许、邱四大天师之魁首,成为玉皇大帝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这就是说张道陵虽年轻时学道于天目山,道成后即去四川传道,然后到江西鹰潭龙虎山炼丹得道成仙;亦就是说张道陵自天目山学道,道成离开湖州后,再亦未曾涉足驻留过湖州,亦未为湖州做过什么大善事或大功德,故元明观所供奉的张天师不会是第一代天师张道陵。但是,因为张道陵天师是天上四大天师之一,受小说《西游记》的影响,近代又受电视、电影《西游记》的影响(可以说是洗脑),湖州民间都错误地把来湖州降妖除魔的张天师与张道陵张天师彼此混淆,把来湖州降妖除魔的张天师认为就是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天师,甚至于有人还认为张天师只有一个,哪里有那么多的张天师的事。

杨国荣先生在二○○四年《湖州晚报》上发表的《清微显教元明观》这篇文章(详见下文)里通过一则民间的传说故事,来说明元明观所供奉的张天师是第四代天师宏德真君张盛,乍一看似乎亦不无道理,可是,我们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其中的问题就来了。杨国荣先生在文中说:“(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命当时在杭州老东岳庙受供奉的第四代弟子(天师)张盛到湖州,既为传道,又为看管那白鱼潭中的白鱼精。宏德真君(即张盛)来到湖州后,先居乔梓巷,后至元明庵传道,一时四方来拜,香火旺盛。”既然宏德真君张盛是在杭州老东岳庙里受供奉的天师,那么,他应该是死后的神灵了。而神灵怎么可能“既为传道,又为看管那白鱼潭中的白鱼精”而且是“先居乔梓巷,后至元明庵传道”的呢?所以杨国荣先生认为元明观所供奉的张天师是第四代天师张盛的观点似乎是牵强附会的成分太多了点。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当家张金涛先生《中国龙虎山天师道》书中云:“(张盛)汉末弃官自汉中还鄱阳入龙虎山,修治祖天师(张道陵)玄坛及丹灶故址,遂以其地为居,每年三元日(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十月十五)登坛传箓。四方从学者千余人,自是开科范以为常……。逾年,复为广西贺州为广王说法。”这一段文字却却说明了张盛的主要行迹是汉中、鄱阳、龙虎山和广西贺州,其足迹可能亦末曾涉足过湖州。所以,元明观天师殿所祀之张天师亦非第四代天师张盛。

这样,元明观所供奉的天师既不是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又不是第四代天师张盛。那么,元明观天师殿里所供奉的张天师是哪位天师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请看一看下面的二则小故事。

姚子芳先生《东林镇志·旧闻佚事》记载了一个《泮师弄法》的故事:

潘洞雷,号桂源,洪武初出家小宫,后住弁山,入京为朝天宫道士,寻归居东林之回仙观,得五雷法,偶登溷,手学书符,天将忽至,怒其亵慢,以火笔触其头,头烂终身不痊,人呼潘烂头。与里人陈松隐友善,时值中秋,月朗如昼,延师赏月,役辈厌师垢秽,乃诡日:“潘真人有客,不及赴筵。”有顷忽起乌云罩席上,随有细雨,他处则无。遂移席他处,而雨随席而至。陈公悟曰:潘师弄法矣,即延至。云亦散去,畅饮而罢。

亦许你看了这个小故事心里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纳闷,这泮师弄法和妙西元明观天师殿所祀的张天师有什么关系呢?哎,你再看一下面一则小故事,那是钟今伟先生编著的《浙江省民间文学集成·湖州市故事卷》里的一则的小故事,名为《泮烂头与张天师对法》的故事:

朱元璋平定天下刚刚建立明朝的时候,湖州来了二个鼎鼎有名的大道士,一个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刘基),一个从江西龙虎山下来的道士张天师。刘军师到湖州后没有别的事就是到处转悠,见到好的风水就立即把它给破了,生怕湖州出真命天子影响朱元璋的帝位。张天师则不一样,到了湖州亦到处转悠,专门捉鬼降妖,为老百姓消灾解危,还很有一点门道。

有一天张天师来到弁山的下公庙,听说那里厢的道士泮烂头道法高明,就要找他斗法。张天师走进庙门一问,泮烂头正巧出门不在家,庙里的几个小道士正在念经,嘴上、手上都有活儿就没时间来招呼张天师。张天师心想:“赫赫有名的泮烂头,其手下的人连点礼仪都不懂,也不叫我坐,也不给我倒水沏茶,亦好我自己动手吧!”

张天师走到灶间,从风炉上拎下水壶到水缸里舀了一壶水放好,把自己的一只腿往炉洞眼里一伸,再用大姆指一点,脚趾上就冒出了火焰,烧起来就象油里蘸过的柴一样,霹雳啪啦的火头还蛮旺。一歇歇功夫,水就开了。他缩回腿,往脚上浇了舀冷水,火“吱啦”一声就灭了。张天师自说自语泡起一杯浓茶,吃好了茶,就走了。

张天师走后不久,泮烂头回来了。小道士对泮烂头讲:“刚刚张天师来,我们在念经,没时间招待他,他自己烧了开水泡了茶,喝完了茶就走了。”泮烂头问:“他用什么烧的水啊?”小道士说:“他用自己的脚放在灶头里烧的。”泮烂头一听觉得不对头,连声说:“糟糕!”赶紧走到房间一看,只见房里的家俱都矮了一截。原来家俱的脚早已被张天师变法烧得精光啦,泮烂头气的咬牙切齿,心想:“你这个张老道亦太不讲情理了吧,乘我不在把我的家具都烧坏了,此仇我是非报不可的。”

第二年冬天,洞庭山竹器店的老板到安吉买毛竹准备打杨梅篰出售,运毛竹的人怕路上强盗打劫以及妖魔作怪,就请来了张天师相帮押送。泮烂头晓得这个消息后,立即叫小道士削了上百副竹筷子备用。

这天黄昏时候,张天师押送的竹排撑到杨湾陆河漾时,泮烂头就把事先准备好的竹筷往水缸里一笃,口里念念有词,念起咒语真经。这么一来,正如平常讲的:“道法无边,来得古怪。”杨湾陆河漾里只有一歇歇的功夫,到处都是戳出戳进的毛竹。张天师把竹排撑过东,被东边的毛竹夹牢了;撑到西,又被西边的毛竹把竹排夹牢了。一直撑到第二天天亮,还撑不出陆河漾。竹排上的伙计还疑心是被什么鬼怪妖魔迷牢了,到底都不敢出声呢。只有张天师自己心里明白,瞎子吃酒肚里有数,知道是泮烂头搞的鬼。然而,要想解除这些毛竹上的咒语,还必须找到念咒语的人亲自解除咒语,解铃还系铃人,没有办法只好去找泮烂头为上次那件事赔礼道歉。泮烂头说:“这山高,那山亦高,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既然认错了,那就算了吧。这次是我对不起你,我们相互抵过,还请你多多包涵。你先回去,河道已经通了。”

张天师走后,泮烂头把水缸里的筷子一把捞起,陆河漾里的毛竹一根亦没有了,张天师的竹排总算顺顺当当地朝洞庭山而去。

二则小故事看完了,现在总可以看出点明堂来了吧?那就是无论是泮烂头亦好还是张天师亦好,从这二则故事中都能看出他们都是同一时代的人,即他们都是元末明初之人。在《泮师弄法》的故事里说:“潘洞雷,号桂源,洪武初出家小宫,后住弁山,入京为朝天宫道士。寻归,居东林之回仙观。”这段文字是说故事发生在明初洪武年间,泮烂头到京城朝天宫做过道士,洪武年间的京城在金陵(即现在的江苏南京),离湖州很近,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在《泮烂头与张天师对法》的故事里说:“朱元璋平定天下刚刚建立明朝的的时候,湖州来了二个鼎鼎有名的大道士,一个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一个从江西龙虎山下来张天师。”这段文字是说明初洪武年间,江西龙虎山的张天师来过湖州,并在湖州弁山与泮烂头斗过法。把二段文字对照起来看,这二个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都基本相符,可以断定:明初洪武年间泮烂头和张天师二人在湖州活动(斗法)过,时间大约在元末明初时期。

张金涛先生著《中国龙虎山天师道》又云:“(永乐)五年(1406),(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建醮朝天宫,有庆云覆坛鸾鹤交舞之瑞。六年……四月,命传延禧箓,建大醮五坛于朝天宫,有瑞应。”再从《泮师弄法》和《中国龙虎山天师道》上的内容来分析,张宇初和泮烂头都到过朝天宫,并且时间算下来亦差不多在同一时期,由此可以推测他们俩人还有可能真的认识或者说是朋友呢。所以,他们二人在一起斗斗法、切磋切磋法术什么的亦是很正常的事了。这二则小故事不是同一人所写,又不出现在同一本书上,二者所记载的时间和地点又不谋而合,再加上张金涛先生《中国龙虎山天师道》书中内容的佐证,说明这二则民间故事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这就是说与泮烂头对法的那位张天师是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而不是其他六十二位张天师中的一位天师,反过来则就是说张宇初天师在明洪武年间在湖州活动过一段时间。

纵观上文,我们完全可以证明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在明洪武年间确实在湖州活动过一段时间,并在湖州传过道降过妖除过魔,而在湖州传说的民间故事里的张天师亦就是张宇初天师无疑了。这样,自然而然地证明了元明观天师殿里所祀奉的张天师就是四十三代张天师张宇初天师亦无疑了。

如果你看了以上这些内容,或觉得理由还不充分,怀疑我只了民间的传说故事为证,尚不足为凭。那么,我再举铁证如山的证据给你看,以证明我认为张宇初天师确实来过湖州传道和降妖除魔,同时留下了许多美丽动听、哙炙人口的传说故事的观点:

湖州市城北弁山黄龙洞周围山崖上有许多摩崖石刻的题记,黄龙洞自晋开始就享有盛名,唐杜牧、宋苏轼、叶梦得、元赵孟頫等历代名流均留下极其宝贵的足迹,我们的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张天师同样亦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足迹。黄龙洞摩崖石刻上有楷书直写的“黄龙洞天”四个字,其落款是“嗣汉天师府张宇初题”。

附:清微显教元明观

每年的农历三月十六,是吴兴区妙西元明观供奉的第四代天师张盛的生日大典。今年的这一天,正逢五月长假,参加朝拜的信徒络绎不绝。

早在梁武帝时,妙西就有“帝在东方有妙西佛国因以名之”的记载。元明观作为“妙西佛国”中的一处旅游观光之所,原名为元明庵位于妙西镇石山村王部院,属道教正一教。因该庵始建于明未元初的元至正与明洪武的交接年间,故有“元明”之名。

第四代天师张盛,字元宗,系第三代天师张鲁之第三子。汉未弃官,还居龙虎山。魏世祖封“奉车都尉、散骑侍郎、加都亭候”,其均不受,还于江西龙虎山。元至正元年,曾获赠“清微显教宏德真君”。

据传,石山王部院原有吴、莫两家。莫家三个儿子中的老二因自小就信佛,参禅佛理。长大成人后,家人就遂其所愿,在村后的山上修建了这座元明庵,以供其潜心研佛。因此,元明庵初为佛教。元明庵的建筑一直保存到清未,后毁于抗战。然而,当年莫家老二入庵时曾栽下的老榉树却得于保存下来。

元明庵于1998年5月经批准重修后而改名,2002年有关部门定为“风景旅游点”。

关于元明庵由佛教改为道教,在民间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据传,第一代天师当年云游四方,一日来到湖州。其时,湖州一带有条白鱼精在兴风作浪,祸害百姓。张天师知道后,遂用法术把白鱼精镇在了白鱼潭中。白鱼精在被捉时曾问张天师:何时可以再出来。张天师就对白鱼精说:到我下一次再来湖州时,便放你出来。话一出口,张天师就自知失言。想想湖州乃是一块美丽富庶之地,也是弘德传道的好地方,想到自已的一时失言,以后便不能能亲往湖州传道,于是,就命当时在杭州老东岳庙受供奉的第四代弟子张盛到湖州,既为传道,又为看管那白鱼潭中的白鱼精。宏德真君来到湖州后,先居乔梓巷,后至元明庵传道一时四方来拜,香火旺盛。因此有此典故,在重修元明观时,就改名为元明观了。不过,当年莫家老二在元明庵前礼佛的观音阁还依然保存。

重修后的元明观隐藏于群山与茂林修竹中,与霞幕山遥遥相对,不仅风光绮丽,且空气清新。整个建筑群中,祀奉“清微显教宏德真君”张盛的天师殿,高23米,红墙琉瓦,金身塑像,既不失古风,又巍巍壮观。全观现有天师殿、观音阁、山门、厢房等多幢仿古建筑。天师殿前“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八个大字随风飘然而醒目。元明观既是一块中国道教文化胜地,也是一个休闲旅游的理想之地。(本文刊载于二○○四年六月三十日《湖州晚报》,作者杨国荣)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