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府城隍庙(府庙)

 

【湖州府庙简介】

湖州府城隍庙俗称府庙或称庙里庙,落座在湖州闹市区庙前街,与市内的“塔中塔”之飞英塔、“桥下桥”之潮音桥并称湖州三绝。

同治《湖州府志》记载:府城隍庙在府治东北阜安坊(劳志),梁清泰(934)元年十一月敕湖州城隍封阜俗安成王,从两浙节度使钱元瓘奏也(五代会要)。宋绍兴间在阜安坊西。知州事赵涔建。明洪武二年徙于今所。景泰五年郡大水,人民饿死者众,御制祭文命巡抚尚书孙原贞来祀。成化十年,知府劳钺命议官范渊尹政募建(王志)。万历七年,知府粟祁修,国朝康熙二年,道官杨永茂修(胡志)。乾隆五十三年,知府雷轮重修(有碑见下文)。同治初毁,十年郡人沈丙莹、钮福皆、陈烈等募建。

府庙亦称郡庙,始建于五代后唐清泰元年(934),南宋绍兴十八年(1148)重建庙宇,明洪武二年(1369)由城内阜安坊西迁至今址。分别于明成化十年(1474)、嘉靖三年(1524)、万历七年(1579)、清康熙二年(1663)、乾隆五十三年(1778)都有修缮。清同治初遭火毁,同治十年(1871)重建。一九九四年湖州市人民政府拨款维修重建,为湖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立碑石记其详情(碑文详见下文)。

府庙是一座四合院式的群体建筑,由前后二牌坊、前后二进、左右厢房、戏台以及后殿等建筑组成,形成了正殿四周封闭型走马楼式的特殊结构。

前牌坊在北街口,正面有“明代成化知府万历城隍劳钺主持一城风水  今朝人生戏台百年商肆市廛连接三省行情”的楹联。背面有“劳公庙中庙庙前商场铺连铺栉比睦邻来客重义  苕霅溪汇溪溪上宝地街接街平安社稷市民有情”的楹联。

后牌坊在庙前街,正面有当代左传三郎撰、费之雄书“市中集市适得其所  庙里修庙妙不可言”的楹联,背面则有当代闫志高书“座揽清辉万川月  胸涵和气四时春”的楹联。

重建的府庙基本保持了原有风格,前进有楼房五间,与其相连的有古式一戏台。戏台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屡有兴废,戏台坐南朝北,为三面开口伸出古式建筑,面对城隍殿,戏台的右边上场门额有“突如”二个字,左边下场门额则有“悠然”二个字,正面的匾额是“秦镜照膽”四字,台顶有圆型锡铜藻井,既起装饰作用,又有集音作用。戏台两侧则是扮戏楼,歇山顶,檐角翘起。戏台在一九五八年被拆,一九九五重建。

戏台二侧和前面都是天井,天井的两侧又各有厢楼七幢,供富贵人家作观剧坐席,现底层改为古玩商店,一切古玩玉器、珠宝、古旧什品家具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十分好玩。楼上则开辟为现代茶屋,古色古香供游人休闲娱乐。

天井的庭院为石板式庭院,内有清末石结构井亭以及新建钟亭各一座。石结构井亭为光绪七年十月著名石匠赵永兴所建建设,井亭内有古井一口,亭石柱上刻有“峙向真庭,最宜皓月流辉,明霞散绮;汲从宝地,应悟原泉有本,止水无波”的亭联。井亭相对面有新建的钟亭一座,其名曰延和亭,亭里悬挂一大铜钟,亭柱上有当代朱元更题的亭联:“亭内钟声,唤醒三千界;庙外道法,广传亿万年。”

双亭结构实为世上少有,一般庙观虽亦有两亭(或楼),然其多为钟鼓二亭(或楼),其义取晨钟幕鼓之意。湖州府庙不置钟鼓二亭,而设井钟二亭,井钟谐音即为“警钟”,其含义可谓意味深长:湖州是丝绸之府,鱼米之乡,素为富足之地,贪官污吏未曾少有,过去府庙亦为官府祭祀城隍神之处,为官为吏不分大小须有廉耻感,当以庙中所祀的城隍神劳钺为楷模,廉洁自律,警钟长呜,正如大殿楹联“青天有眼善恶二种看法”所云。

后进为“城隍殿”正殿,殿面宽五间,单檐歇山顶,翼角高翘,梁架为抬梁式结构,用材硕大。大殿殿门有“红日无私贫富一样照应  青天有眼善恶二种看法”的楹联;大殿殿柱有“古庙重光千载犹留圣迹  道经广播九洲普济苍生”的楹联。殿内供奉城隍神、太上老君、财神、慈航真人和孔夫子诸神像,两侧供有按干支排列的六十尊凡人生辰保护星宿神像。

原后殿供奉着劳钺城隍神座像一尊,因与其它地方的城隍庙不一样,一庙之中供有二尊城隍老爷神像,故有庙中庙之说。但现在供奉的是东岳大帝神像,左侧为玉皇大帝神像,右侧供奉的是王母娘娘神像。再右边另间供奉的是吉山总管庙搬迁过来的二尊神像。

后殿楼上为府庙书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湖州的专业书场和单位办书场已相继停办,仅存府庙书场一家。二○○二年下半年,府庙书场亦难以为继,同年八月下旬,由曲艺老艺人沈小林、陈燕燕夫妇接手,二○○三年七月十六日重新开业。

大殿墙外之东西两侧各新建一个四角攒尖重檐亭,东侧四角亭中立乾隆五十三年(1788)由当时湖州知府雷轮撰并书写的《重修城隍庙记》石碑(碑文见下文);西侧四角亭中立一九九五年由当代书法家刘小晴撰文并书的《重修湖州府庙记》石碑(碑文见下文)。

湖州府庙庙管委人员:

王水江:男,一九五○年六月生,法名大智,文化程度初中,府庙法人。湖州市道教协会秘书长兼常务副会长。

周国华:男,一九六五年六月生,法名罗华,文化程度初中,府庙庙管会委员兼副主任。

卢永强:男,一九六七年七月生,法名圆物,文化程度初中,府庙庙管会委员,现挂单菁山善云坛。

邱雯辉:女,一九五年四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府庙庙管会委员兼会计。

泮红艳:女,一九七二年四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府庙庙管会委员兼出纳。

王根南:女,一九七年十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府庙庙管会委员兼售香。

【湖州府庙的宗教活动】

城隍最早是经道教演衍而形成的城市守护神,封建统治者把城隍奉为“主一方之治,能赏善罚恶”的地方尊神,湖州有“城内城隍庙,城外土地庙,惩恶扬善保平安”之谚语。城隍由朝廷封赠,接历代通例。历史上如有福国利民之功绩的文臣武将死后,上奏朝庭敕封为某城城隍,因此,城隍神例有真名之实姓也。清乾隆五十七年湖州知府雷轮所撰并书的《重修城隍庙记》云龙:“神(指本府城隍)于后唐清泰元年封阜俗安城王,前明洪武年间封威灵公,第有爵号而不著姓名。其以姓名称,则自陆稳一碑始。”湖州府城隍即是明代成化八年(1472)来湖州任知府的劳钺。

湖州城隍庙自始建至明代称府城隍庙(简称府庙),历三代城隍神。第一代是五代清泰元年(934)后唐的“阜俗安成王”,是根据地方传承而祀的,是没有姓名的。第二代为明武洪二年(1369)敕封的“威灵公”,是朱元璋通祠通封的城隍神,亦没有具体的姓和名。所以,第一代和第二代城隍爷都只有封号而没有姓名,不是指具体的某某人或城隍神,称为通祀城隍神,所以无论怎么敕封或祀奉,湖州城隍庙里只有一位隍王老爷。第三代城隍神是明成化年间的湖州知府劳钺,劳钺是江西德化人,成化八年(1472)任湖州知府卒于任上。劳钺主政有德,为人正直,荡匪禁赌,惩恶扬善,重视教肓,修复古迹,建纂府志,吞蝗而死,老百姓在府庙后面修建劳公祠祀奉劳钺。明万历元年(1573)年间劳钺被敕封为湖州府城隍神,至此湖州府城隍神才有了具体的真名实姓。因劳钺已在湖州府城隍庙里有劳公祠,故湖州府城隍庙里有二尊城隍老爷的塑像。有意思的是现在的湖州府城隍庙是劳钺自己在成化八年命义官尹政范渊募款后从阜安坊搬迁过来的。

旧时湖州府庙,犹如南京的夫子庙、上海城隍庙、苏州玄妙观,既是宗教活动场所,又是娱乐场所。四厢有各色小吃和零售百货,也有星相卜卦、测字算命、中医伤科、摊贩。四季有各种戏剧、杂耍、魔术等艺人演出,且是湖州大书,湖书滩发源地。抗日战争前,曾办过国货商场。现在人们所见的府庙是一九九四年重修的,除修复原有建筑外,又在庙前新建四柱三间牌坊一座。焕然一新的湖州府庙于一九九六年元旦正式对外开放,开放当年即有十多万人前去进香、观光。府庙周围,商店林立,地铺成龙,书画作品、古董赏品、钱币邮品、玉石饰品成为这里的交易宠儿,一个琳琅满目的古玩品市场已初具规模。

历史上府庙的宗教活都是由官府举行,为官府例祀场所。除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五日湖州城隍神的生日庙会外,春秋二季仲月(即农历二月和八月)设坛建醮祭坛。届时庙会由官方出面调集湖州城内其它的道观如玄妙观、天医院和天庆观的道士设坛建醮,祈祷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同时为了娱神还要邀请有名的戏班在府庙戏台演戏几天,更重要的是增加庙会的热闹气氛,各地的杂玩商贾百行亦自发云集,或演出,或兑售,总之热闹非凡。

民国后府庙庙会由民间组织举行,湖州的曲艺演员经常来府庙集中活动,民国十九年(1930)湖州地方曲艺人行会组织明裕社成立,社址设在府庙顺月楼茶店,庙会亦由曲艺界人员唱主角,渐渐地府庙成为了群众娱乐活动场所和商贾云集中心,宗教活动亦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

解放后所有道士全部解散,府庙由湖州曲艺书场接管,至一九六三年书场房屋由房管部门接收为民房。一九九五年十二月经湖州市人民政府(1995-162)号文件批准,湖州府城隍庙为道教正式活动场所,一九九七成立成立湖州市道教协会,协会设在前后二殿中间的东厢房里。

历史上湖州府城隍庙并无道士常住,偶尔有几个散居的正一道士管理,清末民初由全真道士接管,开始有住庙道士,然其只不过是芸花一现。最多的还是屋檐廊下那些无家可归的乞丐居住,自民国时期一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均有湖州地方曲艺行会接管,至今府庙之后殿楼上还是府庙曲艺书场,所以湖州府庙毫无道统源流可言。自一九九五年十二月经湖州市人民政府批准为道教正式活动场所后,府庙法人王水江先生虽克己奉公经多方努力,然其收益甚微,直至二○○九国家制定了《宗教教职人员认定办法》后,指明了湖州道教之前进方向。王水江先生拜德清高道郑鼎春为师,求取法名王大智,尔后分别于二○一○年十月和同年十一月到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府传度和授箓,回湖后马不停蹄地将政治上靠得住的业务上有造诣的品德上能服众的关键时候能起作用的德才兼备的散居道士或宫观负责人进行挑选,组织发动冯荣林等十名先生,第一批纳入其麾下,认真学习党的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深刻领悟《宗教教职人员认定办法》的精神,提高认识,统一思想,使湖州道教事业的发展更上了一个台阶。于同年十一月十先生赴江西龙虎山举行传度仪式,规范道教之科仪,二○一二年十先生全部通过道教教职人员认定。现将湖州府庙法脉源流列表如下,以备继往开来、源远流长(法派脉谱为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府龙虎宗法脉传承谱系)

正一道龙虎宗法脉传承谱系:守道明仁德,全真复太和,志诚宜玉典,忠正演金科。冲汉通玄韫,高宏鼎大罗,三山扬妙法,四海涌洪波。

周国华:男,法名周罗华,一九六五年六月生,文化程度高中,市道教协会常务理事,府庙管委会副主任。

冯荣林:男,法名冯罗成,一九六○年三月生,文化程度初中,市道教协会常务理事,府庙经懺师。

沈火杰:男,法名沈罗杰,一九四八年九月生,文化程度小学,府庙经懺师。

沈水法:男,法名沈罗东,一九四七年十月生,文化程度小学,府庙经懺师。

蒋定明:男,法名蒋罗方,一九五二年八月生,文化程度小学,府庙经懺师。

蒋明宝:男,法名蒋罗贵,一九四三年一月生,文化程度小学,府庙经懺师。

徐培荣:男,法名徐罗之,一九五一年十二月生,文化程度小学,府庙经懺师。

张金根:男,法名张罗大,一九六五年三月生,文化程度初中,湖州玉堂庙主持。

高建会:男,法名高建伟,一九五年十二月生,文化程度初中,湖州兴华庙副主持。

吴爱华:男,法名吴罗华,一九六三年五月生,文化程度高中,湖州兴华庙常务理事。

民间城隍信仰考证

“城隍”一词的古义为护城河,班固有文云:“修宫室,浚城隍”。以城隍作为神名,文献始见於《北齐书》之《慕容俨传》,传称慕容俨守城,“城中先有神祠一所,俗号城隍神,公私每有祈祷”。

城隍神的奉祀,古人有始于尧,始于汉,始于三国诸说,然所据不足,无可凭信,有史可证者,约在南北朝。《北齐书·慕容俨传》记载:北齐文宣帝天保六年(公元555年),慕容俨镇守郢城,被南朝梁军包围,梁军以荻洪截断水路供应,形势危急,“城中先有神祠一所,俗号城隍神,公私每有祈祷。于是顺士卒之心,乃相率祈请,冀获冥祐。须臾,冲风歘起,惊涛涌激,漂断荻洪”。这是关于城隍神显灵护城的最早记载。

唐代奉祀城隍神已比较盛行。《太平广记》卷三百三“宣州司户”条引《纪闻》称,唐代“吴俗畏鬼,每州县必有城隍神”。唐代地方郡守很多都有过撰写祭城隍文,祭祀城隍神的。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张说首撰《祭城隍文》,此后,张九龄、许远、韩愈、杜牧、李商隐等都有写过这类祭文。李阳冰、段全纬、吕述等撰写过城隍庙记,杜甫、羊士谔写有“赛城隍诗”。唐代城隍神信仰已成为习俗,达到“水旱疾疫必祷焉”(《全唐文》)。

五代十国时期,城隍神已经有了封号。据《册府元龟》卷三十四《帝王部崇祀三》记载:后唐末帝清泰元年(公元934年),诏杭州护国庙,改封崇德王,城隍神改封顺义保宁王,湖州城隍神封阜俗安成王,越州城隍神封兴德保闉王。汉隐帝乾祐三年(公元950年),海贼攻蒙州,州人祷于神,城得不陷,故封蒙州城隍神为灵感王。

宋代城隍神信仰已经纳入国家祀典。据《宋史·礼志八》记载:“自开宝、皇祐以来,凡天下名在地志,功及生民,宫观陵庙,名山大川,能兴云雨者,并加崇饰,增入祀典,州县城隍,祷祈感应,封赐之多,不能尽录。”宋代赵与时的笔记小说《宾退录》称宋代是的城隍为:“今其祀几遍天下,朝家或赐庙额,或颁封爵,未命者或袭邻郡之称,或承流俗所传,郡异而县不同”。赵与时列举有庙额封爵的城隍神多达数十个。

元朝继承宋朝的祀典典制,元世祖至元五年(公元1268年),上都建城隍庙。至元四年,兴建大都。至元七年,大都城建成,立城隍神庙,设立塑像并时节祭祀,封为祐圣王。元虞集《大都城隍庙碑》写到:“自内廷至于百官庶人,水旱疾疫之祷,莫不宗礼之”。元文宗天历二年(公元1329年),加封大都城隍神为护国保宁王,夫人为护国保宁王妃,城隍夫人封赐始见于这时。元余阙《安庆城隍显忠灵祐王碑》记载到:“今自天子都邑,下逮郡县,至于山夷海峤、荒墟左里之内,无不有祠。”

明代的城隍神信仰趋于极盛。朱元璋做皇帝时,他对城隍大感兴趣,据传是因为他是在土地庙里出生的,对土地神的上司城隍神就格外敬重,明洪武二年(1369),朱元璋下诏加封天下城隍。并严格规定了城隍的等级,共分为都、府、州、县四级。故封京师城隍为“帝”,开封、临濠、东河、平涤四地城隍为“王”,各府城隍为“威灵公”,各州城隍为“绥靖侯”,各县城隍为“显佑伯”。明代定五月十一日为都城隍寿诞日,朱元璋说:“联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封京都城隍为承天鉴国司民升福明灵王,开封、临濠、太平、和州、滁州城隍亦封为王,秩正一品;其余府为鉴察司民城隍威灵公,秩正二品;州为灵祐侯,秩三品;县为显祐伯,秩四品都、府、州、县城隍各赐王、公、侯、伯之号,并配制相应的衮章冕旒。朱元璋敕封城隍的用意,据明余继登《典故纪闻》卷三载,太祖谓宋濂曰:“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洪武三年,又制定庙制,府州县城隍庙与各地官署正衙级别相当并且配备相应的衮章冕旒,城隍衙门附设地狱、狱卒、犯人、刑具及十殿阎王、判官、黑白无常等,都塑得阴森可怖,以达到对人民劝善惩恶的目的,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大明会典》记载每岁仲秋祭都城隍神,“遣官诣庙致祭,国有大事则告”。明代府州县新官到任,一定要先宿斋于城隍庙,以与神誓;并且称城隍神于冥冥中司民命,而且起到监视纠察官吏的责任。

清代也崇祀城隍神。据《清史稿·礼志》记载:“清都城隍庙有二,一在北京,一在沈阳。清初定制,凡祭三等,城隍为群祀之一。清承明制,以城隍主厉坛,每岁仲秋祭都城隍。每月朔、望有司诣都城隍庙上香,二跪六拜,旸雨愆期则祷。”

城隍神的选取很有自己的特点。从隋唐开始,就逐渐以“正人直臣”或是被认为有功于民者作为城隍神。《通典》卷一百七十七“襄阳郡”条引用鲍至的《南雍州记》:“城内见有萧相国庙,相传谓为城隍神”。《太平广记》卷三百三“宣州司户”条记载:宣州司户死,引见城隍神,府君曰:“吾即晋宣城内史桓彝也,为是神管郡耳。”宋赵与时《宾退录》卷八云:城隍“神之姓名具者,镇江、庆元、宁国、太平、襄阳、兴元、复州、南安诸郡,华亭、芜湖两邑,皆谓纪信;隆兴、赣、袁、江、吉、建昌、临江、南康,皆谓灌婴;福州、江阴,以为周苛;真州、六合,以为英布;和州为范增;襄阳之谷城为萧何;兴国军为姚弋仲;绍兴府为庞玉……;鄂州为焦明……;筠州应智顼……” 

道教在唐代也奉祀城隍。它因袭了民间习俗,也把城隍当作保护地方、主管当地水旱疾疫及阴司冥籍的神灵。杜光庭删定的《道门科范大全集》卷十二至十七的祈求雨雪斋仪中,启请神灵之一,就有城隍社令。南宋吕元素《道门定制》卷二“诸司文牒”中,就有“城隍牒”作为关照城隍,将所管的亡魂押送坛场,听候超度。明代所出的《太上老君说城隍感应消灾集福妙经》,将其神职加以概括,称其职责为:“代天理物,剪恶除凶,护国安邦,普降甘泽,判定生死,赐人福寿。又称其属下有十八判官、分掌人之生死疾疫、福寿报应等事。”旧时各地城隍庙多由道士住持,道书《诸神圣诞日玉匣记等集》以五月十一日为都城隍圣诞日,并在该日于城隍庙即举行祭祀。

庙会作为城隍祭祀的主要活动以“神出历坛”为主题展开。我们以古城衢州城的庙会为例:清明前一日的晚上,县城“隍”、“盈川城隍”、“周宣灵王”都是由各庙社团护送到府城隍庙内“团聚”的。各乡以村庄、祠堂、社团、坛会等各为一个群体组合以旱船花灯、故事台阁、彩服高跷、腰鼓马戏等表演形式,将少年儿童和青年男女按历朝故事、神话戏曲、小说诗词中的人物和故事内容装扮成各种造型,然后用彩红布幔将装扮造型人物故事、道具围在其中。清明节一早便以旌旗甲胄、仪仗火铳、硬头狮子开道,喇叭锣鼓护送,聚会到府山城隍庙。通常要演三五天戏,剧种有徽戏、婺剧、越剧、睦剧等。剧目有一枝梅、二进宫、三夜缘等。特别精彩的有“杀子报”、“三上吊”、“铁公鸡”等,百姓常常百看不厌。此时衢州古城是:“丹翠凝云、金鼓之声、旃檀之气、填溢耳目”。扮者争奇斗艳,观看者喝彩闹场。整座府山及府学路、峥嵘岭路、柯山门街、天宁寺、周王庙、玄坛庙、弥陀寺、孔庙等城隍所到之处,人头攒动。无论年龄大小,均参与到庙会中来,仅小摊小贩摆的街旁小吃就有:毛豆腐、荞麦饼、豆腐丸、凉拌粉干、金团、麻糍、乌饭团、油炸糕、臭豆腐干、烧饼等等。 

民间奉祀的城隍神作为城池、地方的保护神。作用主要为以下两条。

一是护国安邦。城隍神的职责主要是保护本城百姓,监察和纠正阳世官员功过。《续文献通考》的《群祀考》中引明太祖之言:“朕设京师城隍,俾统各府州县之神,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据《北齐书》之《慕容俨传》记载,南朝梁军於水中筑荻洪以断慕容俨守城之水路。慕容在祈祷城隍神后,即风起浪涌,冲断荻洪,救护了守城军民。 

二是主理冥籍。唐代的城隍神已兼管阴司冥籍。现在城隍庙中除了供奉主神城隍以外,还供有判官和皂隶塑像,他们是城隍神主理阴司冥籍的辅从。《太平广记》一二四,引《报应记》记载到:唐洪州司马王简易“常得暴疾,梦见一鬼使,自称丁郢,手执符牒,云奉城隍神命来追。王简易即随使者行,见城隍神。神命左右将簿书来检。毕,谓简易曰:犹合得五年活,且放去”。可见,唐时城隍神已兼理阴司冥籍。道教仪式中,在召请亡魂时,往往要给城隍发“牒”,其目的是通知城隍押解亡魂到坛场施食完形、听候超度,这也是城隍神主理冥籍的体现。

城隍神的选择很有特点,中国的“城隍文化”是由“自然神”的观念发展起来的,城隍信仰则由自然崇拜转变为“人格崇拜”,全国各地把历史上的忠烈之士奉祀为当地的城隍神。如文天祥曾任杭州、北京的“城隍神”。抗英的爱国民族英雄陈化成,也被上海人奉祀为上海的“城隍神”。而福州的城隍神。他们的生日并不一样,因此各城隍庙的圣诞之日也不尽相同。每年元旦、春节以及每月朔望之时,进城隍庙烧香奉祀、祈祷健康平安的人,依然很多。

在科学尚未发达,民主思想尚未萌芽的时代,城隍信仰的确也曾经起过一定的积极作用。由于千百年来的迷信思想所感染,广大人民甚至包括统治阶级,都认为“城隍爷”是一个地方的“保护神”,他记录民间善恶,消灾保民,并且监察和纠正阳世官员功过,清康熙五十三年(公元1714年),俞兆岳调任为台湾知县,刚下车,就先到当地城隍庙立下三誓:“毋贪财,毋畏势,毋徇人情。”嘉庆十五年(公元1810年),台湾彰化知县杨桂森到任,也是先到当地城隍庙宣读《履任告城隍文》,文中特别强调搭到“民之生死安危饥寒饱暖”,并立誓:“治民者可公不可私也。”民间的城隍崇拜,是中国特有的历史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城隍信仰活动有着一定的文化内涵。在城隍庙修建过程中,事先总要约请当时的社会知名人士撰写对联,刻在门楣和大门的两旁以及庙里的石柱上。内容多是为主神歌功颂德或警世之言,含义富有哲理且意味深远,如山东淮县城隍庙就有一副清代郑板桥的对联:“切齿漫嫌前本长,平清只在局终头”;上海城隍庙的对联:“做个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安微城隍庙的对联:“任凭你无法无天,到你孽镜悬时,还有胆否?须知我能宽能恕,且把屠刀放下,回转头来”等等。内容多与佛教宣传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很相似,都是劝导人们要堂堂正正地做人,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再者,在各地的城隍庙建成后,总要请当地名人或官员撰写祭文或碑记,在每一年一大祭数小祭的活动中,也多请名士来吟诗作对,这都为后人留下了可贵的历史资料和优美的文学作品,如唐代张说《祭荆州城隍文》、李白《鄂州刺史韩公德政碑》,张九龄《祭洪州城隍文》;宋代陆游《宁德县城隍庙记》、《福州城隍祈雨文》;元代韩从政的《佑圣王灵应碑记》、虞集的《大都城隍庙碑》;明代叶向高的《福清县重修城隍庙记》、信阳知州胡守安《任满谒城隍》诗;清代漳州府学司训朱莲《重修鳌城迁建石狮城隍庙记》、台湾彰化知县杨桂森《履任告城隍文》等等。其中,尤以唐代李商隐撰写城隍陴文为最多,可考的有《祭衮州城隍文》、《祭桂州城隍神祝文》、《为怀州李使君祭城隍文》、《赛城隍文》等4篇。这些传世之作,为后人了解历朝城隍的修建情况、考证地方官吏的修庙行为,以及自然灾害、洗冤判案,抵御外侮、监别善恶等提供了非常详尽的历史资料。 

第三,祭祀城隍活动,规模盛大,热闹非凡。除了官府或地方确定的祭日外,老百姓许愿还愿,祈求赎罪免灾、答谢城隍神力排除纠纷,制止宗族械斗等都要进行热闹的活动,如搭台唱戏、焚香祷告、进献祭品等。不少地方剧团、民间艺人被请到现场演戏唱曲说书,名曰:“悦神”、“谢神”、“酬神”。这些艺人为争得观众赞誉,必需根据不同的情况编写相关的戏文唱本书目,有的请文人专门创作,有的由艺人临时凑合,也有的照搬前辈留下的旧本旧曲,内容多是反映历代官庭和民间中所发生的大事来通过艺术形式加以表达,其中有优秀作品,也有糟粕,但总体上看,已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我们可以根据这些传统书曲本,了解古代官庭的残酷斗争,才子佳人为争限婚姻自由的抗争,忠臣烈士为保卫疆土,抵御外侮,爱护平民百姓等所作的贡献,中国历史的进程亦可通过这些文艺形式向人们展示,发挥其寓教于乐的作用。

城隍信仰的神祗保一方平安,主宰阴间,官方利用城隍信仰来巩固其政权;群众追求自个人愿望或地方利益的满足,因此也形成了适应型的泛文化形态,有众多的信徒,不论男女老少,地位高低,人人都可以到城隍跟前立誓许愿,求得庇佑。城隍信仰深入民心。

城隍信仰积极有益的一面在于它的“虚拟”监察功能,在一定的范围内对地方官员起着震慑的作用,对平民百姓起到自我约束的作用,可以改变社会风气,协调人际关系,缓和社会矛盾。

在某些地区,因为官府没有设置更多正规的农贸集市,农民生产的各种农副产品,可以通过一年一度的城隍出巡到城里来换回所需的生活用品和生产资料,既促进了城乡物质交流、经济信息的传播,也加强了消费生产和货币流通,城隍文化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是有它一定的积极作用的。(Xj198378蓑衣虫)

府庙——世为罕见的庙里庙

府庙在湖州城中,全称是湖州府城隍庙,俗称庙里庙,它和塔里塔(飞英塔)、桥里桥(潮音桥)齐名。城隍本是保一方平安的意思,即所谓“范土为城,依城凿池为隍”,我国祭祠城隍始于六朝,湖州的城隍神五代清泰元年(934)封为阜俗安成王,到南宋绍兴十八年(1148)知州赵叔涔建城隍庙,庙前的这条街以城隍的封号命名,就叫阜安坊。明洪武七年(1374)湖州城隍神加封威灵公。湖州城隍神原没有姓名,至万历元年(1573)陆稳撰《湖州城隍劳公神庙碑》才有尊劳钺为湖州府城隍神,并以劳的形象塑像的记载。劳钺江西德化人,成化八年(1472)任湖州知府,于十二月卒于任上,劳钺主政有德行,为人正直,时太湖匪数百恣睢非为,前任知府受贿而不禁止,劳钺拒贿而“悉捕之,毙于狱”。

劳钺还重视地方教肓事业和对古迹的修复。民间还相传,劳钺帮助百姓治虫灾自己吃蝗虫而死,百姓盼望劳钺“生为良吏,殁为明神”,所以尊他为湖州府城隍神。尊一已故地方官为城隍神,不是湖州的独创,如杭州、苏州、上海、镇江分别尊奉对当地有功的文天祥、黄歇(春申君)、秦裕伯、纪信为城隍神,但湖州与其它城市相比确有不同之处,因尊劳钺为城隍神而在府庙大殿前悬有“劳公祠”匾额,祠在广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庙,故称劳公神庙,这就是“庙里庙”由来的原因。

府庙是一座四合院式的群体建筑,有前后两进:后进是供奉城隍神的大殿,殿宽五间,单嶦歇山顶,用小瓦砌成银锭纹花脊,两端塑龙头吐,屋面筒瓦骑缝,翼角长伸高耸,似有展翅欲飞的雄姿,木结构梁架又用材硕大,殿前有一建于晚清的石亭,石亭的雕刻极为精堪,额枋雕有“赐黄袍”、“渭水河”和“空城计”等折子戏,还有“双龙戏珠”、“麒麟送子”、“凤采牡丹”和“鹿鹤同春”等瑞兽瑞花,府庙的前进原有五间房,梢间和四个樨头上有砖雕“八仙”,“八仙”造像刻画入微,口有情,目传神,他们都带笑容,流露出来超脱世俗后的喜悦心情。府庙前后进之间的天井两侧为封闭型厢房,所以从庙门外望进去,似乎是“庙中庙”。

上面叙述了府庙里“庙中庙”的两种说法,前者注重内涵,认为府庙“庙中庙”,庙里有庙在全国少见。

旧时祭祠城隍神最热闹这一天是农历五月十五日,因为这一天是湖州城隍神的生日,府庙里原有一尊泥塑城隍神专门坐在大殿上,别有一尊木雕的被人们抬着到城里去“行香”,行香时“清歌十番、抬阁杂剧,前呼后拥,周游街巷”。祠城隍还要演戏酬神,所以在大殿前建有戏台,戏台相当华丽,歇山顶,飞詹翘角,戏台采用三面开口伸出式,观众可以从正面和两侧观看演出,富人还以在天井两侧的厢楼里表演,戏台顶上有一圆形濠井,它既有装饰作用,又能扩大演员的音响效果。戏台右侧的上场门额上有“突如”两字,左侧下场门额有“悠然”两字,正面扁额是“秦铜照肝”四字,戏台两侧各有一个扮戏楼,扮戏楼是演员化妆和存六道具、服装所用。

辛亥革命后,湖州府庙同南京夫子庙、苏州玄妙观一样,除了宗教活动外,还是群众娱乐活动场所和商场。

在湖州演出的湖州地方曲艺主要有湖州三跳、湖州评话和湖州琴书,演出形式有双档、单档和结班演出小戏;主要演员有田法根、许云天、董云魁、杨阿培、童金荣、陈松林、朱圣明、朱云美、童瑞英等。田法根最早在府庙说书,他原籍苏州人,民国初在湖州定居,后在湖州府“守土”演唱,他的演出以琴书、三跳兼长,又能演湖摊小戏,他演唱的曲目十分丰富,尤以《描金凤》、《黄金印》、《双珠凤》、《小金钱》最为擅长。后艺人许云天在府庙东首厢房设书场,书场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有二百五十个木凳座位。许云天(19011965)吴兴大钱人,十六岁学艺,其演出时口齿伶俐,表演毕肖,唱腔节奏明快,旋律平和,似呤似诉,颇受听众欢迎。他能演唱五十多部传统节目,尤以《三门街》和《万花楼》最为擅长,所以府庙云天书场营业不差,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湖州商报》简讯中曾载:“府庙内唱搭板书的许云天,别有云天,生意鼎盛。据老听客告称,许云天收入每日在(当时面值)五百万元以上……可见业务之兴隆。”

府庙亦是湖州曲艺演员经常集中活动的地方,民国十九年(1930)湖州地方曲艺人行会组织明裕社成立,社长田法根,社址设在府庙顺月楼茶店,大型活动假座府庙国货商场游艺部举行。明裕社成立不久,“九·一八”事变发生,全国人民掀起抗日救亡运动,当时明裕社社员应用各种演唱形式,在街头、农村从事抗日宣传鼓动,颇得社会好评,湖州沦陷明裕社解散。抗日胜利后,重新成立吴兴县明裕社,筹备委员会由许云天任主任,一九四六年八月三日召开社员大会进行选举,许云天当选社长,时有社员二百人左右。解放后,明裕社改名为同乐社,社长仍是许云天,时有艺人五十八位,多数分散在城乡各地演出,其中聚集在府庙云天书场以小戏形式演出的有十八名。一九五二年八月,同乐社中擅长演出湖州小戏的艺人许丽娟、童金荣等,另行成立同乐剧赛季(后改名湖州市越剧团)余下许云天、董云魁等二十七名湖州地方曲艺演员成立湖州新评弹工作队,仍以府庙云天书场作为主要阵地进行演出。一九五八年六月,许云天创作湖州评话《马跳浪头峰》,参加浙江省首届曲艺会演,获得优秀演出奖。至一九六三年,云天书场房屋由房管部门接收为民房。

湖州府庙国货商场是在“九·一八”事变后建立的,抗战胜利后湖州府庙国货商场游艺部改建为湖州春光电影院,观众厅内设木靠椅六百十六席,于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开映,首映影片为中电三厂摄制的新片《天字第一号》,继而又放映《乘龙快婿》、《天魔劫》以及《鸡鸣早看天》等影片。解放后春光电影院还放映《小二黑结婚》等到影片,后并入开明戏院。

湖州府庙的宗教活动历史上由道教主持,树立在天庆观(俗名东岳庙)的《重建正一祠记》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吾郡玄门向有道庙四处:曰玄妙观、曰郡庙、曰天医院、曰天庆观,前清均有羽士主持,且皆属正一派,四庙同宗,联络一气。”郡庙就是府庙,是道教正一派主持的道观。

一九九四年始对府庙进行重修,重修后的府庙换然一新,府庙前今新建牌坊一座,四柱三三间,四根石柱旁置抱鼓石十块,牌坊为楼阁式,飞檐翘角,檐下均有斗拱承托,明间额枋是沈鹏书额“国泰民安”四字;石柱楹联费之荣书“市中集市,适得其所;庙里修庙,妙不可言。”府庙今有大门三孔,每一大门两侧均置抱鼓石,门前又有石狮一对。有了牌坊、抱鼓石和石狮,气派和以前大不一样,大殿前今新建月台,周置石质栏杆,月台中央安宝鼎一座,使大殿更加显得雄伟。月台前又新建六角攒尖重檐石亭,亭名“延和”。大殿后东西两侧各新建一个四角攒尖重檐亭,西侧四角亭中树乙亥(1995)《重修湖州府庙记》石碑,书法家刘小晴撰文并书;东侧四角亭树乾隆五十三年(1788)《重修城隍庙记》石碑,湖州知府雷撰并书。

大殿主像按儒佛道融合的传统和民间信仰,塑城隍、老子、孔子、观音和财神五尊神像;大殿两侧塑道教信奉的星宿神,星宿神是按照天干地支循环相配而得出的神名,如甲子太岁金辩大将军,乙丑太岁陈材大将军等共六十位。星宿神就是保护神,每人都可以按年龄算出生于哪个干支年,从而找到自己的本命星宿神,这是一种有趣的游戏,可以增加一点历史的知识。

湖州府庙已在一九九五年元旦对外开放,一年中曾接待游客和香客十万多人次,上海和本省等旅游局多次组织团队来湖州府庙观光。(朱仰高)

知府劳钺受爱戴被尊为城隍神

在历任湖州郡守中有众多名士和清官,但死后被尊为湖州城隍神的仅明代知府劳铖一人。

劳铖字延器,江西德化人,明景泰五年(1454)进士,成化八年(1472)至十二年任湖州知府,一生耿直勤慎,政绩卓著。在湖州时重视教肓,刚上任即新修府学。他“为人正直,不可干以私”,时有太湖匪数百,暴戾恣睢,为非作歹,前任因受其贿,猖而不禁。劳钺到任后,拒贿而缉捕归案,匪也“惮其廉明”。他于政务之暇,以前陈颀所纂郡志稿为基础,命文士张渊增广修编。唯恐有疏漏,与诸文士详加订正成书,遂成传世的成化《湖州府志》,世称劳志。成化十年(1474),又命义官尹政、范渊募建府城隍庙,新庙于当年八月落成。

成化十二年六月十三日,劳知府因积劳成疾,不治身亡。劳钺在任廉洁奉公、体察民情、厚德于民,故深受百姓爱戴。云世后湖州官民在府庙里为他塑像,顶礼膜拜,盼他“生为良吏,殁为明神”,保一方平安。

湖州府城隍庙始建于五代唐,已敕封有二位城隍神。劳钺死后一百年,即明万历元年(1573),又被尊为湖州府城隍神。这年六月立《湖州城隍劳公神庙碑》。劳公神庙俗称“劳公祠”,庙在府庙正殿前,即所谓庙里庙,劳钺因此成为湖州第三代城隍——“劳公神”。(佚名)

重修湖州府庙记碑

一九九五年仲夏建。现在湖州府庙大殿后西侧亭中,重修湖州府庙记:

陆机文赋谓,石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此文必待质而相胜之意也。故自然景观虽托于造化,而名胜遗迹常资于人文。古城吴兴,北濒太湖,南接杭州,海上之时风翕然东至,天目之余脉逶迤西来,城之郊外,有沃土千里,良田万顷,桑竹鱼米,物产丰茂,诚可谓江左之明珠,人间之福地也。于是钟灵毓秀之气,遂凝结于文明之邦。上下千年,民风淳厚,人物倜傥,阆苑高才,代不乏人,而潜德不曜,落魄隐逸之士,更不可胜数也。市之中心有一府庙,始建于南宋,明成化年间府吏劳钺,主政有德行,卒后郡人又于庙内建劳公祠,以昭其德。巧匠构筑得庙中庙之趣,八百余年来,虽香火未断,但亦更迭沧桑,屡经兴废,至民国时,已疮痍满目,不堪回首矣。湖州市府籍当今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之机,乃集巨资重修是庙,耗时二载,葺而一新,殿宇宏伟,画栋飞云,珠帘卷雨,檐牙高啄,廊腰迂回,于是遗迹重光,顿还旧观。更于庙外环以现代化之商城,经营布局,内外浑然一体,古今建筑,中西交相辉映,于是商贾云集,百货并陈,游客如织,蔚然其盛也。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神明有灵,八方来仪。信徒教士,或揄扬道义,以慈俭而广积善庆;或炷香暗祝,以诚笃而祈保安泰;或荷团坐忘,渐入三清之境;或见朴抱素,顿悟玄妙之机。至于游客来此品茗清谈,合家老少共叙天伦,鸥波雅集,飞觞醉月,闲步商城,流连市肆,虽取舍不同,亦人之常情耳。当其风和日煦,万物骀荡之时,登楼远眺,遥见烟寺塔影,远浦归帆,层峦叠嶂,起伏轩昂,披襟临风,则感慨油然而生矣。夫人于宇宙之间,犹沧海之一粟,何其渺哉,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日月以明光而共仰。故士君子蹈虚以守静安,时以处顺不为物累,则桑物以游心,虚怀若谷,则坦荡而无私,身在江湖,而心存社稷,躬操懿节,而情系民众,与自然相亲,与道德为伍,则天地与我而合一,万物与人而并存也,劳公如泉下有知,必抚掌而大笑我。

乙亥年仲夏             一瓢斋主刘小晴 撰文并书

明成化湖州府重修府治记碑

湖州府重修府治记

赐同进士出身承直郎刑部主事郡人张廉撰文

赐进士奉直大夫协正庶尹工部员外郎郡人沈熊书丹

赐进士中顺大夫江西提刑按察司副使郡人闵珪篆额

成化八年冬,进士九江劳侯自太仆丞来为湖郡守。莅事期月,简靖平易,民安其政。间视公署敝坏,志于兴废,慨然而叹曰:“昔有人言,民非政不乂,政非官不举,官非署不立,是三者之相为用也。居守者视其敝而弗葺,何官之立也?何政之举也?何民之乂也?其所系岂细故也哉!”天顺四年,前守大梁丘公璿,因正堂颓败,建而新之。又于谯楼外树牌额,曰“承流宣化”。亦尝庸心于此矣。岁久,浸入于敝,而谯楼、仪门两廊,外及阴阳医学,建置日久。前后虽经修葺,风雨飘□。□朽梁腐,倾颓尤甚。况谯楼栖鼓角以警军民,两廊居吏胥而藏卷籍,尤所当重者。乘敝更新,非吾事而谁事也?于□谋诸僚佐,市材鸠工,次第兴作。正堂则修葺之,谯楼、仪门两廊以及阴阳医学则鼎建之。栋梁榱桷之坚,□□□□□固,迥加于昔。而牌额逼近谯楼,大弗克称,又从众议,徙而南数十步,且析为二焉。经费所需,咸出于官,而民不□□。肇于成化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毕于成化十年正月十六日。凡为屋五十余间,约费白金二十余镒。经始迄就,功计□□□日。高敞壮丽,起久敝于一新。诚足以永远之弘规,成太平之盛观耶!功既成,属予纪其岁月。洪憔我国家,列圣相承,德泽涵煦,天下乂安,百有余年。今天子仁圣,垂拱无为兵,卿百执事,各修乃职,庆赏刑威,赫然振举。湖郡地方千里,甲于南服,渐渍圣化,悠久深长。而侯又以慈禅岂弟,化导其民。通判亢公通、王公章、李公智,推官刘公璋,又皆悃愊□□,相□□□□□其长。六邑之民,帖然安居。国家之德泽至厚也,守佐之承宣甚贤也,一郡之民庶甚安也。而斯役之成,适利其时。矧夫官由是而立,政由是而举,民由是而乂。有关于事之大者,岂直为观美也哉!且斯役也,亟而不伤于急,徐而不厌于缓,财不过费,民不怨劳。□□时诎而举赢者,故湖之四民咸喜闻而乐道之。廉亦湖人也,不敢以浅薄辞,而偕记其实,以传□□□□□。

成化十年岁次甲午秋八月上吉

湖州府知府劳钺  通判王章、亢通、李智

推官刘璋 检校曹铠立石    金陵杨□ 镌

明陈秉中重建城隍庙记

吴兴城隍庙在郡城阜安坊,去府治二百九十余步。洪武初郡守候公承制以建者,而湫隘弗称。成化八年冬,郡守劳钺候以进士历官太仆丞,来守此邦,与四三僚佐询谋佥同,于是命义官尹政范渊募郡之富而仗义者,捐资以助,富民吴琼等皆乐趋之,得白金若干两,乃命巿材鸠工,将尅日以建。适浙江按察佥事周君分巡其地,见而嘉之,又为之区画白金五十余两以助。于今年二月甲子撤其旧而一新之。正庙以间计者五崇五寻,广倍于崇,而加二寻焉,深六寻有二尺,层台竣级,举增于旧。寝庙以间计者五崇,深稍殺广如。正庙俱覆以(左角右瓦)瓦(上林下瓦)以文甓,左右又翼以雨怃,为两神司设。屋凡二十八间,迤逦而南距中门而止,从衡各以其度蔽以重门,缭以周垣雄深,安熙奕然改观。于是年八月十一日而落成焉。凡捐养以助者具例其铭于碑阴。

重建正一祠记

吾郡玄门向有道庙四处:曰玄妙观;曰郡庙;曰天医院;曰于庆观。前清均有羽士主持,且皆属正一宗派,四庙同宗,联络一气。因于玄妙观西隅建设飨堂,供奉前辈神主。粤匪之扰,庙貌荒颓,黄冠零落,良可慨已。光绪甲申年(1884),郡绅因玄妙观劫余空舍无人居住,另延全真羽士入而为主。先生徐坤照先生,卜地于天庆观左侧,为重建宗祠之计,购买经年,未遑造筑。乙巳(1905)春,先师羽化,恭寿肩承遗绪,适时逢多,故无多经营。自癸丑年(1913)起,与同侪后辈议办储金,处心积虑,期在必成,迄今集有千余金,鸠工庀材,规模初具,勉承先师之志藉以妥。先辈之灵惟派限正一,人限三庙,非示狭量,实以区区之苦心,与涓涓之经费,祗能如此而已。但愿四时禋祀垂之不朽。后人之视恭寿,亦犹恭寿之视先师焉,岂非吾道之大光乎。

民国八年十二月叶恭寿谨志。

湖州城隍劳公神庙碑

□□者自坛以外,惟城隍庙为至重坛之祈。报岁以春秋二仲,有司奉而行之。城隍则朔望诣庙庭瞻拜,惟谨其诸尊而亲之义欤。湖州府故

□坊由来最久,顾徏建亦屡矣。宋绍兴间,知州事赵公建于坊之西。明洪武初,知府事侯公建于坊之东。迨成化中,德化劳公顾瞻庙貌湫隘,

□□之适部,民潘余庆捐基以,遂迁今址。厥后,河间冯公、闽福张公、餘干李公、夏津栗公前后修举赖以墜。我朝康熙初,甞嗣而耸之然

□焉。其有待于补苴者及矣。余自丙午季夏承之此邦,始至之日恭谒祀下,见其丹青剥落,栋宇崩隤,台级欹斜,垣墉倾圮,倘伍其废墜。而莫

□呈而邀神贶也。夫湖于两浙为大郡,丝粟之饶甲天下,陆产竹木、水产鱼菱、园蔬可羞、石薪可爨,所以生生不窮,利民生而资日用者,神实

□□。公事各有宁宇,以芘风雨、御寒暑,间亦容宴豆寄庐旅,况乎神所凭依者哉!爰捐廉俸之所,入庀材鸠工。正庙几筳,雨庑囗物,杗瘤粢槉

□□,广轮则贯仍其旧,材物则鼎取其新。不妨农不病工。始于戊申,讫于辛亥。工既成,宜有记神,于后唐清泰元年,封阜俗安成王。前明洪武

□□,第有爵号而不著姓名,其以姓名称,则自陆隐一碑始隐之言,曰:劳公讳钺,字廷器。成化八年,以太仆丞来守兹土,撒城隍庙而易其处,

□□就,工请于公,曰:谁肖?公曰:肖我。乃成,湖人望而拜之,俨然劳公也。后四年,公梦与神遇,檄公为城隍神。明日治事毕,见赭衣使者来迎,乃

□□夫谕父老,以所请为神状。言毕而逝。今穹碑矻立庙中,请之起敬,即谓神道设教,要不戾于圣人。然则生为良吏,殁为明神,于事既可信,

□□而亲之,因撮举其略如此。既为文,并缀以诗,俾迎神、送神者得以歌焉。其辞曰:

□□滨保障七邑兮泽我烝民。唐室请封兮肇基钱民。南宋改作兮有明迭徏,神之舍兮桥之东偏,新门有伉兮环卫森然,乘彼王騘兮浮以

□□旗贴妥,神之来兮委蛇,携蚕再熟兮揽麦。两岐神之去肃穆,百室盈兮土女榖。我祈兮芬芳,我报兮馨香,效牲兮荐酒,奠币兮陈筐,颂

□□,降福孔多兮永永无极。

□□无囗困敦,闰余月初吉

□□知府卓异加一级,前翰林院编修、山东道监察御史、掌京畿道御史兵科给事中,户科掌印给事中雷轮谨记并书。

湖州府经历司吴世镇  司狱兼理历余际昌  立石

 

按:石碑碑文总有字十八行,此处亦分十八个段落,以便于查考。碑文残缺不全,姑且记之。

 


首 页|古梅花观|张志和研究|闵一得研究|湖州道教史|金盖心灯续|云巢缘语|测字秘牒|

浙江省湖州市道教协会 联系电话:0572-2057603

金盖山古梅花观 联系电话:0572-3112011 3150444 013362269805 E-mail:

ICP09082373